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9年朱光看望朱德,毛主席质问:你为啥只看朱老总,不来看我?

2021-08-06 08:52:13 冰点历史

前言

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历史上,朱光”这个名字可以说是重复率较高的姓名之一,共有三位名留青史:其中有着1955年被授予开国少将军衔,来自山东聊城的朱光少将,还有一位1988年被授衔,来自山东济南的朱光中将。而第三位来自广东博白的朱光,虽然在战争年代就曾经担任军级领导职务,但最终并未被授衔,而他的传奇经历相比于其他两位来说更为跌宕起伏,与毛主席之间的亲密关系更是令人津津乐道。

图:中国共产党的忠贞战士——朱光

天赋聪颖,少时投笔从戎

1906年,朱光出生于广东博白,从族谱关系上来说,他是南宋文学家、理论家朱熹的后人。少年时期的朱光十分喜欢书法艺术,学习成绩名列前茅,并且还能“左右开弓”两手同时写字,当时他的书法作品就已经被同学们视为珍宝。1925年,朱光在广西博白县立初中就学时,亲手绘制了一幅无产阶级革命导师——列宁的素描画像,同学们看后纷纷啧啧称奇。

年少时的朱光受马克思列宁思想的启发很早,1926年就加入了共青团,受到了当时担任广西省第二高级中学校长、中共地下党员朱锡昂的大力培养。1927年,朱光顺利考入广州国民大学,担任共青团广州市委委员。蒋介石策划的“四一二”反革命政变爆发之后,广州处于白色恐怖的威胁之下,这时朱光就率领200多名共青团员一起参加了由张太雷、叶剑英领导的广州起义,当时起义军脖子上挂着的那条鲜红的领带,就是朱光一手设计制作的。

图:广州起义油画

广州起义不幸失败之后,朱光辗转从香港来到上海,于1928年同中共上海地下党组织取得了联系,并且被党组织安培到“上海艺术剧社”开展地下党组织活动。

1931年,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在江西瑞金成立,朱光闻讯在上海亲自为苏区设计了第一张苏区货币。“一·二八”事变之后,按照党中央的安排,从事了3年地下工作的朱光奉调转入鄂豫皖苏区,担任红四方面军总政治部秘书长职务。

带着镣铐走过长征路的坚强战士

1932年10月,红四方面军经过鏖战,依然未能粉碎蒋介石对鄂豫皖根据地发动的残酷“围剿”,只能被迫向西进行战略转移。12月10日,红四方面军到达陕南,在小河口举行了红四方面军师级以上领导干部会议,在这次会议上,大家都对张国焘的错误指挥问题提出了批评,而朱光身为秘书长也在会议上提出了不少建设性意见。

图:朱光旧照

对于这些建议,张国焘在表面上都表示接受,但私下里却筹谋报复。等到红四方面军刚刚稳定下来,他就开始将在小河口会议上曾经反对过他的同志纷纷关入监狱,而朱光由于能够写得一手好字,又懂得绘制地图,因此当时红四方面军就出现了令人心酸的一幕:朱光和廖承志、罗世文等人在一起,从事红四方面的地图绘制和组织宣传工作,可他们的手脚却都戴上了手铐和脚镣。

1935年4月,红四方面军为积极策应中央红军北上,决心集中8万大军强渡嘉陵江,前往川西北地区进行长征。朱光就这样戴着手铐脚镣,以“犯人”的身份跟随部队艰难前进。当红军战士们一个个路过他的身边时,人群之中总是不时发出惊异的评论:“那不是朱光秘书长吗?他还活着!”朱光以顽强的意志战胜了大自然的严酷挑战,拖着自己的病躯一步也不肯掉队,就这样硬撑着到达了陕北革命根据地,直到一年多之后,朱光的问题才被彻底平反。

朱光与毛主席的书帖之争

重新回到工作岗位之后,朱光担任延安鲁迅文学院秘书长,不久之后“七七事变”爆发,日军大举侵略山西地区。1937年平型关大捷之后,著名青年作家殳宭在从五台山返回延安的路途之中,偶然间从战火之中捡到了《莎士比亚》《李尔王》《奥赛德》《仲夏夜之梦》四本书,以及《石索》《三希堂》等两卷残帖。

图:毛主席在延安工作

1937年冬到达延安之后,殳宭在朱光的引荐之下见到了朝思暮想的毛主席。和毛主席的交谈让这位青年作家十分高兴,听说毛主席喜欢读书,他就一股脑儿地将自己背包之中那些自己还尚未翻阅的宝贵书籍掏了出来,将这4本剧本和2本字帖全部送给毛主席。

一向喜欢读书的毛主席看到这些来之不易的宝贵书籍自然心花怒放,可毛主席刚打算感谢殳宭的好意并将这些好书“收入囊中”时,坐在一边的朱光却一把将毛主席手中那4本珍贵的剧本夺走,并且对毛主席说道:“见面分一半!”

毛主席看到朱光竟然敢从自己的怀里“抢”书,佯装生气地说:“岂有此理?”

“字帖的问题先不说,这些剧本应该归我。”原来,朱光在延安鲁迅文学院工作的时候,还负责组织中国文艺协会的戏剧工作。

图:毛主席(前排右五)、朱光(前排右六)在珠岛宾馆合影

“怎么剧本就应该归你了?”毛主席表示不服气,也开始“引经据典”:“莎士比亚是一代剧大师,马克思最喜欢读他的书。现在我是马克思的党徒,今天莎士比亚作品的归属权,怎能与你朱光善罢甘休?”毛主席风趣的较起了真。

先前,在朱光负责中国文艺协会戏剧工作的时候,朱光曾经编写出《广州暴动》《秘密》《血祭上海》等优秀话剧,获得延安群众的一致好评,毛主席看后对朱光大为赞赏。也正是因为朱光的出色表演,毛主席才和朱光成为了好朋友。

图:1938年在西安八路军办事处,朱光(右)与朱德总司令(前)、伍云甫(时任八路军西安办事处主任)合影

可朱光却振振有词地说道:“我乃南国社元老,有权决定剧本的归属权。”

“权既在你,那我只得服从。但我要问你,你身为南国社元老,可曾能表演出莎士比亚的话剧?”毛主席这样质问道。

结果当时朱光脱口而出《奥赛罗》之中的大量片段,并且为毛主席表演的绘声绘色,不过唯一的缺点是声音之中夹杂着浓重的粤音。

“如此说来,你演出《奥赛罗》的时候,我必须到现场捧场喽毛主席笑着挥了挥手,于是这些话剧作品就被朱光拿走了。

图:1949年11月,朱光(右三)与叶剑英(右二)、方方(左一)、赖传珠(右一)在广州市府门前举行解放军入城仪式

时隔大约12年之后的1949年9月,新中国即将举办开国大典,当时担任长春市市委书记的朱光奉命前往广州任职。到达北京之后,他趁机前往看望自己的老上级朱德总司令(抗日战争事情,朱光曾经担任过朱德总司令的秘书)。一天早上,正在朱德与朱光在中南海散步的时候,他们忽然发现毛主席正在向他们走来。还没有等朱光开口询问,毛主席就首先开口,装作不认识朱光:

“你是什么人?”

朱光当即回答:“我——朱光是也!”

图:1946年1月,军调处第36执行小组的中共代表朱光

“好你个朱光,你现在还认识我吗?知道我是谁吗?”毛主席风趣地问道。

“哪个不认识您啊,您可是中外皆知的伟大人物——”

但毛主席忽然话锋一转,质问他:“那你为什么只看朱老总,不来看望我?”

朱光灵机一动回答说:“因为我和朱总司令同宗同姓,是宗派山头嘛。”

图:朱光(左二)陪同朱德(左一)视察白云山,研究白云山机场建设

毛主席立刻回答说:“你既然敢把我‘划外’,你就不怕我见外,把你给忘了?”

“毛主席你忘不了我朱光!”

“何以见得?”

“因为我还没有给您演出《奥赛德》呢。”

图:毛主席在菊香书屋读书

毛主席又想起12年前的话,不禁会心一笑,没有继续说下去,只是带着两人走入了自己的书房之中。朱光一进屋子,看到毛主席的卧室之中藏着大量书籍,心中就不免和被猫抓一样难以忍耐。毛主席似乎看出了朱光的心思,于是就半开玩笑地说道:“好你个朱光,是不是还想着夺书?”

朱光急忙回答说:“主席,我不要你的书,但是我想要你的墨宝。”于是毛主席就亲自挥笔泼墨,为朱光手写了一幅《长征》送给了这位“长征人”。

朱光也即兴写了一首诗:“四载风云塞北行,艰难跋涉愧无成。如今身是南归客,回首山川觉有情。”最后落款是“朱光于一九四年年建国前夕古都中南海书法家之府。”

毛主席看完之后,提起毛笔将“书法家之府”改成了“书癖家之家”,修改了两个字。朱光看后觉得没有必要:“主席,何必如此呢?”

毛主席声色俱厉地对朱光说道:“好你个朱光上皇,你要给我加封加冕称王称霸了吗?我们可是来自人民的党,不能忘本。明天也好,明年也罢,你我应该始终如一,要同甘共苦,同称同志,同叫背枪的、当兵的。时至今日,我们党和人民胜利了,这才有了‘家’,人生一世,保全一家,足矣,足矣。”

图:毛主席赠送给朱光的题词

毛主席发自内心的话语,让朱光深受感动,在前往广州之前,毛主席亲自为他写了一句批语:“到南方去,同原来在南方工作的同志团结在一起,把南方的工作做好,这是我的希望。”次日清晨,朱光就背着一条毛毯,带着毛主席的祝福,同200多位广东、广西的干部渡过黄河、长江,最后来到了广州。

生前之名:广州的好市长

从1949年10月开始,朱光先后担任广州副市长、市长职务,在广州主持政务长达11年,他没有辜负毛主席对他的崇高期待,也没有忘记“人民军队爱人民”的本色。他敢当人民的勤务员,为改善广州市容、改善人民生活质量水平做出了杰出的贡献,时至今日,他所写下的《广州好》系列诗词依然被当地人民所传颂。

图: 朱光(右二)、周恩来(右一)与防治白蚁专家李始美(左二)

朱光担任广州市市长期间,率先提出了“绿化广州”的口号,并且围绕这一目标进行了诸多切实有利的基建工程,如在广州城区内部挖掘了诸如东山、越秀等人工湖,重新修建了广州起义烈士陵园、三元里人民抗英烈士纪念碑、黄花岗七十二烈士公园等等,并且重新修建了广州博物馆,保护广州的传统文物。朱光非常重视广州的城市卫生工作,多次组织市民开展卫生运动,不久之后广州市区就很少见到苍蝇、蚊子,当时的广州金花街更是全国卫生模范的典型。

此外,他还十分重视广州的工业发展,在有关领导的大力支持下,朱光先后兴建了广州造纸厂、广州造船厂、广州重型机械厂、广州自行车厂等工业厂房,并且还重新组建了广州第一人民医院,重修了南方大厦百货商店等等,从各方各面为人民的幸福生活考虑。

图:由广州市市长朱光颁发的奖状

当然在这种情况之下,朱光的基建项目也有失误的时候,一旦出现问题,他总是勇于担当,具有强烈的自我批评精神。比如在1950年,朱光在广州市第二届人民代表大会之上,有位工商业代表提出,要在城内兴建一座有机肥料厂,将垃圾和粪便重新制作成有机肥支援农民,朱光立刻采纳了这一建议,并且组织专家两次考证可行性,最后朱光决心拨款170万元兴建厂。

可由于当时新中国没有足够的工业基础和技术经验,再加上设计错误,朱光的这次投资项目以失败告终,朱光对此感到心痛不已,难以释怀,于是多次向华南分局、广州市委和市政府写出书面检讨;此外他还觉得有愧于广州人民对他的信任,又亲笔写下了3000余字检讨,命令秘书刊登在《广州日报》上公开向人民道歉,而像朱光这样的党政高级领导干部,以个人名义写检讨公开向人民道歉,在当时也算是十分少见的了。

此外,在日常生活中,朱光对自己也是严格要求,从不徇私枉法。上世纪50年代初,朱光的儿子驾驶着一辆香港牌照的两轮摩托车,带着朱光上街买东西,但因为红灯的时候车轮越过了停车线,因此摩托车被执法的交警拦下,可未曾想到朱光的儿子没有摩托车驾驶执照,因此警察就把朱光父子二人一起带到了派出所处理。

图: 朱光(右)陪同毛主席视察广州棠下村

据朱光的小儿子朱惠风回忆,当时父亲朱光的神色很是尴尬,就像是刚犯了错误不知道怎么办的孩子一样等待着警察的严厉批评。等交警询问他们的姓名和职称之后,这才得知原来这就是广州市市长朱光同志,警察同志顿时显得有些紧张,朱光却一个劲地向警察同志们鞠躬道歉,很显然是意识到了自己和儿子的错误。

在广州期间,朱德、董必武等老战友经常过来拜访朱光,毛主席、周恩来等人也时常来到广州,对于每一笔公款消费情况,他都记录得十分仔细,从来没有一次违反过规定。在朱德、董必武到朱光家里吃饭时,朱光的妻子余修并不用广东的海鲜招呼他们,而是做自己最拿手的“萝卜糕”,董必武还曾经写诗赞美过这一家庭美食。

图:1958年7月9日,周恩来在广东省、广州市领导人陶铸、朱光、曾志等陪同下视察广州造船厂

朱光还特别擅长篆刻印章,在他留给后人的数百枚印章作品之中,无时无刻不展现出他对共产主义信念的坚定信念:“原是博白破落地主子弟”、“幼稚可笑”、“甘愿当小学校”、“做人民的勤务员”、“共产党员朱光”。

身后之名:李卫平对朱光深切的缅怀

1960年,朱光被调任北京国务院负责对外文化交流工作,5年之后转任安徽省副省长。1969年,朱光因病在安徽合肥去世。朱光去世之后,他的很多同辈和晚辈都十分怀念他,其中与他的儿子交往甚深的李卫平便是其中之一。2014年,退休之后的李卫平前往广西北海出差,在附近的一处饭店就餐,偶然之间,他听到有几位老人在谈论诗词,他顿时听到了一个非常熟悉的名字——朱光。

图:叶剑英、朱光、李章达、梁广在市政府.门前合影

于是李卫平就对几位老者说:“你们讲的那位朱光,可是博白的朱光?”

几位老者非常惊讶:“你怎么知道?”

李卫平回答说:“我是一位军人,我和他的小儿子是战友,我是从他和他的妈妈余修那里了解到的。”

几位老者十分高兴,邀请他一起前往博白县参观朱光故居。3年之后的2017年6月,李卫平专门赶到博白的朱光故居,同朱光后人一起参观这位革命前辈。令人感到惋惜的是,朱光前辈的故居早已经因为年久失修而变成了断壁残垣,在朱光的故居之前,李卫平似乎又想起了这位前辈生前的只言片语:

图:李卫平将军(左)与朱光后人在朱光故居

“我人生之中最大的一个理想,就是当一个革命诗人,如果说要当官的话,那么我最大的愿望就是当一个连指导员,在战场上冲锋陷阵、一马当先。”
“老老实实,清清白白,是就是,非就非,心要如同明镜一样,明静如水。”
“中国自古以来就曾经有所谓‘酒色财气’四大害的说法,这四个字,我们的共产党员一定要不得,要是能够不计较个人得失,那么我们的一切都会变得更美好起来。”

在朱光旧居的残垣断壁之前,李卫平无声地追悼着朱光伟大的一生,尽管他没有被授衔,但他的所作所为,都无愧于一个伟大的革命战士、一个崇高的马克思主义者,他是共产党和人民解放军之中的一位最为忠贞的革命战士。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