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资进组”,日本留洋球员进入2.0模式!我们为何还说“NO”?

2021-09-21 22:03:27 晴空专栏

“我也服了!俱乐部跟我说,大众有个商业活动,让我去上海。我说什么?开玩笑呢!”曾效力德甲沃尔夫斯堡的中国国脚张稀哲,在畅谈留洋经历时这般吐槽俱乐部让其参加商业活动的言论,在国内足坛引发了怎样的轩然大波可想而知——不仅让张稀哲被嘲讽为“销售型中场”,甚至导致国内球迷产生错觉,即商业参与的球员留洋不可取。

如同影视行业有演员“带资进组”,足球领域的“带资留洋”难免存有争议。只是国内球迷或许不知:作为当今亚洲足球强国的日本,不仅通过“带资”方式敲开了欧洲足坛的大门,如今甚至已对这种模式完成升级,成为诸多日本球员开启留洋生涯的共同选择……

【历史:源自企业主动投资,日本足球走了出去】

熟悉日本足球的球迷应了解,正是源自企业对体育的支持,才诞生了知名的J联赛;或者说,若是没有企业的支持,就不会有今日的日本足球。回顾上世纪,在日本足球职业化改革之前,企业足球部曾是成年球员唯一的归属对象,而企业联赛则是日本国内水平最高的(业余)足球联赛。

1959年底,就在日本获得1964年奥运会主办权后不久,日本足球首度聘请外教。随即,被视为“日本现代足球之父”的德国教练克拉默,让日本足球和德国足球就此产生了影响至今的密切联系。后来,随着日企财力日渐雄厚并谋划海外投资建厂,哪怕日本足球受制于企业体制,但是各大企业依然借机投资,将球员以留学工作等名义送往德国等先进国家受训。

其中,作为时任三菱足球部教练的二宫宽,正是在企业的支持下于1969年赴德,师从于德国传奇教练魏斯魏勒(甚至在其家中住了40天)。这番经历,对二宫宽而言是“革命性”的。回国后,他将自己从德国足球身上感悟到的心得体会付诸实践,打造了一支创造三菱全盛期的球队,由此顺理成章地晋升为日本国家队主帅。

在此期间,得益于三菱等企业的持续支持,二宫宽不仅曾把魏斯魏勒请到日本进行现场指导,每年还带领本国优秀球员赴德参加门兴等俱乐部集训。直至1977年夏天,二宫宽带着20名日本国脚再次赴德集训,其中一名在科隆参加训练的球员引发了此时正在该队执教的魏斯魏勒的关注。这名球员,就是首位踏上欧洲足坛的日本传奇奥寺康彦。

此时的奥寺康彦,是日本国内古河电工公司足球部的一员。因此,魏斯魏勒要想把奥寺康彦带到科隆、带到德甲,显然要得到古河电工的许可。要知道,古河电工此前几乎每年都投资奥寺康彦赴巴西、英国等地接受训练,就此让自家花钱培养的员工成为欧洲俱乐部的职业球员,这在当时的历史环境下确实绝无先例。

好在有识之士在暗中运筹帷幄,足协高层也对球员留洋给予正面评价,于是奥寺康彦的留德之旅不仅得到了古河电工的认可,这家企业甚至对奥寺康彦日后归国的工作与生活保障也做出了承诺。所有人都明白,日本足球需要投石问路,需要迈出历史第一步,而来自企业的支持无疑是奥寺康彦成为日本足球“留洋第一人”的决定因素。

【尝试:“高原直泰模式”诞生,亚洲市场引发关注】

奥寺康彦在德甲联赛效力了长达9年,曾随队拿到德甲冠军和德国杯冠军,后来在知名动漫《足球小将》中更是亲手将队长袖标交给了大空翼。退役后,奥寺康彦除了短暂的教练生涯,很快便在新成立的日本足球职业联赛(J联赛)中发挥积极价值。来到1998年,他和前科隆队友利特巴尔斯基等人一起促成了横滨FC的成立,后来担任横滨FC的主席。

在此期间,奥寺康彦还在日本迎来了另一位科隆时期的老队友——前德国国脚克罗特。退役后,克罗特凭借雄厚的人脉走上了足球经纪人之路,并成立了经纪公司PRO PROFIL GMBH(现德国国脚诺伊尔、格雷茨卡都是他的客户)。1992年,克罗特成为利特巴尔斯基的经纪人,并成功把这位前德国国脚运作到了J联赛球队市原杰夫。

凭借这层关系,克罗特几乎每年都要来到日本,在备受礼遇之余还通过奥寺康彦等老友把自己的关系网植入了日本足球的肌理之中。直至2002年底,随着亚洲球队在世界杯交出让世人震惊的答卷,克罗特认为最佳时机终于到来。于是在奥寺康彦的推荐下,克罗特成功运作J联赛最佳射手、最佳球员双料得主高原直泰以20万欧元转会费加盟了德甲劲旅汉堡。

关于高原直泰转会汉堡的转会费,其实有20万欧元、50万欧元乃至210万欧元等多个版本。事实在于,为了让高原直泰顺利留洋,多家赞助商自行承担了绝大部分转会费,而汉堡最终只是象征性支付了20万欧元而已(这个数据被“德转市场”所确认)。于是,这笔转会完成后,在欧洲转会市场诞生了一个新概念:“高原直泰模式”!

通过诸多赞助商的积极态度,不难看出高原直泰加盟汉堡时的商业参与和轰动效果。据报道,当高原直泰首次随汉堡在大雪中训练时,30余位日本记者已在训练场守候。此后,高原直泰在参加德甲的第三场比赛便终结拜仁门神卡恩803分钟不失球纪录,那巨大影响力可想而知。除了5家日本电视台同时采访这位英雄,汉堡更是收到多家企业的赞助合同。

不仅高原直泰,随着诸多亚洲球员在德甲赛场创造高热度,也让德甲官方、诸多球队乃至德国企业更为关注亚洲市场。例如,阿迪达斯、大众等德国企业试图通过足球领域开拓亚洲特别是日本市场。于是来到2008年初,大众麾下的德甲俱乐部沃尔夫斯堡,通过克罗特的运作,自亚冠冠军浦和红钻签下了日本国脚长谷部诚。

【典范:同样商业运作留洋,长谷部诚已成传奇】

对,你没有看错。如今已在德甲征战近14年,并成为德甲出场次数最多亚洲球员的长谷部诚,最初加盟沃尔夫斯堡时也是源自大众集团扩大日本市场的策略选择,同样含有很强的商业因素。对此,长谷部诚却看得非常淡然,“你如何来到这家俱乐部并不重要,关键是能否在队内脱颖而出!”

因此,长谷部诚并没有受制于身上的商业化标签,而是展现了顽强的意志品质和出色的训练表现,进而迅速收获了时任狼堡主帅马加特的认可——这位“魔鬼教练”所采取的超身体负荷的训练方式颇具争议。不过长谷部诚毫无怨言、毫无畏惧地投入到魔鬼训练中,不仅磨练了强壮的身体条件,更在晋升主力后于2008-09赛季随队赢得了德甲冠军。

从高原直泰到长谷部诚,日本球员的连续成功无疑进一步提升了德甲球队对日本足球的认可和关注。再到35万欧元加盟多特蒙德的香川真司成为德甲半程最佳球员后,运作了这笔交易的克罗特毫无争议地成为德甲各队的“座上宾”,诸多球队纷纷邀请克罗特帮助运作优秀的亚洲球员加盟,甚至包括引进了宇佐美贵史的豪门拜仁。

随着越来越多亚洲球员踏上德甲赛场,德甲联赛自此成为日本、韩国等亚洲国家收视率最高的五大联赛,自然带来了极高的关注度和更多的赞助商,这让德甲球队自亚洲市场可谓收获满满。就是这样,亚洲球员渴望留洋、德甲球队乐意接手、商业资本愿意买单,进而形成了一个良性循环,而克罗特等经纪人犹如催化剂般推动了皆大欢喜的结果。

需要指出的是,中国球员张稀哲于2014年底加盟沃尔夫斯堡,同样是克罗特的杰作。有观点认为狼堡的这桩转会只是彻头彻尾的商业行为,根本就没有考虑过在竞技层面使用张稀哲。对此,克罗特反击道:“我介绍的球员都具备助队一臂之力的能力,张稀哲的状况有多种原因在里面。如果有人认为只为多卖几件球衣,这是对我的最大讽刺。”

如前文所讲,当年长谷部诚加盟狼堡时同样不被看好,但是球员硬是靠着自身努力赢得了成功(例如面部缝11针仍不下火线)。此外,张稀哲加盟时的狼堡贵为德甲亚军,德布劳内、佩里希奇、亨特、阿诺德等队友让他难言竞争力。因此,若在球队长期磨练,或像长谷部诚适时转会,张稀哲的德甲之路或是另一个结果,可惜他在尝试半年后便选择了回国。

【升级:日本打造旅欧据点,留洋进入2·0模式】

竞技体育,最终比拼的当然是球员实力。因此,当我们看到长谷部诚等好手在欧洲收获成功的同时,其实还有诸多留洋的日本球员如张稀哲、张玉宁那般并未达到期许的目标,甚至不得不带着遗憾选择回国。对此,日本足球本身也在不断思考:如何让留洋球员拥有更好的环境,乃至更好地适应欧洲足坛?此时,企业和商业的力量又一次发挥了作用!

2016年,鉴于日本球员前往欧洲踢球程序复杂、门路较少,时任FC东京总经理立石敬之等人产生了拥有一家欧洲俱乐部作为日本球员旅欧据点的计划并付诸实践。很快,不受“非欧球员名额”限制的比甲球队圣图尔登完成了日资全资控股,进而成为了日本球员的旅欧首站或升级路上的必经之地,2018-19赛季时更是曾有5名日本球员在此效力。

无论日本籍的高层人员,还是和日本球队全面合作,以及多家日企的支持赞助,“日系”的圣图尔登在生活起居和融入方面为日本球员提供了最佳环境,有效推动球员在此迅速适应欧洲足球,进而迈出新的一步。年少有为的富安健洋、巅峰留洋的远藤航,还有租借锻炼的镰田大地,都是圣图尔登近年的杰出成果。可以说,日本足球的带资留洋甚至进入了2.0模式。

其实不仅日本,诸多亚洲球员的留洋之旅都不可能摆脱商业因素和“带资入组”。例如拜仁在1998年签下阿里-代伊后,这位伊朗中锋的官方商品在德黑兰迅速席卷一空;再如孙兴慜受益于合作项目于16岁时便进入汉堡青训营。后来,孙兴慜加盟勒沃库森,居然出现了大批韩国赞助商撤离汉堡转投药厂的场景,LG甚至解决了药厂的球衣胸前赞助商问题。

最后再回到中国足球,早在上世纪90年代初聘请施拉普纳担任国足主帅时,便已出现了“带资入组”的先例——由于足协财力有限,上海大众承担了“施大爷”的年薪。此后,随着职业联赛的诞生和发展,中国足球曾在千禧年之际迎来短暂的留洋潮,再看李铁和李玮锋当年加盟埃弗顿,便受益于科健集团以200万英镑买下埃弗顿胸前广告权的附加条款。

近年来,随着“金元足球”在国内大行其道,中国球员留洋可谓难上加难,少有的几位留洋球员更是离不开商业化的积极运作。例如中国登陆西甲第一人的张呈栋,如当年“双李”般同样源自巴列卡诺的球衣胸前赞助商;至于武磊和张玉宁的留洋之旅,背后更是有着中资俱乐部的身影……

【结语:期待武磊在欧洲不再孤独!】

平心而论,以亚洲球员的出身和能力,若是没有商业力量的支持,在留洋前根本不可能得到欧洲俱乐部的关注和认可。举最简单的道理来说,哪怕就是同样水准的球员,欧洲俱乐部为何不优先使用自家青训,而是使用亚洲球员?可见商业和经济利益的重要价值。如此道理,当然也适用于中国球员。

因此,日本球员(乃至韩国等亚洲国家)正是凭借“带资入组”,才成功敲开欧洲足坛的大门,进而推动当前已有451人在欧洲踢球,其中250名球员在德国各级联赛效力。对此,国内有观点认为中国球员“带资进组”的留洋模式不可取,这显然是鼠目寸光、自欺欺人。试问:若是没有商业推动,中国球员怎么可能实现留洋?

在12强赛不敌澳日后,我们再度看到了本土联赛和欧洲联赛的巨大差距,以及球员留洋的重要价值。对于“金元足球”正在崩盘的国内足坛而言,鼓励并帮助更多球员走出去无疑是深受拥护的合理做法。就连武磊此前在机场见日本球员纷纷飞回欧洲后也表示:“我希望更多的年轻球员能出国到欧洲或其他国家踢球,学习别人技术,进一步提升国家队实力。”

就在新华社发文肯定武磊的同时,却不想又有国内媒体人站出来,以武磊为例不仅否定“带资进组”的留洋,甚至“冒死”上书足协以表示国家队成绩未必看留洋。按照这种观点,中国球员因实力不足而不应留洋,还不如留在国内联赛“养”状态。

暂且不提国内联赛的水准有限已是公认事实,单看当年在甲A联赛踢不上球的杨晨,又有谁曾想到他在加盟法兰克福的首个赛季便完成了8粒德甲进球?!更重要的是,杨晨的成功不仅让欧洲球队对中国足球刮目相看,也带动更多中国球员敢于走出去,更让诸多商业力量愿意为此“买单”。

如今,当中国足球再度来到十字路口,当“金元足球”不再是球员留洋的阻碍,谁不希望在欧洲赛场看到更多中国球员的身影?至于是否“带资进组”又何妨!如今的中国足球,渴望新的气息新的力量,更渴望像奥寺康彦、长谷部诚这样的先驱力量,为球员留洋持续推动历史性的步伐。至于金元足球褪去的国内足坛,更应该转身踏实做好青训,为留洋提供更多的人才储备……

未来,期待武磊在欧洲不再孤独!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