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的大耳光:这则花边新闻上了正史

2021-09-13 10:54:01 汉周读书

后梁太祖 朱温画像

先来看一下,这则狗血的花边新闻:

乾化二年(912年),后梁太祖朱温在洛阳张全义府上避暑。

不想,老张的妻女儿媳,一个不剩,全让朱温“淫之”了。

儿子小张拎刀子,要去捅了朱温这个大变态。

老张忙阻拦:儿子,冲动是魔鬼,忍!

如此奇耻大辱,都能忍。

好奇,这“忍者神龟”,张全义到底是个怎样的男人?

01

大中六年(852年),张全义出生于濮州临濮(今山东鄄城)一农家,祖上N代皆躬耕陇亩,典型的草根一枚。

初,张全义脑瓜子比较灵光,在县里混上了一个跑腿的小吏,算是端上了铁饭碗。

张家人连呼祖坟冒青烟了。

然,张全义这铁饭碗没端多久,便“啪叽”一脚踹的溜扁。

为啥?

很简单,冲动了。

某日,张全义在工作上出了点儿瑕疵,被上司当众暴训了一顿。

老板训员工,多大点事儿呀。

但张全义刚20出头,年轻气盛脸皮儿薄,。

NND,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于是,一怒之下,便炒了老板的鱿鱼。

投奔到冲天大将军黄巢帐下。

时,义军中多为三餐不继、目不识丁的穷苦百姓,部队素质整体比较低。

相比之下,张全义曾做过小吏、粗通文墨、且有职场经验,喊的字正腔圆,黄老板看在眼里,其职位遂一路开挂。

中和元年(881年),黄巢在长安登基称帝,论功行赏,张全义遂居高官显位,主管大齐吏部、水运事务。

全义为县啬夫,尝为令所辱。乾符末,黄巢起冤句,全义亡命入巢军。巢入长安,以全义为吏部尚书,充水运使。

20出头,砸碎铁饭碗,跟着黄巢造反。

30出头,混到大齐省部级大员。

单看,这份履历,张全义绝非一善茬子。

不过,这只是他一个短暂的开场白,好戏还在后头。

02

不久,黄巢兵败被杀。

张全义再次跳槽到了大唐河阳(今河南孟县)节度使诸葛爽帐下。

其间,张全义工作出色,屡立战功,诸葛老板适时表奏朝廷任他为泽州刺史。

为鼓励他回归大唐、努力工作,唐昭宗还专门赐他一个名字,就是张全义。

是时,张全义还意外收获了一段友情。

他与诸葛老板另一高管、悍将李罕之合作愉快,渐成“刻臂为盟,永同休戚”的铁哥们。

光启二年(公元886年),诸葛爽挂了,其子、十来岁的娃娃诸葛仲方为留后。

新老板年幼,军政大权多出自老将刘经之手,引发了河阳诸将的不满。

为争夺老大之位,悍将李罕之率先发难,河阳三城遂陷入了乱局。

中唐以来,藩镇内讧,窝里斗是经常上演的一种狗血戏码,没啥稀奇的。

谁的拳头大,谁来当老大。

最终,张全义与铁哥们李罕之组团,噼里啪啦一通互撕,刘经和诸葛仲方战败,出局。

事后,李罕之就任河阳节度使,而张全义则坐镇洛阳,开启洛阳治理之旅。

03

只不过,这种江湖歃血为盟、磕头拜把子的兄弟,不靠谱的多。

何况,张全义与李罕之本就不是一路人。

《洛阳搢绅旧闻记》中有具体记载:

全义性勤俭,善抚军民,虽贼寇充斥,而劝耕务农,由是仓储殷积。王始至洛,于麾下百人中,选可使者一十八人,命之曰屯将…王命农隙,选丁夫授以弓矢枪剑,为坐作进退之法…有贼盗即时擒捕之,刑宽事简,远近归之如市。

张全义在抚善流民、劝课农桑方面绝对有两把刷子。

在他的治理下,洛阳百姓得到休养生息,恢复农业生产,仓库中很快堆满了粮食,给养已然不成问题。

再看,李罕之。

诚如,他后来老板李克用对其有恰如其分的评价:

克用曰:“吾于罕之,岂惜一镇;吾有罕之,亦如董卓之有吕布,雄则雄矣,鹰鸟之性,饱则飏去,实惧翻覆毒余也。”

——李罕之乃当世之吕布,贪婪无度,翻脸比翻书还特么快。

李罕之就是一匪气很重的丘八,时常对周边军阀开战,只想开疆拓土扩实力,根本不懂治政理民。

因此,李罕之部队经常出现断粮情形,甚至不惜用人肉充军粮。

每次开战之前,李罕之都会跟张全义要粮要兵。

只要张全义钱粮交付稍微慢了点,对其押粮官便是一顿板子。

胜,战果全归李罕之,没张全义啥事;

败,更需张全义抓紧贴补钱粮士卒,别磨叽。

如是再三,张全义手下皆有怨言。

但无论李罕之如何羞辱,张全义仍要钱给钱,要粮给粮。

久之,李罕之便认为张全义就一窝囊废,渐次对他放松了警惕。

结果?

文德元年(888年),李罕之举兵攻打河东晋、绛二州。

河阳大本营立时为之空虚。

李罕之前脚刚走,张全义就一举攻克河阳三镇,自领河阳节度使。

老窝被端,老婆孩子皆做了俘虏,若非李罕之脚底抹油跑的快,准挂墙无疑。

04

不久,李罕之不甘心失败,遂向河东节度使李克用借兵,反戈一击。

李克用的沙陀兵凶悍,张全义自是不敌,困守河阳城日久,粮草殆尽,士卒多以草根树皮充饥…

前景堪忧,张全义忙向老同事、远在汴梁的朱温(时名朱全忠)求救。

接到求援信,朱温认为此乃统一中原的一好机会。

于是,派大将牛存节、丁会等人救援,一举击溃了沙陀兵,解了张全义之围。

击溃李克用后,朱温遂成中原势力最大之军阀,也加快了他篡唐自立的步伐。

为报救命之恩,张全义便全心全意地跟着朱温混了。

张全义在修缮洛阳城之际,积极劝课农桑,大力发展农业生产,并筑南、北二城供百姓居住,再次展现了其治理地方的能力。

仕途又一路开挂,任天平军节度使、守中书令,封为东平王。

天祐四年(907年),朱温篡唐建梁称帝后,拜张全义兼河阳节度使,进封魏王。

且,赐名宗奭。

意思很直白,希望张全义跟辅周大咖召公姬奭一般尽心为大梁服务。

05

朱温与李克用、李存勖父子可谓是一对历史级别的冤家。

互撕了30余年,就没消停过。

李克用死后,其子李存瑁主政河东更是不好惹。

连毛爷爷也为其点赞:“风云账下奇儿在。”

眼瞅李存勖慢慢强大,而此时朱温却已疾病缠身、垂垂老矣。

乾化二年(912年)二月,朱温年已花甲、仍带病亲率大军讨伐李存瑁,一图霸业。

结果,老朱大败而还,病情加剧,连轿子也坐不了,一路歇歇停停...

也就在这期间,朱温来到洛阳张全义府上,便出现了本文开篇的一幕。

【请记住这个时间点,后文再说。】

同年六月,朱友珪弑父上位,一代枭雄、大唐掘墓人朱温终于退出了历史舞台。

06

923年,李存勖灭后梁,定都洛阳,史称后唐;

俗话说,一朝天子一朝臣。

作为亡国之臣,张全义自然要素服进宫请罪。

不想,庄宗李存瑁见老张来,喜出望外。

对待老张这种在洛阳盘踞多年的大佬,不仅设宴款待,更是花样拉拢。

庄宗抚慰久之,以其年老,令人掖而升殿,宴赐尽欢,诏皇子继岌、皇弟存纪等皆兄事之。

见老张年迈忙叫人搀扶上殿...且诏令太子、诸王要把张全义当兄长来看待,不得怠慢。

拜为太尉中书令、河南尹并兼领河阳,封齐王。

其间,李存瑁携风姿绰约、仪态万方的小刘皇后曾到老张府上走访老干部。

小刘皇后见到一脸褶子、胡子拉碴的老张,咋看咋顺眼,硬要认干爹:

“陛下,我幼年时遭逢战乱,失去父母双亲,今儿个一见张大人就觉得特亲切,想拜他为干爹。”

庄宗听了龙颜大悦,这媳妇如此讲政治,立时准奏。

老张哪敢应承,忙跪下磕头捣蒜:“此事万万不可,皇后乃万国之母,让我一糟老头子如何自处?”

老张再三推脱,庄宗不准。

拜爹之礼不能免,小刘皇后立时跪地,三叩首。

礼成,老张升格为皇亲国戚。

瞧,李存瑁导演的这出政治样板戏,多吸睛。

也可见,作为征服者李存瑁对张全义这一亡国之臣、地方大佬也不敢小觑。

张全义继续称雄洛阳地区。

直到同光四年(926年)去世,享年75岁。

07

回头,再来看一下这则花边新闻。

对此,《梁史》记载:

上不豫,厌秋暑,幸宗奭私第数日,宰臣视事于仁政亭,崇政诸司并止于河南府廨署。

感觉朱温没扯啥淡。

薛居正(912-981年,本为后周宰相,后入宋为官)的《旧五代史》里,也没记此事。

最先记载了此事的是,王禹偁(954-1001年)的《五代史阙文》。

世传梁祖乱全义之家,妇女悉皆进御。

注意“世传”二字,说明王禹偁对此事也是半信半疑。

但到了欧阳修(1007-1072年)的《新五代史》就狗血了:

就是前文已经提到的:

太祖兵败蓚县,道病,还洛,幸全义会节园避暑,留旬日,全义妻女皆迫淫之。

朱温时年60岁,病得连轿子都做不了,还能纵欲10天???

还有司马光(1019-1086年)的《资治通鉴》:

秋,七月…辛丑,帝避暑于张宗奭第,乱其妇女殆遍。

记载此事发生于911年7月,与欧阳修的时间还不一样。

这瓜越传越走样。

《新五代史》自个也在打脸。

打脸一:

全义妻储氏明敏有口辩,遽入见,厉声曰:“宗奭,种田叟尔!守河南三十年,开荒斫土,捃拾财赋,助陛下创业,今年齿衰朽,已无能为,而陛下疑之,何也?”太祖笑曰:“我无恶心,妪勿多言。”

注意,妪,实乃一老太太。

朱温会色心大动?不挑食?

打脸二:

初,庄宗灭梁,欲掘梁太祖墓,斫棺戮尸。全义以为梁虽仇敌,今已屠灭其家,足以报怨,剖棺之戮,非王者以大度示天下也。庄宗以为然,铲去墓阙而已。

说,李存瑁打算掘了朱温的墓,剖棺鞭尸,以泄心头之恨。

老张站出来反对:...杀他全家足矣,剖棺鞭尸非天下王者之气度!

朱温死后,老张还在替他说话。

有人说,历史就是一个任人打扮的小姑娘。

诚哉斯言。

“老张,你头上那顶老大的绿帽子,还是继续戴着吧!”

【此文绝无意给朱温洗白白。】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