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砍602天后,陶勇为吴磊看病,网友凭一只手认出他

2021-09-13 23:18:17 盖饭人物

9月10日,电影《我和我的父辈》发布了一则幕后花絮。

当时正在拍摄一段骑马战斗的戏,吴磊本应该在马背上开两枪,结果他所持的枪意外炸膛了。

从视频里可以看出吴磊的疼得表情都非常狰狞了,脸部受伤应该不轻。

下马后有工作人员为吴磊检查伤势,可以看到吴磊脸上有很多炸伤的痕迹,而且眼睛里都是红血丝。

工作人员都劝吴磊去医院检查,导演吴京也让他休息。

但吴磊弟弟担心拖累剧组进度,简单消毒过后就叫工作人员帮他上妆,继续完成戏份的拍摄。

拍摄完以后,吴磊才在工作人员的陪伴下去往医院。

医生为吴磊脸上的伤痕进行处理,密密麻麻的血点清晰可见。

有眼尖的网友发现,这位给吴磊包扎伤口的医生不是别人,就是去年伤医事件的受害医生陶勇,因为这位医生手上有一道醒目的疤痕。

经历苦难 战胜伤痛

2020年1月,北京朝阳医院发生一起恶性伤医事件,一男患者持菜刀砍伤三名医生,其中一名医生就是北京朝阳医院眼科的主任医师—陶勇。

当时,陶勇医生双手和头部多处被砍伤,左手、前臂肌腱断裂,立马被送去了抢救。

同时,还有一名医务人员、一名志愿者和一名患者家属见义勇为,在与歹徒搏斗过程中受伤,好在无生命危险。

而让这名患者拿菜刀砍伤医生的原因,并不是医生有何过错,而是患者认为手术结果未达到他的预期。

这位患者曾经在朝阳医院眼科就医,由另一位医生主刀做了一场眼部手术,术后出现了严重的并发症—脉络膜上腔出血。

这是眼科手术里最严重的并发症之一,最严重可能会直接失明,这属于疑难杂症了。

而陶勇医生技术高超,眼科所有的疑难杂症基本都会转到他这里来,这位患者也不例外。

在陶勇医生的参与下,这位患者恢复了部分视力,这其实已经是很好的结果了。

没想到患者还是不满手术结果,竟然报复医生。

一个拿手术刀治病救人的医生,被自己曾救治过的患者拿刀砍伤了双手,像电影剧情一样的悲剧故事居然真实的发生了。

陶勇本科毕业于北京大学医学部,后继续攻读北京大学人民医院眼科博士学位。

经历了数十年如一日对医学的苦读和钻研,接受了无数书籍和典籍的浸润,陶勇终于成为了一名优秀的医生。

2007年开始,陶勇在北京大学人民医院眼科任主治医师,后来他一步一步升职成主任医师、副教授和硕士生导师。

2016年,陶勇已经在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朝阳医院眼科任副主任。

事情发生之初,大家都在担心陶勇伤势,担心他会不会就此放弃从医,或者无法接受手伤的事实,出现心理问题。

但在受伤的14天后,陶勇就以音频的形式向大家报了平安。

“在此我要感恩保护我的朋友、同事,你们甚至为此负伤;感恩积极救治我的朝阳医院、北京市以及卫生部门领导,我的同事和同行;也感恩千千万万知名或不知名的朋友,你们的关怀给了我莫大的支持。”

重伤初愈,他没有陈述自己的境遇,也没有表达恨意,相反字里行间都是感恩。

在音频里,陶勇很平静地说,“14天前,我遭遇了一场劫难,失血1500毫升,多处骨折”。

遭受了如此“劫难”,他还能轻声细语地告诉大家,“我尊重那些被孤立、被误解、被伤害、遍体鳞伤但仍然心无恨意、笑对人生的人。”

想来他就是想做这样的人吧,用自己的态度告诉大家不要心存恨意。

全世界都在心疼受伤的他,但他却能够坦然地面对这一切。

“我的左手都已经成了这样子,我在整天的怨天尤人,去因为这个结果让自己变得苦恼,没有什么意义,所以对于我来说,更多的是要立足当下,认可自我、接受自我、与自我和解,然后更多的想未来能干什么”

伤后50天,陶勇发布了一篇文章,题为《在修行的路上,爱需要化作力量》,当时的他左手还套着钢筋铁骨的支具。

文章一半内容都是感谢,感谢同事、患者家属、护士、家人、朋友。

是多么阳光温暖的人,才能在自己受伤之后,一次又一次,心心念念的全都是感谢。

陶勇在一开始不希望自己受伤这件事被太多人关注,但当他发现大家对他的言论充满了善意后,他开始思考他能为这些关注他的人提供什么样的价值。

所以他没有逃避这些公众对他的关注,而是选择直面这些关注,以呼吁的方式来实现自己的追求。

陶勇在文章中写到希望他是最后一个伤医事件的受害者,他希望医院能变回到以前那个患者最安全、最放心的地方。

他还说,“上天给我留了命,是要我承担起这个社会责任”。

只有心中有大爱的人,才能在遭受劫难后依然愿意为社会做贡献、为人民谋幸福。

劫后重生,重拾事业

有一次采访的时候,记者问陶勇说“如果重来,你还会给那个伤你的患者做手术吗?”

陶勇没有丝毫犹豫,“不,肯定不做……我没有原谅他,也不能宽恕他”。

正如陶勇说过,“做过一万五千多台眼科手术的我,以后不能再上手术台了。”是呀,一个医生再也不能上手术台,该有多遗憾呀。

因为眼科手术可以用八个字来形容—差之毫厘失之千里,出现一丁点的误差,其后果都可能是灾难性的——患者的视觉丧失。

陶勇的手经过长期的复健,也只是勉强恢复正常功能,何提重新拿起手术刀呢?

无法拿起手术刀对医生来说是一个打击,但陶勇偏偏把这个打击转变成了一个契机。

手伤虽然导致他短期内无法亲自做手术,但好在他还可以出门诊、带学生、做研究,他还是一样可以为医学做贡献,就像他自己说的那样,“目标更加清晰了,天花板也更高了”。

去年疫情期间,陶勇恢复了门诊的正常工作。

在采访里,陶勇表示自己还在原来的那间办公室,主持人问陶勇为什么没有换一个地方工作,陶勇微笑着说:

“那个地方同样也给我带来了很多感动的事情,比如有三名医护人员帮我挡刀,很支撑。”

过去的一年里,陶勇开办了眼免疫精准诊疗短期培训班,全国有20位年轻医生参加,还与其他医院合作建立了精准医疗眼科中心,定期和他们的医生进行沟通。

“天下无盲”—这是陶勇医生给自己未来的规划。

适应“新”生活

今年六月份,陶勇还不能够自己带上口罩,需要同事帮忙才能系上口罩带子,真的很让人心疼。

“每当我看到我的左手的时候,我就告诉我自己,它就是我的一个医学勋章。”

难以想象陶勇是如何接受这个现实的,甚至还可以笑对伤疤,将手上的伤痕比作医学勋章。

现在的陶勇经常忙于做公益,帮助有眼疾的孩子们。

去学校做讲座、交流学术问题,

在微博上回答网友的提问,

就像他在2020年跨年时说的那样,一切都会随着时间翻篇,所有的伤痛都会被时光抹平,生活只会越来越好。

这样一位好医生,是对病人的救赎,是国家、社会之幸。

希望未来的日子里,陶勇医生能够继续快乐地奋斗在自己爱的医学一线。

作者:阿逗

责编:zeria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