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2年,江西一农民找到广州市委书记:妈,我是您失散23年的儿子

2021-09-23 00:05:02 疯狂的大牛

1952年,来自江西省井冈山的一农民,风尘仆仆地来到了广州市局,当他见到广州市市委书记时,他黝黑的脸上瞬间出现了两行清泪,随即,他冲着市委副书记喊道:“妈。我是您的亲生儿子啊!”

市委书记曾志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但同时心里也咯噔一下,她的确是有一个离散多年的儿子。但她那离散的儿子,今年最多不过二十来岁,但眼前这个黝黑健壮的男子,看上去没有四十也有三十五了。

那男子好像看出了曾志的疑惑,他又走近了几步:“妈。是我呀,我真的是您失散23年的儿子。

曾志愣住了,她无法相信自己失散多年的儿子会突然之间就这样出现在她的面前,曾志瞬间也泪流满面:“儿啊,你真的是我的儿子吗?”问完之后,也不等回复,又说道:“我的儿啊,这些年让你受苦了。”

此时的广州市委书记彼时已是家庭美满,为什么会突然冒出来一个这么大的儿子呢?这个自称是曾志儿子的农民真的是她的亲生骨肉吗?曾志和她的儿子又是怎样失散的?他们这些年又经历了什么?

1928年的深秋,井冈山上下着小雨,天色昏暗。

前委员毛科文的妻子毛大嫂神色不安地从天井拎了一桶水往屋里走。矮矮的屋子里传来了女人痛苦的叫喊声,毛大嫂加快了脚步。她要协助护士,为这名正在忍受痛苦的产妇接生。

这个年轻的产妇不是别人正是曾志。由于是第一胎,又是难产,这时的曾志已经整整忍受三天的痛苦了,可还是没把孩子生下来。因为难产大出血,曾志一度昏死过去,又几次被姜汤灌醒。

屋里护士和毛大嫂手忙脚乱得忙个不停。屋外连夜从战场前线赶回的蔡协民着急地来回踱着步。终于,屋里传来了一阵婴儿的啼哭声。

“是个男娃儿。”毛大嫂将孩子包好递到曾志的面前,曾志整个人像刚从水里捞出来一样,此时虚弱的连手都抬不起来,嘴角费力地扯出了一抹笑。

这个刚出生的男娃是曾志和夏明震的孩子。

曾志,原名曾昭学,是一个刚烈的革命女战士。1924年,她考入了衡阳省立第三女子师范学校,在读书期间,她接触到了大量进步的思想,产生了反对封建礼教的观念。她是班上第一个带头剪去辫子的进步学生,也会经常积极参与到各种进步活动中,热血沸腾的她曾经一把火烧了一座城楼。

曾志

1926年,她进入到了衡阳农民运动讲习所,并在这里读书时,将自己的名字改为曾志。曾志,谐音“争志”,曾志说:“我就是想给我们女同胞们争志气。心存大志的曾志,知行合一。那之后,仅仅两个月的时间,她就成为了一名光荣的共产党员。

次年春天,曾志从农民运动讲习所顺利毕业,后来被领导派到了衡阳地委组织担任干事。也是在衡阳地委工作时,结识了夏明震。

夏明震是地委组织的组织部部长,在湘南起义中,他领导建立了郴县苏维埃政府,并恢复了众多群众组织。可以说,夏明震是曾志的革命道路引路人。

曾志在平常的工作中总能与之接触,时间久了之后,两人就产生了不一样的情愫。再后来,日久生情的两人不仅是革命事业上的战友,也成为了抵抗艰苦生活的战友。是的,他们在战友们的祝福中结婚了。令人感到十分可惜的是,两人的关系虽然密切,但是情深缘浅,两人没有机会白头偕老。

1928年,夏明震还组织成立了工农革命军独立第7师,带领全县人民百姓开展了轰轰烈烈的革命斗争和插标分田运动。

夏明震和朱德以及陈毅组织的湘南运动取得了胜利以后,蒋介石为此惶惶不安。为了镇压革命斗争,打通湘粤大道,蒋介石汇聚了大量的兵力,准备对湘南起义军以及红色政权进行“会剿”。

国民党煽动土豪劣绅和愚昧农民暴乱,这些暴民看见共产党就杀,一时间革命者血流成河,当时仅郴州县遇害的共产党人就有一千多人。曾志的丈夫夏明震,在这场暴乱中,被暴乱分子捅了几十刀,壮烈牺牲了,在这场暴乱中被杀害的还有他的哥哥夏明翰

新婚丈夫被杀害,曾志受到了极大的伤害,年仅17岁的她,偷偷躲起来,眼泪流个不停。之后,她化悲痛为力量,怀着对革命的崇高热情带着两个人的理想,跟随朱德、陈毅一起上了井冈山,并且成为了我党的一名优秀干部。当时所有人包括曾志自己也不知道的是,夏明震牺牲时,曾志腹中怀着他的孩子。

后来,井冈山来了一名年轻人,他接替了夏明震的工作,他就是蔡协民。蔡协民和曾志有着相同的遭遇,他的家人也被反动派残忍地杀害了。两人对彼此的痛苦很能感同身受,渐渐地两人越走越近,后来,在组织的撮合下,两人结婚了。

当发现曾志怀有身孕后,考虑到她带着孩子有着诸多不便,为了照顾已有身孕的她,组织上就将她安排在了革命的后方。

在井冈山后方留守处,哪怕因为身孕身子已经稍显笨重,曾志还是揣着一腔革命热血,和战友们一起投入到了黄洋界保卫战中。虽然不能直接参加作战,但和一些战友们协力参加了送信、送饭、在敌人的必经之路上放竹钉等一系列间接的战斗。最终,黄洋界保卫战以少胜多,红军取得了第二次反“会剿”的胜利。

黄洋界保卫战胜利以后,身怀六甲的曾志还和战士们一起积极参加了建设小井红军医院的工作。她甚至还和男同志们一起上山砍木头、抬木头。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小井红军医院很快就建好了。

就这样,即便是因为怀有身孕在后方留守处,曾志也一直活跃在各种革命活动中。一直到1928年11月,已经怀孕后期的曾志,行动已经十分不便,战友们发觉她可能即将要临盆了,就将她送到了大井。

果然,过了没几天,曾志就出现了分娩先兆。

难产、大出血,生个孩子在鬼门关走了一趟的曾志,在毛大嫂和连长石礼保的爱人赖凤娥的精心照料下,身子慢慢被养好了许多。但瘦弱的曾志还是没有奶水,孩子被饿得哇哇哭喊,赖凤娥就想法子给孩子弄口吃得出来。

这是赖凤娥以前听说的土法子,将米细细研磨成粉状,再拿开水将米粉冲泡成米糊糊,放凉至温热再喂给孩子,赖凤娥就这样,一日几次地精心喂养着这个小家伙。在赖凤娥的精心照下,几乎没有吃过奶水的小家伙,生长的依然很是茁壮。

曾志看着这个孩子,也十分欢喜。因为这个孩子,曾志漂亮、坚毅的脸上生出了几分母亲的慈爱,但也多了几分忧愁。因为在那个特殊的时代,身为一个在战场上来回奔波的革命志士,实在不能抽出身来照顾孩子,甚至不能保证孩子的安全。

所以,思虑再三,曾志向赖凤娥开口了:“这孩子被你带得很好,若是你喜欢这个孩子,就将这个孩子送给你带吧?”

赖凤娥正抱着孩子喂米糊,听到曾志的话,又开心又迷惑:“我倒是愿意,我正想要个孩子呢,可是,将孩子交给我,你能放心吗?”

曾志答:“咱们都是革命人,我对你有什么不放心的。”又说:“现在到处都是战乱,我能背着这孩子去打仗吗?”

赖凤娥点点头:“这倒也是。”

曾志看着若有所思的赖凤娥又说:“其实这件事,我就已经做好了思想准备。你看现在国民党已经开始集结部队对井冈山实施合围了,这就意味着部队随时都有可能转移。一旦部队开始转移,那就要面对生死未卜的境地,我不可能让这孩子跟我一起面临危险。所以我已经决定好了将这孩子托付给别人,你又这么喜欢他,现在就送给你们吧。交给你。我也比较放心。”赖凤娥告诉曾志,她一定会好好照顾这个孩子。

就这样,曾志将自己实在无力照顾的亲生骨肉留在了井冈山,而自己则跟随队伍长途跋涉,投身到革命战争中去了。

后来,赖凤娥的丈夫石礼保连长给这个孩子取名石来发

从小离开生母的小来发一开始过得还算幸福,养父母对他疼爱有加,但好景不长,几年之后,养父母一家就遭遇了变故。

石来发7岁那年,养父石礼保因为参加红军被捕,最后被白匪活活打死了。养父去世之后,养母赖凤娥没了精神支柱,终日以泪洗面,最后积郁成疾,也含恨离开了人世。养父母就这样双双撒手人寰了,他们甚至来不及告诉小来发他的真实身世。

石来发的“双亲”故去之后,赖凤娥的母亲也就是石来发的外婆将他带了回去。不过心地善良的外婆年事已高,而且又没有田地,所以她的处境也很艰难。一贫如洗的外婆根本没有能力养活石来发,最后,他们一老一小只得到处讨饭谋生。外婆一手拄着木棍,一手牵着小来发,小来发手里端着一个破碗。他们婆孙俩经常就这样在附近几个村子里挨家挨户地乞讨,附近的邻里乡亲也对婆孙俩的悲惨经历有所耳闻,也都愿意挤出一点口粮接济他们。

石来发就这样吃着百家饭长大了,慢慢长大的石来发开始学着做一些活计养活自己和外婆,日子依然过得很艰难。但是,还是有希望的,因为共产党就要胜利了。

1949年,新中国成立了!井冈山也在这一年被解放,石来发被分了田,还娶了媳妇,终于过上了稳定的日子。

曾志的这些年也遭遇了很多的不幸。随着部队离开井冈山以后,曾志和丈夫蔡协民一起全身心地投入到了革命事业中,他们转移来到了福建工作。

1931年,曾志为蔡协民生下了一个孩子,但为了革命事业,曾志又和蔡协民商量着将孩子送了出去。他们将这个孩子送给了一个医生,但两个月之后,这个孩子就患病夭折了

1934年,丈夫蔡协民却遭到了叛徒的出卖,之后,壮烈牺牲。不久之后,曾志产下了蔡协民的遗腹子,但革命环境依然艰难困苦,被逼无奈曾志只好将自己的第三个孩子也送了出去。

就这样,不长的时间里,曾志不停地遭受到精神上的沉重打击。要是放在普通女人的身上,这样一番坎坷可能已经面临崩溃了。但曾志是个战士,她收拾好心情,又投入到了革命事业中。

尚在痛苦中没有完全走出来的曾志,被组织派往厦门开展地下工作。和她搭档的是陶铸,陶铸知道曾志是个多灾多难的女人,在生活中便对她照顾有加。再后来,一起经历了生死的两人日久生情,逐渐离不开对方。最后,在组织的牵线下,两人由工作需要的假夫妻变成了真夫妻。

曾志曾对毛主席说:“为了革命,我随时准备献出自己的一切。”正是在万万千千的像曾志同志这样努力奋斗、流血流汗的红军战士的奋力拼搏之下,才迎来了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的胜利,迎来了新中国的诞生。

新中国成立之后,曾志被任命为中南工业部副部长,之后,因为工作出色,又被调任广州市委书记。革命终于取得了成功,国家稳定了,生产秩序也在逐步恢复,曾志的生活也随之逐渐稳定了下来。

稳定下来的曾志,对在战争中分散的儿子的思念,愈来愈浓烈,她想试着找一下他们。但分散了那么些年,又经历了这么多战乱,想要在茫茫人海中再寻得他们,这谈何容易呐!

当时,她和陶铸也有了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不过丈夫陶铸十分支持她寻亲的想法。经过一番努力,她找到了和蔡协民的遗腹子蔡石红,母子俩在北京相认,曾志将蔡石红留在自己的身边,照顾他的学习和生活。

但是却一直没有石来发的音讯。曾志曾托途径井冈山慰问演出的演出团的战友,寻找当年托孤的同志赖凤娥和石礼保,但慰问团的战友时间紧,他并没有找到石礼保夫妻俩,也没有打听到关于石来发的任何消息,甚至见到的井冈山的本地人都不多,因为当时有很多去支援井冈山开发建设的外地人。之后,她又尝试去找,可她怎么也找不到石礼保夫妇,没有人知道他们的去向。

就在曾志近乎绝望的时候,他收到了井冈山副区长柳辛林的来信,柳辛林信中说:“我认得石礼保,他是井冈山下茅坪的老乡,不过他很早之前就已经牺牲了,他的儿子石来发现在在农村种田。”曾志知道那就是与她分别二十多年的儿子,一时间无语凝噎,泪流满面……

石来发和外婆以及妻子当时住在大船村。这天,石来发的妻子刘乙娥被喊到乡里开会,到乡里之后,柳副区长问她:“你是石来发的家人吗?”

“是的。”刘乙鹅怯弱弱地答,心里直犯嘀咕,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事。

柳副区长又问:“你有母亲吗?”

刘乙鹅愣了一下,答:“要是有就好了。”刘乙鹅也是一个苦命的孤儿。

柳副区长笑着说:“你还有个母亲健在呢,我们给你找到了。”然后。柳副区长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跟她清楚地说了一遍。

1952年10月,石来发坐上了前往广州的火车。这是他人生中第一次坐火车,出远门。在火车上,石来发觉得好像在做梦一样,他不敢相信自己还有一个健在的母亲,并且这个亲生母亲还是一个巾帼英雄,而且自己就在去见她的路上。

终于,母子两人如文章开头那般在广州相见了。那句“妈,我是您的亲生儿子啊!”是石来发鼓足了全身的勇气才喊出来的,他觉得与面前的女人有些疏离,但他更渴望几乎不曾感受到的母爱,所以最终喊了出来。

这一喊过往种种一下子涌上了曾志的脑海,母子俩抱头痛哭起来。

曾志将石来发接到了在广州的家,经过几天的相处,母子俩变得亲近了一些。石来发看着每天辛勤工作为人民服务的母亲,心里的那一点点小情绪也逐渐消散了,转而是钦佩和心疼。之后,石来发也向母亲详细讲述了自己的成长经历。

得知儿子的成长经历如此坎坷,曾志心疼不已也觉得十分愧疚。这许多年来,她没有尽到一个母亲的责任,对儿子有着太多的亏欠了。为了弥补这份母爱,曾志决定将石来发留在自己的身边。

但此时的石来发已经有了自己的家庭,是一个肩负责任的大人了,她必须要尊重他的想法。所以,曾志没有直接要石来发留在自己身边,而是试探性地问:“孩子,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办呢?”

这个问题其实也一直困扰着石来发,他不想和刚相认的母亲分开,但他也是在无法割舍在井冈山的老家。

认真考虑了良久之后,石来发给出了自己的答案,他十分郑重地对母亲说:“妈妈,我觉得我还是回井冈山去!我在那里已经成了家,并且也被分了地,还有辛苦将我养大的外婆等着我照顾。我现在是那个家里最重要的劳力,我还是那里的护林员呢,我得回去,那里更需要我。

曾志听到儿子这样说,很是欣慰的笑了。她没有想到儿子虽然受过什么教育,但是做人的道理如此通透,责任心强又知恩图报,还不怕吃苦。他知道这些年,儿子虽然物质条件不够好,但是精神环境一定很好,她很感激石来发的外婆。

石来发就这样回井冈山老家,继续种他的地、孝敬外婆、和妻子育儿养女去了。并且他没有向外人炫耀过自己的特殊身份,在邻里乡亲眼里,石来发还是勤勤恳恳种地、踏踏实实过自己日子的庄稼人。

之后,虽然因为一些特殊原因曾志被停止了工作,但恢复工作之后,她在事业上不断升迁,担任了中组部副部长一职。

但石来发从来没有向母亲提过任何要求,他觉得自己的生活应该要靠自己去奋斗,而他能做的就是老老实实种地,恪守本分,过好自己的生活。同时这也是朴素的他能想到和做到的,让革命家父母为之感到欣慰的最好的方法。

一晃数十年又过去了,石来发还是一个辛勤种田的农民,但此时的他已经有了两个到了谋生计的年龄的儿子,名字分别叫做石金龙石草龙。金龙和草龙在得知自己有一个做大官的奶奶之后,苦于生计的他们想通过奶奶改变自己的命运,其实就是谋上一份好差事。

他们不听父亲石来发的劝告执意找到了奶奶曾志,提出了自己的请求,曾志认真的听完后,明确地拒绝了。

其实,兄弟俩没提什么过分的要求,只不过是想让奶奶曾志帮助他们将农村户口转为非农村户口,好找一份他们眼中的“体面工作”。

曾志语重心长地告诉兄弟二人:“你们要向自己的父亲好好学习,脚踏实地地去做事,要甘于平凡和奉献,要知道即便是现在你们认为的苦差事也是无数革命先烈抛头颅、洒热血换来的。”

兄弟二人这才知道奶奶的党性有多高,对奶奶也由衷地佩服。

但其实,曾志依然向自己的孙子伸出了援手。当她知道石金龙想学习驾驶跑运输时,便连忙为他联系师傅,又拿出了她自己的积蓄为孙子买了一辆汽车。

1987年,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创建60周年之际,曾志作为特邀嘉宾重上井冈山。故地重游,她也终于有机会和离散多年的儿孙们一起吃上一顿团圆饭。饭桌上,了解到石礼保一家自力更生、丰衣足食的情况,她十分满意地说道:“你们家安在井冈山,要为老区争光,为革命烈士争荣誉。”

儿孙们这才更懂得了曾志的良苦用心,她一直要求儿孙们自力更生是不想让这个家族的荣誉停留在“革命烈士”,而是身为烈士后代,有着更多的成绩。

1998年,曾志在北京因病逝世。

按照曾志的遗愿,石来发将母亲的部分骨灰安葬在了井冈山。之后的日子里,石来发总会时不时地去墓地看望自己的母亲,聊补母子情义。

在石来发看来,他的母亲虽然没有给予他陪伴和太多的照顾,但她依旧是光辉伟大的,他尊敬她,更尊敬她选择的革命事业。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