莆田157例!疑似“1号病例”质疑检测结果:先检出阳性,两天后又变阴性?

2021-09-17 11:54:27 九派新闻

9月17日,据福建卫健委发布:9月16日0~24时,福建省报告新增本土确诊病例61例(莆田市28例)。自9月10日以来,福建省累计报告本土确诊病例261例(莆田市157例)

林某杰疑似源头或在隔离期被感染】

9月16日,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通报,莆田疫情疑似源头或在隔离期被感染。

据新京报视频,此前被认为疑似源头病例的新加坡入境者林某杰回忆在酒店隔离经过:8月4日到9月1日回国后在酒店隔离都是一个人,出酒店后都是分开走的,也没有挤在一起,都保持两三米。“登记信息之类的,都不能在一起。”

在得知自己可能是在隔离期间被感染的消息后,林某杰称:希望大家理解,自己也是受害者,大家不要误会太深。现在孩子还不知道这些信息,“不能让孩子被人骂,我妈妈也是天天被人骚扰。”

林某杰目前在医院接受药物和注射治疗,身体状况良好。

9月16日晚间,当事人林某杰发文回忆经过。

【9次核酸检测和3次血清检测,均为阴性

林某杰称:8月2日,他在新加坡做了核酸检测之后,于8月4号下午3点乘坐飞机回到福建。在厦门落地后,他就做了核酸检测,之后被统一安排乘坐大巴车到酒店集中隔离14天。

在酒店隔离14天期间,核酸检测了4次,2次血清检测,结果都是阴性。解除隔离后,他联系了当地政府,被安排到酒店再次隔离7天。在此期间,他又做了3次核酸检测、1次血清检测,结果也均为阴性。

21天,共计9次核酸检测结果都是阴性。8月25号,结束隔离之后,他回到家里,地方领导说,让他最好在家隔离。林某杰称自己基本都是在家里隔离,没有外出。

一直到9月5日,林某杰一家四口去娘家吃饭,随后返回家中。林某杰回忆称谁也没想到,多次检测结果阴性,怎么又成为了阳性病例?

【隔离后先检出阳性,两天后又变阴性】

9月10日,林某杰孩子学校做核酸检测,有两个孩子(两兄弟)检测结果阳性,后来又检测出一名男孩结果也是阳性,这个男孩是林某杰儿子。

9月10日,林某杰检测了两次,其中一次检测为阳性。随后,他和孩子都被送往医院隔离至今。直到9月12日他们一家核酸检测结果又为阴性。

至此林某杰称自己也很委屈,自从回国之后,一直积极配合疫情防控政策隔离,却想不明白“为什么检测了这么多次,隔离了这么多天,突然又检测出阳性,再次隔离后不到两天检测结果又是阴性。

【家人信息被曝光,一家人遭到网暴】

后来,林某杰和家人的信息在网络上被曝光,他们一家人遭到网暴,同时收到许多人的谩骂与诅咒,给林某杰全家人造成无法抑制的心理恐惧和精神伤害,使得家人都无法正常生活。

林某杰称“现在,我和家人的信息被曝光了,所有人都在骂我,我自己也很委屈,家人现在都不敢出门,哪儿也去不了,我发文,是想告诉大家我的真实经历,我没有任何隐瞒,希望能尽快找到此次疫情的源头。”

莆田此次疫情初步判定为德尔塔毒株,目前本轮疫情传染源头仍不明确。

附当事人林某杰发文全文:

相关新闻

莆田疫情疑似源头病例首发声:若我是源头 向大家道歉

新京报 “因为我是从国外回来的,正好我们被检测的家长当中只有我一人是国外返莆人员,所以我被怀疑成为本轮疫情的源头。”林某某说,“我结束居家隔离后我妻子出现了咳嗽、鼻塞等感冒症状,因为没有发烧,当时我们就以为只是普通感冒,也没有去看医生。”

▲枫亭镇铺头小学教学楼教室分布图。新京报我们视频截图

福建省莆田市新一轮本土疫情还在持续。

16日上午,福建莆田市召开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介绍当地疫情防控最新情况。目前莆田市累计报告本土确诊病例129例,14周岁及以下共有58人,其中12周岁以下儿童有57人。

莆田本轮疫情疑似源头新加坡入境者林某某表示,他于8月4日从新加坡回国后,隔离期按照疫情防控要求全部履行完成,其间三次核酸检测结果均为阴性。

新京报记者梳理此前流调信息发现,9月10日,林某某核酸检测呈阳性,林某某的孩子和妻子吴某某于9月11日被确诊,吴某某疑为协胜鞋厂传播链的源头。

林某某告诉新京报记者,他在其流调信息公布后接到大量骚扰电话,曾有网友造谣并传谣其带女性前往宾馆开房,随后莆田警方通报辟谣并刑拘造谣者罗某与传谣者周某。

林某某称,目前他只是疑似源头病例,担心孩子因此受牵连,被同学指点,承受压力,“如果我真的是源头,肯定是我的不好,向大家道歉,疫情的事情确实很难琢磨。”

据媒体报道,关于莆田疑似源头隔离21天后转阳现象,中国疾控中心免疫规划首席专家王华庆表示,目前根据流行病学调查,还有抗体水平检测,尤其是根据基因测序的一个比对分析,认为该名病例有非常大可能性是在隔离期间感染上的,从而导致了后续疫情的发生。

▲2021年8月19日,疑似源头病例林某某的解除医学观察证明。受访者供图

疑似源头病例林某某:隔离期间三次核酸检测均为阴性

15日晚,新京报记者连线福建莆田本轮疫情疑似源头新加坡入境者林某某。

林某某表示,他于8月4日从新加坡回国,隔离期按照疫情防控要求全部履行完成,“先是在厦门定点酒店集中隔离14天后,8月19日转至莆田市仙游县集中隔离点继续隔离7天,后于8月26日起居家隔离7天。”

林某某称,28天的隔离期结束后,他本人有且只有一次出门与人接触,系9月5日前往福建泉州市泉港区一亲戚家吃饭,之后都在仙游县枫亭镇内活动。

据林某某提供的核酸检测结果显示,8月19日、8月22日、8月24日,他的三次核酸检测结果均为阴性。直至9月10日,他的核酸检测结果为阳性。

林某某提到,9月9日,莆田在对当地一所小学学生进行核酸检测时,发现两名学生结果为阳性,次日,莆田继续扩大采样,学校要求学生及全部家长都要接受核酸检测,又发现4人阳性,这4人中就包括林某某和他小学在读的孩子。11日,他的妻子吴某某也被确诊。

“因为我是从国外回来的,正好我们被检测的家长当中只有我一人是国外返莆人员,所以我被怀疑成为本轮疫情的源头。”林某某说,“我结束居家隔离后我妻子出现了咳嗽、鼻塞等感冒症状,因为没有发烧,当时我们就以为只是普通感冒,也没有去看医生。”

▲疑似源头病例林某某在8月20日、22日、24日的核酸检测结果均呈“阴性”。受访者供图

网友造谣林某某带女性前往宾馆开房被刑拘

林某某告诉新京报记者,流调信息公布后,他接到大量骚扰电话。

曾有网友造谣并传谣称,林某某带女性前往宾馆开房,“这些都是假的,我真的只在隔离结束后出过一次门,尽量少与别人接触,但是直到现在都还有人在骂我。”林某某说。

9月14日,莆田市公安局荔城分局就此事发布情况说明:14日,一段内容为“某确诊人员在北高镇宾馆开房”的微信聊天录屏视频在微信平台上流传。经查实,9月14日11时许,周某在与微信好友罗某聊天时,出于炫耀取乐目的,虚构不实信息发送给罗某。随后,罗某将其与周某的聊天记录录屏制作成小视频对外发送,致该段视频在网络上扩散。

警方通报称,当日18时许,周某、罗某相继被公安机关控制。目前,违法行为人周某因虚构事实扰乱公共秩序、散布他人隐私,被处以行政拘留15日;犯罪嫌疑人罗某因涉嫌编造、故意传播虚假信息罪,被依法刑事拘留。

林某某说,目前他只是疑似源头病例,他最担心的就是怕影响到他的孩子,害怕孩子因此受牵连,被同学指点,承受压力,“如果我真的是源头,肯定是我的不好,向大家道歉,疫情的事情确实很难琢磨。”

16日上午,福建莆田市召开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介绍当地疫情防控最新情况。目前莆田市累计报告本土确诊病例129例,所有患者正在诊治,病情稳定。

据媒体报道,16日下午,关于莆田疑似源头隔离21天后转阳现象,中国疾控中心免疫规划首席专家王华庆在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目前根据流行病学调查,还有抗体水平检测,尤其是根据基因测序的一个比对分析,认为该名病例有非常大可能性是在隔离期间感染上的,从而导致了后续疫情的发生。

▲协胜鞋厂。受访者供图

“学校鞋厂疫情”呈现交集,鞋厂员工:曾以为是流感

9月16日,新京报记者梳理官方消息发现,截至15日24时,传播点之一铺头小学已报告36例感染学生,另一传播点协胜鞋厂已报告41名感染员工。

此前新京报报道,协胜鞋厂负责人表示,新加坡输入病例林某某的妻子吴某某是鞋厂员工,疑为鞋厂传播链的源头。该厂现有职工600多人,已有2个楼层的车间发现感染者。出现跨楼层传播的原因是员工午餐时间会聚集就餐。

吴某某的密接工友陈女士表示,他们同一车间有4个组,一组大概有40人左右,员工的工作区域间隔都在一米之外,只是偶尔会有“走动,说话”,事发前员工上工时一般都不会佩戴口罩,“我也是偶尔与吴某某见面聊过天,但并没有面对面接触,她被查出阳性后,我们才都戴上口罩做工。”

吴某某的多名工友向新京报记者证实,吴某某丈夫结束21天集中隔离回家后,她曾出现感冒症状。员工柯女士说,吴某某的丈夫林某某返回莆田不久,吴某某便出现感冒症状,“大家以为是流感,但也开始减少与她接触,都怕被传染。”

陈女士称,当时只有一位同事王某某与吴某某接触较多,这位王某某在9月4日出现身体不适,11日被确诊。吴、王二人出现感冒症状后,车间内陆续有人出现异样,“8号、9号接连有人说自己不舒服、咳嗽,后来我们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

目前,该鞋厂已停工,陈女士和柯女士等数百名员工作为密接者仍在隔离观察中。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李超_NB12814)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