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荒凉河滩到“一线城市”:汉口靠什么崛起?

2021-09-16 23:43:01 趣史研究社

武汉是镇。武汉是三镇。武汉三镇很难评说。”易中天在他的《读城记》里这样评价武汉。

武汉的确是座特别的城市。长江、汉水穿城而过,三镇四通八达,九省通衢,GDP在近年来稳居全国各大城市的前列,而武汉市民骨子里素来有“不服周”的性格。武汉三镇里,汉口工商业极发达,贡献了最多的GDP。

武汉

虽然汉口似乎在三镇里发展最好,甚至有成为一线城市的可能。但是研究它的历史就知道,它像东部的省会城市南京一样命运多舛。现在其城市地位是武汉的一部分,但在历史上,汉口最辉煌的时候有着“东方芝加哥”的美誉。

以前有一句老话,湖南在搞农民运动时,许多地主为了躲避,“一等的跑上海,二等的跑汉口,三等的跑长沙。”民国时,汉口是几乎除上海之外最大的城市。

说起来,汉口的曲折历程和原因,难以一言蔽之。

汉口

自然地理环境造就汉口人的鲜明性格

汉口这座城市,水资源丰富,交通便利,看似条件优越,实则不然,用美国历史学教授、汉学家罗威廉的话说就是,“汉口的自然环境对人类极端危险。”

危险到何种地步呢?在大自然的运作下,汉口北面近水,在19世纪时,汉口是被各大水系包围的小小沙洲。因为地势低平,于是汉口常年饱受水灾的袭击。

1869年《字林西报》记载了一则汉口洪涝的新闻,汉口全城几数淹没,街上水深5到10英尺,成千上万的穷人被迫撤退到江汉大堤或者城墙之上。

汉口

而有些不愿放弃自己房屋的,就浮在水面上的木板家具上。那些浮在木板上的人,就像什么事都未发生,该赌博赌博,该抽烟抽烟,令当时在汉口的传教士杨格飞惊诧不已。

如果说经常性的水灾造就了汉口人的粗条性格,那么汉口的气候让汉口人多了几分脾气和血性。

汉口

现在大多数人说武汉夏季是火炉,汉口也不例外,其实正是气候决定了它奇差的环境。汉口夏季奇热无比,而冬天又冷到零下。夏季屋子里比屋子外热,而冬天屋子里比屋子外冷。

汉口人在极冷极热的环境里磨砺着性格,有着别处没有的勇气和脾气。正是如此,不管是近代革命还是现代经商上,汉口人都像打仗一样,有着一股子天不怕地不怕的韧性和野性。

汉口

天津条约》促进汉口近代化格局的形成

汉口的历史并不如武昌、汉阳那样悠久。史籍记载,汉口的历史始于明成化时期的汉水改道。借助着水陆交通枢纽的条件,汉口和各地的经济往来也增多了。

到了清朝乾隆年间,汉口已经成为了全国四大名镇之一。但是,尽管如此,汉口仍然没进入清政府的眼里。虽然汉口人数众多,经济发达,但是在这里没有县衙、钟楼、城隍庙等古代城市标配的建筑。

在汉口做生意的,多是外地人,本地人不到10%;生意做大者,又以徽商、宁波帮、山陕帮、广东帮出名。

《天津条约》

1858年英国人逼清政府签订了《天津条约》,条约一共有56款,规定英国可以在长江各口岸经商,其中有一条提到准许自汉口到出海口各处的沿线,选择不超过三个口岸,作为英国船队进出口货物的通商口岸。

于是汉口成为《天津条约》中的通商口岸之一。外国人随即在此划分租借、开设银行、兴修教堂、开办洋行等。

1861年3月21日,英国官员巴夏礼和湖北官员签了《汉口租借条约》,条约规定中国政府将汉口花楼街东侧永远租给英国,即花楼巷江边往东8丈到甘露寺江边卡东角的四百余亩地,每年缴纳地丁、漕米银给清政府。

《天津条约》签订现场

条约规定,生效后不准中国民众在租界里再造棚户、房屋,限制中国人在里面居住。

在清政府眼里不被重视的汉口,到了英国这里就成了进行经商活动的根据地。

没有任何城隍庙、文庙等古城市标配的汉口,却有着各式各样的西洋建筑。虽然遭受殖民破坏,但这也客观促进了汉口城市近代化的形成。

汉口古建筑

太平天国运动促使汉口市民阶层意识觉醒

一个城市的崛起,除了自然环境、外部国际环境的原因,最主要的是这座城市的建设者——民众。汉口虽然人多经济发达,但清政府不怎么重视,汉口人对清政府也没有什么好感。

和当时大英帝国租借汉口相随的,是太平天国运动。虽然洋务运动时张之洞在这里修建了张公堤,汉口人很感谢他,但随着张之洞的去世,汉口人对清政府的忠诚度也直接降到冰点。

这一切,是因为1852年,太平军从南边逼近武汉。当时的巡抚决定重点防守汉阳和武昌,而汉口不在防守之列,因为汉口没有城墙可守。

太平天国运动

在之后的四年里,汉口夹在清军和太平军的枪支炮弹里,几经交手后,最后被攻占时,汉口在清军炮船舰队围击下,人口下降六成,流离失所者不计其数。这是一个令人扼腕叹息的结果。作为牺牲品的汉口人不会原谅这一切。

于是,在太平天国运动结束后,汉口人决定修建自己的城墙,设15座炮台,并兴修护城河。这些修建的费用,全部来自当地大商人的捐款和每家每户的募捐。就连城墙上的护卫队,也是本地人提供钱粮。

太平天国运动

就这样,太平天国运动促进了市民意识的觉醒。当地的商人此后保持着资助水利工程、修建免费的孤儿院、学校等的习惯。经过磨砺的汉口,在之后又经历了“一三”惨案等各类令人发指的事件,但仍然屹立不倒。

2020年年初,钟南山说:“武汉是一座英雄的城市。”作为武汉三镇之一的汉口,曾经走过恶劣的自然灾害,走过荒凉的河滩沙洲,走过各类真实的枪林弹雨,今后将继续以坚韧的姿态向前发展。

参考资料:

  1. 罗威廉《汉口——一个中国城市的冲突与社区(1796-1895)》,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6年版;
  2. 武国友《红流纪事:汉口人收回英租界》,吉林文史出版社2011年版;
  3. 方方《汉口的沧桑往事》,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4年版;
  4. 易中天《读城记》,上海文艺出版社2018年版。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