桂林男子家中抓贼致贼身亡,死者家属索赔81万,法院判决主持公道

2021-09-23 09:16:22 说天下史S

只要看到有小偷偷东西,哪有不追的道理?可没成想,在抓小偷的过程中,小偷竟然倒地不起,一命呜呼,自己反倒惹上了人命官司,被小偷家属索赔,户主的心情不言而喻。2018年,广西桂林男子陈某就碰上了这事。

2018年7月10日晚,黄某偷偷潜入了陈某的家,打算偷盗,他认为陈某家是做生意的,应该是有东西可偷,然而他却没想到,陈某及其儿子小陈为做生意早起忙到黑,已经大半夜了还在装卸鸡蛋,黄某最终暴露。

陈某看到鬼鬼祟祟的陌生人黄某,首先想到的是家中进了贼,要把贼抓住;黄某则着急忙慌的逃跑。可陈某哪里肯让贼溜走,喊儿子小陈报警。陈某听到后便显得更着急,而且陈某已经拽住了黄某的衣服,慌乱中黄某又踩到了鸡蛋,从而滑倒,被陈某所控制。

另外,小陈拿父亲陈某的手机报完警后寻找自己的手机,却发现他的手机从黄某的身上掉落了下来,由此也可知,黄某是贼无疑。

但在警方赶到之前,黄某曾向陈某表示他感到呼吸难受,不过并未告知陈某他患有心脏病的事情。起先陈某也担心发生个什么意外,便将压住陈某身体的力度减小,掀开了蒙住黄某的衣服,然而黄某却挣扎起来,意图逃跑,黄某见此便不再放松,一直到民警赶到。

可当民警赶到现场时,黄某的情况显得不太乐观,脉搏微弱,随后急救医护人员赶到现场,黄某则已经没有生命特征。经鉴定,黄某符合胸腹部受到挤压及心脏病导致急性呼吸循环功能障碍而死亡。

7月11日,陈某因涉嫌过失致人死亡罪被刑事拘留。根据刑法的规定,过失致人死亡罪,是指行为人因疏忽大意没有预见到或者已经预见到而轻信能够避免造成的他人死亡,剥夺他人生命权的行为。本罪在犯罪客观方面的表现为:

1、行为人具有致人死亡的行为;

2、客观上必须发生了致人死亡的结果;

3、行为人的过失行为与被害人死亡结果之间有因果关系。

2019年2月,检察机关以“过失致人死亡罪”向桂林市象山区人民法院提起公诉,死者黄某的家属向陈某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索赔81万元。

而陈某及其家属始终认为陈某的行为是合法的,不构成犯罪,不过陈某也的确未能事先预料到黄某会死亡,所以对于黄某死亡的结果,陈某及其家属表示同情,愿意出于人道主义给予5万元的补偿,而非赔偿。但黄某家属并未同意,坚持要求赔偿。

按照大众朴素的价值观,在本案中,黄某的死亡结果虽然与陈某对其实施人身控制的行为有关,但陈某之所以要对黄某进行人身控制的行为,却是因为黄某入室盗窃,陈某理应不赔偿。那么根据我国的法律法规,陈某又是否构成犯罪?

在我国民法归责原则中有一个特殊原则,即无过错责任原则,其主要含义是指行为人造成他人损害的事实客观存在,以及行为人的活动和所管理的人或物的危险性质与所造成损害后果是因果关系,而特别加重其责任,让行为人对损害后果承担法律责任。

而陈某在看到小偷后将其制服的行为是属于正当防卫,依照我国刑法第二十条第一款的规定,为了使国家、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财产和其他权利免受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而采取的制止不法侵害的行为,对不法侵害人造成损害的,属于正当防卫,不负刑事责任。

如果防卫过当,则应当负刑事责任,但是应当减轻或者免除处罚。在本案中,陈某在抓贼时致贼死亡,是否构成防卫过当?

经鉴定部门认定,陈某在进行正当防卫时,并没有预料到黄某患有心脏病,并且陈某在制止黄某的过程中,其行为并没有超过法律的限度,另外黄某明知自己不舒服却还反复剧烈挣扎,产生巨大的有加速度的冲击力,也是造成其死亡的原因。

因此在2019年7月17日,检方以不存在犯罪事实为由撤回起诉。同月30日,法院驳回了黄某家属提起的刑事附带民事诉讼。

其实在本案中,我们亦可以看到象山区人民检察院和法院对案件的严谨,因为案发现场并没有监控录像,案发时也没有其他目击证人,所以也不能凭陈某一言断案。案发后,公安机关对本案进行调查,发现黄某生前是吸毒人员,有赌博史,有违法前科……

黄某生前非法潜入陈某租用的房屋,其行为已经违法,并且黄某的死亡结果,并不能完全归咎于陈某,陈某的正当防卫行为没有超越法律规定的防卫尺度,因此不负刑事责任,也不用对黄某家属进行赔偿,法院的判决亦还给了社会一个公道。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