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离奇的车祸:妻子死了,丈夫活着,发现迷药和天价保险单

2021-09-16 16:22:43 周冲的影像声色


2017年年底,锦州滨海路发生车祸

乍看起来,这是一起普通事故。

但真相并不普通。

这是一辆北京牌照的SUV,撞上公路边的栏杆。车头有损伤,但不严重。

驾驶员周进没受伤。

副驾上的严坤也只是头部轻微磕碰,有点淤青,没有大碍。

离奇的是,撞车后,严坤竟昏迷了三个多小时。

做头部核磁共振,显示一切正常。

其他检查也看不出问题。

周进和严坤是夫妻。

正常情况,看到爱人昏迷,我们都会想办法查出原因。

但周进态度相反。

第二天天一亮,周进第一时间就带她出院。对“病因”是什么根本不在乎。

接着,更离奇的一幕发生了。

几个月后,他们又发生了车祸。

但这一次,事故极其严重。

2018年1月27日深夜,室外零下20摄氏度的低温。

汽车以接近垂直的角度,撞上了路边的围墙。

严坤当场死亡。

周进身负重伤。

他坐在驾驶位上,不能动弹,鲜血哗哗直流,生命危在旦夕。

汽车成了一座小废墟。

交警人员说:车辆几乎报废。

在救援现场,大家几乎都认为这是一场意外事故。

可是,有交警发现不对劲。

车祸发生时,周进身穿羽绒服,严坤却只穿了一件贴身内衣,连鞋子都没有穿。

严坤坐在后排,没系安全带。

周进坐在驾驶位,系好安全带,胸前还放置了一个方形抱枕。

周进身高只有169CM,驾驶座椅却调到了最后面。

这不太符合常情。

因为坐这个位置开车,脑袋就得一直仰着,非常不舒服。

面对这些反常现象,唯一能给出的解释就是:周进已经预知车祸即将发生。

可是,有时间拿抱枕,为什么会没时间踩刹车?

难道是周进故意制造车祸?

如果是故意的,为什么开这么快?

连车辆都撞到报废,就不怕自己小命也没了吗?

随着警方侦查的推进,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阴谋,一步步浮出水面。

之后,交警带着疑问,对现场进行勘察。

车祸现场是一个圆形环岛。

来往车辆稀少,附近3公里范围都没有摄像头。

而撞车位置,处于环岛出口的一侧护墙。

经常开车的读者都知道,一般情况,驶入环岛是要减速的。

不然就会撞上环岛一侧。

可是,经过交通事故鉴定,周进车辆撞墙时的车速,至少是80码以上。

问题来了。

一辆汽车能否以80码通过入口,然后到达“撞车位置”?

交警借来了一辆跟周进同款的越野汽车。

测试开始。

汽车以高速驶入环岛。

但交警必须立刻踩刹车,降速60码以内。否则就会撞上环岛,而无法抵达“撞车位置”。

因此,上面的“提问”可以否定掉。

周进进入环岛后,是先减速,再猛踩油门,直线撞上出口处的围墙。

这几乎可以推定,周进是故意撞车。

在模拟现场,记者问:“有没有可能周进是误踩油门呢?”

交警说:误踩油门是一瞬间的事,不可能踩着不放。

也就是说,周进不可能误踩油门。

不可能是凑巧。

他就是铁了心,要将车撞烂。

不过,这些只是逻辑推测,不属于有效证据。

警方无法就此给周进定罪。

甚至也没有将“疑点”告知严坤家属。

有交警说:“没有证据的事,你跟死者家属这样说,不就是给人家造成家庭内部矛盾吗?”

严坤母亲最初认为,这单纯是一场意外。

因此提出火化遗体的要求,想让女儿早日入土为安。

警方没有阻拦。

只是按照规定,火化遗体需要提供结婚证、户口本。

那天,严坤家人跑到周进家里,翻箱倒柜查找。

这一查,可揪出一个惊天秘密。

在周进家里,居然发现了天价保单。

严坤姐姐说:“一点不夸张,这么一大摞保单,装满了一个行李箱。”

一共有30家保险公司的保单。

而且全是意外伤亡险。

警方计算,如果严坤意外死亡,保险公司共赔偿2900万元人民币。

而保单受益人,只有一个。

那就是丈夫周进。

对于这一点,不管是警方还是严坤家属,都感到不可思议。

正常人谁会买这么多意外保险?

再说,严坤跟周进都是二婚,两人都有各自的孩子。

受益人怎么会只写一个人呢?

自此,警方再也瞒不住了。

他们把案件疑点告知了严坤家属,并提出建议:尸检。

严坤家人虽不想面对这样的结果,却也不得不接受。

严坤姐姐说:

“如果是稀里糊涂人就走了,更对不起她。得,尸检就尸检。”

案件就像剥洋葱一样,经过层层剥离,终于抵达核心真相。

尸检结果,再次震惊所有人。

法医说,死者颅骨严重骨折,脊髓断裂,右侧肋骨全部断裂。

严坤之死是车祸导致,这一点没问题。

但是,严坤体表的伤势不对劲。

法医说,死者背部大范围的肌肉挫伤,但手臂居然没有一点伤痕,很特别。

因为人有应急反应系统。

遇到车祸的,我们会本能地举起手,或者抱头,抵御外来伤害。

可严坤手部没有受伤。

这就说明她当时是意识不清醒,或丧失意识的状态。

法医说:

我觉得这个人在车里边,就像飘起来一样,几次来回撞击。

难道严坤当时有饮酒?

不,尸检报告显示,严坤没有饮酒,而是血液内含有一种名叫“氯氮平”的药物。

氯氮平是一种治疗神经疾病的药物。

它的药效之一,就是致人昏睡。

量大会致中毒,甚至致死。

而严坤体内的剂量,正好是“致中毒,但不致死”。

案件到这里,真相如何,大家可能已经能猜得出大概。

周进为骗取天价保险赔偿,亲手策划了一场车祸。

先把妻子灌上迷药,安置在后排座椅。

让其最大概率死亡。

自己则是采取多个保护措施,把受伤害程度降到最低。

对于周进,最开始的怀疑,只是源于常识推理。

现在,有法医鉴定为证,足以刑事立案侦查。

那么,面对民警的拷问,周进会招供吗?

先来看周进的病情。

周进也真是够狠的。

车祸当晚,周进就被送进ICU抢救。

命是保住了。

但后面2年时间,一共做了10次手术。

说是九死一生,绝不为过。

从ICU出来后,周进接受警方谈话。

警方问:“恢复咋样啊,周进。”

周进说:“哎哟,鬼门走了一遭啊。肠子断了三截,两条腿都是粉碎性骨折。”

彼时,周进一脸轻松。

说话不紧不慢,看不出有什么心虚。

2019年10月,时隔近两年后,民警再次登门拜访。

这时,周进已经出院,在家休养。

在抓捕之前,民警还打电话提醒了一下,让他准备准备。

民警说:也不担心他逃跑,一是身体原因,二是他舍不得那保险赔偿啊。

周进的确没跑的意图。

被逮捕时,只是不愿意交出手机。

民警就急了,心一想,你要不让我看,就越有见不得人的证据。

周进已经是嫌犯的身份,没有谈条件的资格。

一番催问后,民警顺利取得手机。

一查,果不其然,又发现重要线索。

早在2017年10月16日(车祸发生前),周进曾经给一个微商转账530元。

这不是普通的微商。

在他的朋友圈,公然售卖一款违法药物:三唑仑。

微商介绍,这是强效迷药,作用是安眠药的30倍-50倍。

在审讯室,民警问,你从微商那里买了什么?

周进承认,是迷药。

但他解释:我老妈睡眠不好,买给她吃的。

警方当然不会信他的鬼话。

三唑仑,国家严格管控的毒品。

谁会蠢到买毒品给自己妈妈治疗睡眠?

但是,说到迷药,案件有一个疑点悬而未决——严坤体内药物是氯氮平,并非三唑仑。

两种虽然都有迷药作用,成分却截然不同。

难道,事情又另有蹊跷?

警方把微商卖家抓来审讯。

一问,居然是个二道贩子,只负责发布消息,不负责发货。

警方继续顺藤摸瓜。

兜兜转转,审讯了一堆“微商”后,终于弄清原委:

在国内,三唑仑管控实在太严格了,价格极其昂贵。

在地下市场,三唑仑几乎没有真货。

而仿制品很简单。

买个瓶子,装点氯氮平,贴个“三唑仑”,就搞定。

也就是说,微商卖给周进的迷药,不是三唑仑,而是氯氮平。

至此,证据链终于形成了一个闭环。

面对铁证,周进再也无力辩解。

在审讯室,周进近乎用颤抖地声音说:

我之前说的话,不属实,是为了逃避公安机关的惩罚......

随着周进的招供,更多不为人知的细节,也浮出水面。

1,第一次车祸是作案未遂。

当时周进认为,电线杆子那么粗,应该能成。

但没想到,杆子是空的,撞上去,车子和人都没有大碍。

至于严坤为何会昏迷不醒,现在也得到了合理解释。

撞车前,周进给她下了“三唑仑”。

2,周进曾妄图转移保单。

周进在苏醒后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叫人把保险保单转移。

只是没想到,严坤家人先一步发现。

如今回想,真是万幸。

因为“天价保单“是这起车祸最大的疑点。

一旦被转移,后续如何,谁也不敢保证。

3,周进负债累累。

作案之前,周进已经清空了所有账户。

名下负债高达600万。

仅维持“天价保单”每年所需费用,就高达18万元。

债务越滚越高。

最终,周进动了杀妻骗保的念头。

常人很难以想象,一个男人是有多狠心——或者说,婚姻是到了什么地步,才狠心对枕边人下杀心?

关于他们的感情,外人知道的不多。

只知道,周进比严坤大6岁,于2016年结婚。

婚后,周进劝严坤把工作辞了。

周进一人在外“赚钱”,严坤做全职太太。

周进给人印象,就是出手阔绰,很有钱。

孩子在私立读书,一年学费十几万。

经常带着严坤跑欧洲旅游,开销相当大。

对于这个女婿,严坤母亲相当满意。

倒不是图他“有钱”。

在她眼里,周进性格温顺,很疼女儿。

有几次,女儿性子急,说了他,但他从不爆发,总是笑眯眯地。

严坤一家是北京人。

周进是外地人。

严坤母亲不但没有在意这一点,还把自己一套三环的房子卖了,给他们换一套更大的房子。

在严坤母亲眼里,只要女婿对女儿好,其它都是次要。

可是,自始至终,周进真的有善待严坤吗?

随着当事人的离世,答案可能永远也无法揭晓。

在审讯室,周进也选择性沉默。

面对“婚姻感情如何?”“对妻子有什么不满?”这些审问,他闭口不言。

不过,警方在周进屋内搜到的一封信,引人思考。

那是多年前,周进写给前妻的信。

里面有这么几段。

“英子,你醒醒吧,如果说对我如此劝你回头,你还是没有感动,冷漠待我,你连人都不是。我还是那句话,为了孩子和家,我可以牺牲一般人牺牲不了的东西......”

内容有点无厘头,但基本能判断,周进的上一段婚姻,是前妻选择放弃。

周进苦苦挽留未果。

前妻为何要离开周进,信中没写到。

但我想,应该跟周进的性格脱不了关系吧?

一种风险偏好极高的危险性格。

据警方调查,周进还有过盗窃前科。

这些年,周进还进行了很多风险投资。

开店创业,亏了。

投资股票,也亏了整整300万。

名下没有存款,全是贷款。

人到这一步,再往前就是死路。

但周进还不收手。

不惜把妻子的房子抵押贷款,背着家人,继续维持巨额开销。

包括精心策划的那场车祸,其实也是一个赌徒最后的豪赌。

赌赢了,妻子死。

赌输了,一起死。

周进赌赢了。

但是,也只是赢了第一局:妻子死了。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在法律和人性面前,他输掉了所有。

由于太过悬疑,案件已经被央视拍成法制节目《环岛离心力》。

今年7月,周进一审被判死刑。

周进不服,表示上诉。

至于二审会不会改判,对于我们来说,其实不再重要。

重要的是,恶人一定会被严惩。

这给所有有坏心思的男人一个警告:再完美的犯罪计划都有破绽,不要抱有侥幸。

因为有些错误,一旦犯下,就再也无法回头。

这也给所有女生一个提醒:警惕嗜好高风险、高回报的男人。

他们身上或许有着诱惑的一面——有魄力,有胆量,有一夜暴富的可能。

但是,这种概率极小。

更多的人,不是在纵欲和堕落之间徘徊,就是在违法边缘试探。

安稳?岁月静好?

不存在的。

跟着他们,大概率是要赔上动荡的一生。

所以,结婚之前,对对方过往一定要足够了解。

有犯罪记录的要警惕。

有大额负债的要警惕。

喜欢高风险投资的男人,更要慎之又慎。

人生不是冒险,是求稳。

稳了,才有未来,才可能获得持续的幸福。

作者:卓绝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