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从事癌症研究的科研人,都离不开这本工作指南

2021-09-21 18:59:26 生物学霸

生物标志物是天然分子,可用作正常生物过程或疾病状态的指标。这使其成为诊断和预后以及确定所选疗程是否有效的宝贵工具。通过比较不同样本类型的生物标志物表达,研究人员可揭开潜在疾病发展和进展的复杂机制。

癌症研究领域内,可使用各种免疫测定技术检测生物标志物。其中,免疫组织化学(IHC)尤其有优势,因为它与需要裂解样本后才能分析的方法不同,可为肿瘤和肿瘤微环境(TME)提供空间上的测量。因此,IHC 有望揭示基于生物标志物表达和定位的新见解。

如何通过 IHC 准确检测生物标志物开展肿瘤研究?需要具有高度特异性、经过严格验证的抗体试剂。为保证我们所有抗体的质量,Cell Signaling Technology™(CST®)遵循抗体验证标志(Hallmarks of Antibody Validation™),包含六大互补策略,用于确认抗体在任何既定测定中的特异性、灵敏度和功能。通过仔细调整验证 IHC 癌症生物标志物抗体的方式,确保可获得值得信赖的结果。

此外,选择合适的标志物也非常重要!因此 CST 整理了《用于免疫组织化学检测的癌症生物标志物》指南,将癌症研究最为关键的生物标志物分为七个类别,简化抗体选择,并强调了并行地研究多种生物标志物类型的重要性。无论您是正在研究免疫细胞在癌症发生和发展中的作用,还是正在研究经典的癌症标志性事件(如不受控制的细胞生长)都可以找到合适的指标 / 抗体!

扫描上方二维码即可免费申领

癌症生物标志物的类型

通常,癌症生物标志物是某种特定癌症类型的直接指标,或与诱导癌症的发展有关。众所周知的例子,比如,已成为许多乳腺癌的重要治疗靶标的人表皮生长因子 2(HER2/ErbB2),以及常规用于确定患者是否会获益于免疫检查点抑制剂治疗的程序性死亡配体 1(PD-L1)。

通过 IHC 检测到的其他癌症生物标志物包括淋巴细胞或骨髓细胞表型和功能的标志物,其可用于定位肿瘤和肿瘤微环境中不同的免疫细胞。这些通常与 TME 标志物(如纤连蛋白或角蛋白)一起研究,以更好地了解癌症如何影响血管、成纤维细胞或细胞外基质(ECM) 材料。

使用 IHC 检测上皮-间质细胞转化(EMT)的标志物对于评估癌症进展至关重要。在 EMT 过程中,上皮细胞失去其极性和细胞间粘附能力,随后形成以迁移和侵袭特性为特征的间质表型。这可促成转移,因此监测 EMT 发生的程度至关重要。肿瘤侵袭性也可通过检测增殖、细胞死亡或细胞周期停滞的标记物来评估,因为细胞增殖和细胞凋亡失调是癌症的经典标志。

不受控制的细胞生长是另一个有据可查的癌症标志事件。它常与抑癌基因的突变或缺失相关,抑癌基因的作用是减缓细胞分裂、修复 DNA 损伤和促进细胞凋亡。使用 IHC 检测抑癌基因,研究人员能够研究这些蛋白在癌症发展和转移,以及在促进对治疗干预的耐药性方面的作用。

更多癌症生物标志物内容介绍,需按生物标志物类型,组织 / 器官类型选择癌症生物标志物及其抗体,请点击阅读原文下载《用于免疫组织化学检测的癌症生物标志物》指南电子书。

Cell Signaling Technology、CST和Hallmarks of Antibody Validation是Cell Signaling Technology, Inc.的商标。

内容审核:刘果 / 朱晓芳

题图来源:站酷海洛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