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年复仇之路,扮猪吃虎的山西首富李兆会如何摆平家族,打击对手

2021-09-19 12:03:14 海底商业奇谈

【海底商业奇谈】系网易新闻网易号与【海底青年】联合出品,内容独家发布在网易号平台,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娶了女明星车晓山西前首富李兆会丢了。

美锦能源集团不惜用2100万元的悬赏,也要找出这个让自己垫资了2.16亿元的老赖。

18年前,这个富二代在爷爷的支持下被迫接过家业后,迅速成为山西省首富。

有人说,他是个败家子,败光了大好家业。也有人说,他把父亲的小海鑫变成了山西省仅次于太钢的大海鑫,不可能是扶不起的阿斗。

明明善于经营,却败光所有家产。明明为人谦逊,却娶了明星车晓,办了一场极尽铺张的婚礼。

李兆会从出现在大众面前起,身上就充斥着各种矛盾。消失的他究竟发生了什么,所有人都想知道。

但梳理他的成长经历发现:自父亲李海仓被枪杀之日起,李兆会可能从来都没有真心想接掌海鑫钢铁,而是另有目的。

这个目的,指向的就是那个杀害父亲的真正凶手。

01

2003年1月22日上午10点,李海仓送走最后一波客人后,返回办公室的里间。进门前,他安排服务员招呼好正在外间等待采访的媒体记者,自己则要先进去休息一下。

李海仓并非是想要休息,而是因为办公室里来了位不速之客。这人叫冯引亮,是李海仓的发小。

冯引亮没有打招呼,就直接进了李海仓的办公室。他从怀中掏出两把枪拍在桌上:“你今天要是不答应,我们就做个了断。”

“嘭嘭”,屋外的服务员听到巨大的两声枪响,急忙跑进办公室。眼前的一幕震惊了所有人:李海仓头部中枪当场身亡,而冯引亮也身中一枪倒在血泊中。

在事后的警方调查中显示,冯引亮早年曾在资金上帮助过李海仓,之后自己做生意屡屡受挫,于是就想到找李海仓帮忙。而每一次又都因为种种原因没能帮得上忙,于是两人便生出了嫌隙。

直到冯引亮在甘肃金昌和情人合办造纸厂被查封后,冯引亮便想把自己最后的一块地皮,以160万元的价格卖给李海仓。

可李海仓以使用权已经转让给其他人为由拒绝了冯引亮,导致了惨案的发生。杀害李海仓后,冯引亮也开枪自杀。

由于冯引亮已死,当时两人在办公室究竟发生了什么,只能依靠现有的证据来推论。这场离奇的枪杀案,也只能依照公安机关的调查推断盖棺定论。

得知父亲死讯,李兆会急忙结束了自己在澳大利亚的学业,赶了回来。

这时的李兆会只是个失去了父亲的大男孩,腼腆而又脆弱。

处理完李海仓的丧事后,李家面临了一个更为严峻的问题:接班人。

李海仓执掌下的海鑫钢铁集团,已经是闻喜县最大的民营企业,年利税超过全县纳税总额的50%。在李海仓被枪杀后,海鑫钢铁集团的员工一度出现情绪失控的局面,这时候,选出新的接班人,稳定生产就显得尤为迫切。

李兆会的五叔李天虎曾是父亲的左右手,任职海鑫钢铁集团总经理已经八年,负责日常经营中的具体工作。

而六叔和李兆会年龄相仿,也曾在澳洲留学。

这两人与李兆会一起成为了接班的热门人选。

就接班人人选的问题,李氏家族召开了家族会议。会议由李沧海的父亲李春元主持,开了三次,持续了三个晚上。

首先,明确遗产继承问题。李海仓持有的海鑫集团股份超过90%,除了一部分已经在生前赠予了李兆会,剩下的大部分按照《继承法》分配给李海仓的直系亲属,也就是妻子和父母。

但李春元和李海仓的妻子都选择放弃,把股份全部给了李兆会。

李兆会继承了全部的股份,成为海鑫集团的最大股东。但海鑫还需要一个话事人,这个人需要带领海鑫走出困境,李天虎成了情理之中的不二人选。

前两次会议中,海鑫集团的元老以及李家的大部分亲属都支持李天虎担当重任。但李春元却强烈反对,他要求:让李兆会当董事长。

当家族会议再次召开时,家族中还是有人坚持推荐李天虎出任董事长。

这时,一身学生气的李兆会突然发言:“先让我搞两年,万一搞不好,再给五叔搞也不迟。”

02

海鑫的新接班人就这样定了下来。

没有任何经营经验的李兆会成了海鑫钢铁数千人的领头人。

根据家族会议,李兆会出任董事长,李天虎出任总经理。为了让李兆会快速适应董事长工作,元老幸存海专门负责辅佐他。

在员工大会上,李兆会一边用手捋自己的长发,一边信心满满的说:“这家公司是我父亲一手创办,理应由我来接手,我不会让父亲辛苦打下的家业败在我手上”。

然而,内部矛盾似乎是不可调和的。

在李海仓去世前的五六年时间,李海仓一直忙于外部事务,内部管理一直是由李天虎进行的,这么多年,李天虎在海鑫早已培养出自己的势力。

要让五叔能够乖乖听话,显然是不可能的事,于是李兆会便开始了一盘内部清洗的大棋。

接班9天后,李兆会第一次外出视察,由五叔和六叔陪同。他们一行千里迢迢赶到福建宁德,与当地政府谈了钢厂立项问题,然后又到香港拜访了李兆会父亲的一些生意伙伴和一些机构投资者。

宁德的钢厂是父亲在世时一直想要推动的项目,五叔和六叔也是这个项目的深度参与者。

但李兆会回来后却宣布找到了更好的投资地点——广西钦州。李兆会解释:钦州除了拥有天然的深水良港和丰富的石灰石资源外,它还拥有出海通道、辐射东南亚市场的地理优势。

尽管预计于2007年建成的钦州项目此后再无音讯,但五叔和六叔的利益却被新话事人轻而易举的斩断,这让两个元老感受到了巨大的压迫感。

在一次内部会议上,五叔李天虎和幸存海的矛盾激化,李天虎脱了鞋往桌上拍,两人呈现水火不容的态势。

李兆会决定抓住这次矛盾,驱逐李天虎。

李兆会找到爷爷,跟他说明了五叔不适合在企业里的原因后,表示希望李天虎隐退。爷爷没有当即回复,李兆会便离家出走。因为他太了解爷爷,自己只要坚持,就一定能够成功。

李春元为了让孙子改变主意,先是驱车赶到太原,后又追至北京。但李兆会就是避而不见,

最终,宠爱孙子的李春元同意让李天虎“退位”。

2003年6月,叔侄两人共同主政海鑫刚刚4个月,李天虎忽然递上辞呈。

李兆会批准了李天虎辞职申请,并将海鑫属下的海鑫水泥厂交由李天虎打理,这是海鑫内部盈利状况较好的一家企业。海鑫水泥厂已成为独立于海鑫集团之外的法人企业,李天虎在海鑫集团的股份也已经撤出。          “

2003年8月,当李兆会出席由全国工商联组织的纪念李海仓《有产者启示录》一书的出版座谈会时,其头衔是海鑫集团的董事长兼总经理。

这时,五叔已经带着水泥厂出走,六叔也被逐渐边缘化。李兆会安排妹妹李兆霞开始替自己打理公司的内部事务。

在这之后,李兆会通过设备改造,大幅提升了生产效率,在当年就将营收额增长到了50亿元。

同时,他还积极解决职工们的养老社保问题,为2400多人解决了遗留的社保问题,得到了职工们的大力拥护。

在管理层这边,李兆会也表现得游刃有余。他曾安排集团内副处级以上干部及家属,从西安乘飞机至海南参加五天四晚的游玩,费用全部由公司承担。

夺宫以“不流血”的方式完成,李兆会获得了集团内的绝对权力。

几个月时间,李兆会就从自己的五叔、六叔手里夺回了海鑫的实际控制权,没人能料到,这个22岁的年轻人,居然拥有如此强硬的手腕。

这时,等待李兆会的下一个对手,是家族的宿敌“四叔”。

03

“四叔”不是李家的亲戚,而是山西美锦能源集团的实控人之一的姚四俊。

“我们和李兆会父亲在山西工商联有一些交集,之前李兆会见到我,喊我‘四叔’。”美锦能源实控人之一姚四俊向媒体解释时说明。

姚四俊是山西省前首富姚巨货的儿子。

姚四俊的哥哥姚俊良是山西美锦能源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而这家家族企业,在父亲姚巨货的带领下,由姚俊良、姚俊杰、姚俊花、姚三俊、姚四俊、姚俊卿七位家族成员控股。

这是一个与李兆会家族几乎同一时期在山西因焦炭而兴起的家族。

成立于1984年的美锦能源集团,是当时全国最大的商品焦炭生产企业之一。而山西省海鑫钢铁有限公司的创始人李春元,在1986年也同样靠焦炭发家,只是在经营的过程中,早已将主营业务转型为钢铁。

一山不容二虎,山西的地界内,业务相近的两家企业便明里暗里成为相互较劲竞争的对象。

原本的竞争对手,却在2013年因为一笔5.2亿元的银行授信额度,成为了合作伙伴。

李兆会的妹妹李兆霞注册成立了海博鑫惠公司。

这家企业专做海鑫集团的原材料采购和成品销售,相当于海鑫钢铁所有的进出,都会从海博鑫惠的账上过一遍,这让这家空壳公司的流水显得巨大。

除此之外,李兆会几乎不在海博鑫公司出现,醉心于资本运作,从不过问经营的传闻,也成为吸引美锦能源集团主动与海博鑫惠接触的关键原因。

一个败家子,和一个掏空公司利润的亲妹妹。巨大的破绽让四叔看到了无限的盈利空间,也给美锦能源集团埋下了巨大的陷阱。

只差一点点,就能给这个对手致命一击。但李兆会还要再做一件事:离婚。

当绝大多数的富二代们都选择尽量避免被人贴上:张扬奢靡的标签时。李兆会和王思聪一样,都选择顺应网民们的想象,将自己伪装成一个智力不太正常的纨绔子弟。

2010年,李兆会与恋爱了一年的女演员车晓结婚了,这场婚礼极其豪华,婚礼现场酒席摆了500桌,前后动用了200多辆豪车。

这场婚姻让李兆会彻底出名,他也在那年以120亿身价登上富豪榜成为山西新首富,所有人都知道了李兆会懂金融,通过入股民生银行等操作,让身价从接手时的40亿翻了三倍。

李兆会娶了车晓并成为首富的消息成为坊间津津乐道的话题,但也成为山西煤老板圈子的笑话,因为事实上比李兆会有钱的煤老板有很多,他们大部分因为各种原因都拒绝登上富豪榜。

而且,所有煤老板都看出来,新首富的大本营海鑫钢铁集团已经不行了,日常管理混乱,设备老化,一系列导致海鑫走下坡路的原因都是李兆会。

这也给了其他觊觎海鑫集团的竞争对手们一些幻想:从李兆会手里把海鑫这个优质资产夺过来。

这其中,吸引来的就包括四叔的美锦能源集团。

当初的婚礼现场,李兆会给集团近万名员工一人发了500的红包,相当于给集团员工分红了现金五千万。这笔钱,成为李兆会为职工办理养老保险、修建福利房、组织数万人参加学历提升培训等活动之后的最后一次福利。

2012年,李兆会和车晓和平分手。离婚后,李兆会的海鑫集团开始走下坡路,车晓则毫不避讳这段婚姻,反而多次为前夫发声:他是个很善良、很好的人。

在这之后,海鑫的命运将和李兆会一样,从鼎盛走向另一个极端。

04

2020年,任太原市尖草坪区委书记的卢俊峰,在一次工作会议中的视频刷屏了社交平台。

卢俊峰拍着桌子指责其他领导干部:“你们把企业家欺负的够怂了,他们要关心市场、关心经营、关心纳税,还要把你们当大爷伺候”、“谁在这个上面犯了我前面讲的话,等我们举起棒子打你的那一刻,就是格杀勿论”,说到这里时,卢书记狠狠地将手掌拍了桌子三次。

卢书记痛心疾首的想要为山西创造更好的营商环境。他说:“他们从投资的那一刻起,就已经把身家性命和资产绑定在一起了”。

卢书记没有说错,李兆会从澳洲回国接手父亲的企业时,就已经把身家性命和海鑫绑定在了一起。只是,他的目标不是为了将企业做好,而是用海鑫的生命引出贪婪的竞争对手。

这些年,职工的待遇在他手上大幅提升,被赶走的五叔,也因为带走了利润最高的水泥厂而获得了自己的事业。细数起来,几乎没有一个元老因为海鑫的不景气而受到牵连。

2013年1月,海鑫集团对外放风自己的资金链紧张,需要资金。

于是,海博鑫惠与某银行签订《综合授信协议》,申请获得了最高5.2亿元的授信额度,授信使用期限自2013年1月10日至2014年1月9日。

能获得这笔贷款,因为海博鑫惠有四名担保人,其中包括李兆会和四叔。

看见李兆会自己都下场担保,四叔便毫不犹豫的带着美锦能源跟了进来。因为这次担保,四叔便离控制海鑫集团又近了一步。

可万万没想到,一年之后,海博鑫惠公司出现了重大经营风险,银行对此提起诉讼要求海博鑫惠偿还其本息。但清算后发现,此时的海博鑫惠并没有偿还债务的能力,李兆会也不见了。

在查处李兆会名下的资产情况时,发现李兆会早把能卖的都卖了,他总计涉及的诉讼超120起,面临的债务纠纷金额近10亿元。

四叔傻了眼,作为保证人之一的美锦能源,无奈之下,以自有资金帮海博鑫惠还债。为此美锦能源代偿了2亿元本金及1600万元利息。

四叔被小辈李兆会骗了,尽管李兆会把自己搭上,才引得四叔上当。但这却给了美锦能源的实际控制人姚巨货一记重击。

四个月后,姚巨货因病逝世,享年82岁。

这个富豪是个与李兆会爷爷一同在山西焦炭、钢铁行业打交道多年的竞争对手。早年从事的行业几乎一模一样。开办肥皂厂、焦炭厂、钢铁厂......

没人知道李兆会为何要搭上自己,去做这样一件杀敌一万自损一万二的买卖。

但李兆会处理完自己所有资产,并与海鑫集团剥离开的举动,还是让人猜测海鑫集团与美锦能源背后的两个家族之间,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2015年6月,一位匿名的海鑫集团债权人提供了多份疑似海鑫集团向百余位官员行贿的清单。行贿名单共5份,涉及海鑫所在的闻喜县、运城市、山西省三级政府的发改、财政、经信等部门百余名官员,以及国家发改委一名官员。

这封举报信引起了山西政商界的关注,尽管举报的真实性没有披露,但还是有人发现,这个举动似乎是想把李兆会和海鑫再次绑定在一起。

海鑫也因为种种原因彻底停产,职工开始进入值班检修设备的状态。

可李兆会再也没有出现过,

2017年12月,上海高级人民法院网消息,李兆会因不履行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被限制其出境。

2018年11月10日报道,李兆会本人陷入涉及总计2.16亿元的追偿权纠纷案,被列为失信人,限制出境。

2021年9月15日,上海第一中院发布执行悬赏公告寻找山西前首富李兆会的公告。悬赏金额大概是美锦能源当初代偿的2.16亿元的10%。

时间回到2003年,连社会经验都还没什么的李兆会被推上家族的领导者位置上。面对不服气的长辈还有害怕海鑫就此没落的家族成员,李兆会捋了捋长发,坚定地说:“先让我搞两年,搞不好,再交给五叔”。

如今,五叔李天虎手握资金,成为海鑫职工眼里唯一能够力挽狂澜的救世主。

一切似乎早在18年前就已经设计好。那一年,李兆会22岁。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许祖琦_NBJS16401)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