噩耗!总裁猝然辞世,年仅50岁!此前董事长被立案调查,还有83亿坏账,上海电气迎至暗时刻

2021-08-06 11:20:14 21世纪经济报道

图 / 图虫

来 源丨21世纪经济报道(ID:jjbd21)

作 者丨韩迅 张赛男

编 辑丨朱益民 陈思

8月5日晚,上海电气(601727.SH)发布公告称,公司执行董事兼总裁黄瓯于2021年8月5日不幸逝世。

就在9天前,上海电气曾在7月28日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法定代表人郑建华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上海市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中共上海市纪律检查委员会、上海市监察委员会网站也有相关消息,上海电气(集团)总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上海电气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郑建华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上海市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据上海电气微信公众号,郑建华7月26日还出席了上海电气总公司干部大会暨风控大会,并发表了主题为“提质增效防范风险,以新发展理念推动高质量发展”的讲话。次日,官方便宣布确认了郑建华落马的消息。

8月5日晚,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试图向上海电气相关负责人进行求证,但是其没有回复采访要求。

公开资料显示,黄瓯,男,出生于1971年3月,浙江温州人,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持有工学硕士学位,教授级高级工程师。于2004-2006年期间担任上海汽轮机有限公司总裁;于2007-2009年期间曾担任上海电气电站设备有限公司副总裁;于2006-2013年期间担任上海电气电站集团执行副总裁;于2011-2015年期间担任上海电气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首席技术官;2015-2016期间担任上海电气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2016-2018期间担任上海市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副主任。

短短几日内,上海电气的两位重量级人物相继“出事”,这家上市公司究竟怎么了?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黄瓯最后一次的公开消息来自上海电气官网:7月29日下午,上海电气召开干部大会,市委常委、组织部部长胡文容出席会议并讲话。会议宣布了市委决定:冷伟青任中共上海电气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委员会书记,免去郑建华的中共上海电气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委员会书记职务。

在这次会议上,上海电气集团党委副书记、总裁黄瓯代表领导班子作了发言:“冷伟青同志对上海电气的产业情况和干部队伍比较熟悉,又长期在国资委和市委组织部担任领导。当前,上海电气处在事业发展的特殊时期,对于市委市政府的这一决定,我们坚决拥护。我会以党的干部应有的站位与担当,带头履职尽责,和领导班子一同全力支持配合好冷伟青同志的工作。坚信冷伟青同志能够带领上海电气走向更为美好的未来。相信在市委市政府的高度重视、关心下,在冷伟青同志的带领下,在全体干部员工的共同努力下,调整后的上海电气领导班子,一定能够牢记使命、开拓进取、扎实工作,以守正创新的精神推动好上海电气事业的发展,不辜负市委市政府的期望和要求。”

7月30日,上海电气发布《董事会关于任免董事的公告》,宣布免去郑建华上海电气董事长、战略委员会主席及委员、首席执行官职务,同意冷伟青正式任职公司董事后担任公司第五届董事会董事长。

资料显示,冷伟青出生于1968年4月,此前曾任上海市委组织部副部长、上海市机构编制委员会办公室主任。

据悉,冷伟青此前也有在上海电气的工作经验,曾任“上海电气(集团)总公司副总裁、上海电气电站集团党委书记”,此次她“临危受命”重回上海电气,应该是要帮助公司渡过特殊时期的“特殊难关”。

83亿的财务 “黑天鹅”

上海电气遭遇的这一连串噩耗的起点是2个月前的一则公告。5月30日,上海电气突然发布重大风险提示公告,控股子公司上海电气通讯技术有限公司(简称 “上海通讯”)应收账款普遍逾期,公司对其的股东权益账面值为5.26亿元,另外公司还向其提供了77.66亿元的股东借款,极端情况下,最终可能对公司的归母净利润造成83亿元的损失。

而这已经超出上海电气近2年的归母净利润总和,财务数据显示,上海电气2019年、2020年的归母净利润分别为35亿元、37.6亿元,2021年一季度的归母净利润为6.61亿元。

对于该事件的影响,上海电气在公告中称,上述风险可能导致上海通讯大幅计提资产减值损失,可能导致上海通讯经营困难,亦可能导致公司对上海通讯的股东借款形成重大损失,对公司本期利润或期后利润将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在曝出财务 “黑天鹅” 后,上海电气于7月5日公告,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证监会决定对公司立案调查。上海电气表示,在调查期间,公司将积极配合中国证监会的调查工作,并严格按照监管要求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自子公司业绩爆雷以来,上海电气股价接连下跌,A股股价累计最大跌幅接近30%,港股的累计最大跌幅达31.4%。

同时,据券商中国,上海电气第一大股东上海电气(集团)总公司近一年来频繁减持,2020年3月至今年一季度末合计减持4.09亿股,持股比例由57.17% 降至52.55%。

上海电气是一家老牌国企,实际控制人为上海市国资委,是一家大型综合性高端装备制造企业,主导产业聚焦能源装备、工业装备、集成服务三大领域,致力于为全球客户提供绿色、环保、智能、互联于一体的技术集成和系统解决方案,产品包括火力发电机组(煤电、气电)、核电机组、风力发电设备、输配电设备、环保设备、自动化设备、电梯、轨道交通和工业互联网等。

7月5日,因信息披露违规,中国证监会对上海电气进行立案调查。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在爆雷之前,上海电气也曾出现一次人事变动。

工商信息显示,在2021年1月19日,上电通讯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吕亚臣变更为沈欣。据悉,此次变更因吕亚臣退休。而后在4月7日,中共上海市纪律检查委员会和上海市监察委员会官网公布消息,上海电气原副总裁吕亚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上海市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目前,上海电气的人事变动和财务爆雷是否有关联,仍然待解。

陷入一个惊天骗局

上海电气“爆雷” 背后,牵涉到一个惊天大骗局。(此前报道:)

一个名叫“隋田力”的人,其在专网通信领域中“编织”了一张庞大的贸易网,而这张贸易网潜藏的风险正逐步暴露,并开始席卷部分A股上市公司。

自5月30日至今短短2个月时间,包括上海电气(601727.SH)、宏达新材(002211.SZ)、瑞斯康达(603803.SH)、国瑞科技(300600.SH)、中天科技(600522.SH)、汇鸿集团(600981.SH)、凯乐科技(600260.SH)、中利集团(002309.SZ)和康隆达(603665.SH)和*ST华讯(000687.SZ)等公司相继发布重大风险提示公告,合计的可能损失或高达245亿元,财务爆雷的原因都是电子通信设备业务存在部分合同执行异常。

资料显示,隋田力系上海电气 “爆雷” 子公司上海通讯的第二大股东上海星地通的实控人。而国瑞科技此次 “爆雷” 事件中也出现上海星地通的身影。

此外,在中天科技、汇鸿集团相关通信业务爆雷中均出现的航天神禾,法定代表人为隋田力,并且该公司由隋田力控制。

以上海电气、中利集团的案例分析,或可一窥隋田力贸易网的端倪。

中利集团参股公司江苏中利电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中利电子)向其上游供应商——海高通信、宁波鸿孜通信采购通信业务原材料,然后经过加工将产品卖给航天神禾、江苏汇鸿国际集团中锦控股有限公司(下称汇鸿中锦公司)、中利集团等企业,然后中利集团又将产品卖给其下游客户上海电气的子公司上海电气通讯技术有限公司(下称上电通讯公司),而上电通讯公司的下游客户是富申实业、南京长江电子、北京首都创业集团有限公司贸易分公司和哈尔滨工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

按照公告披露的信息,中利集团的下游客户上电通讯公司应收账款逾期了,而上海电气公告显示,是其子公司上电通讯公司的下游客户应收账款逾期了。同时,中利电子的上游供应商海高通信、宁波鸿孜通信不仅逾期供货,也没有退回预付款项。

汇鸿集团子公司江苏汇鸿国际集团中锦控股有限公司(下称汇鸿中锦公司)也是中利电子的下游客户,而汇鸿中锦公司的下游客户是航天神禾。

8月3日,汇鸿集团相关负责人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风险披露之后,公司一直密切跟交易所和监管部门在沟通,几条线都在加紧推进,“如有消息,会及时公告的。”

由此可以看出,隋田力控制的海高通信是上游的主要供应商,而其控制的航天神禾是下游的主要客户,上游供应商需要上市公司支付100%预付款,而下游客户仅需要支付10%的预付款给上市公司,这种融资性贸易的大部分资金全部流入到了隋田力控制的上游公司。

如今,隋田力失联、公安机关介入侦查已经公开宣告隋田力组织庞大的专网通信贸易犹如新冠疫情般的惊天骗局,这个疫情爆发后,与隋田力发生业务往来的密切接触者们何时会轰然倒下,值得监管层高度关注。

本期编辑 刘巷 陈思 实习生 杨思雅

相关报道:

上海电气连环事发 深陷巨亏泥潭 总裁黄瓯突然逝世 诸多谜团待解

资料显示,黄瓯(1971年3月-2021年8月5日),男,汉族,浙江温州人,全日制研究生,工学硕士,高级工程师,1996年3月参加工作,1995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生前系上海电气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总裁。

自5月,上海电气发布重大风险提示以及子公司重大诉讼公告以来,上海电气风波不断。

5月30日,上海电气发布公告表示,上海电气持股40%的控股子公司上海电气通讯技术有限公司(下简称“通讯公司”)应收账款普遍逾期,上海电气对通讯公司的股东权益账面值为5.26亿元,另外上海电气向通讯公司提供了77.66亿元的股东借款。根据公告,若出现权益投资全额损失以及借款无法收回的极端情况,最终可能对公司的归母净利润造成83亿元的损失。

同时公告还指出,截至5月30日,通讯公司账面存货余额为22.30亿元。鉴于通讯公司相关业务原因,存货可能无法足额变现,可能导致通讯公司计提大额资产减值损失。另外,通讯公司在商业银行的借款12.52亿元,也存在无法按约清偿的风险。

7月27日,根据中共上海市纪律检查委员会、上海市监察委员会网站消息,上海电气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法定代表人郑建华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上海市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值得注意的是,在5月30日上海电气披露“83亿惊雷”的前两日,上海电气还在向通讯公司提供借款。根据5月30日的公告,上海电气表示,截至本公告日,公司向通讯公司提供的股东借款金额合计为776,572万元,前述借款到期日分别自2021年11月14日至2022年5月28日不等。

5月30日,上交所下发监管工作函,要求上海电气尽快核实控股子公司通讯公司业务开展的实际情况,包括业务类型、业务模式、主要客户和供应商以及资金流转情况等,查明其应收账款出现普遍逾期的具体原因及责任人,是否存在其他应披露而未披露的事项,是否存在侵占上市公司利益的行为。

7月5日,上海电气因涉嫌信披违法违规收到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通知书。

至今,上海电气并未回复上述问题,并且,自上海电气披露风险公告后,多家上市公司发出与上海电气类似的应收账款坏账公告。目前,事态还在进一步发酵。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史建磊_NBJ11331)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