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五年了,查一下她过的怎么样?”半小时后“回总裁,她儿子都四岁了,和您长得很像”

2021-09-12 09:49:32 经典总裁小说

“乔唯一!!!”

乔唯一被耳边怒喝惊得清醒过来,睁眼便对上一双阴鸷的眸。

她愣了几秒,才意识到自己正躺在厉夜廷的床上。

昨晚意外之后,乔唯一浑身斑驳,厉夜廷目光触及,瞳仁猛然紧缩,随即抓起被子丢到她身上。

乔唯一这才惊慌藏入被子里,清澈的一双眸瞬间被水汽濡湿。

她看着厉夜廷起身,没有看她一眼转身便走进浴室,有些不知所措地叫了他一声:“厉……”

话音未落下,厉夜廷眼神凌厉地朝她瞥了过来:“厉?”

他语气太过于冰冷,乔唯一被他看得心中一抖,随即慌乱改口:“少爷……”

昨晚她回来的时候家里停电,还没弄清楚是怎么回事,厉夜廷便抓住她一把拖进房间。

她不知道他是喝醉了还是怎么,黑暗中只闻见一股淡淡的酒味和血腥气,她反抗过哭叫过,但厉夜廷力气大得惊人。

现在事情已经发生了,昨晚就像是一场噩梦。

她正要解释,忽然看到厉夜廷腰腹处,竟然有一处长约十几厘米的血痕。

还没看清楚,厉夜廷便转身走到床沿边,伸手,狠捏住她小巧的下巴,沉声道:“乔唯一,你以为用这种方式我就能容下你?!”

“不是,我……”乔唯一慌忙否认。

话还没说完,看到厉夜廷眼底闪过几分嫌恶。

乔唯一看着他不加掩饰的神情,心猛的往下沉去,愣住了。

门外,忽然传来佣人陈妈惊讶的声音:“这不是小姐的衣服?怎么会在门口?”

厉夜廷松开乔唯一,转身直接扯了件衬衫丢给乔唯一,沉声道:“换上,出去。”

他现在让她出去?!

可外面全是人,大家会发现的!

虽说她和厉夜廷根本没有血缘关系,但是厉家上下谁不知道,她妈妈安桐是厉夜廷父亲的女人。

乔唯一慌得控制不住发起抖来,眼泪直往下掉,她拽住厉夜廷的一只胳膊轻声央求道:“你听我解释好不好?昨晚我……”

厉夜廷却狠狠一把甩开她的手,满脸冰霜:“乔唯一,你就和你妈一样下溅。”

乔唯一被甩得跌回床上,骨头痛得像是被抖散了一般。

然而更伤人的,是他方才脱口而出的那句话。

家长们的事情,她以前作为一个孩子,不能理解也插不了手,她只记得她一直哭着求爸爸妈妈不要离婚,但他们还是离婚了。

妈妈带着她来到厉家的时候,她不过才六岁,厉家不接受她们,妈妈便让她去讨好那个冷若冰霜的少年,好让她们母女在厉家有一席之地,所以她照做了。

她知道,厉夜廷一直不喜欢她,嫌弃她像是跟屁虫一样粘着他。

可即便他生性冷淡,也从未用这样厌弃的态度对她。

乔唯一不知到底是哪儿出了问题,她的脑子里一片空白,她也不明白为什么不过几天没见厉夜廷就变成这样。明明上一次离开前,他还说要带她喜欢吃的龙井酥回来。

“给你十秒。滚出去!”

厉夜廷咬着牙,朝她沉声道。

乔唯一怔怔地看着他,手心瞬间凉透。

乔唯一穿上衬衫推门出去时,半个厉家的人都围在门外,诧异地看着满身痕迹的乔唯一赤脚从里面走了出来。

乔唯一只觉得那些目光像是刀子一样扎在她身上,痛得她撕心裂肺。

陈妈随即反应过来,拿过毯子迅速包住了她将她推回房。

乔唯一脑子浑浑噩噩,坐在自己房间里,只听隔壁传来隐约的谈话声:“……这么多人看见,你怎么都得对她负责吧?”

“负责?”厉夜廷只是冷笑,“那我如她所愿!”

下午,乔家便来了人。

乔唯一的行李,就像是垃圾一样被丢到厉家大门外。

把乔唯一赶回到她亲生父亲那儿,就是厉家给的最终交待。

下着大雨,乔唯一没有打伞,看着男人面色阴冷地站在廊下,盯着她。

“哥……”乔唯一哆嗦着唇,被雨淋得眼睛都快睁不开,尝试着最后一次央求他。

他对她做了那种事情,她知道他当时状态不对肯定是被人害了,她不怪他,可厉夜廷怎么能狠心推开她让她离开?她不想回乔家,他明明知道的!

厉夜廷对她的恳求无动于衷,转身便消失在门口,雕花铁门随即在乔唯一面前重重合上。

乔唯跟厉夜廷这件事短短几日便在江城传得满城风雨。

大家都说,是因为乔唯一的母亲卷款厉家十几个亿和人逃走,只留下乔唯一一人在厉家,乔唯一为了保全自己,继续攀附厉家,所以做出这种不堪的事情。

一个月后,乔唯一便被低调送出国,厉乔两家选择用息事宁人不回应的态度了结了这件事,以厉家在江城的地位,这件事,慢慢没有人再提起。

三年半后,乔家。

“司机去机场接大小姐回来了。”佣人朝乔正国轻声道。

乔正国看着楼下停稳的奥迪,没作声。

原本乔唯一不该在这个时候回来,她在学校学业还未完成,只是乔家老爷子忽然病重,一直念着要见乔唯一最后一面,乔正国不得已,只能将乔唯一接了回来。

外面下着大雨,乔唯一撑着黑伞,从奥迪车里走了出来。

抬头时,恰好跟乔正国视线对上,两人对视了两秒,乔唯一又面无表情地收回目光。

她离开厉家那天和被送出国那天都下了雨,回来正好又是下雨天,巧了。

“姐,回来了。”门口,乔正国的二女儿乔伊人巧笑嫣然地看着她,和她打了声招呼。

“嗯。”乔唯一只淡淡应了声。

随即拎着行李包,目不斜视地走进乔家大门。

回来路上她听乔家管家说,乔伊人考上了影视学院,才上大二,资源便拿到手软,前段时间刚拍完一部古装大戏,还没上映口碑就已经大爆。

而据说,乔伊人的资源是厉家亲自出面帮忙拿到的。因为乔伊人,已经是厉家钦定的儿媳。

再度想起厉家,乔唯一心里唯有平静。

厉乔两家是什么关系?乔伊人是不是要嫁给那个在江城呼风唤雨的男人?这中间发生了什么她并不在乎。

去后面一幢独栋小楼见过爷爷后,乔唯一回到客厅里时,乔正国正等着她,似乎有话对她说。

“既然已经回来了,那就别走了。”乔正国朝乔唯一道。

乔唯一走到沙发前坐下,翘起二郎腿,看着对面乔正国,忍不住勾了下嘴角:“怎么?有事求我?”

乔正国将近四年未见乔唯一,只觉得她变了许多,皱着眉头回道:“明天肖总的饭局上给你安排了相亲,晚上好好休息。”

相亲?恐怕是当牲口卖吧?

乔唯一只是浅笑着看着他:“乔先生觉得我这残花败柳,还有谁敢要?当年事情闹得那么大,不嫌给乔家丢人?”

乔唯一说得露骨,乔正国脸色顿时不好看了。

乔唯一长得和她母亲安桐有七八分相似,肤白如雪,身材高挑,眼神却清澈如初。

出国前她还小,没完全长开,现在已然是倾国之姿。

这就是她的资本,年轻漂亮。总有一些年龄大的富商,会为了这幅皮相而看中她。

乔正国当年就是看中乔唯一母亲的皮相,才会鬼迷心窍娶了她。

现在看来,果然什么样的人生什么样的种,安桐下溅,乔唯一也不是个什么好东西。

乔唯一早就看惯了乔正国嫌恶她的嘴脸,不以为意地跟他对视着。

“这场饭局好几位贵人都会去,怎么表现就看你了。”乔正国冷着脸回道,“你爷爷希望你可以过去,事关你的终身大事。”

说罢,他便起身离开客厅,没给乔唯一再拒绝的机会。

乔唯一看着乔正国的背影,脸色冷淡下来。

她冷不丁开口道:“既然要赴约,得好好打扮吧?”

乔正国脚步顿了下,随即不耐地从口袋里抽出一张银行卡递给管家。

他就知道,乔唯一和安桐一样爱钱如命,只要给她钱,做什么她都愿意。

“多谢。”乔唯一毫不客气地接过卡,神情淡漠地出了门。

宋清如从楼上下来,恰好看到这一幕,冷着脸嘲讽道:“她拿着咱们伊人挣来的钱,倒是用得心安理得。”

对于宋清如,乔正国心里确实觉得有些愧对于她,原本他跟安桐离婚时说得清清楚楚,会跟安桐母女彻底划清界限,但直到现在,他们还是无法跟乔唯一撇干净关系。

“等到明天之后就好了,放心,而且有几位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乔唯一无论嫁给谁咱们家都不吃亏,聘礼少说上亿数。”他柔声哄道。

“最好如此,不然还要乔家养她这废物到什么时候?”宋清如冷哼了声。

大门外,乔唯一默不作声地听着里面传出的对话,紧紧抓住口袋里的银行卡。

她出了门才发现自己没带电脑鼠标,刚刚折返要上楼去拿。

所以,乔正国就是想榨干她的最后一丝利用价值。

她嘴角忍不住勾起一丝冷笑,转身,随即离开了乔家。

环球商场。

手机上,King发来消息:“到了没?”

“到了,我找个咖啡厅。”乔唯一一边快速回着信息,一边走进大门。

走到盘旋电梯附近,前面忽然出现一帮人,迅速拉起了警戒线:“让让!麻烦让开!”

乔唯一下意识地朝那边看了几眼,以为出了什么电梯事故。

“是厉总吧?听说厉总今天来环球商场谈论收购计划,消息应该没错了!”乔唯一身前有两个拿着相机的记者,拼命往前挤去。

“加上环球商场,这已经是WL集团吞并的第十家公司了吧?不过四年没到,厉总便让厉家起死回生,简直是商界奇才!”

厉总?

乔唯一怔了怔,抬眸,朝环球商场特有的跨越三层的盘旋电梯顶上望去。

除了两端的几名保镖,电梯上只站着一个西装笔挺,身材颀长的男人,他单手抱着个看起来两三岁大的小奶娃,犹如帝王降临一般的强大气场。

只一眼,乔唯一就认出,是厉夜廷。

(声明:1.小说会定期删文,您可以收藏二维码图片到手机,之后直接扫描二维码阅读,谢谢大家!2.本文所有图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后台联系作者)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