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一科技公司法人留遗书自杀,指衡水移动拖欠项目款两百多万,其哥哥:没想到他那么傻

2021-09-18 13:32:27 九派新闻

36岁的孙某印,是河北威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的创始人、法定代表人。他在9月10日留下一份遗书,随后在车里就着葡萄酒,喝下一把安眠药试图自杀


他自杀的原因是自己的公司被中国移动通信集团河北有限公司衡水分公司(以下称衡水移动公司)拖欠两百多万元项目款。

所幸,昏迷的孙某印被同事发现,被及时救下。孙某印的哥哥告诉九派新闻,孙某印醒后曾说自己已扛不住,面前只有两条路,要么跑路,要么以命换钱。

他称,未到的项目款使公司资金链断裂,孙某印四处借钱填补员工工资,征信也出了问题。公司仅剩的几位员工,也是念着初创业旧情还来上班,每个月只能拿不足两千元的生活费维持生计。

孙某印父亲患糖尿病因无钱医治去世。孙某印确诊糖尿病后买不起胰岛素,而他作为威云公司的一员,同样没有收到工资,孩子学费是靠妻子找父母借的钱。“40岁了,遇到这样的事,过得这么潦倒,我都觉得没脸活。”孙某印哥哥说。

“在入围衡水移动公司合作伙伴时,我们特别激动,创业以来没有接过这么大的项目。”孙某印哥哥还称,经过此事,以后不会盲目崇拜,盲目相信其他公司的信誉。

得知孙某印自杀后,离职的同事给他哥哥打来电话说,“欠我的几万块钱,我不要了,让你兄弟好好活着。”

九派新闻查询企查查显示,河北威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专业的互联网软件科技公司。 公司以各类软件定制开发、手机APP开发、网站开发、微信公众号及小程序开发、智能硬件开发、人工智能技术开发等技术研发为主营业务。

公司底下有条评论写着,“老板坚强的活下去”。

记者数次联系衡水移动公司未果,但其曾回应媒体称,目前网上消息仅为孙某印单方面讲述,公司对此非常重视,正在依法依规的妥善处理中。

九派新闻多次联系遗书中所提到的“安平县移动”和“衡水移动”,均未获回应。中国移动河北衡水分公司的官方微博更新页面也停留在9月10日,并未就此事对公众做出回应。

孙某印的哥哥于9月17日告诉九派新闻,目前支付项目款进展顺利,已进入到开票环节。“离项目款到账,应该快了”。

对话当事人

【只有两条路】

九派新闻:孙某印目前情况怎么样?

孙某印哥哥:现在他身体情况不是很稳定,医生一直监护着他的情况。

九派新闻:你是什么时候发现他自杀的?

孙某印哥哥:9月10号傍晚六点钟,公司之前的同事发现后就给我打电话,说孙总情况是不是不太好,看他朋友圈发了遗书。我当时正接他的孩子放学,我连忙去家里看,发现家里没人,钥匙插在门上。我心一咯噔,他钥匙都不要,说明都不准备回这个家。

我立马报警,后来警察定位到他在公司停车场附近。同事赶过去看到他躺倒在车里,已经完全不省人事。车里有个酒瓶,他手里还攥着一把刀。送到医院后,医生也不能给他安排洗胃,因为他昏迷无意识,呕吐物会呛到肺里,只好输液等身体慢慢恢复。他醒了才告诉我们是吞了一把安眠药,就着酒喝下去。

九派新闻:他自杀前有什么反常举动么?

孙某印哥哥:那天下午,他一直在微信上跟我说,“哥,以后怎么着”,说了好几次“以后”,我感觉很纳闷。后来让我接他孩子放学,我就开始警觉。我说,我不给你接孩子,平时我怎么着都可以,但是今天你必须自己去。

他要让孩子的母亲去接,孩子的妈妈不在本地也接不了。他又给我留一个言,“哥,咱不要让孩子没人管。”留了言之后,电话就再也打不通。

九派新闻:那封遗书你是第一次看到么?

孙某印哥哥:发朋友圈前曾给我发过,我以为他是吓唬人的。我总以为事情都能解决,比如说,他可以走,离开衡水,他欠的钱就可以不还。但我没想到他宁可不要命,也要把钱要回来还债。这是我没想到的,这小子这么傻。

九派新闻:他说了为什么会自杀吗?

孙某印哥哥:他说,现在摆在面前的只有两条路,要么跑路,要么以命换钱,把亲人朋友和员工的钱还上。

【入围移动合作伙伴 特别激动】

九派新闻:合同中写明什么时候给欠款?

孙某印哥哥:我们公司是个软件开发公司,相当于外包项目。我们根据客户的定制来开发软件。2020年8月28日签的合同,合同中写验收通过就可汇款。

签合同之前,我们软件比较成熟,几乎可以直接拿来用。交付给移动后,他的最终客户某县执法局,已于2020年11月份正式使用,在两个月前给移动验收通过,但是移动迟迟没给我们验收。

九派新闻:他们的回应是什么?

孙某印哥哥:县里让我去找市里,市里让我去找县里,互相推诿,一直踢皮球。我们首先是理解移动,作为一个大企业,我个人认为有可能是个别领导的原因,因为每次不同的项目是不同领导负责。

我们找到市里去,上班时间给移动领导打电话谈这件事,他不仅将我们拉黑,还说我自己的手机想接谁的电话就接谁的。

九派新闻:之前公司有跟衡水移动公司合作过吗?

孙某印哥哥:有一些金额较小的合作。我们公司是2012年成立,那时刚创业,从没想过可以接到央企的项目。公司也是近两年才入围移动的合作伙伴,入围才有资格跟移动合作。

得知入围时,我们特别兴奋、激动。创业初期接的项目都很小,少则几千元多则几万元,接到这个项目时,是创业以来公司接过最大的项目,我们是举全公司之力一块做这件事。

九派新闻:之前衡水移动公司是否欠过款?

孙某印哥哥:第一,之前也有这种情况,但数额比较少,还没有到资金链断裂的程度。其次,根据合同要求,如果拖欠一段时间,我们都是可以理解的,毕竟人家是央企,也有很多手续要做。

但是只有这个项目,数额特别巨大。因为我们投入太多,说是“背靠背合作”,但是我们开发的,运行维护是我们进行,所有风险负担都是我们公司在承担。

还有另外一个15万的供暖项目,去年供暖的项目,现在暖都不供了,汇款还是遥遥无期。

【让父亲再坚持坚持】

九派新闻:项目款被拖欠给公司造成什么影响?

孙某印哥哥:最大的影响就是公司资金链断裂。我弟弟就开始个人借账,向各种同学借,只要是他认识的人,甚至没有见过的网友,他都逐个发短信向人家借钱,用于支付工人的工资以及公司的正常运转。

最近,他因为支付宝逾期,个人征信也出问题,给同事汇不了款。很多同事也就选择离职,甚至到劳动监察部门起诉,反映欠薪情况。

九派新闻:你们怎么回应?

孙某印哥哥:他们有到公司维权,我们也只能求人家的宽限几天,按支付宝的利息给欠薪员工发工资。

九派新闻:对生活造成什么影响?

孙某印哥哥:我们兄弟俩回老家,父亲说过好几次,他说自己腿肿了,是糖尿病的并发症。我们就用土办法让他喝点中药,或者让他睡觉时把腿抬高一点。我们心里明白,到医院肯定会有好的治疗方案,我们没有钱治疗,就存在侥幸心理。一是觉得我父亲能再坚持一下,二是我们总觉得中国移动衡水分公司,作为央企,他们信誉很好,值得我们相信。我们没有想到会拖这么长时间,直到父亲去年去世。

公司状态不好,我也没有工资,我本人也没有钱。我孩子上高中的钱,都是我爱人向她父母借。我买1块5毛钱的面条,能吃得很饱,但我每次都是买1块钱的,多加点汤,我就能吃饱。

并不是说吃不起1块5的面条,而是我不知道他啥时候会给我钱,也可能明天给我,我生活就好转,也可能再继续拖我半年,所以我每一分钱的支出我都要好好考虑。

九派新闻:弟弟的生活情况呢?

孙某印哥哥:有天晚上,他突然跟我说给我发了个图,说他的血糖23.4。咱们正常人的血糖应该是10不到,他其实已经极度危险了。我说你打胰岛素了吗?他说他考虑考虑,但那会儿他已经没有钱买胰岛素。

【钱不要了 好好活下去】

九派新闻:他之前是做什么的?

孙某印哥哥:他最初上班也是做互联网这一块,27岁开始自主创业,自己做公司。

九派新闻:公司有多少人?

孙某印哥哥:最初是有50个人左右,后来发不出工资,人员越来越少,到目前为止能到公司去上班的加上我们兄弟俩也就7个人。

九派新闻:这七个人发得出来工资么?

孙某印哥哥:从这个项目款开始拖欠,就没有发过工资了,一直都是一个月发一千多元,不到两千元给他们维持生活。他们都是最初创业的伙伴,念着情分继续留下来。

九派新闻:知道他自杀后,同事的反应怎么样?

孙某印哥哥:他们能继续到公司上班就是对我们最大的支持。已离职同事给我打电话说,你告诉你兄弟,让他保证身体,欠我们几万块钱,我不要了,他好好活着就好。

九派新闻:现在事情进展到什么进度了?

孙某印哥哥:正在处理。发生这个事情之前,我们是无法沟通的,要么踢皮球,要么拉黑手机,拒绝来电。

但自杀当晚,他们就派人到医院慰问。还指定了一个姓张的人跟我联系,沟通就顺畅了,验收也特别顺利地推进。在13号上午,给我们正式验收通过了。

九派新闻:如果钱回款了准备干嘛?

孙某印哥哥:我跟弟弟商量过,首先要还员工的工资。如果说还有余额的话,他想再把公司扩大一点,毕竟7个人我们也也需要发展。

九派新闻:他家里人知道这个情况吗?孩子呢?

孙某印哥哥:我们没有敢让孩子来医院,如果孩子一看爸爸又吸了氧,又插着各种仪器,我们认为对孩子可能不太好。他只是说对不起孩子,再多聊孩子,他就开始流眼泪。

九派新闻:这件事之后,你们有什么感受?

孙某印哥哥:说句心里话,我们很可能要慎重考虑一下以后的合作,不能再盲目的崇拜或者盲目相信大型企业。

武汉晨报记者 徐鸣

【来源:九派新闻】

声明:此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来源错误或者侵犯您的合法权益,您可通过邮箱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将及时进行处理。邮箱地址:jpbl@wccm.sinanet.com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梁潇_NS6725)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