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家宣布关停!

2021-09-16 20:23:53 成都商报教育报道

9月15日晚,在线音乐陪练平台“快陪练”发布公告,宣布停止发展“真人陪练业务”,对于购买真人陪练课程的用户,提供相应的AI智能陪练课程进行兑换和补偿。

但公告发布第二天,也就是9月16日,家长们迅速组建了多个维权群,要求快陪练退费。其中,最让家长不满的是,在宣布停业前半个月,快陪练曾疑似以课程将涨价的方式鼓动家长囤课。

不少陪练老师也对快陪练的裁员方式感到不满。有陪练老师称,他们可能无法领到9月份的工资。

融资失败

快陪练关停真人陪练业务

为用户提供AI陪练课兑换补偿

在公告中,快陪练表示,近期行业动荡,公司也受到了很大波及,正在经历巨大的经营挑战和压力,原计划于近期完成的新一轮融资也因多种行业因素突然被告知取消,正面临前所未有的生存考验,经过多方努力后仍收效甚微,因此做出停止真人陪练课程的决定。

快陪练发布的公告

对于已经购买真人陪练课程的用户,快陪练表示,将会尽最大努力处理好后续问题,会提供相应的AI智能陪练课程进行兑换和补偿。平台已与业内二十余家教育品牌合作,并将为另外10%的非钢琴类用户和有其他学习需求的用户,提供除AI陪练课之外的更多综合课程对话选择。

用户可根据剩余课程情况,选择所兑换的课程项目,包括快陪练智能陪练课程半年卡/年卡/两年卡及其他二十余家教育机构不同种类的教育项目,如编程、声乐、美术、科学、围棋、阅读、留学等。兑换后快陪练会负责将用户的上课信息转交至第三方平台,确保用户兑换后可正常上课。

据新京报,9月15日当晚,快陪练公司相关负责人Sabrina表示,公司内部正在商讨,对于接受课程置换方案的家长给予一定数量陪练课时补偿,以表达歉意,但目前最终方案尚未确定。公告中并未提及退费方案,对此Sabrina表示,由于公司当前能力有限,退费还需要家长排队。

家长不满

关停业务前半个月还疑似鼓动囤课

这是不是欺骗?

然而,对于快陪练提出的补偿方案,不少学员家长并不愿“买账”。

“当初报名就是冲着真人陪练来的,如果要兑换只接受同价值的真人陪练课。”有家长称,他还剩余130个50分钟课时未消耗,相当于八千多元课时费,但若要兑换成AI课,他不能接受。

根据家长提供的课程兑换界面截图,钢琴智能陪练半年卡包含18.05个25分钟课时,年卡包含32.34个25分钟课时,两年卡包含64.68个25分钟课时,且半年卡和年卡的上课时间都显示为“2021-09-01至2022-10-01”,而两年卡未显示上课时间。“之前报名时送的AI课都是2023年才到期,(兑换补偿的课程)还没我自己的时间长,这怎么换?”

陪练老师提供的课程兑换界面截图

还有家长指出,快陪练在8月份宣布即将涨价,他认为快陪练此举,意在鼓动家长“囤课”。

记者注意到,快陪练官方微信公众号曾于8月26日发布一条推送消息,称“9月1日零点开始,优化陪练套餐,届时价格有所上浮,平均调整幅度约为20%;对于在9月1日前购买的套餐,仍享有当前的买赠优惠政策。希望赶在调价之前加购陪练套餐的用户,敬请联系班主任。”

快陪练官微截图

快陪练发布公告后,不少家长纷纷成立了微信群。据家长不完全统计,截至16日14点48分,已统计106位学员家长,涉及金额近120万。而截至发稿前,仍有不少学员家长陆续进群,记者进入的两个家长维权群已共有461名成员。

陪练老师

9月份工资可能无法正常结清

快陪练欲以介绍学员换无偿上课

与家长们一起陷入不安的,还有快陪练的部分陪练老师们。

有陪练老师告诉记者,9月16日,他们收到快陪练工作人员消息称,8月份工资将于9月25日发放,但9月份已上课程的课时费“不能确定将按时并如数的正常结算”。

陪练老师提供的聊天记录截图

根据陪练老师提供的聊天记录,快陪练提出了一个“降低老师个人损失”的方案。快陪练与陪练老师签订协议,陪练老师无偿为最少5名学员各上最少10节课,每节课50分钟,若学员陪练老师认可,快陪练愿意为陪练老师与学员提供交流场景,双方可直接对接上课。后续上课形式、上课平台、服务内容、收费模式由双方自行商定。

陪练老师提供的聊天记录截图

陪练老师向记者提供了协议文件。这是一份空白协议,其中“愿意承接学员的数量”及“无偿上课的课时数”,由陪练老师自行填写。记者注意到,这份协议的文件名含有“20210909”字样,疑似文件拟定的时间;协议上还打有“合作协议,内部保密”的水印。

陪练老师提供的协议文件

“就是想让我们给学生免费上课,直到把课时费上完,但是我们在这个过程中都是没有工资的。负责人还一直说是为我们好。”有陪练老师说。

值得一提的是,在微博平台,有不少学员家长和陪练老师都在发微博寻找对方。其中一位网友告诉记者,由于平时上课都是通过平台约老师,自己并没有陪练老师的联系方式,她想要找到原来的陪练老师为女儿继续上课。

起底:

成立四年已获超2.2亿融资

曾为同行“柚子练琴”提供援助

公开信息显示,快陪练成立于2017年,主要业务是为4-16岁琴童提供一对一真人在线钢琴陪练,同时也提供音乐大师课、考级教辅等服务,并于2020年上线了AI智能陪练系统。所属公司为北京未来橙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注册250万人民币,实缴资本 50万人民币。

快陪练是在线音乐陪练赛道的领先玩家之一。近三年来,快陪练完成了4轮融资,累计获投金额超过2.2亿人民币。最近的一轮融资发生在今年1月,快陪练宣布完成1亿元B轮融资,由FSI资本领投,高榕资本、IDG资本、创世伙伴CCV资本等投资机构跟投。

天眼查截图

2020年3月,快陪练宣布完成数千万元A轮融资,同时CEO陆文勇宣称,“快陪练已于2月份实现了持续盈利,且现金流为正。”然而,新京报却在最近的报道中表示,“据悉,由于快陪练获客成本及师资成本较高,课程预收费全部用来填充成本,公司并未盈利。”

据新京报,中国民办教育协会会长刘林称,上周末快陪练曾经找过协会,提出同业互助,“但我们还没有来得及了解具体什么原因造成的亏损。”快陪练公司相关负责人Sabrina称,快陪练绝大部分用户都来自于各地琴行。“琴行有主课,我们这边才有陪练课。”但受疫情影响各地机构生源锐减,也间接影响了快陪练的生源。

事实上,快陪练并不是倒下的第一家在线陪练平台。2020年11月底,与快陪练同一赛道的“柚子练琴”曾发布破产公告称,由于市场环境以及经营不善,企业一直处于亏损状态,现金流断裂,资不抵债。随后,12月9日下午,柚子练琴再次发文发称,同行快陪练愿意提供援助,给柚子练琴学员提供价值500元和1000元的陪练援助课程,用户可根据课包剩余价值自愿进行选择。

柚子练琴于2020年12月9日发布的公告

据“成都商报教育发布”此前报道,在宣告破产前半个多月,柚子练琴还推出了双十一活动,不少用户都续费或新购买了其课程。而柚子练琴关停后,要求退费的家长成立了多个微信群、QQ群,据不完全计算,截至12月8日,共统计755名家长,家长称涉及金额590多万。

关于在线陪练的行业环境,陆文勇曾公开坦言:“在线陪练的门槛其实很高,看似是简单的线上直播,让老师陪孩子练琴。但在我看来,(公司)起步没有上亿资金,可能无法去做。因为在线陪练需要大量的技术开发和人力布置,这部分可能每年就会消耗几千万。此外,能够容纳数量众多的老师和学生,机构也需要强大的运营体系和系统。”

如今,这段分析,也许可以用来解释快陪练倒下的部分原因了。

记者丨高彦雄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