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真的不要搞“一刀切”,真的没必要走那么多形式

2021-09-17 12:01:50 水寒说语文

2021年第七十七期(总第550期)

教育是一个面向人的工作,一样米养百样人,人有千差万别,老师不是流水线上的工人,学生也不是流水线上生产出来的标准件。

教育过程中“一刀切”,过于强调形式,甚至用工业生产的方式搞教育,那就偏离了教育的本质,就距离真正的教育越来越远了。

下面,试以“双减”政策落地之后观察到的某些现象为例说明这个观点。

时间问题。

本来,一些地区“双减”政策规定,为了保障学生睡眠时间,建议学校不早于某个时间上课;为了学生不再奔波于课外辅导班,建议学校提供课后服务,不晚于某个时间放学。

然后呢,这个建议在某些地区,某些学校落地执行,就变成了硬性规定。规定学生必须在早上某个时间之后才能到校,到早了不开校门,只能在校门外等着,必须在晚上某个时间之后才能统一放学,即使家长想要早接也不行,由此造成了学生上下学时间和家长上下班时间高度重合,加剧了早晚高峰的交通拥堵。

如果说学生一周必须在校完成多少课时的学习,在法律上有明确的硬性规定。那么,这课前课后,则应该属于弹性时间吧。既然是弹性时间,就应该弹性处理,为什么非要把弹性时间刚性处理呢?不能一方面嚷着要培养学生独立自主的精神,一方面又把学生的每时每刻都安排得满满的,规定得死死的。“左右互搏”之术,不是都什么人都能玩得转的。

作业问题。

“双减”要求切实减轻学生的作业负担,这是非常好的政策导向。因为从实际情况来看,学生的作业负担确实太重了,尤其是一些机械的,不必要的训练任务太重。

但是,为了减轻作业负担,在某些地区、某些学校甚至要求要同一个年级同一个学科的所有班级必须布置相同的作业,而且要做到明确公示。采取这样的形式,看起来好像确实在切实减轻学生的作业负担,没有任何老师敢再布置过多的作业。但是,这样做符合教育规律吗?

如果一所学校,一个年级只有一个老师教一个或者两个班,这样做尚不大难。但如果一所学校的同一个年级,有十几位老师,有二十几个班,协调起来就太难了吧。一个班里的学生尚且参差不齐,一个有经验的老师,还需要考虑分层布置作业,怎么能要十几、二十个班齐步走呢?这样做完全违背最基本的因材施教原则。

答疑问题。

老师给学生答疑,那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但是,是不是非要把答疑时间也固定下来,老师必须要在某个时间“恭候”在办公室,等着学生来答疑,却是个值得思考的问题。看起来,好像确实是在全心全意为学生服务,但有时候老师在那里等了半天,一个学生也没有,也有时候,可能呼啦一下,来好几个人,还得排队等待,无论是老师,还是学生,都无法高效地利用时间。

为什么非要规定在特定的时间答疑?难道以前的老师不答疑吗?学生有疑问不能随时问吗?每个老师不能根据自己的时间安排决定答疑时间吗?集中还是分散,这完全可以是老师和学生自行协商的问题。为什么非要统一规定呢?更何况,现在即时通讯如此发达,答疑不一定需要面对面,完全可以超越时间和空间的限制。

学生要有疑而问,才是真正的学习,无疑还勉强问,甚至被硬拉去答疑,那不是学习。老师也更没有必要在答疑的时候还留下照片,以此证明老师在忙碌地工作。师生的互动,随时随地进行,是真实发生的,而不应该是为了完成规定,做给别人看而进行的虚假动作。

教育这个事儿,说复杂非常复杂,涉及到的问题千头万绪。但说简单也简单,有一些基本的规律,无论古代还是现代,无论是中国还是外国,都必须要遵守。

比如,

“师者,所以传道受业解惑也”,育人永远比“育分”重要;

“兴趣是最好的老师”,只是依靠任务驱动的学习,不可能长久;

“一把钥匙开一把锁”,因材施教永远都是教育的第一要义;

“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学生永远都是学习的第一责任人。

在教育过程中,只要坚守这些基本规律,而不是“一刀切”,走形式,那么教育就不会太跑偏。

诸位读者,你观察到教育中还有哪些“一刀切”,走形式的情况呢?欢迎留言讨论。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