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年代,老百姓偷偷吃一碗大米粥,都可能被活活打死

2021-09-19 17:03:04 七追风

日本人占领东北之后,伪满洲国颁布了《经济统制法》,其中有一条规定:日本人、高级官吏、宪兵、警察、军人,都可以食用大米白面。一般老百姓,包括工、农、商、学在内,一律配给高粱米、苞米面和橡子面。

(日军的“奴化教育”)

如果有老百姓敢偷偷吃大米白面,一旦被发现,就是“经济犯”,很可能被当场打死。

日本人控制的麻山煤矿,普通矿工的日子生不如死,有些人实在受不了了,宁死也想喝一碗大米粥。

1943年春节前,矿工们看到一辆辆的马车,拉来了很多大米白面。这些当然不是给矿工的,而是给日本矿长、宪兵队,以及伪军警察署,还有监工把头吃的。矿工看到这一幕,当然很生气,大家辛辛苦苦一年时间,到了春节,竟然连一粒米都吃不上,只能喝着白开水,啃着橡子面窝窝头,真憋屈。

矿工住的都是大窝棚,几十人住在一起,吃完饭能闲聊一会儿。这一天晚饭后,矿工刘柱捏着手中的橡子面窝头,一肚子委屈,于是抱怨起来,说就算是牛马,过节的时候也能吃顿好的。

旁边的工人杨万钧也说:“种地的不让吃大米、白面,不种地的倒吃个痛快,这叫什么王法?”你一言我一语的,大家越说越激动,最后一商量,春节要到了,就算砍了脑袋也要吃一顿大米粥。

二十多名工人凑了点钱,准备偷偷去买一点米。

(中国劳工)

可能有人觉得,日本人管这么严,还有人敢私自卖米?不让吃自然价格高,总有人铤而走险,有些可能还和日伪军有关系。总之,矿工们托人到附近的一个屯子里,买回来了七斤大米。

当天晚上,大家就在小泥炉上,熬起了大米粥。常年没有吃过大米,闻着米粥的香味,都让人馋得直流口水。大家眼巴巴地盯着一锅粥,刚煮熟,就争前恐后地拿着空罐头盒子,准备盛一碗解解馋。

没想到,外面忽然响起了咯噔咯噔皮鞋的声音,越来越近。矿工肯定穿不起皮鞋,所以不是日本人就是伪警察。矿工宋福臣伸头往外一看,遭了,是王警尉。

这个王警尉可是出了名的坏,平时就仗着日本人撑腰,四处欺负矿工。遇到节假日他也不休息,总是四处晃悠,找借口勒索矿工。现在,工棚里的大米粥已经煮好,香味飘了出来,想藏也藏不住了,王警尉肯定会发现的。

大家正在着急的时候,年纪不大的刘柱说:“我是小鬼,不能把我咋的,你们快走吧。”大家一听,赶紧从后窗户逃走了。刘柱跑到炕上一躺,王警尉就进来了,他看到锅里的大米粥,立刻抡起警棍砸了刘柱一下。

刘柱从炕上爬起来,按照命令把锅端到了外面的空地上。王警尉就问,这大米粥是谁做的,刘柱说是自己。王警尉揭开锅盖,大骂道:“你又不是猪,一顿能吃一锅粥?”刘柱赶紧辩解说:“确实是我一个人煮的,我来想让大家都尝尝,他们都害怕,不敢吃。”

王警尉好不容易抓住一个“大案子”,自然要追查一下,能够勒索几个人。见刘柱一口咬定是自己煮的粥,王警尉又问:“你不怕死吗?快说,你的大米是从哪里弄来的。”刘柱没反应过来,脱口而出:“是从东明屯朝鲜族农民手里买的。”

刚说完,刘柱就后悔了,王警尉让他带路去找卖大米的人。

(煤矿里的中国劳工)

不能连累其他工友,自然也不能连累卖大米的人。刘柱赶紧说,米是大晚上买的,已经记不清到底是哪一家了。王警尉早就听说东明屯有人卖大米,但一直没抓到人,这次既然有了线索,就逼着刘柱立刻出发,趁夜赶往东明屯抓人。

刘柱没有办法,只能带着王警尉去了东明屯。这个屯子离煤矿大概四五里远,住了不少种水稻为生的朝鲜族农民。来买大米的并不是刘柱,他也不知道是哪一家,于是就带着王警尉满屯子乱转,看着这家不像,看着那家也不像。

在屯子里转悠到后半夜,刘柱也没找到地方,把王警尉累得气喘吁吁。找不到卖大米的人,王警尉就把刘柱带回了煤矿的拘留所,关了起来。

刘柱成了经济犯,王警尉带人对他严刑拷打,逼着说出卖大米的人。刘柱知道,不管说不说,自己都难逃此劫,干脆一口咬定,自己忘记了。王警尉恼羞成怒,把刘柱酷刑折磨了七天七夜,奄奄一息。

幸运的是,刘柱最后被放了出来,还活着。那锅大米粥,谁也没吃上,刘柱还差点送了性命。你看,老百姓苦不苦?

有些矿工,遭遇就更加悲惨了。

(采矿的中国劳工)

麻山煤矿还有个青年矿工,名叫刘麦来。刘麦来是山东人,父亲名叫刘友隋,早年是农民。日本人来了之后,他们一家日子过不下去,就进了日本人控制的鸡西滴道煤矿挖煤。刘麦来16岁的时候,也跟着父亲一起到矿井中挖煤。就算是这样,一家人也很难吃饱。

后来,刘麦来的弟弟刘麦生得了痢疾,病情很严重。家里没钱,就四处借钱,然后去了日本人的医院。日本医生检查了一下,说是传染病,治不好,还不如死了。父母肯定不愿意放弃,于是拼命哀求,日本医生才给刘麦生打了一针。

谁知针刚拔出来,刘麦生就嚷嚷着很难受,还没走出医院,人就咽气了。

几天后,煤矿的一个坑口发生了瓦斯爆炸,日本人担心会把煤炭都烧掉,于是严严实实地堵住了坑口。可怕的是,当时坑道里还有一百多名矿工,全都被堵在了里面,活活闷死了。刘麦生父子俩,本来也在这个坑口挖煤,那天赶上歇班,躲过了一劫。

再待下去,早晚要轮到自己,刘友隋细细一想,逃吧。于是,一家人冒险逃离了这个煤矿,到别处讨生活。日本人的统治下,哪有这么容易活命,一家人辗转多地,最终来到了麻山煤矿,还是挖煤。

他们在附近山坡搭了一个小马架子,住了进去。第二年,刘麦来干活的时候,被一块石头砸中,伤了肺部。矿工都说,先去找日本医生看一看,但刘麦来的父母想起了死去的刘麦生,坚决不去日本医院。后来,有好心的矿工找了个偏方,抓了几副药吃,才慢慢好起来。

工头一看刘麦来能走路了,就催着他赶紧去干活。刘麦来没办法,只能摇摇晃晃地去干活,刚干了两天,旧伤复发,又吐血又发高烧,卧床不起。

邻居觉得这孩子太可怜了,偷偷送来了一小碗大米。

(劳工用过的饭碗)

矿工常年吃高粱面、橡子面,吃一点野菜就很不错了,谁不盼着能吃一口大米白面?刘麦来的母亲也顾不上什么“经济犯”了,赶紧烧火熬了一碗大米粥。

就在这时,煤矿的姜特务来了,催刘麦来赶紧去干活。一进这小窝棚,姜特务就骂骂咧咧地让刘麦来赶紧爬起来。刘麦来不愿意,姜特务扭头一看,发现炕上有一碗大米粥,立刻大骂:“好小子,偷着吃大米粥,敢跟太君的王法较量!”

刘麦来的母亲一看,赶紧下跪哀求,希望姜特务网开一面,不要抓人。姜特务当然不愿意,非说吃大米就是经济犯,躺在炕上的刘麦来急了,说:“兴你们吃大米干饭,就不兴我们喝大米稀粥,这叫什么王法?”

姜特务恼羞成怒,拎起旁边的洋镐就要动手打,刘麦来为了护住母亲,被狠狠砸了一下,当即口吐鲜血,不省人事。第二天,刘麦来就死了,没吃上那碗大米粥。

刘麦来一死,家里的生活更困难了。弟弟刘麦东只有9岁,家里的粮食不够吃,整天饿得嗷嗷叫。最后没办法,光着屁股跑三十多里地到林口一带要饭去了。

父亲刘友隋本来身体就不好,儿子一死受了刺激,经常生病卧床。没过多久,这个姜特务又来了,非说刘友隋被煤矿开除了。刘友隋当初领的“劳工票”还有半年才到期,怎么就被开除了呢?

刘友隋和姜特务争辩了一番,也被毒打一顿。后来,刘友隋就疯了,到处乱跑,嘴里不停地喊:“姜特务来了,快跑吧!”“我没吃大米粥,我不是经济犯!”“姜特务你来吧,我和你拼了!”就这么折腾了一段时间,刘友隋也死了。

(1937年东北孩子在污水中洗衣服)

矿工们编了一首歌,内容是这样的:“吃的橡子面,穿的麻袋片;住的大窝棚,盖的破草帘;坑下活地狱,坑上阎罗殿;死在万人坑,尸骨遍山川。”

为什么我们要说“不忘国耻”?因为中国人再也不能受这样的欺负,再也不能为一碗大米粥丢了性命。

怎么才能做到这一点呢?我们要强大,要团结,要铭记这段历史。要让所有对我们不怀好意的人知道,中国人没有忘记,不要再试图欺负我们!

另外,请大家记住,日本官方从未对侵略中国正式道歉,而且还对自己的罪行百般狡辩。换一种通俗的说法:日本觉得自己没错,他们不服。

所以,铭记历史,勿忘国耻!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