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志刚看任正非

2021-09-20 10:25:10 一个人报社

正和岛原创 王志纲,著名战略咨询专家,智纲智库创始人。 他是第一代“知识网红”,早年在新华社,有多篇影响一时的作品。后离职下海,赶上地产业勃兴浪潮,先后与碧桂园、星河湾、龙湖、华夏幸福等日后的龙头企业合作,留下很多经典策划案例。后来主做城市发展战略,为200多座城市提供规划咨询。 2018年,王志纲先生开始在正和岛微信开设专栏,文章独到深刻,广受好评。2021年8月,其新著《王志纲论战略》面世,正和岛总编辑陈为就此与王志纲对话。以下为对话内容整理(下篇)。

口述: 王志纲 智纲智库创始人

采访: 陈为 正和岛总编辑

编辑: 王夏苇

来 源:正和岛商业洞察

任正非与人性

陈为:你在《王志纲论战略》一书中,讲到了人性的三个底色,侥幸、贪婪和虚荣,其实我们发现,真正大成功者也是可以超越人性的,比如任正非。有些老板成功以后特别膨胀,但是任正非好像很清醒。这是什么原因?有一个说法是他有特别出众的经历和阅历,另一个说法他其实也难受,但是一直憋着。如果从人性的角度,怎么解读呢?

王志纲:人性是无法超越的,任正非不是超越人性,而是驾驭人性。关于任正非的书汗牛充栋,我不多说了,只讲几个很有趣的、很值得思考的人性视角。

第一,电影《教父》有一句台词:一个一秒钟就能看到本质的人,和一个半辈子还是糊里糊涂的人的命运是天渊之别。任正非是一个看问题能看到本质的人,这是他的强项,也是他驾驭人性的根本原因。

任正非的父亲任摩逊有一句名言,面子是给狗吃的。这话了不得,好多人活着就是为了面子。杜月笙有一句名言,人生就是三碗面——人面、场面、情面,这是江湖之道,但不是大道。任正非看得很透,他根本不在乎面子,自然就无所谓虚荣。

第二,苦难造就了任正非,苦难是弱者的无底深渊,也是强者的磨刀石。对于他们那一代人来说,幼年深入骨髓的饥饿感是最深刻的时代烙印。这一代人身上对财富的贪婪,对权力的贪婪,对成就感的贪婪,也成为了中国改革开放巨大的动力。

1999年,任正非遇到了人生最大的低谷。当时华为的对手搞了几千封诬告信,恨不得把他置于死地。任正非不善于公关,时任深圳老市长李子彬专门去了北京,申请由中央介入调查,才还了华为一个清白。

后来在2001年,任正非的母亲不幸遭遇车祸去世。在当年短缺经济的年代,父亲一般是养家糊口的角色,母亲则是整个家庭的担当,往往跟孩子感情很深,也是孩子人生观、世界观的启蒙导师,母亲的去世对任正非又是一个沉重打击。在那个背景下他写出了《我的父亲母亲》这样杜鹃啼血的文章,感动了万千读者,是他灵魂的呼喊,也排遣了他内心的积郁。

再有一点,任正非的身体出问题了,还得了抑郁症。他也是人,也有放弃的时候,他觉得不玩了,卖掉吧。日后任正非谈起曾经要把华为卖给摩托罗拉,要刀枪入库,马放南山了。可是没有想到,摩托罗拉改组,新的董事会不认账了。这下他躲不掉了,自己的事业总要自己扛,再加上他的病后来奇迹般好了,最关键的是任正非心里的火被点燃了,既然老天爷一定要让我继续干下去,那我当然就得干,而且得按照我的方法干。这个时候任正非的超人才华就激发出来了。所以说从来没有什么天生的伟人,人都是苦难、困难逼出来的。


第三,任正非还是调动利用人性的大师。最近这几年,管理学界又有一帮所谓的复古派,到处学王阳明,学《道德经》,天天带着员工一大早背诵阳明语录,什么精进奋发等等。这些都没有错,但太虚了,员工不想听,你先给钱啊。财富激励是企业对人的元激励,对应每一位劳动者最基本的诉求:物质欲望。华为这么多年了,那些高级知识分子,一跟老任跟20年,很大程度上钱分配的好啊,跟着老板有钱赚,跟着老板能升官,跟着老板有世界级平台的成就感,这是最重要的。

对人性的激发与控制,是华为哲学很重要的一部分,所谓的“海盗哲学”,分名分利,分赃分得好,敢分,分的公道,分的及时。现在的很多企业,都学会了华为的打鸡血和画大饼,却没学会分钱分权,这样的公司把价值观讲的越冠冕堂皇,死得越快。

中国这40年的改革开放,就是释放人性,释放人的贪婪、侥幸和虚荣。深圳作为改革开放的样板田,归根结底,靠的是人性,人的本能。40年来,我采访过、接触过、服务过很多成功人士和企业家,说一千道一万,这些人都是一句话,就是欲望的释放。

华为作为一家深圳的企业,有着很典型的深圳特色,改革开放四十多年来的深圳,就像是当年充满着野心、欲望、混乱的美国西部,向所有希望改变命运的人打开大门。被伦理道德、三纲五常约束了几千年的中国人,在深圳这片谁也不认识谁的土地上,突然遇到了某种程度的放纵。人性在这块土地上得到了充分的张扬与释放,无数充满活力与欲望,希望改变命运、生命力极其旺盛的年轻人,像潮水一样涌向深圳,鱼龙混杂、大浪淘沙,华为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成长起来的。

陈为:在传统文化里,华为其实是更多地吸取了法家而不是儒家思想。

王志纲:应该说在华为的文化中,儒家色彩少一些,但基于任正非独特的成长背景和经历,还有军旅生涯,影响他的不止是法家,还有兵家。

任正非给中国的贡献,除了华为作为企业实体的成功之外,还有逐渐在战争中成型的华为哲学和战略,任正非本人是毛泽东不断革命论和革命发展阶段论的最佳实践者,任正非很喜欢读《毛泽东选集》。而此前,任正非在部队期间就是“学毛标兵”。可以说,在这一代企业家的商业理念和思想性格中,都有挥之不去的“毛泽东情结”。

当然,这和企业家们出生、受教育的年代有很大关系。我们知道,人在幼年时期形成的观念通常会潜移默化、伴随一生,当这些成长于“特殊年代”的年轻人日后成为企业家,他们自然也就自觉不自觉的成了毛泽东思想的践行者。

任正非还有一个非常强大的能力,就是灰度,华为这家公司的制度可以通过IBM的流程再造变得刚性,但任正非本人的精神世界是充满灰度的。世界不是一分为二、非此即彼的,万物都在动态和变化中,从理论上说99%都在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中。生活也是一样,处处充满着妥协,条件没成熟的时候就只能妥协,以妥协求生存。这样来看,还有一些道家思想的色彩了。

陈为:儒家有一个短板,就是过于拔高人性,习惯于鲜明的二分法,比如曾国藩讲不为圣贤便为禽兽,不是君子就是小人,这种二分法有点狭隘。

王志纲:人非常复杂。比如我喜欢打高尔夫球,能从中看出一个人的性格,有的人君子慎独,有的人却喜欢作奸犯科;有的人敝帚自珍,有的人却喜欢摆谱;有的人腰缠万贯,却仍要斤斤计较。这些和一个人的出身、学历、身份都没有关系,或许跟后天个人修养有关,但很大程度上却来自于天性。

后来我就把人分成三类,比如有一类人是免检产品,可以当球场裁判,出现争议时让他判断,更能强化他的自豪感。有些人习惯偷鸡摸狗,那就是要监管的对象。还有的人是虚无缥缈、闲云野鹤的,这属于君子。

回到复杂的人性上,任正非给中国的老板们做出的最大贡献是什么?我觉得是自己管好自己,在虚荣、贪婪、侥幸的层面上转化人性,把虚荣变成爱护自己的羽毛,把侥幸变成谋定而后动,把贪婪变成尽力当尽天下力,求名当求万古名。

我相信,当我们信心满怀奔向清晰又伟大的目标时,只要我们不犯颠覆式错误,同时尊重常识,敬畏规律,尊重人性,洞察事物本质,充分释放人们的积极性和创造性,中国就一定有挡不住的未来。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