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

这几天几乎全美都在悼念金斯伯格大法官的逝世,白宫降半旗致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在她去世的当晚,成群结队的市民自发地前往最高法院门前为她献花,悼念的花形成了数米长的花墙,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人们举着各种悼念标语、以及金斯伯格的手绘画像,默默地对表达对她的离世的不舍和难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在场的一位民众表达了自己对金斯伯格法官作出的贡献的感恩之情。

“我见证了她为争取美国女性权利的奋斗历程,关于她的故事,我希望我的子孙在将来仍能听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在9月18日,美国最高法院历史上第二位女性大法官鲁斯·巴德·金斯伯格因癌症复发而在家中去世,享年87岁。

她有着传奇般的人生,在上世纪50年代仍然充满性别歧视的美国,她在满是男性的法学院攻读法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她将其一生奉献在为女性争取她们应得的权利,促进两性平等,

今天美国女性地位的提升,很大程度上都源于金斯伯格过去为推动法律改革而做出的努力。

而她的犀利发言以及对法律中不平等条例的独特见解,一直都让人对她刮目相看,

这个身高只有154厘米高的女性,气场却足足有2米高,她在人们心中的地位也逐渐高大起来,

此外她还深受美国年轻人的喜爱,他们还为她起了一个江湖称号:Notorious RBG(声名狼藉的RBG)。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金斯伯格之所以深受年轻人的喜爱,其中很大原因就是她的政治主张,她是最高法院的自由派代表领袖,

她支持女性拥有堕胎权、支持同性婚姻、移民权益、男女平权运动等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但是众所周知,川普的共和党政府则倾向于保守派。自从川普上台以来,很多政策都开始变得极其保守,

尤其是在堕胎权上,保守派和自由派更是吵得不可开交。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而且在去年川普的铁杆粉丝州——阿拉巴马州就通过了一项美国史上最严格的反堕胎法案。

这项法案禁止几乎所有堕胎,就连强奸和乱伦而怀孕的情况也不允许堕胎。

这项法案也掀起了一股剧烈的争议,支持堕胎权的人们都担心川普在位期间,其他州在反堕胎上逐渐开始出现新政策。

如今随着金斯伯格的离世,民众的噩梦似乎变得越发真实了,他们十分担心美国的堕胎权将面临巨大威胁。

他们担忧如果自由派金斯伯格大法官的位置被保守派的法官取代的话,

确立堕胎权属宪法保障权利的里程碑案——1973年的罗伊诉韦德案将可能面临被推翻的可能。

那么这些年来为女性争取堕胎权的努力可能就这样功亏一篑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其实这么多年来,堕胎权一直都是民主党和共和党的必争之地,关于堕胎的政策已经早已搬上台面议论。

但是一直到克林顿政府时期,“女性拥有堕胎权”的声音才逐渐开始壮大起来,克林顿还要求国会将堕胎纳入全民健康计划和政府财政预算案中。

而被克林顿提拔成为大法官的金斯伯格,也同样在争取女性堕胎权上一直都是寸步不让。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她曾经说过这样的一段话:“是否要生孩子,是关乎一个女性的一生的重要决定,关乎她的福祉和自尊,她必须自行决定。

而当政府将这个决定的选择权夺走,她并没有被当成是一个能够为自己的选择而负责的成人来对待。”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在担任大法官的27年间,金斯伯格其实一直身体都不太好。在1999年她就被查出患有大肠癌,而在2009年又确诊胰腺癌,

虽然经过化疗和手术,两次癌症都打不倒她,但是逐渐地身体也变得越来越虚弱,2014年又做了一次心脏手术。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每次当大家得知金斯伯格生病后以为她会宣布退休让位时,她却准时地出现在办公室,哪怕是80多岁高龄,她依然将大部分时间投身在事业上,

甚至在奥巴马执政期间,很多人都劝她退休,让奥巴马可以任命一位可以取代她的自由派大法官。但她依然认为自己还不能退休,身上还有未完成的使命。

结果没想到半路却杀出了她的死对头——川普。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她更不能退休了,她绝对不会留机会让川普任命保守派大法官取代她的位置。

众所周知,美国最高法院的大法官都是终身制的,若不是因为去世、自愿退休或者有罪,他们都不会被辞退。

而最高法院的大法官一共有9个席位,他们身上都肩负着决定整个美国未来走向的重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如今席位的保守派和自由派是5:4的阵势,然而金斯伯格的离世,意味着川普很可能在大选之前还可以提拔一位保守派大法官来取代金斯伯格的位置,

让席位瞬间变成6:3,保守派拥有了决定性的优势,这对美国未来数十年的发展将会是颠覆性的改革。

于是在她去世的前几天,金斯伯格还曾告诉她孙女说:“我最强烈的愿望是,我能在新总统就职之前不会被取代。”

因为她知道,这时候离开必会引发美国政坛大地震,而且也相当把自己多年的经营拱手相让给敌方。

但是最后她还是熬不过川普的任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然而在她去世后,并不是每个人都在惋惜她的离世,而是庆贺在堕胎权的争斗上又少了一个敌人。

甚至川普的一个女铁粉还公然表示金斯伯格的去世简直是天赐良机。

来自北卡罗纳州,59岁的共和党人士Paulette Fittshur是川普的忠实粉丝,对于金斯伯格的逝世,她先是对其家属表达了同情,

然后表示,自己认为金斯伯格的逝世简直是上天的眷顾,她说:“这对保守派来说,是犹如黄金一般的宝贵机会。”

她还说这次如果能够提拔保守派大法官取代金斯伯格的位置,那么此生将有机会看到堕胎权被废除。

而有这样想法的人还不在少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仅仅在金斯伯格去世后几个小时,共和党议员Doug Collins就在推特上发布了一条引发争议的推文,

“R.I.P 为在金斯伯格极力支持堕胎权的数十年来,被残忍夺去生命的3000万无辜婴儿而致哀。

随着特朗普总统将提名一位珍视生命的保守派大法官,那些未出生的婴儿才得以有幸来到这个世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说到提名大法官,川普在这几天也给出了自己的名单,他表示自己将提名一位女性大法官。

于是人们的焦点一下子就聚焦到了两位保守派的女法官,

她们分别是来自亚特兰大,52岁的Barbara Lagoa或者是更加保守的,来自芝加哥的天主教法官Amy Coney Barrett。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Amy是虔诚的天主教徒,是7个孩子的妈妈,对于堕胎权也是非常保守,因此人们担心如果是Amy取代金斯伯格的位置,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那么推翻堕胎法案也许真的会发生在不久将来的美国,这让堕胎权利团体感到格外忧虑。

但是川普能否在大选之前通过大法官的提名,还得看参议院的投票决定,目前共和党在参议院有53:47的多数优势,

但目前有两名共和党议员公开反对大选前提名新法官,也就是说如果再有人反对的话,可能川普提名大法官的计划就悬了。

金斯伯格曾说过,

“我不求女性能够获得什么额外的好处,所求的仅是让男人把他们的脚,从我们的脖子上挪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因为金斯伯格,美国的女性拥有了比先人更多的权利,

如今又因为金斯伯格的逝世,美国女性的堕胎权将面临着巨大的危机。

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踩在女性的子宫上的脚还依然没有被挪开,这是何等的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