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遗传学大神George Church:我的目标不是让人长生不老

2021-09-15 19:30:02 时光派

编者按

本文由「时光派研究院」译自哈佛大学遗传学教授George Church的访谈,原文发布在Lifespan网站上。George Church教授是抗衰老界的权威,创立了世界上第一个直接基因组测序方法。他本人是个狂热的创业爱好者,成立、参与的抗衰老公司高达20余家。他带领的哈佛实验室更是在业内享有“黄埔军校”的美誉,许多学生注册成立了抗衰老公司,源源不断地为抗衰行业输送人才。

在本次采访中,Church教授畅谈对衰老的看法。人的寿命是否有上限?科学家真的知道该如何延长寿命吗?未来基因疗法抗衰老会有哪些发展?让我们看看George Church教授是怎么回答的吧。

原文链接:

https://thoughteconomics.com/david-sinclair/

Q

目前有哪些基因疗法可以帮助我们对抗衰老?

A

目前来说,大部分抗衰老的基因疗法还处在临床前动物实验阶段,但已经有了一些成果。我们通过提高三种长寿基因FGF21、sTGFβR2、αKlotho的表达,改善甚至完全逆转了衰老导致的肥胖、II型糖尿病、心力衰竭和肾衰竭四种疾病;我们还把三种山中因子(OSK)送入小鼠体内,让它的视网膜神经细胞“返老还童”,重见光明。两项实验分别由Noah Davidsohn和David Sinclair领导。

David Sinclair

Q

哪些基因疗法成功了?哪些失败了?

A

大多数失败案例集中在2000年左右,当时有人死于原癌基因LMO2,还有人因腺病毒载体免疫反应而死。但那是20年前了,现在的基因疗法大多都获得了成功。目前有数百种基因疗法正处在临床实验中,还有几十种基因疗法药物获得了FDA批准。

Q

目前仍在筹备中的抗衰老临床研究TAME(二甲双胍靶向衰老),想要证明二甲双胍可以推迟衰老相关疾病的发病时间,你认为能否得偿所愿?

A

推迟发病时间与延长寿命密切相关,但它们需要经过漫长的临床实验,甚至是几十年的时间,才能真正证明这一点。

我当然希望二甲双胍能够推迟发病时间,但是二甲双胍,也许还有我们正在研究的基因疗法,只能改善一部分与衰老有关的疾病。可衰老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所以我认为最可靠的抗衰老方法,必须要同时考虑被牵动的“全身”。

癌症这种衰老相关疾病为例。我的同事Olshanski曾说过,即使我们攻克了癌症,也就只能让人多活3年。这说明只治愈一种衰老相关疾病,只能治病,没法治命。这就像我们被一堆野兽包围了,被它们虎视眈眈地盯着,我们要想活命,只干掉其中一两个远远不够,必须把它们全部干掉才行。

Q

所以,你们研究的基因疗法是能消灭所有野兽的抗衰老方法?

A

是的,并且是同时消灭。基因疗法有一个无可比拟的优势,那就是大多数衰老现象都和基因脱不开关系,所以我们可以通过基因疗法直接对症下药。不然的话,我们只能在一个小小的分子中大海捞针般碰运气,或者干脆下苦功夫一个个筛选。二甲双胍的发现是个偶然,雷帕霉素也是,它们都是运气的产物,但基因疗法却不是。

Q

你创立的Rejuvenate Bio公司通过基因疗法预防或治疗狗身上的衰老相关疾病,最近还获得1000万美元融资,目前发展的怎么样?

A

说到Rejuvenate Bio,就不得不提到它的另一个创始人Noah Davidson,他参与了Noah Davidsohn和David Sinclair领导的两项实验。他把类似的方法应用在狗身上,通过基因疗法,把FGF21、sTGFβR2、αKlotho三种基因引到狗身上。

人们非常疼爱自己的宠物,甚至有人会花大价钱克隆死去的宠物。其实他们想要的不是用长得一模一样的新欢来替代自己的旧爱,而是让自己原本的宠物更健康、活得更久。所以这项研究的发展前景非常广阔。Rejuvenate Bio目前研发的基因疗法,也许几年后就能在宠物狗群体中大规模应用。与此同时,我们也会验证它在人类临床实验中的效果。

Q

有一种被称为“死亡之谷”的现象:科技成果无法顺利商品化,导致科技成果与产业化发展之间出现断层。你创立了许多家抗衰老公司,是否担心过这种情况?

A

“死亡之谷”当然可能会出现,但通常都是某种药物没有取得预计中的成功,所有基因疗法全都失败的情况是很罕见的。如今我们读写DNA的能力在飞速发展,我们在细胞生物学上取得了惊人的突破,我们还拥有新的治疗方法和递送工具,种种加持之下,基因疗法领域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产出成果。

同时要记得不要好高骛远,把成功目标设立得太高。我们从来不会说:“如果我们不能让每个人都活到150岁,那我们就失败了。”相反,我们会说:“如果我们能让狗不得瓣膜病,这项研究就价值10亿美元。如果我们能帮助人类避免一些衰老带来的疾病,使他们的寿命延长2到5年,那我们就能推动整个行业的发展。”

Q

在之前的采访中,你曾说过“没有任何物理定律或其他因素证明寿命存在上限”。但你的同行们很少发表类似的大胆言论,甚至有人认为你这么说会令大众反感,阻碍抗衰老行业的发展,对此你怎么看?

A

我当时是在回答一个问题:人类的寿命有上限吗?我的答案是,除了宇宙热死亡外,我不知道为什么人类的寿命会有上限。这句话只是一个从物理学角度出发的陈述。

在此我要郑重声明,我认为人类寿命没有上限,并不等于我的目标就是要让人长生不老。我研究的是如何逆转衰老,治愈衰老带来的疾病,这才是正统的医学思维。目前我只想做一件事,就是研发一种能治愈多种衰老相关疾病的药物,并且能在几年内获得FDA批准上市。

Q

这让我想到了一个问题,我们真的知道该如何延长寿命吗?

A

我认为我们并不知道。但只要我们不停下手中的研究,答案就一定会变得越来越近。这和我们的交通工具进化史有点像,从一个轮子发展到今天的火箭飞船,在原来的基础上不断改善。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迈出第一步,开始研究衰老,搞清楚为什么老鼠只能活2年,北极露脊鲸却能活200年。

也许未来我们能够返老还童,永葆青春。但我认为这不应该是科学家的目标,因为这很难在临床中得到验证。如果我们想用实验证明我们把人类的寿命延长了50年,这个实验将会耗时漫长,花费不菲。所以,我们最好专注于几周内就能做好的事情。

Q

你认为近几年我们能够通过逆转衰老状态治疗衰老带来的疾病吗?未来呢?

A

这个问题我无法回答。我只能说,我们在基因疗法抗衰老上取得了许多突破,也对衰老相关的疾病有了更深入的了解,成功的可能性比较大。

目前有一些小分子药物正处在临床实验阶段,还有一些基因疗法处在临床前动物实验阶段。未来四到五年,我们应该会得到一些结果。注意,我说的只是结果,并不是获批上市。也许要再过十年才能获得FDA批准。

但即使如此,我也无法预测某种药物能影响多少疾病,有多大的抗衰效果。这些答案需要基于实验而非理论。作为一名科学家,我可以预测临床实验应该在什么时候开始,也能预测它大概会持续多长时间,但我很难预测实验结果究竟是什么。这就是我们做临床试验的原因。

—— TIMEPIE ——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