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话说“长兄为父”,而这位兄长对待妹妹的行为,却连禽兽都不如

2021-08-27 20:20:02 大狮

常言道,长兄为父,这四个字出自于孟子所著《跬道》,意指身为家中长子,要担负起教化,培育弟弟妹妹的责任。然而有些人却偏偏与这四个字背道而驰,不但不肯担负起兄长的责任,反倒处处算计,甚至于一味地压榨、迫害弟弟妹妹。如此兄长,不但不配为表率,更配不上一个人字。且听“大狮”说一个发生在清末时节的真人真事,听罢之后,您一定会大为愤慨。

话说清朝同治年间,直隶保定府有个贡生名叫李茂,娶妻孙氏,纳妾冯氏,正室夫人孙氏育有一子一女,子名李毅,女名李小玉。小妾冯氏过门时年方十六岁,而李茂彼时已经年逾五十,由于身体原因不能行人道,故而冯氏一直未能生育。

就在冯氏过门后的不久,孙氏便因病亡故。不久后,李茂也一病不起,在病榻上煎熬了三个年头,终于熬到油尽灯枯,一命呜呼。

李茂死后,家产全部由儿子李毅继承,小玉虽然身为李家独女,但由于早晚要嫁作他人妇,故而没有支配家产的权利。从这一点,便可看出古代女子的地位是何其的低下。

单说李毅,此子虽自小在父亲的监督下苦读圣贤书,但为人心术不正,对于圣人的谆谆教诲根本不屑一顾。父亲在世之时,尚且不能检点,饮酒狎妓,宣淫无度,自誉“人间逍遥仙”。父亲病故之后,则更是猖狂,居然明目张胆地把小妈冯氏拉到自己的房中,而忘记了伦理纲常。

早在三年之前,曾有个被尊奉为“赛孔明”相士到过李宅给李茂的一对儿女相面,相士看过李毅的长相之后,认为此子五短身材,头尖颚宽,小眼细脖,一颗脑袋好似插在竹竿上的鸭梨,只怕将来要受“一刀之苦”。

又看了小玉的面相,“赛孔明”摇头叹息,对李茂说:“令爱虽然天生福相,印堂之间却暗藏一丝黑纹,只怕到头来要有血光之灾。”

得!俩孩子一对糟糕。当爹的怎不心焦,恳求“赛孔明”务必要想个法子,化解了两个孩子的劫数。“赛孔明”面露难色,沉吟不语。李茂急得好似热锅上蚂蚁,咕咚一声,双膝跪地,给“赛孔明”磕响头。

“——嗐。”“赛孔明”长叹一声,这才说道:“治病需有药引,劫数也有根由,你那位新娶进门的偏房小夫人便是‘祸母’。我观此女有‘妖狐之相’,一对招子吐露妖媚,只怕在你仙游之后,她要加害你的一对儿女。若听我好良言相劝,速速写一纸休书,把这狐媚女子给轰了出去,这便是解救你一对儿女的不二之法。”

李茂听罢此言,苦恼不已,小妾冯氏乃是他的心肝宝贝,刚娶过门不久,还没有新鲜够,如此一个天下罕有的尤物,爱惜还来不及,怎能说休就休?

“赛孔明”一对慧眼怎会看不出李茂的心思。既如此,多说无益,冷笑一声,起身告辞,自此再不登李宅大门。

兴许是思虑过度的缘故,没过几天,李茂便一病不起,眼歪嘴斜,口角流涎,吃喝拉撒,全都要人伺候,生活已经完全不能自理。

丈夫有病,身为小妾的冯氏本应该担起照顾丈夫的责任,但冯氏对于丈夫的病情从来不闻不问,反倒整天浓妆艳抹,跟李毅打情骂俏,全然不把丈夫的死活放在心上。

李毅这厮与自己的小妈生出不伦之恋,并干出龌龊之事,这在行为被称之为“鹁奔之丑”,是严重违背伦理道德的事情。但是李毅和冯氏毫不在乎别人投来的鄙夷眼光,两个人我行我素,甚至在李茂的病榻前也从不避讳。

小玉身为妹妹,实在看不惯哥哥的行径,于是良言相劝。李毅不但不听,反倒以当家人的身份斥责小玉,说什么长兄为父,兄长的事情轮不到当妹子的来管。若继续喋喋不休,就胡乱找个男人把她给嫁出去!

小玉无奈,生怕惹怒了哥哥,真的会被赶出家门,只好委曲求全。满腹苦水无处倾诉,只能在没人的时候来到父亲的病榻前,将自己的委屈哭诉给父亲听。

李茂躺在病榻之上,双目淌泪,悔不该当初心太软,就应该在听了“赛诸葛”的话后,立即一纸休书将冯氏这个妖媚狐臊的贱人给休了。如今满腔悔意,却无能为力,一个连话都说不出来的人,又怎么可能握笔写休书。这正是:当断不断,必留后患。

连窝火带憋气,李茂踹腿归了西。这一来,李毅更加得意,与冯氏出双入对,双宿双栖,俨然他两个才是真夫妻。

小玉整日守在闺房之中,不知多少个日日夜夜以泪洗面,然而身为一介弱质女子,又怎敢在兄长和小妈的面前放肆。不仅如此,她还必须遵循祖上传下来的家训,每天必须要到哥哥和小妈的面前请安。看着两个龌龊之人相拥相眠的丑态,身为清白女儿家,那种发自内心的作呕是难以言表的。

冯氏是个精明人,怎会看不出小玉对她的蔑视和憎恶。于是整天没事找事,用极其刻薄的语言对小玉冷嘲热讽,扬言要把小玉嫁到乡下给泥腿子当老婆。小玉怕她,只能隐忍,再不敢在她的面前表现出丝毫的蔑视表情。

冬去春来,又是一年。这年九月,邻居家的儿媳妇诞下男丁,依照当地的旧规,每逢亲朋好友家中添人进口,熟人都必须到家拜贺,女人们还要帮着做婴儿和孕妇所用的衣物被褥。小玉依照规例去邻家帮忙做衣物,跟小玉相熟的几个女孩子也在其中,几个年龄效仿的大姑娘一边做活一边说笑,小玉的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心情大好,话语自然也就多了起来,说着说着就闭不上嘴,把一些不该说的话也说了出来。

偏巧冯氏也来邻居家帮忙,从几个大姑娘叽叽喳喳的笑语欢声中听到了一些奚落她的话。为此,冯氏怒不可遏,气呼呼跑回家中,在李毅的面前添枝加叶,诽谤小玉在外面胡乱说话,把家里的丑事一股脑儿都告诉了别人。

李毅本就对这个妹妹没有什么好感,听了冯氏的话,顿时火冒三丈。冯氏见有眉目,于是又添了一把火,说她还听小玉说,要找个明白人写一纸诉状,要拉着哥哥到衙门打官司,让官府做主把财产分给她一半。

这番无中生有的话,瞬间触动了李毅的敏感神经,他是典型的守财奴,最担心有人觊觎他的家产。他感到毛骨悚然,他的理智不再清晰,他对于冯氏所说的话深信不疑,他问冯氏应该怎么办才好?

冯氏赶紧出主意说,若单单只是把小玉嫁出去,不但要支付一笔嫁妆银子,万一小玉在嫁人之后,利用花言巧语让夫家之人为其所用,到那时只怕那些人会过来找麻烦。既如此,干脆来个绝情绝义,把赔钱货给“废掉”,让她做不成人!

如此恶毒之言,换做任何人也不可能答应,要知道那可是一母同胞的亲妹子,身为兄长者又怎能下得了毒手?

可令人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李毅居然想都没想就一口答应了下来。禽兽尚且知道爱惜幼小,由此可见,这种东西连个禽兽都不如。

下定狠心,说干就干。三更时分,月色昏暗,秋风萧瑟,好一个月黑杀人夜,风高放火天。小玉在邻家忙碌一天,早早地睡下,风吹窗棂,呜咽作响,顿时惊起,蜷缩床脚,瑟瑟发抖,似乎预感到了灾祸不期就要降临到自己的头上。

突然,有人拍门,随即传进来冯氏的声音。冯氏让小玉将门打开,她有些话必须要当面对小玉说。小玉不敢开门,但因为惧怕冯氏的威严,又不敢不开门,只好战战兢兢地把门打开。就在屋门开启的瞬间,冯氏一步闯进屋里,将只穿着花裤和肚兜的小玉从背后拦腰抱住。小玉刚要惊呼,李毅手持一把尖刀冲到屋中,对准妹子的心口就是一刀。

这一刀稳准狠,小玉在猝不及防之间,化为幽幽冤魂。冯氏赶紧将小玉的花裤和肚兜撕破,让李毅对已经断了气的小玉进行无礼,以此制造出恶徒进宅奸杀良家的假象。

事到如今,李毅已经顾不得伦理,依照冯氏的话,干出逆伦恶行。然后等到天亮,假装刚刚发现妹子遇害,号啕大哭,惹来邻居,地保赶到之后,一面让人维护现场秩序,一面派人去衙门报官。

官府派人过来之后,李毅暗中贿赂负责验尸的仵作。仵作拿了好处,自然要替人办事,改动“尸格”,回禀县令,死者李小玉系遭受恶徒强行无礼之后,又被凶徒以利器猛刺心口而致其死亡。

恶徒是谁,无从查找,只能先将死者下葬。一晃又是一年,小玉之死,已经无人追问。李毅与冯氏这对恶毒男女本以为太平无事,难料想在东昌府做生意的表兄赵长发突然回到保定府,回来之后第一件事,便是要为表妹小玉伸冤。

原来,赵长发在东昌府做生意已有多年不回老家,接到家里的书信,才知道表妹惨死之事,他早就听说了表弟李毅与冯氏之间的龌龊事,尽管厌恶至极,但也没有理由搅闹,因此当做不知道有这种事的存在,依旧在东昌府干自己的买卖。可是表妹惨死之事,身为表兄的就不能不管了。

于是,赵长发将生意交给伙计打理,雇了一辆车回到老家,没有直接去质问李毅和冯氏,而是花银子雇了几个精明人暗中打听,从左邻右舍的口中获悉到有利线索之后,赵长发决定开棺验尸。为了保险起见,赵长发让人找到当日负责验尸的仵作,在威逼利诱之下,仵作无法抵赖,只好说出拿了李毅的好处,改动“尸格”的经过。

有了人证之后,赵长发凭借关系找来几位士绅,又找来两个有名的讼师,写下诉状,交到公衙,请求重新审查李小玉被害一案。

此事惊动直隶总督衙门,勒令县署衙门务必查明真相,还死者一个公道。负责重新验尸的是保定府有名的仵作“李三爷”。开棺之后,李三爷发现小玉的尸身居然保存完好,深感惊奇,似乎老天爷有意保全小玉的尸身,只等重新检验。

李三爷经验老到,细细查验之后,发现小玉乃是死后遭人非礼,而身体上下也无厮打痕迹,明显是熟人作案。此时赵长发把自己派人暗中查到的证据禀报官府,又有前任仵作的口供为证,在证据面前,李毅和冯氏无法抵赖,在遭受棍棒毒打之后,唯有招供服罪。

至此,一桩恶兄弑妹案真相大白。“赛诸葛”当年的一番话得到应验,恨只恨李茂不听良言相劝,害了女儿小玉。至于李毅,本就是其身不正之辈,纵使没有冯氏的挑唆,只怕也会落个害人害己的下场。

再说赵长发,此人极具侠义精神,若不是他执意要为表妹诉冤,只怕小玉的冤屈永无昭雪之日。好人有好报的一句话,也应在了赵长发的身上,由于李毅没有后人,官府鉴于赵长发破案有功,于是将李宅的家产全部交由他打理。赵长发认为宅院不吉,且又是伤心之地,低价转让之后,携带金银细软回到东昌府,从此不再踏入保定地界。

这是发生在同治三年前后的事情,晚清文人戴愚庵将此案记载于笔记之中,这才有了今天“大狮”所写的这篇陋文。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