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督1号案”涉126人!民警“罩着”作恶近20年,黑老大至今在逃

2021-09-20 15:20:50 提线木偶1

“国督1号案”的办结,再次增强了人们的信念——那就是清正之风“虽迟但到”,这股强势而巨大的“扫黑风暴”,一定会吹到社会每个藏污纳垢的角落。

行贿警察、组织卖淫、经营赌场、故意伤害、非法拘禁、伪造公文、非法持有枪支弹药……这些令人瞠目结舌的罪行累积在一起,同时指向了一个拥有百余名成员的黑社会团伙。

这就是河北省“国督1号案”—— 河北省石家庄市吴迪案。

2020年4月27日,在全国扫黑办公示的第六批挂牌督办的涉黑涉恶案件中,河北省石家庄市吴迪案赫然位列第一。

最高人民检察院官网的公告截图。

排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案件榜首的,究竟是怎样恶劣的案件?根据警方的调查,吴迪是石家庄市势力庞大的黑社会组织头目,他伙同手下成员以开设公司、经营娱乐场所为掩护,实施组织卖淫、开设赌场、行贿警方等犯罪行为共37起,违法行为6起,牵涉面广,被当地警方包庇多年,性质极其恶劣。

日前,河北邢台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吴迪团伙126人分别获刑一年至十八年不等,犯罪头目吴迪本人仍在逃中。

河北省公安厅2020年发布的通缉令。

红极一时的行业翘楚

石家庄民间有关吴迪形形色色的传闻,始于上世纪九十年代。吴迪年轻时曾在军队服役,复员之后被分配到石家庄纺织站。吴迪的人生起航时,恰好赶上企业改革、经济转型的风口浪尖,很快,他也投身到下海创业的巨浪之中。吴迪先是从本行干起,从事服装批发生意,凭着出众的个人能力很快淘到了第一桶金。

吴迪曾经在石家庄市青年街批发市场做生意。

逐渐有了资金积累的吴迪,开始将眼光放得更远。上世纪九十年代末的石家庄,各种服务产业和娱乐场所大肆扩张。吴迪搭上了这股风潮的顺风车,开始涉足餐饮、洗浴、娱乐行业,开了名声大噪的大红灯笼饭店、东来顺饭店,并在市区最好的地段经营起了洗浴中心、KTV。

市场经济和娱乐业的巨大冲击迎面扑来,给生活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洗浴中心、KTV正好满足了人们对现代化休闲娱乐的想象,各种见所未见的玩法大大刺激了人们的好奇心。众人一时蜂拥而上,让这个领域盛极一时。

老板吴迪也随之声名鹊起,成为了石家庄的“商界红人”。他后来还涉足房地产市场,成为地产大亨,商业帝国开始一步步稳固。

其中,挂着金字招牌、但现在已经人去楼空的金伯帆休闲假日酒店(以下简称金伯帆),曾经是石家庄最高档的洗浴中心之一。2006年12月,石家庄市沐浴行业协会挂牌成立,吴迪名下的金伯帆和龙世界位列联合发起的十余家企业名录之中,吴迪也被选为首届会长。

在当时,他曾因此被当地媒体视为洗浴行业的“领军人物”。

翻阅着20年前的报道,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光鲜亮丽。然而,供职于金伯帆的涉案人员在归案时交代,从2001年金伯帆开业伊始,就一直在提供卖淫服务。

隐藏于阴影中的罪恶

让吴迪打出响当当名号的是金伯帆,而也正是金伯帆的轰然倒塌,给了吴迪致命一击。

2019年7月,金伯帆周围被警戒线拉起、警察在周围走动的图和视频在网上疯传。

网传的金伯帆被查处时的图片。

邢台市公安局很快在网上发布警情通报称,根据河北省公安厅部署,邢台警方对石家庄市金伯帆休闲假日酒店进行依法查处,抓获了部分涉嫌组织、容留卖淫等违法犯罪的嫌疑人。

警情通报。

邢台市公安局发布的

根据金伯帆的涉案人员交代,酒店从开业以来就在提供的卖淫服务,被隐藏在合规挂牌的足疗服务背后,最终结账时也只会在账单上用足疗项目来打掩护。当“有需求”的客人在做按摩时,会主动提出要加钟,技师就会对其“心领神会”。

根据“潜规则”,当结账单上显示的是“xxx元x2”或“xxx元x3”时,通常都是技师提供了有偿的性服务。

除此之外,技师的编号里也藏着秘密,工号1到100是进行卖淫的技师,100号以上的则是正规的足疗技师。

据涉案人员交代,酒店总经理、技师部的经理都是卖淫服务的管理者,他们负责招聘、培训提供“特殊服务”的技师,而这当中的一切运作都要经过吴迪的同意。

涉案人员还交代,酒店提供卖淫服务这个事实在员工之间压根不是秘密,但大家对此根本不当回事。因为吴迪和当地警方交好,就算警方来检查,他也能用钱和关系摆平。所以,十多年来酒店隐藏的生意一直没有东窗事发,员工也高枕无忧。

出事之后,有媒体对金伯帆周边的居民进行探访,被告知这十多年来“酒店有人卖淫是大伙都心知肚明的事”。

终于,在这一次邢台警方的跨地区执法中,金伯帆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不过,在吴迪的众多涉案中,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桩被异地查处的案件。

早在2018年10月,邢台市公安局就在石家庄查封过吴迪在江西大厦开设的地下赌场。判决书显示,从2007年到2018年,吴迪一共在石家庄开设了十家赌场,其中有四家交由涉黑团伙成员卢士博、刘金钟共同经营。

新京报前去探访被查封后的赌场,发现赌场设计得关卡重重,给真正的赌厅设置了极为严格的保护。赌场的入口位于大厦地下一层的深处,第一道门藏匿隐蔽,与墙体颜色接近,如果不是仔细辨认,普通人很难找到入口。穿过第一道门,还要再走过四道铁门才能来到赌厅,这其中的每一道门上都装有监控,并由保安看守。

吴迪曾在江西大厦内开设地下赌场。

除了阻隔重重的入口,赌场还留出了有三道门的紧急通道,用于被警察突袭时的撤离。如果不是当时异地出警的稳准狠,恐怕这家神秘的赌场还将继续隐藏在地面之下。

沆瀣一气的黑白勾结

在金伯帆被查处时,一位石家庄的警界人士评论称,异地用警说明上层对当地警方有所警觉,为避免打草惊蛇,才进行异地调派。

能踩着刀尖行走,这背后必然有强大的“保护伞”。在石家庄本地人的口口相传中,吴迪是在“黑白两道”都“吃得开”的人物。

刘金钟供认,吴迪曾经为了经营赌场顺利,指使自己向石家庄市公安局的警察行贿,相关涉案金额为759.5万元。

吴迪认为,买通这些人,不仅可以提前将警方检查的消息透露给赌场,还可以“意思意思”减少例行检查的次数。更有甚者,警方还会与赌场经营者沆瀣一气,向其提供举报人的电话,纵容赌场方面对举报人“私下处理”。

一位曾经向110、市长热线都举报过赌场违法行为的市民透露,他曾经在举报后被赌场的人强行带走非法囚禁,卢士博对他扬言在公安局“有人”,灭他全家易如反掌,最终举报人为了保护家人,只能打碎牙齿往肚里咽,接受赌场开出的“不平等条约”。

另外一位受案人则在提出要赌场退钱时被保安拿辣椒水喷眼睛,套上头套拖到房间里毒打围殴,还被威胁挑断脚筋,警告他如果敢再提起赌场的事就让他全家在石家庄消失。

目前,包庇赌场、收受贿赂的警察已被另案处理。然而,给予过吴迪黑社会组织保护的力量还不止于此。根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法院判决书等公开资料显示,吴迪的“官方保护伞”牵涉极广,石家庄公安局新华分局局长,多位治安大队教导员、治安支队副支队长以及治安支队行动大队大队长等都曾经收受过吴迪的好处,包庇吴迪在警方的眼皮子底下公然从事违法犯罪活动近二十年。

本应该为人民伸张正义的人民警察成为了黑恶势力的“保护伞”,使黑社会团伙越发猖狂,无法无天,不仅使违法犯罪数年来一直没有得到应有的惩罚,还严重损害了警方在人民心中的公信力。

在各方面的共同努力下,历经22个月的千辛万苦,吴迪案终于开庭审理。法院作出的终审判决显示,吴迪团伙组织卖淫非法营利2.08亿元、开设赌场获利4.48亿元,涉案金额惊人,涉案的警、民人数众多,违法犯罪事实牵涉面广,错综复杂。

一桩桩一件件心惊肉跳的犯罪事实在使人震惊于黑恶势力的狡猾和无法无天时,人们也为国家这次扫黑除恶之坚决、河北警方行动之迅速点赞。盘踞了近二十年的大团伙一举被端下,剜除了一块滋长已久的“社会顽疾”。

今天,曾经门庭若市的金伯帆门口已经是一派死寂,大门上了锁,窗台积了灰,门口落着一张轻飘飘的“暂停营业”的通知。

昔日的歌舞升平,如今已成一场泡影,随之一起轰然倒塌的,还有以吴迪为首的黑社会团伙。

金伯帆被查封前的图片。

“国督1号案”的办结,让我国的扫黑除恶专项行动再下一城,也再次增强了人们的信念——那就是清正之风“虽迟但到”,这股强势而巨大的“扫黑风暴”,一定会吹到社会每个藏污纳垢的角落。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