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院》第一章48

2021-09-21 11:17:34 《大院》

据王一鸣观察,在人事问题上,杨春风基本上有百分之七十的权力,刘放明有百分之二十的权力,其他的省委常委,分得那剩下的百分之十的权力。当然最后的操盘手是省委书记,他一点点权力也不让大家分享,你也没办法,只能是在省委常委会上阳奉阴违,不配合他的工作,甚至几个人搞好配合,否决省委书记提名的人选,让他难堪。

所以,斗争的办法还是有的。尤其是当省长的,他一旦对当省委书记的不满意了,省长对省委书记是没有什么好办法,但是对付省委书记提拔的人,却有的是办法。时不时地找茬,刁难,在公开的会议上找你的麻烦,让你难堪,你一点办法也没有。他是省长,收拾你一个厅局长,或者秘书长、副秘书长的,有的是办法。

所以为了表面上的团结,为了大家的精诚合作,也为了显示自己襟怀坦白,王一鸣特意安排秦大龙和何杰说:“这样吧,你们搞的这个草案,还是要分头征求各个省委常委的意见,尤其是各个常委分管的部门,让他们提出合适的人选,这样便于今后开展工作,不合适了,今后我们还可以换掉。尤其是省政府组成人员,要多听取李省长的意见。你们俩一定要把我的原话转告李省长。”

何杰和秦大龙一听,觉得王一鸣还真是一个挺会来事的一把手,不像其他的人,一旦大权在手,就大包大揽,谁的意见也不听。从这个方面来说,王一鸣还是挺有民主作风的吗!

第二天,何杰和秦大龙就在李耀办公室,向他转达了王一鸣的原话。李耀一听,心里也很受用,对王一鸣以前的敌意顿时化解了不少。王一鸣尊重他,他也就尊重王一鸣,对王一鸣提名的那些市委书记、市长的人选,他否决了两个,提了自己的看法,然后又推荐了其他的人选。让秦大龙和何杰回去,向王一鸣解释一下。对于新的一届省政府组成人员,他做了精心的安排,提名了自己熟悉和信得过的人,担任了各个重要部门的一把手。省政府秘书长,他提名由现在的江城市委常委、市委秘书长徐万春出任,徐万春跟着他服务了两年多,李耀觉得,这个人还是有能力,可大用的,知根知底,当省政府的大总管,是合适的。省财政厅长,由萧华杰担任,他现在是省委副秘书长,正厅级,原来当过省财政厅的处长,李耀当省委副书记的时候,是萧华杰伺候他。用自己喜欢和信任的人,理所当然。省发改委主任由江城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毛春林担任。这些人都是李耀的铁杆。官场上,谁都是用自己信任的人,这是规律。

何杰和秦大龙回去后,连忙向李耀做了汇报。王一鸣看了李耀提名的人选,觉得既然李耀喜欢这些人,就随李耀的意吧,大家都好,才是真的好吗!

又过了两天,其他的省委常委也遵照王一鸣的指示,对自己分管的部门,提出了自己觉得合适的人选。省委副书记兼纪委书记谭士平,提出了省监察厅长的人选。省委常委、省政法委书记牛振海,提出了省司法厅长的人选。省委常委、宣传部长李志斌,提出了省广电局局长的人选。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郑天运,提出了省国土厅厅长的人选。大家都争取利用这次机会,把自己喜欢的人推到关键的位子上。

当然,这些人选最后能不能顺利入选大名单,最后还要经过省委常委会研究决定。

那几天,省城里格外热闹,副厅级和正厅级的官员们,个个几乎都成了克格勃,都通过各种渠道,搜集、打探官场上的信息,谁要升了,谁要换位子了,谁要靠边站了,谁得意,谁失意,大家都是唏嘘感叹,随后默默思忖,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结果。为了自己的前途,他们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省里的主要领导家里,那一个星期特别热闹,省里的那些高档礼品商店,生意也出奇地好。因为到这里买那些东西的,都是送礼的。大家都知道,在这个节骨眼上,你不送,有人送。为了自己的前途,有些人豁出去了。

在各方的意见征求上来后,一个星期后,王一鸣主持召开了省委常委会,会议开了一个下午,通过了各项人事决定。当天晚上,西江电视台的新闻节目——《西江新闻》中,就播放了三十多个拟提拔干部的名单,大家一看,就明白了,这些人都是官场上的胜利者,他们将会在随后召开的省人大和省政协会议上,得到一个新的岗位。

时间过得很快,十几天后,西江省先后召开了省政协和省人大会议。大会先举行了预备会议,由秦大龙做了提名人选的情况说明,然后组成了主席团。大家从主席团的人选名单上,就可以基本上推测出来啦,谁将出任省政协的主席、副主席,省人大的主任、副主任。

大会开了五天,经过了各个例行程序,听报告,分组讨论,最后两天才进行了选举,这才是整个会议的高潮。当天晚上的《西江新闻》里,公布了当天的选举结果。

省政协的选举结果最先出炉,会议选举的结果是,周广生任省政协主席,留任的上届政协副主席四位,新当选省政协副主席的也是四位,他们分别是西城市委书记孔明亮、江城市市长范照斌、省财政厅长阮建军、省发改委主任张和平。

第二天,省人大会议也进行了选举,王一鸣任省人大常委会主任,高天民任排名第一的副主任。上一届留任的省人大副主任三位,由上一届的省政府副省长转任本届省人大副主任的三位,他们是黄海萍、李震乾、徐明朗。由正厅级升为省人大副主任的就一位:省政府秘书长薛志恒。

最后一天,省长、副省长的名单出来了。李耀当选省政府省长,郑天运继续当选常务副省长,上一届留任的副省长还有三位,从正厅级岗位上提拔上来刚当选副省长的,也是三位,他们分别是东城市委书记石卫东,海城市长孙玉梅,省交通厅厅长粟强。

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由海城市委书记农晓光接任。省检察院检察长由省人大常委会秘书长焦胜利接任。

第二天,《西江日报》用了几个整版,刊登了各个领导人的简历,从简历上,一般的人你根本不了解其中的门道。谁上谁下,其实在选举之前都已经定好了,我们的人大、政协选举,其实都是履行一下必要的程序而已,认认真真地走过场。像王一鸣这样的领导人,他们从一开始就是非常清楚的,谁上谁下,他们都有内部的消息。只不过一般的老百姓,你是不知道的。

所以说,现在中国的各级领导干部,其实都不是选举产生的,而是任命产生的。选举只是个必要的程序,各级官员手中的权力不是自下而上来自老百姓手中的选票;而是自上而下来自上级领导的提名。所以中国的官员没办法不唯上,因为他们手中的权力是上级给的,而不是老百姓给的。老百姓就是不喜欢,也没有办法换掉他们。人民群众在现阶段,确实没办法选举自己的领导人。这就是中国现阶段的国情。

省人大会议闭幕后,紧接着就召开了省人大常委会的第一次会议,选举省政府各个部门的组成人员。各个被提名的人选在选举之前,向全体人大常委会组成人员做了三分钟的发言,这是本次会议的亮点之一,是王一鸣提议的。目的是给各个提名人选一个展示自己能力的机会,也给各个常委一个了解提名人员的机会。

原来的选举都是让各个常委直接在选票上打勾,有的常委根本不认识自己所选举的对象,被选举的那些人也心知肚明,自己之所以被选上,绝对不是这些常委了解自己,而是某领导了解自己,所以大家谁都不把选举当回事,知道都是在走程序,认认真真走过场。

这一个小小的改变,让被提名的人也不得不认真准备了,因为面对全省那么多领导干部,省电视台还要录像,你表现得差了,不仅丢自己的脸,也丢提名你的大领导的脸。因为你一旦表现得差了,常委们都不投票,你的提名通不过,那就成了政治上的笑话了。在西江省里,基本上政治前途算是完蛋了。

开会之前,大家都以为,今年的选举也和往年一样,不会有什么出奇的新闻,只要大领导看得上的人,基本上都能顺利当选,结果,当天的选举还是出了一个爆炸性的新闻。选举结果统计出来后,发现其他的省政府组成人员的提名都没有问题,得票有的多,有的少,但都过了半数,可以说是顺利当选了。有的厅长、局长,也可以说是高票当选了。但是,省公安厅厅长张铁成的提名,却遇到了大麻烦,统计结果表明,他的得票没有过半数,也就是说,他这个省公安厅长的提名让常委们给否决了。这是破天荒的第一次。

这个结果张铁成完全没有想到,王一鸣也没有想到,常委们今天这么较真,出乎了很多人的预料。

究其原因,王一鸣认为,自己提名张铁成继续担任省公安厅的厅长,是有些欠考虑的,是受了杨春风的误导的。为了给杨春风面子,接受他的说情,结果违背了大多数常委的意愿。

综合起来,王一鸣认为,张铁成有这么两条令常委们不满意地方。第一,张铁成政绩不好,他已经担任了省公安厅长三年多,是前任省委书记杨春风看上的人,全省的公安工作,尤其是社会治安,没有实现根本好转,有些地方,特别是城乡结合部,边远地区,都出现了社会治安急剧恶化、烈性案件高发、黄赌毒泛滥等问题,老百姓对当前的社会治安状况是不满意的。

第二,省公安厅长是个很肥的位子,在全省的正厅级干部中,能比得上这个位子的不多。全省三万多人民警察,十个市的公安局长都归他管辖。这是整个省里最大的一直武装力量。每年的预算,人头费加上办公经费,就是七八个亿,论实权,比一般的副省长都大得多。所以,能当上省公安厅长的人,都是在省里特别牛的人,至少是省委书记的铁杆部下,要不然,你根本到不了那个位置。

张铁成原来是郁江市的市委书记,杨春风调来西江省后,他刻意去巴结,送了杨春风不少的钱,杨春风就把他安排在省公安厅长的位子上。

现在杨春风退了,不当省委书记了,大家对张铁成也就没有那么客气了。原来不敢投反对票的,现在也都敢投了。

最后一个程序,是王一鸣给各个新当选的省政府组成人员发聘书,虽然公安厅长的人选通不过,但是其他的人员也得发聘书啊,所以王一鸣决定,会议按照程序继续进行。

于是就出现了这样的一幕,王一鸣和各个新当选的省政府组成人员分别合影留念,他们的手中拿着王一鸣发给的大红的证书,个个笑逐颜开。证书当然是提前准备好的,现在却唯独缺少了省公安厅长张铁成的身影。会议一结束,张铁成落选的消息就传遍了整个西江省的政坛,他一时间成了街谈巷议的中心人物,大家都以看笑话的心理看他如何收场。

这个打击对张铁成本人来说简直是太大了,大到让他简直是无法承受,他第一次感到命运是如此的残酷。在官场上混的人,春风得意的时候,谁也不会想到自己也会有走麦城的那一天。他根本没有心理准备,原本张铁成对自己的未来是抱有很大希望的。杨春风已经对他说了,只要他还能当选省公安厅长,不出两年,他一定能升上副省级。因为北京那里已经传出小道消息,今后几年,各个省的公安厅长一般要由副省长或者省委政法委书记兼任。这样,到时候他张铁成就可以坐地升一级。而今天,一切都成了泡影了,自己的政治命运没想到是以这样憋屈的方式结束。

会议结束后,张铁成怕见任何人,一个人静悄悄地溜到停车场,上了自己的越野车,司机看他脸色特别难看,本来还想说几句祝贺的话,一看自己的主子这个样子,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一句话也不敢问了,闷着头开车。

张铁成垂头丧气地回到家里,他老婆一看他这个样子,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忙关心地问:“老张,到底出什么事情了?”

张铁成没好气地说:“别问了,你烦不烦呐!”

头也不回就去了二楼的卧室,躺下来,想着自己今后该怎么办。

他老婆还是不明白,连忙问司机怎么回事。

司机说:“我也不知道,老板从大会堂出来就这样,一言不发。我害怕,也没敢问。”

他老婆想了一下,觉得还是问一问,于是就打了一个熟人的电话。这个熟人是省人大的一个处长。电话很快就接通了,那个熟人把选举的情况告诉了她。她一下子才明白,为什么老公今天的火气那么大。

女人立即懂了,老公的这个厅长看起来今后是当不成了,知道这个确切的消息后,女人心里倒没有什么,她觉得,厅长不当了,说不定还好呢!老公这几年当厅长,回家的日子越来越少,外面都传说,他在外面养的有年轻女人,公安厅里那些漂亮的女警察,为了提拔,许多人争着勾引他。他到底睡了多少漂亮的女警官,谁也不知道。

这些都是风言风语,她虽然也听说了,但是没有勇气和老公面对面谈这个事情,她怕把老公逼急了,要是真的和她摊牌,闹离婚,那就得不偿失了。所以她选择了隐忍。你在外面随便跟别的女人疯去吧,只有不让我看见,抓了现行,每个月照样回家几次,该尽的丈夫的义务照样尽,维持表面上的婚姻关系就行了。

现在老公的厅长当不成了,证明今后那些巴结他的女人就不多了,因为他没有多少实权了,自己的婚姻也就度过危险期了。

虽然厅长不当了,但是,这些年他们家的家业已经非常庞大了,女人知道,自己家里光存款、股票、房产,折算成人民币,怎么着也值三千多万,就这还不算那些古董、字画什么的。反正逢年过节到家里送礼的人,多得她都认不完。他们两口子就一个儿子,现在美国留学,在那里已经买了房子,今后肯定是美国公民。

对于他们家,现在钱已经多得花不完了,就是不当那个厅长了,有什么关系呢!

再说了,组织上是不会亏待哪一个高级干部的。反正老公已经五十六了,换个岗位,照样吃香的喝辣的,潇洒自在混到退休,比下岗职工好到天上去了。

女人想着,马上就开心了,照样下厨房,为自己的老公准备饭菜。

张铁成躺在床上,心里还是不好受,他觉得很委屈,总想找一个人倾诉倾诉,于是就拨通了杨春风家里的电话,接电话的是杨春风家里的保姆。

她说:“你好。请问你找哪位?”

张铁成问:“杨书记在吗?”

保姆问:“你是哪位?”

张铁成说:“我是张铁成。”

保姆不知道张铁成是谁,于是跑到餐厅里对杨春风说:“是张铁成。”

杨春风第一时间已经接到秘书张运来的电话,告诉他张铁成落选了。他已经考虑这个事情了,随后王一鸣的电话就来了,两个人已经就张铁成的事情商量过了。杨春风感到王一鸣现在对他还是很尊重的,没有人一走茶就凉。

杨春风连忙站起来走到客厅里,拿起话筒对张铁成说:“是铁成啊?情况我已经知道了,我和王一鸣已经通过电话了,你的事情过几天就讨论,你放心,厅长虽然不当了,但还会给你保留一个位子的。”

张铁成一听杨春风的声音,禁不住有些哽咽,眼泪差不多要掉下来了,他说:“谢谢老板,我对不起老板的关照,让你失望了。”

杨春风说:“这个不能全怪你的,我也负有一定责任。没有考虑周详,让你遇到这么大的挫折。好了,该过去的都会过去的,向前看吧。我估计,王一鸣会给你一个省委政法委副书记的位子,你做到退休,也可以了。”

张铁成说:“好的,多谢老板了。”

挂完电话,张铁成心里才又好受了一些。他思忖了一下,估计自己的任命通知一个星期以后就下来了,现在最当今的是把改办的事情抓紧时间办办。自己现在还是省公安厅的党委书记,提拔谁不提拔谁,还是自己说了算。

事不宜迟,命运留给他的时间也就是五六天了。于是他突然警醒起来,立即打通了人事处长的电话,说:“你马上通知所有的厅党委成员,晚上八点开会,研究人事问题。一个小时后,你到我办公室。我们先把人选确定下来。”

人事处长是他的铁杆部下,知道他是最后一次在人事问题上大动干戈了,于是连忙去准备起来。

张铁成中午在家里吃了饭,连忙赶到办公室,和人事处长研究了一个四十多人的名单,这些人都是他所欣赏的,有的是他的铁杆部下,有的是到他办公室或者家里送过礼金的,有的是和他上过床被他玩弄过的机关女干部。这些人,有的被提拔为正处级,有的被提拔为副处级,有的被提拔为正科级。

晚上,省公安厅党委会议室里灯火通明,所有的厅党委委员一拿到材料,看了一眼就立即明白了,原来这个张铁成是想在临走之前再突击提拔一批干部。这本来是违反组织纪律的,但是,这么多年约定俗成,每每主要的领导干部工作变动时,大家都是这样干的,所以谁也不说谁。因为大家都知道有权不用过期作废的道理,只要一纸令下,新的省公安厅长一宣布,张铁成就立即没有任何用人的权力了。

这个时候,能捞一把就是一把了。

当然晚上,省公安厅那些消息灵通的,立即知道谁谁提拔了,谁谁的工作变动了。大家都知道张铁成要走了。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