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半夜怪物偷吃东西,捉住一看,竟是死了多年的父亲

2021-09-20 18:14:09 情感拾忆者

故事:半夜怪物偷吃东西,捉住一看,竟是死了多年的父亲

原名:井半仙

前几天,叶子善去打水,不慎将一张白纸落入井里,拔出水后,白纸也在桶里,虽被浸透,上面却多了一行字,上面写着“明日暴雨。”

叶子善没当回事,他认定这不是同一张纸,然而,次日竟真是大雨倾盆。他思量半晌,等雨停后,又丢下一张净纸到水井里。

这次有意,所以事先放在水桶里,然后用辘辘井绳卸下去,少倾拔出来一看,上面又有了一行字,“明日牛惊。”

字迹虽黑,却并非常见墨水所写,翌日中午,叶子善的儿子要去放牛,被他拦住,过了一会儿,一向温驯的老牛,突然发了疯,在牛棚里又蹦又跳,冲了出去,父子俩寻了一个下午,才在十里外的村子找到这牲口。

叶子善暗地抹了把冷汗,心想,“奇哉,难不成这井里住有鬼神,会占卜扶乩未来之事?”返家后,俯身打量水井多时,除了偶尔晃动的水面,瞅不出异样。

随后几日,叶子善每天都会丢下一张白纸,再捞出来,上面每回都写着明日要发生的事,无一不准,若同日丢下多张纸片,则只有头一张有字。

如此过了五日,叶子善再捞出来纸张,上面有一行触目惊心的黑字:“明日午时三刻,寡妇刘氏辛苦多年藏在镇西头槐树下的七十两银子,遭窃。”叶子善不知这刘寡妇何许人也,但这七十两银子,着实令他心动。

纸上明明白白写着时辰,以及藏银地点,叶子善深信此次也会灵验,谁会窃这笔银子呢,要知道七十两绝非小数目。

叶子善忖了大半夜,忽地灵光一闪,反正是失窃,我若把这银子挖出来,岂不更好?主意打定,叶子善趁着天蒙蒙亮,带着铁锹镢头,赶往镇口,中途被一辆狂奔而过的马车撞翻到臭水沟里,昏死过去,醒来时,正值中午,叶子善不顾疼痛,扛着家伙儿来到那株老槐下,趁此时炎热无人,挖了良久,果然有好几锭大小不一的银块,估摸着得有七十两。

叶子善大喜,重新封了土,将这藏银收入囊里。

傍晚,他跪在水井前作揖,求水井里的神仙保佑,起初他以为是什么野鬼邪物,现在得了它莫大好处,自然将它视为神明。照例丢了一张白纸,捞出来看到一行字:“王老叟于申时醉倒县城东头三岔路口,丢失变卖家财为儿子诉讼的银子六十九两。”

叶子善看毕,将它撕得稀烂。

次日,早早去了县城,踩好地点,附近有个茶棚,喝茶静候那个吃了官司的王老叟,此时客人稀少,茶棚掌柜便跟叶子善闲聊起来,还真谈到那个十里庄的王老叟,说王老叟儿子是冤枉的,但状师要六十两银子,交足了银子,凭状师三寸巧舌,绝对可以将他儿子从监牢里救出来。叶子善边听边点头,申酉相交之时,看到一个步伐趔趄的老头走过,叶子善心里一动,缓缓跟着,老叟被石头绊倒,索性躺在草丛野睡下,却有一个钱袋跌了出来,叶子善瞧瞧四下无人,捡了钱袋,揣到自个怀里。

走远了,才敢打开,数数里面银钱,与水井里那位神仙说的一致。

此后数日,这位神仙俱会在纸上写下一列字,都是某某人将于何时如何失窃银子诸如其类之事,颇为凑巧的是,这银子都是对方急用之物,而叶子善皆是一个铜子都没有给失主留下。

数数床下的二百两银子,叶子善眼泪差点下来,自己也是个读书人,成亲生子之后,这些年生活拮据,苦苦营生,却总是捉襟见肘,却不想这一个月忽地交了好运,不费吹灰之力,就得了这么一大笔横财。

方才,他又在水井处求得乩文,上面写着出县城东十里,有一片茂林,中间有半亩李子林,其中一株李子树上结的果子大如鸡卵,吃了之后,可以增岁二十年,叶子善一夜无眠,比起之前那二百两银子,这次简直是祖坟冒青烟。

次日,对妻儿说自己有事,出县城,按文中所言,最后找到李子林,果然看到其中一株上面结的李子与大有不同,颜色赤红,微微闪着光芒,每个都比鸡卵还要大上一圈,正想摘果子,忽然窜出一群长毛野人,三分像猴,三分像人,又有三分仿佛恶鬼,似是颇生气,驱赶叶子善,叶子善跟它们周旋,耗了一天,也没有摘下一颗李子。

悻悻而返,次日一早,又来到这片果林,虽万般小心,然刚摘了两枚李子,又逢到那几只野人,夺了李子,重新接回树上,说来也怪,这李子一碰到果柄,竟又粘在了一起。

而后这群野人,又叶子善撵得远远的,再不能进入林子。

叶子善大为光火,忽地脑袋开窍,想到一计:我本想将果子带出来,既然总是被它们发现,明日我一摘得李子,就吃到肚子,看它们还如何撵我。

回家之后,由于近来总是早出晚归,妻子问他这些天都做什么事去了,叶子善忍不住,得意洋洋地将近日得神明眷顾之事透露出来,只是将那眼水井换成一位半仙儿,不明言相告,又亮出那二百两银子,打消妻子顾虑,最后叶子善将摘吃李子的想法也告诉妻子,两人聊至大半夜,儿子也在一旁挺稀罕。

翌日,叶子善又去了叶子林,就此杳无音讯。

妻子等他两日,不见动静,带着儿子去李子林寻觅,树木虽多,始终找不到什么李子树,又报了官,半遮半掩地说了情况,叶子善被列出失踪人口。

两年后,都觉得叶子善死了,家人殓了他的旧物,衣冠下葬。

寒暑相推,一晃就是二十年。儿子叶小申早已娶妻生子,叶子善留下来的银子,全家省吃俭用,等叶小申的儿子出生,恰恰用完,叶小申闲暇之余,便去密林打猎,捉来的兔子野鸡,也可兑些家用。

一日,午时,突然闻得几声猿啼,甩脸观瞧,竟看到一只浑身披毛的野人,叶小申何曾见过这等巨物,慌乱之余,连连搭弓射箭,这野人身型虽大,却也敏捷,将射来的箭支一一躲开,逃之夭夭。

叶小申不敢久留,空手回到家里,半夜突然惊醒,灶屋有人影晃动,近身一瞧,骇然发现竟是白天那只野人,却不知何时跟到了自己家里,瞧见它嘴里塞满了面饼剩菜,叶小申不禁大怒,捡了劈柴去打这畜生,野人抱头鼠窜。

说来也奇,之后连续三夜,这野人都潜到家里偷吃。

叶小申在灶屋设了机关,布下一张大网,佯睡到深夜,果然那野人又来了,触动陷阱,被逮了个正着,叶小申又拎出弓箭,瞄准野人咽喉,转而一想,幸许明日能卖几个钱,活的总比死的强,于是放下弓箭,守到天明。

东方吐白,阳光一照在野人身上,冒起白烟,这野人大声嚎叫,四邻闻声,都跑来瞧稀奇,野人皮毛尽蜕,却现出一个人样。

“咦,你们看他像不像失踪多年的叶子善?”有眼尖者大叫,搀了叶子善的妻子前来辨认,那网中变成人样的野人,吱吱乱叫,大半晌,吐出几个字,语气颇为怪异,“我,是,叶,子,善。”

妻子一听,当场昏厥。

叶子善恢复人样后,心有余悸,讲述当年毛骨悚然的经历。他三进李子林,偷摘了一枚李子,等众野人发觉时,他已将这李子吃个干净,野人对他指指点点,叶子善忽觉浑身皮肉欲裂,一看,大吃一惊,浑身竟然长出许多毛来。

口不能言,只能吱吱作响,似那猿啼。

李子林里不知何时多了一个中年男人,嗤鼻道:“叶子善,我屡屡劝你回头,你为何不听?我曾与城隍打赌,城隍输了之后,许我二十人看护李园,须找似你这种心有贪念又无人性之人,你以为那水井的乩文为何如此之准?我等地仙,皆可知晓未来天气变化,只是那些窃银之事,乃是我故意安排,冲撞你的马车,茶棚老板,醉卧途中的老叟……皆是我化幻而来,连这群守园的野人也是好意撵你,你执迷不悟,偏要偷食我这李子,也罢,我这园里又多了一个野人,你窃了二百两银子,换你二十年劳作之苦,与他们一并看护果园,这李园结有法阵,非二十年不能回去,你好自为之。”

叶子善说到这里,长叹口气,“这二十年兽身之苦,凄惨无比,我时常想,若兢兢业业,四肢勤奋,恐怕不用十年光阴就可赚得二百两银子,近日法阵松动,我才溜了出来,恰恰碰到我儿小申,险险将我射死,大概这也算是那位地仙给我教训吧。凭着记忆我回到家里,这二十年,吃山中野果,饮清泉露水,肚子没有一滴油水,又怕吓着你们,才去灶屋偷吃……唉,我们一家既能重聚,便是好事,便是好事。”话毕,又抹了一把辛酸泪。

(故事完)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