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拉比尔·普尔卡亚斯塔:美对华发动芯片战争,是晚期资本主义的病态

2021-09-20 10:38:19 观察者网

【翻译/观察者网 吕栋 编辑/周远方】

随着美国对中国实施技术制裁,世界电子产业正处于动荡时期。被美国制裁后,华为手机出货量从2020年第二季度的全球第一名滑落至目前的第七名。在评论这一现象时,华为轮值董事长郭平表示,华为生存没有问题,也不会放弃手机业务,期待随着造芯能力不断增强,手机王座也终将归来。

从数据来看,华为不仅活了下来,而且做得相当好。它仍是全球电信设备市场的领导者,市场份额高达31%,是位于其身后的竞争对手爱立信和诺基亚的两倍。2021年前六个月,华为总营收接近500亿美元。但是,如果中国追不上芯片制造和设计技术的最新进展,华为还能保住其市场地位吗?

处在艰难时期的不仅是中国企业。随着中美芯片战争的加剧,全球电子芯片供应链受到严重影响,导致多个行业出现芯片短缺。半导体芯片几乎应用于所有产品,从家用设备——微波炉和烤面包机——到汽车和国防工业。目前汽车工业最大的瓶颈就是芯片短缺,严重影响了生产。如果美国发动的芯片战争持续下去,芯片短缺危机还会波及到其他产业。

与此同时,这场危机引发了几个问题:半导体行业的危机是否将成为全球供应链碎片化的前兆?是否会导致中美两国形成两个敌对阵营?在供应链如此脆弱的情况下,我们是否将看到全球化的终结?

芯片战争:美国真能从中国的阵痛中获益吗?

电子科技产业是资本和研发密集度最高的行业之一,大多数行业都没有这个特点。发电厂和钢铁厂是资本密集型的,制药企业是研发密集型的,很少有行业是兼而有之的。

阿斯麦(ASML)是一家鲜为人知的荷兰企业,生产用于芯片制造的光刻机,它的市值比全球最大的汽车制造商大众汽车还高。这是因为阿斯麦光刻机的研发成本很高:它是全球唯一一家可以提供极紫外光刻机(EUV)的公司。如今,为了制造最先进的芯片,新的制造工厂将耗资200亿美元,这比建造一艘航空母舰或一座核电站的成本还要高。在全球范围内,也只有台积电和三星这两家企业有能力生产业界使用的最先进芯片。

阿斯麦NXE3400型EUV光刻机 图片来源:ASML官网

人工智能、计算机、移动网络和电话等产业,是中美两国的主要竞争领域,实现这些技术的基本构件都是半导体芯片。芯片上的电路越多,它的计算能力就越强。市场上大部分产品使用的都是从180纳米到28纳米的成熟制程,只有2%的芯片制程低于10纳米。目前,台积电和三星是世界上仅有的可以制造7纳米及以下制程芯片的企业。中国大陆的中芯国际最近才从28纳米升级到14纳米。美国的英特尔,曾经的世界芯片制造技术的领导者,仍然停留在14纳米的水平,不过它也有开发下一代芯片技术的计划。

美国之所以选择电子/半导体行业作为与中国进行地缘战略竞争的战场,是因为它认为自己在这一行业中拥有显著的技术领先地位和主要的市场份额,中国则是这方面的后来者。

虽然中国的市场份额与美国相当,但中国仍然依赖于某些核心技术。美国及其盟友——欧盟、日本和韩国——控制着这些核心技术。因此,美国选择了中国在科技和半导体领域的两家主要企业华为和中芯国际,作为制裁对象。截至目前,美国已将250多家中国公司列入实体清单,这些公司需要获得特别许可证才能进口设备或零部件。然而,这并不是一项全面禁令。

在对华为和中芯国际实施制裁后,美国计划根据其《2018年出口管制改革法案》,禁止中国使用其所谓的“基础技术”。美国持有的论点很简单:他们在先进芯片制造所需的某些关键技术上领先于中国,美国要保持领先,就必须阻止中国获得这些技术,这将确保美国在未来处于领先地位,并在电子行业占据主导地位。

投资分析师约翰·维韦(John Verwey)在他的网站Semi-Literate上撰写有关半导体技术的文章,他讨论了什么可以被视为电子行业的“基础技术”。乍一看,芯片制造似乎是一项基础技术,因此也成为美国制裁的目标。这就是美国禁止华为从台积电购买7纳米芯片的原因。

中芯国际随后尝试建立7纳米芯片的生产线,并需要从阿斯麦进口极紫外光刻机,每台售价约1.2亿至1.5亿美元。这些光刻机是芯片生产线的关键部分。虽然极紫外光刻机来自于荷兰,但这些设备使用的软件是阿斯麦美国子公司开发的,因此也在美国的禁令范围内。

美国的制裁意味着,阿斯麦不能向中国大陆销售极紫外光刻机,但可以向中国大陆出售用于生产低端芯片的其他光刻机,从而使中国无法生产高端的10纳米以下的芯片,制造工艺也落后市场领先者一两代。这给我们带来如何定义“基础技术”的问题。尽管芯片是电子产品的关键驱动力,但生产它们的技术并不像生产芯片设备那样基础。想要保持技术领先的国家必须掌握芯片生产技术和运行此类生产线的设备,这就是为什么光刻机会成为中国芯片的瓶颈。

那么是什么推动了芯片设备和芯片制造关键技术的进步呢?正如马克思主义者所知,知识驱动生产力——在这种情况下,是芯片设计业的进步。这些知识被应用在软件设计工具和光刻机。它们都是高度知识密集的,需要有非常专业技能的人。

美国及其大学仍然是知识发展的主要来源,知识发展又是芯片领域取得进步的关键。但美国面临着一个长期的问题:美国大学的研究项目大多由国际学生完成,其中大部分来自中国、印度和其他发展中国家。他们中的许多人留在美国,为美国今天所拥有的知识进步提供所需的人力。

如果中国学生和研究人员在美国不受欢迎,这种知识进步的动力就会减弱。不幸的是,像印度这样的国家没有高质量的教育机构和研究实验室来培育学生,从而代替大量的中国学生进入美国大学。中国对其大学和研究机构进行了大量的投资,培养的科技领域的博士人数甚至超过美国。中国还在建设从大学/研究机构到科技产业的创新渠道。

2021年第二季全球十大晶圆代工厂营收排名 数据来源:TrendForce集邦咨询

中国是美国芯片设计业和设计软件业的最大市场。美国企业在设计完高端芯片后,还需要在中国台湾和中国大陆生产。从短期来看,美国对华制裁将阻碍中国的先进芯片生产和以此为基础的高端电子设备的生产。但这也意味着美国公司将失去他们现在通过销售设计工具从中国市场获得的很大一部分收入,同时还将导致高通和英伟达等美国公司设计,然后在台积电生产的先进芯片收入减少。

对于美国高科技公司来说,这种收入的损失意味着用于研发的资金减少,以及该国作为全球知识中心的地位正被缓慢削弱。假设美国公司失去了中国市场,从而失去了他们收入的很大一部分。那样的话,就会严重影响他们未来的竞争能力。

从短期来看,美国公司像苹果等可能会受益,因为华为被制裁后已经失去智能手机市场的第一名。但是,美国企业收入的损失仍意味着美国生产先进知识的能力下降,而知识正是美国在技术上的优势。研究经费的减少意味着美国最终将失去领导地位,因为与其他国家不同,美国越来越不直接生产芯片或设备,而是研究用于两个领域的技术。

这也是美国半导体业界在向美国商务部提交的报告书中主张的内容。如果美国公司与中国市场脱钩,意味着它们的收入将遭受重大损失。从长远来看,这将导致美国失去在电子产品领域的领导地位。如今,美国的制裁已经推动中国公司将美国设计的零部件从其产品线中移除。毫无疑问,制裁就是一把双刃剑:它们在打击华为和其他中国公司的同时,也会伤及其美国供应商。

波士顿咨询:中国选择非美国供应商来满足现在的大部分需求

中国需要多长时间才能抹去美国及其盟友在半导体领域的领先地位?知名咨询公司易观梅森(Analysys Mason)在其2021年5月的报告中指出,中国将在三到四年内实现半导体的自给自足。波士顿咨询公司(BCG)和美国半导体行业协会模拟了中美市场和供应链脱钩以及全球供应链中断的影响。该模型预测,即便采用这样的政策,美国仍将失去领导地位。

根据美国半导体产业协会的说法,美国要想保持领先地位,除了在战略军事领域以外,唯一办法就是放开向中国出口。然后,美国可以利用这些出口产生的利润开发新一代技术。当然,战略领域不能出口的损失,美国政府必须巨额补贴。

与此同时,印度错过了半导体制造的快车,因为印度决定不重建其位于莫哈利市的首座芯片制造工厂,该工厂在1989年的一场神秘火灾中被毁。印度的政策制定者认为,该国应该利用其在软件和系统方面的优势,而不必担心芯片制造。

维尼·梅塔是印度信息技术制造商协会的前任执行理事,他曾对印度媒体表示:“一个没有芯片制造技术的国家就像一个没有心脏的人。”如今,在印度的科技生态系统中,这颗心脏仍然缺失。

如果美国想要保持其在电子行业的世界领导者地位,就必须投资于未来技术知识,进而与中国相匹敌。那么,美国为什么要走制裁路线呢?因为制裁更容易实施,建立一个重视知识的社会更加困难。这就是晚期资本主义的病态。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