睿智医药业务横跨堪比药明康德,为何却是行业倒数第二?

2021-09-14 11:29:49 药智新闻

睿智医药业务横跨堪比药明康德,为何却是行业倒数第二?
来源:药智网/黄仲平

处于高景气度的CXO赛道今年以来的涨势可谓气势长虹,药明生物已经稳坐港股医药市值第一宝座,药明康德在A股也是屡夺医药市值榜首,各细分领域的龙头涨势更加凶猛,临床前CRO龙头美迪西今年以来股价涨幅达到4.5倍,安全评价龙头昭衍新药顺利登陆港交所等等。CXO赛道上的参与者伴随着创新药浪潮的奔涌,呈现出高爆发的成长趋势,而且相较于新能源、芯片等制造业,医药研发产业因研发周期长,还具有长牛的特征,未来三五年成长性依然极其可观。

但是在这样的热潮之下,曾经处于CXO第一梯队的智医药竟然掉队了。

业绩不佳,根源为何

今年上半年,睿智医药总营收8.45亿元,同比增长26.14%;净利润513.8万元,大幅下降87.43%;归母扣非净利润竟然出现了亏损,亏损100.8万元,下降103.26%。增收不增利的原因主要是江苏启东生物药商业化生产项目投入使用,早期各项开支费用增加而收入规模有待进一步提升。

其中,睿智医药的医药研发及生产外包服务(CRO/CDMO)板块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6.84亿元,同比增长28.93%;净利润594.63万元,同比下降88.47%。

细分业务模块营收中,生物类CRO收入3.67亿元,同比增长42.09%;化学类CRO收入2.1亿元,增长22.84%;大分子CDMO收入3740.14万元,增长5.99%;小分子CMO收入6630.53万元,增长15.57%。

来源:睿智医药2018-2020半年报

从CRO/CDMO这个营收体量上看,在国内一众CXO企业当中并不算少,超越了同期药石科技的6.21亿元、昭衍新药的5.35亿元、美迪西的4.85亿元。而且相较于这些细分领域龙头,睿智医药不仅同时具备了CRO和CDMO业务,而且在CRO业务中成长性更高的生物类CRO业务还占据了主要营收位置。另外,相较于小分子CDMO龙头凯莱英,睿智医药在大分子CDMO领域已经开始产生收益。可以说,睿智医药本身的布局十分具有进攻性。

但是睿智医药的盈利能力在同行业中几乎排名垫底,今年上半年CRO/CDMO板块毛利率25.06%,不仅没有增长反而减少了4.3个百分点。整体毛利率29%,少于美迪西的45.67%、药石科技的49.64%、成都先导的52.2%等。

另外,睿智医药的CRO/CDMO板块还存在大量的关联交易,今年上半年,睿智医药与关联方共发生交易金额4248.6万元。其中,与原董事长惠欣及其家族控制的企业发生医药研发外包交易共1136.09万元。而在2020年睿智医药向这些关联企业提供药剂研发服务的金额共6300余万元。

睿智医药微生态健康板块上半年营收1.62亿元,同比增长11.04%,但是净利润只有3064.91万元,下降了14.64%。主要由于业务重组将母公司的微生态营养业务划转并投资至全资子公司量子广东,量子广东因今年上半年内尚未取得高新企业资质而未能享受相关税收优惠,该业务板块所得税率由同期的15%调整为25%所形成的税额增加所致。另外,总部及量子磁系产业基金也发生了亏损,净利润为-2147.38万元。

造成睿智医药目前不论增速、净利润还是毛利率都远逊于同行的局面,可能还要从根源说起。

股东关系不纯粹,霸业中道崩殂

事实上,睿智医药的前身睿智化学曾经是和药明康德处于同一起跑线线的我国CXO行业元老。时至今日,两者发展不可同日而语,70亿市值的睿智医药连药明康德的零头都不到,市值排名A股CXO倒数第二,不禁令人唏嘘。

睿智化学成立于2003年4月,早于2004年成立的泰格医药和康龙化成。2010年睿智化学母公司尚华医药在纽交所上市,后于2013年退市。尚华医药私有化退市等原因是由于当时海外市场普遍对中国企业认可度较低,其上市以后,股价一直震荡下滑,从上市之初15美元/ADS的发行价最低跌至私有化前的5.92美元/ADS,实控人认为退市更有利于其发展。药明康德也在两年后以同样的理由从美股退市。

从美股退市后,睿智化学延续高增长态势,于2015年营收就达到了7.7亿元,与康龙化成、泰格医药处于同一水平;发展至2017年营收达到9.6亿元,净利润1.4亿元,拥有研发人员1700余人,博士192人。

睿智化学在2017年经过数次股权转让之后,最终于2019年5月被量子高科以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相结合方式从睿昀投资、睿钊投资、CGHK、MegaStar、张天星、曾宪经等6家对方获得睿智化学90%股权,交易作价21.44亿元。这次收购也被看成是睿智化学借壳上市,毕竟量子高科在2017年的总营收才只有2.75亿元,体量上没有收购睿智化学的实力。

2018年6月,量子高科改名为“量子生物”。

从重大重组交易后的股权结构看,曾宪经及其一致行动人,拥有交易后量子生物的股权20.58%,为实际控制人;睿智化学原实际控制人惠欣及其家族一致行动人拥有量子生物10.39%股权;MegaStar拥有4.53%;张天星拥有0.59%。

带来主要营收业务的原睿智化学实控人惠欣没能成为最终的实控人,这样的股东关系也为后来睿智医药的发展埋下了隐忧。

2018年收购睿智化学之后主要股东股权情况

来源:睿智医药公告内容

2019年6月,量子生物发布公告称,为更有利于公司战略发展及个人需要,原董事长曾宪经辞去董事长一职,经公司董事会选举,由惠欣接任新一任董事长之职。

2020年9月,量子生物再次改名为“睿智医药”。

然而只过了一年半时间,惠欣就辞了董事长一职,可能与2020年12月收到监管部门监管函有关系。监管函认定时任董事长惠欣及其家族控制的多家公司存在对睿智医药全资子公司睿智化学超出合理账龄的应付账款的情况,构成关联方经营性资金占用,涉及资金3345万元。

在2021年1月睿智医药的董事会上,惠欣辞任董事长,由胡瑞连接任。惠欣的辞任其实也在意料之中,截至今年上半年结束,在睿智医药前10大股东中,惠欣及其家族控制的上海睿昀仅持有睿智医药8.95%股份。而同为惠欣及其家族控制的上海璎黎、上海怀越、广州再极、上海开拓者等已经在新药研发领域取得进展,前景一片光明,不排除惠欣的事业重心可能放在了这些公司身上而无法尽心尽力经营睿智医药的可能。

让人哭笑不得的是,新任董事长胡瑞连刚上任两个月就因卷入其个人投资的吉林吉福参生物开发股份有限公司股权纠纷,涉嫌职务侵占被公安机关采取了刑事强制措施。胡瑞连是马来西亚国籍,同时拥有多个商会头衔,也是现任完美(中国)有限公司董事、副董事长,目前合计持有睿智医药4816万股,占总股本的9.64%。

实控人曾宪经不亲自下场经营,其他小股东又有什么理由卖力气呢?

翻身是否有望?

不断更替的董事长人选,也造成了睿智医药经营上的动荡,但毕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凭借着先前积累的优势,睿智医药仍然有翻身的可能。特别是在生物药研发方面,睿智医药拥有较强的领先优势。

作为国内最早建立生物药研发服务的企业之一,睿智医药已具备生物药早期发现的全方位的服务能力,覆盖蛋白表达平台的构建至临床候选抗体生成,并开发积累了“全人源抗体开发平台”、“双特异性抗体研发平台”以及“抗体偶联药物(ADC)研发平台”等前沿技术平台。在蛋白表达方面,睿智医药的生物药研发部门通过使用不同表达系统累计交付超过900组蛋白产品,涵盖了重组蛋白、重组抗体等类型;在抗体筛选方面,与传统耗时2个月的杂交瘤抗体识别方法相比,布局的Beacon单细胞克隆平台可缩短至1天内,有效缩短客户抗体药物开发进程。

在生物制剂工艺开发与生产方面,睿智医药已建立了一支拥有丰富生产经验的团队,并对外可提供覆盖DNA到IND的一站式服务,具体内容包括稳定的细胞株开发、工艺开发、制剂研发、无菌灌装和冻干、成药性研究、包材可提取物和析出物研究、分析方法开发和放行检测以及GMP生产。

在药物早期发现阶段,睿智医药建立起基于CRISPR靶点验证、基因编码化合物库(DEL)、多肽合成、基于片段的药物筛选(FBS)等一系列涵盖靶标验证到候选化合物优化合成的技术平台,有效推进了药物早期研发进程。

此外,在体外药理药效研究、细胞生物学研究、神经药理学等多个临床前研究方面,睿智医药也都建立了技术领先的平台。

作为有望成为睿智医药新增长点的大分子CDMO,在服务项目数量及交付记录上也取得新的进展。在服务项目方面,2021年上半年,睿智医药大分子CDMO服务项目共计45个,其中处于临床前阶段项目34个,临床I期10个,临床II期1个。

与此同时,作为睿智医药大分子CDMO产能扩张的核心项目,江苏启东“创新生物药研发及生产基地”I期在成功试生产的基础上,完成了2000L规模的符合GMP要求的临床样品批次生产,“创新生物药一站式研发生产服务平台”项目至今已投入超过4.1亿元。

结语

其实,睿智医药当前的主要问题肯定不是外部市场的问题,而在于管理层。不论是现任董事长胡瑞连,还是现任总经理曾宪维,亦或是实控人曾宪经,都是半路出家通过收购一脚跨入CXO行业。

但这个行业有个显著的特征,打交道的对象都是科学家,因此作为交易对手,必须有一位具有同等水平且足够专业的一把手负责统揽全局,否则要想在这个高知识密度的行业中生存下来恐怕很难。

后续发展如何,药智网还将持续关注。

  • 参考资料:
  • 睿智医药公告、年报、官网
  • 《睿智医药乱象丛生》,证券市场周刊,2021年7月13日
  • 《董事长遭刑拘睿智医药占据黄金赛道“失速”》,中国经营网,2021年3月29日

责任编辑|三七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药智网立场,欢迎在留言区交流补充;如需转载,请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