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群越南人要在美国加州建国

2021-09-22 15:47:48 X博士

策划:Mark

距离越南战争结束已经46年了。南越被北越统一,美国撤离,文字印刷机也早已对这段历史敲上一个冰冷的句号。

如今对于这段历史,有许多经典电影已经从不同角度反思过了。

·《全金属外壳》《野战排》《现代排启示录》《猎鹿人》

但是,最近在B站上有一个特别火的男团组合,被网友们称作“南越F4”。

视频中,四名身着南北越战中老式军服的演员慷慨激昂地演唱了一首《我们绝不背叛故乡》。

·视频来自B站UP主阿萨姆Offcial

根据网友们翻译的歌词,我发现这些越南人歌唱的是一个早已不存在的“国家”——南越共和国。

国内的“明粉”在网络里反清复明;而这些“南越F4”们在一个摄影棚里谋划复国。

南越全称“越南共和国”,是越南南方的越南国政权通过1955年南部越南公民投票,并获得美国支持的总统制共和国,首都为西贡(现“胡志明市”)。

·越南共和国和其盟友

而这样一个在美国扶植下诞生的“傀儡政府”寿命不到20年,1975年4月30日,首都西贡被北越士兵攻占,越南共和国覆灭。

但是,有一群南越复国者们正在用歌曲、舞蹈等方式在一个摄影棚里演绎一支不复存在的“军队”。在众多的“南越复国者”中,他们被称为“演艺复国派”。

他们用歌舞演绎并复原出南越的各个军种以及军中快乐的生活。

·有南越陆军手持M16思念自己的家乡

·也有南越海军帅哥与美女热舞

·更少不了南越的军中乐园

在这个小摄影棚里录制的节目中,这群穿着南越军服的演员们用歌曲、舞蹈意淫着一支强大的军队。

而实际上,南越士兵们在越战中经历的是溃败、投降。

1975年4月30日,南越首都西贡被攻陷,在西贡的南越军人们没有组织抵抗,他们为了逃亡时不会被北越的士兵发现,集体将南越的军装军靴留在了马路上,仓皇逃窜。

但是,他们用歌声和舞蹈展现出的这些南越士兵,是最勇敢,最爱国的。甚至有网友将南越的士兵形象比作《第一滴血》里的“兰博”。

也有人认为南越军队的穿搭十分帅气。

年轻一辈的越南裔便给自己来了一套军迷穿搭,继承着自己父辈的意志并出现在万圣节的派对上,搞点南越战术。

这些身着南越旧式军装的“南越复国者们”,穿着整齐地出现在录影棚里、舞台上、互联网上,彷佛下一秒就能反攻越南,夺回西贡。

“南越复国者们”试图抹去历史对于南越的盖棺定论,他们都会用各种方式来称赞“南越”的强大,不论在线上还是在线下,并竭力维护“南越”光辉的形象。

除了在开头提到的演艺复国派之外,南越复国者们还有其余两个派别:无端行动派、理智键论派。

无端行动派,会通过一系列线上线下的行动去向世界展示“南越”这个从未真正存在过的国家。

有网友在线上制作关于南越的军队阅兵视频,标题里带着攻击现今越南的脏话。

或者是用Steam上的战争策略游戏《Age of History》中的mod臆想南越战胜了北越。

在线下,坐落在美国各地的“南越老兵协会”也一直活跃着,会员会在南越沦陷日(4月30日)穿着老式南越军装,组成南越护旗队(Color Guard),举着南越旗与美国国旗一同进行纪念仪式。

有些认为“越战”还没有结束的南越老兵还会在俄勒冈州举行一场真实的“越战模拟”,他们彷佛又回到了40几年前的东南亚丛林里,但是这一次他们赢了。

·“报告,中士!我抓住了两名越共。”

演习完后,一位南越老兵落寞地点上一根香烟,似乎在悼念那个不存在的军队。

记者不知趣地问道:“为什么要回顾这些不好的记忆?”这位老兵坚定地告诉记者:“我没有觉得不好,反而让我依旧保持坚强。”

而南越复国者中的理智讨论派,则是在网络上进行“键论”,在Quora上讨论,如果南越赢得了战争,美国人当时没有撤退,战争结果会怎样?

有的高知网友认为所谓的“胜利”,不会是南越占领北越,而是会像如今的朝鲜韩国一样相互对峙。

·南越会变成第二个韩国

这些南越键盘复国者们,大多是越南战争中的难民后代。北越攻占西贡后,他们拖家带口地乘坐美军的航空母舰来到美国,开始新的生活。

·美国Kirksome号航空母舰上的难民

身处异国的他们从未忘记所谓的“国仇家恨”,如今,他们只能在远隔越南本土一万多公里的美国捍卫着自己的赛博首都“小西贡”。

这些复国者们文字下、歌声中的“南越共和国”,是一个早已不存在的“国家”。

但是在美国,越南裔美国人口超过100万。

·在美越南裔人口分布

在南越的移民们心中,前南越的首都“西贡”是他们的精神向往,而由越南裔组成的聚集区“小西贡”则是这些越南复国者的具象寄托。

而加州的越南裔人口也是全美国第一,其中最古老、最大和最著名的“小西贡”位于南加州橙县的威斯敏斯特社区。

·加州橙县的“小西贡”

走在小西贡的街道上,四处都能看见他们插着象征着南越“祖国”的旗帜。这面旧旗作为南越的最后一笔遗产,也是他们苟延残喘捍卫的最后认同。

他们抗议用正统的越南政府的国旗象征他们的身份,这些愤怒的南越复国者们聚集在各个州的首府抗议,要求他们认同“旧旗”,“越南遗产和自由旗”或简称为“金旗”(cờvàng)。

而这些狂热的南越复国者们甚至可以为了一面旗帜、一个意识形态,爆发全面冲突。

·电影《赌神》里的龙五就曾在南越特种部队服役

1995年7月11日,时任美国总统比尔·克林顿宣布与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正式实现外交关系正常化。

1999年1月17日,位于加州橙县的“小西贡”街区里,一家名叫“Hi-Tek”的影像店的越南裔店主Throng决定在自家的影像店里悬挂越南国旗,和越南国父胡志明的画像。

美国政府改变外交方针,让小西贡里的南越移民感到无奈,他们无能为力去改变现状。

但是在自己居住的社区里出现了和北越有关的旗帜和象征,他们不能无动于衷,于是这家无辜的小音像店成为他们宣泄情绪和发泄愤怒的目标。

·在店门口贴着“美利坚(我们)不接受北越”

这群“南越复国者”组织当地的社区民众走上街头,开始了“小西贡史上最大规模游行”。

晚上,他们围在这家音像店的门口,挥舞着南越旧旗和美国国旗,将店主Throng堵在店里。

为了表达愤怒的情绪,他们将越南初代领导人胡志明的画像打印出来,踩在地上撕碎。

也有抗议民众行为很抽象,将自己关在笼子里,静坐在这家影像店门口。

甚至有的“南越护国者”十分极端,趁音像店的店主在被记者采访时,偷袭了这位店主。

这场抗议活动整整持续了 53 天,约有 15,000 人聚集举行烛光守夜活动。

从 1 月 17 日第一次悬挂国旗和照片开始,每天都有数百人聚集在商店前抗议,强烈要求影像店店主Throng移除这些和北越有关的符号,他们认为这些符号冒犯了他们心中的越南形象。

美国的一部分州县政府,在这些南越美国人的抗议游行下,承认了“南越国旗”的合法性,将其称为“南越遗产”。

2015年,西雅图市议会承认了“南越国旗”的合法性。

在得到了美国的部分承认之后,有些南越的三代移民在高中的模拟联合国里,挂出了这面旗子。

如果你以为南越的遗产旗只会出现在越南裔聚集的“小西贡”社区,那你就大错特错了,这些“旧旗”甚至出现在今年美国国会山暴动的暴乱分子中。

这些南越复国者们支持美利坚懂王川普,认为懂王川普能够带领他们,甚至帮他们复国。

如今,在世界绝大多数国家政府看来,所谓的“南越共和国”是一个不合法的政权,而在近代世界历史上,“南越”也是一个荒唐的国家。

这些南越遗老们在异国他乡的土地上建立起了自己的社区,这里的银行、越南粉餐馆、超级市场,都插着南越国旗;这里就像一个巨大的“黄色蚕茧”,他们都在盲目地编制着一个“梦”。

·西雅图小西贡的战争纪念广场上飘扬着南越旧旗以及美国国旗

所以的一切都是一场梦,身处美国的他们怀念“南越”的民主与自由。

然而事实上,南越政府历届领导人都被冠上腐败、独裁的恶名。

首任总统吴廷琰上台后,实行独裁统治,在选举方面,使用各种手法迫害对其构成威胁的政治人物。他规定报纸在举行选举期间不允许公布独立候选人的名字或其政策,禁止举行超过5人的政治集会。

吴廷琰歧视佛教等其他宗教,并在南越强制推广自己所信仰的天主教。吴廷琰政府规定天主教才具有正式的宗教身份,众多佛教徒在南越因而受到迫害。

·僧人释广德自焚抗议南越政府的宗教态度

南越遗老们怀念曾经的南越军队,在他们眼中,这些“南越国军”威武又雄壮。

而实际上,南越军队的水准实在难以捉摸,在没有美军的支援下更是不堪一击。1973年1月,几方势力通过《巴黎和平协定》达成停火协议,美国撤出越南,留下了大批武器装备用于南越抵抗北越。

·美军留给南越军队的飞机战车

讽刺的是,在美式装备的加持下,这些南越国军全线溃退,北越军队在1974年12月占领福隆,这场战役之后,南越政府走向终局。

·占领福隆的北越士兵

南越最后一位总统阮文绍是一位善于演讲的领袖,在北越军队打到首都西贡前夕,他在辞职演讲中鼓励民众:“失去了总统阮文绍,军队里还有三星将军阮文绍,人民仍有一个士兵——阮文绍, 我发誓要与兄弟们、士兵们肩并肩一起抗争下去。”

但是几天后,阮文绍在CIA的帮助下,乘坐C-115运输机RUN去了台湾。根据加拿大记者Morlye Safer的爆料,阮文绍在逃离海外前,曾携带约16吨黄金。

·1980年,流亡在英国的前南越总统阮文绍参加电视节目访谈

在美利坚的“小西贡”里,在这些南越遗老们的意识输入下,很多南越的二代三代移民虽然拿着美国护照,但是开始对一个陌生的社会感到哀伤和痛惜。

于是,在这些人的口耳相传下,“南越”被搬到了舞台上、网络上,这些年轻人们转眼之间变成了“摄影棚里的复国者”。

他们用歌声赞美那个早已埋入地下的政权,但他们似乎也忘记了美国人曾经在直升机里拳击越南人。

一群海外政治难民二代在越战文化的影响下,建立了想象的共同身份认同,而美国人称之为“伤痛”。

历史是一条无限延长的单行道,即便过去如这些人所描述得那样美好,它终究只是过去,就算再怎么去拼命捍卫,所守护的,也不过是一场早已结束的陈年旧梦罢了。

并且历史就是一台复读机,不停地重复,就像“西贡时刻”在不久以前又一次上演。

此时此刻,恰如彼时彼刻。

设计/视觉 Elaine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