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车祸,将我撞成了植物人,醒来却有个小女孩叫我爸爸

2021-09-18 09:13:14 枫叶故事铺

我和她认识的时候,她还在经营着那家从父亲那里继承而来,名字叫做“川味人家”的餐馆。

餐馆已经有一些历史了,门头的烫金招牌漆快掉光了,店里的座椅由于常年油污的浸润与人体摩挲,也变得陈旧不堪,就连店里的炒菜师傅们,也大多是些四五十岁的老头子。

但这丝毫不影响餐馆每天被食客们挤得水泄不通,谁让这里的菜那么好吃呢?

那段时间,餐馆的生意好到爆炸,厨师们忙不过来,她就主动到餐馆去帮忙,偶尔还会动手炒两个小菜。当时,正好是夏天,整个深圳像个巨大的火炉,热得人受不了,她穿着一件白色的T恤在门口收银,微风吹来,将她的袖口吹开,姣好的身材显露无遗。

我偷偷看了一眼,就鬼使神差地走了进去,点了几个小菜,打算一边吃,一边偷偷瞧她。

鱼香肉丝、回锅肉、夫妻肺片,这些都是川菜的精髓,味道好得我险些连舌头都吞下去。只是,一顿胡吃海喝之后,尴尬的一幕出现了——我没带钱。

你们根本不会知道我当时有多尴尬,尤其是在美女的面前,我扭扭捏捏地在店里坐了一个多小时,打了好几个损友的电话,希望他们能来救急,只可惜等了好久好久,连根他们的毛儿都没见到。

很快,她察觉了我的窘迫,主动问我是不是没带钱,我老脸一红,羞涩地点了点头,本以为她会像电视剧里一样,扭头朝着厨房中喊上一声,然后厨房里立刻冲出十来个大汉将我海扁一顿。

但令我意外的是,并没有,她温柔地对我说:“没关系,下次给就行了。”然后转身就进了厨房中。

也许,这就是川妹儿为啥那么受欢迎的原因吧,耿直、爽快、不计较......

白吃了人家一顿饭,不可能啥事都不做吧。第二天,我取了钱,赶紧去把昨天的饭钱结了,还主动要到店里帮忙,她虽然婉拒了我的请求,却对我留下了一个好印象。

我这个人有些自来熟,和任何人都能够玩得来,我和她认识一个多星期,就开始无话不谈了。

她的名字叫,别人都习惯叫她“小杨”或者“小敏”,就我一个人非要不要脸地叫她“敏敏”,气得她差点给我一顿耳光。

但感情的事情就是那么奇妙,如果你不能让一个女生爱你,并对你产生好感,那么你就让她恨你,恨到深处,也就变成了爱。这一点,我做得很好,于是三个月以后,她终于同意和我在一起了。

我是个做销售的,销售这个工作,外表很光鲜,一般人也觉得很挣钱,其实背后的辛酸没有几个人能明白。不信你去做个数据统计,你会发现,十个人当中最多有一个是挣到钱的,其他人则是处于“陪少爷读书”的阶段。

我的运气很好,刚进公司就签了两个大单,去总公司开会的时候,还被董事长点名夸奖了。那段时间,我春风得意,在分公司里,同事们都巴巴地贴上来,向我“求取真经”,一口一个“光哥”的叫着。

说实话,我是真的飘了,居然不要脸地应了。别人来讨教的时候,我总会点燃一支烟,做深情状,拿出当年刺激学弟学妹们报英语培训班那一套,去给同事们洗脑。结果呢,然并卵!他们没几个签到单子,也就慢慢离开了。

但我一点也不会承认,是我没教到他们有用的东西,而是认为他们不够努力。同时,随着崇拜我的人越来越多,我的尾巴都快翘到天上去了,我不再满足给老板干了,我要自己开公司,自己当老板!

公司很快就开起来了,我把之前赚到的钱和父母给的买房钱都投进去了,杨敏担心我钱不够,还赞助了我十来万,说:“等你赚大钱了,我也就成了富婆,到时候整天吃香的、喝辣的,想去哪儿就去哪儿。”

我将她搂入怀中,问她:“你想去哪里?”

她想了想,说:“成都!”那是她的故乡,自从父亲怀揣梦想,举家搬到深圳以后,她再也没回去过。记忆中,老家的院子中有棵桂花树,秋天一到,满院都是花香,用来泡茶,那味道别提有多香了。

我对她说:“没问题,等我赚钱了,我们把老家的房子重建一下,以后就在那里养老了。”她没有说话,只是眼中划过一丝对未来的憧憬,随后笑得像朵盛开的花儿......

只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我一没能力,二没经验,开公司只能是一个结局——失败!

正如你们想的那样,不到半年时间,我把所有的资金都挥霍一空,还欠下供应商几十万,每天上门要债的人,差点将我的门槛都踩破了。

可是我没有钱呀,这些人打了我一顿以后,转而去问杨敏要钱,杨敏不给钱,那些人就赖在餐馆里走,弄得她生意都没得做。这个时候,杨敏的亲戚朋友们一窝蜂地出现了,他们让杨敏和我分手,这样要债的人就没理由找她要钱了。

杨敏没有办法,只能满口答应,谁知这一幕却被我撞见了,我哭着说:“果然爱情特么的都是骗人的,“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才是真理”,随后疯了似的跑出门去。

杨敏赶紧追了上来,在我背后大喊:“傻瓜,我是骗他们的,你不要相信......”但这句话我还没听完,一辆飞驰而来的汽车就将我撞到了天上。

我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梦里面,我浑身裹满绷带,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杨敏握着我的手,泪眼婆娑地唤我的名字,她骂我,骂我笨蛋、傻瓜,用尽了天底下最恶毒的语言,只是我都听不清。我的意识太虚弱、模糊了,生命的烛火仿佛顷刻间就会熄灭......

我试着回握杨敏的手,告诉她,我不恨她,一切都是我咎由自取,并且让她重新找个对她好的男人嫁了,过幸福的生活,只是我连呼吸的力气都没有,更别提握手和说话了。

我沉睡了很久很久,久到我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了,直到有一天,一双娇嫩却有力的小手握住了我的手,然后在我耳朵唤我:爸爸。

这一道声音不响,却特别有力,我迟疑了一下,调动浑身的力气扯开嗓子做出回应,随后如同冲开一堵坚固的屏障般,我苏醒了过来,身体也渐渐有了知觉。

杨敏,她抱着一个扎着羊角辫的小女孩在床边看着我,泪流满面。我问她:“这个孩子是谁呀?”

杨敏没有回答我,只是将目光看向小女孩:“告诉爸爸你是谁?”

“爸爸你好,我叫丫丫!”

这一声问候,如同给我注入了无尽的力量,我挣扎着坐了起来,将杨敏和孩子搂在了怀中......

原来,在我遭遇车祸之前,杨敏已经有了我的孩子,这属于我们两人爱情的结晶使她相信,只要我们一家三口在一起,以后一定会过上舒适的生活,眼前的困难都是暂时的。

于是,她找了当地的一家餐饮机构,打算把餐馆卖掉,从而筹钱为我还债,那些亲戚朋友见餐馆运营良好,每年都能创造可观的收益,自然不答应了,于是就有了车祸前的那一幕。

我沉睡了六年,杨敏也守了我六年,她说不管是六年,还是六十年,她都一直守下去,孩子不能没有爸爸,她也不能没有我。

现在的她,经营着一家早餐店,生意说不上好,也说不上坏,日子过得很辛苦,在此期间,身边的人都劝她放弃,但她却固执地认为我会醒过来,结果我真的创造了一个奇迹。

十多天以后,我带着杨敏,还有我们的孩子丫丫,踏上了去往成都的火车。旁边的一个小伙子,显然是去成都旅游的,火车每停留一次,他就会问列车员:“还有多久到成都?”

每问一次,就会哼上一段歌:“和我到成都的街头走一走,哦嗷呜哦,直到所有的灯都熄灭了,也不停留......”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