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一把大火,让他下了决心,血液有毒的后代必须处理掉

2021-09-15 09:47:59 安远故事铺

芳子嫁过来后,表面上看,这一家人的生活风平浪静。芳子温柔听话,也不多言多语,每天早早起床生火做饭,饭后收拾完就去地里干活。圈里的猪,栏里的牛,她样样抢着干,不嫌脏不嫌累。农闲时手里也不闲着,给公公婆婆织毛衣毛裤毛袜子,四间大砖房收拾的窗明几净,一尘不染。村里的人都夸祥子家这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

半年以后,芳子生下了一个七斤多重的男孩,取名叫壮壮。孩子长得浓眉大眼,白白净净,活脱脱是个小祥子,把家里人稀罕的,恨不能含在嘴里疼。芳子和祥子夫妻和睦,你敬我让,谁看了都眼热。夜里祥子把芳子搂在怀里亲的时候,心里经常涌起一阵后怕——幸亏当时主意正,没因为芳子家的遗传病错了主意,没抛弃她。要不哪有如今的幸福生活!看来遗传病放过了她和我,天可怜见,太幸运了!

壮壮五岁的时候,芳子又有了身孕。祥子家是满族,政策允许再生一个。看着芳子的肚子越来越沉重,当年的担心又涌上了祥子妈的心。她悄悄和祥子说:“你们还是趁早去医院看看,如果是男孩,就生下来。女孩就别要了,你信妈一句。”

祥子有点迟疑,过了五六年的幸福生活,让他几乎忘记了妻子的血有问题。可是这话怎么跟老婆说呢?她每天沉浸在幸福中,摸着肚子各种对未来的憧憬,万一怀的是个女孩……

祥子有点不寒而栗,拖着不肯和芳子摊牌。祥子妈见儿子不吐口,急了,干脆自己把事挑明了,告诉芳子,联系好了妇产医院的亲戚,带她去检查。

芳子听出了婆婆这个“检查”的深意,却不敢不去。夜深人静的时候,她把头猫在丈夫的怀里,流着泪说:“如果是女孩,我也不想打掉。我舍不得,我相信她一定和我一样,能逃过去。”祥子抱紧她说:“别想那些,没准是个男孩呢?生完这个,咱就去节育。”

第二天,祥子两口子和母亲一起来到医院,找到亲戚,没怎么费事就超出了结果,是个女婴。表面看,发育不错。

一家三口面面相觑,芳子看看婆婆阴沉的脸,含着眼泪说:“妈,留下她吧,一条小命呢,都四个月了。妈,我心里有数,孩子没问题。那个遗传几率也不是百分之百的,你……你老就信我一回,行吗?”

“不行!那个病在肚子里怎么看得见!我们不能冒那个险!万一生一个你妈那样的……”祥子妈打了一个冷战。

芳子转过头,泪眼朦胧地看着祥子。祥子实在不忍心,刚开口喊了一声“妈”,就被母亲粗暴地打断了:“不行,这事儿谁说什么都不行,我就狠心一回了,孩子必须打掉!”

芳子摇晃了一下,靠在了祥子的身上,身子软软的,闭上眼睛。医生走过来帮她查了一下,说是心情过于激荡引起的休克,她身子太虚弱,今天手术不了,回去养壮了再来。

母子俩租了一辆车,把芳子拉回家,在炕上躺了几天,身体恢复了,她又开始每天不停地做家务,上地里干活。只是每次祥子妈提到打胎的事,她都咬紧牙关不吱声。一直百依百顺的听话媳妇,变成了一块石头。

祥子到底是心疼媳妇,在母亲又一次逼着芳子去打胎时,和母亲吵了起来,一赌气用摩托车载着芳子,送她回娘家住一段时间,散散心。岳母家虽不温馨,总比有人成天逼着你杀死肚里的孩子强。

夫妻俩的摩托进了村子,却看见芳子娘家院子里,房子,都被火烧过一般,剩下了断壁残垣。他们大吃一惊,赶紧进了院子,看见芳子爸蹲在院子里,正对着黑漆漆的残破房子流泪。

“怎么了爸?”芳子跑过去,心疼地问道。

“你妈犯病,把柴火垛点着了,前天风大,消防车来的时候,房子都烧落架了。爸爸怕你们跟着上火,没敢告诉你们。”

芳子回过头,看看在破房子里嘻嘻傻笑的母亲,眼泪吧嗒吧嗒掉下来。

知道了他们目前的难处,芳子爸沉默了很久,说出一句:“要我说,你婆婆说的也对。这个孩子,还是打掉吧。谁让她没福,投生个女胎呢……”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