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独家丨对话“女护士跟踪者”:没非分之想,她不需要我再出现,我就不再打扰她

2021-08-05 13:57:36 封面新闻

来源:封面新闻

封面新闻记者 荀超

“后面就希望她能好好生活,我也能还她一个平静。虽然我们无法和解了,但我希望未来的日子,不会再让她有很大的波澜,(不再)让她心里不爽。”8月3日中午,继茂名女护士发声表达困扰后,“女护士跟踪者”黄某接受封面新闻记者采访,这也是她首次通过媒体讲述自己的想法。

“太过于执着一个人,

是完全会失去人生自由的”

2019年底,来自广东茂名的黄某因车祸住院,并得到了女护士张某的照顾,出院后,黄某开始想方设法跟踪女护士。近两年来,她偷偷给女护士拍照、偷拿女护士的工服,拿女护士快递,用女护士头像做社交账号,跟着女护士搬家数次,在女护士家门口多次做出诡异举动……黄某的行为让女护士受到巨大困扰,濒临崩溃,网友们纷纷表示“毛骨悚然”。

“太过于执着一个人,是完全会失去人生自由的,这在我身上已经深深刻刻体会到了。”8月3日,正在外地参加朋友婚礼的黄某接受封面新闻记者采访,“看到她发声后,我也反思过自己,也真的认真反省过,因为我的过错,给她带来这么大的伤害。我现在已经没有在生活上再去接触和干预她了,我打算各过各的生活,毕竟我以后也要走自己的路,她要走过她的日子。”

7月下旬,女护士张某曾接受封面新闻记者采访,并在社交平台发文,表达自己的困扰和痛苦。黄某称,自己将张某的文章“看了几百遍,字字句句刺痛我的心,那天晚上我完全睡不着,人是被抽空的感觉,饭也不想吃,什么都不想做。我们俩并没有直接交流过,只是通过别人来说,她不发声我真的不知道她心里怎么想的。现在我知道她很讨厌我,知道她很委屈,也深深感受到其实她也很痛苦。我每次也有在想她的处境,但是到后面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隔了一段时间又(故态复萌)。”

采访中,黄某多次用“恐惧”形容自己的行为。“我发现原来我这么做是在步步紧逼,就觉得真的是有点恐惧。所以我看到她发声之后,就完全没有再跟她接触过,没有给她发过任何信息,不会给她打电话,借别人手机我也不会打给她。”

事情发酵至今,黄某承诺自己不会再去找女护士。“每天我都会把她的消息存在脑海里,但是我也会克制自己不去找她。虽然我很想见她,但我害怕见到她。我们关系越来越恶劣之后,不可能成为朋友,她也在媒体上说过这辈子不会做朋友,所以我也没有什么可留恋的。但是我也不清楚为什么会发展成这样子。”

“我对她完全没有那种男女之情,

也没有非分之想”

在黄某看来,女护士与自己的直接接触、沟通并不多,对自己的了解也都是道听途说。“其实她来接触我这个人的话,我根本就不会对她怎么样,也不会刻意去靠近她,我对她还是恭恭敬敬。我很清楚我对她完全没有那种男女之情,也没有非分之想,我只是很希望她可以做那种精神支柱般的姐姐,像偶像一样,我可能把她过分的偶像化了,但是她并没有那样想,所以才会让她这么困惑、不解。”

黄某还明确表示,自己有男朋友。“我身边女性朋友挺多的,男性朋友也还好。她也不是特别漂亮,也不是特别有才华,也不是对我最好的,在医院也没有对我很特殊照顾,我对她并不是那种同性喜欢。我本身是有男朋友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对我男朋友都没那么大的热情。确实,我跟她,孽缘。”

在黄某看来,或许女护士并不是害怕自己,而是害怕自己的某种能力。“因为我过分去关注关心她,让她觉得我比她自己还更了解她的时候,她就有一种很害怕的感觉。”

黄某说,自己遇到女护士后,是想通过某种方式与之交流。“但后来发现我用的方法都错了,之后我只能往错误的方向一步一步走。我为她经历的也是人生第一次,而且这么的恐惧,让人无奈和不解,还在网络上发酵。当那么多目光聚焦过来的时候,事情已经变成了一个无底洞了,没有办法往上升,只能一直往下去。”

“她是受了挺大伤害,

但我只是没表达我所受的伤害”

被问及是否能真正做到完全不打扰女护士的生活,黄某直言“我也没办法,现在也不知道是怎么处理,她说是等有关部门处理,我也不知道有关部门处理什么。后来我就去深圳那边医院看了一下,医生没诊断些什么,也没有要我怎么治疗,就给我开了药,然后我就回去了。我还要过我正常的生活,我不可能单单因为喜欢她,就一定要执着认为自己有病吧?反正就无爱的一身轻,有爱的变神经。她是受了挺大伤害,但是在我身上,我只是没有表达出我所受的所有伤害,因为我不想去寻求什么东西。”

过去,黄某以“张某某妹妹”为名建立社交账号,并日常“告白”女护士。她称,自己在网络上发布任何东西都“只是想给姐姐一个人看,但是所有人都来看我也没办法,因为我没有她私人账号联系她。”面对不少网友的谴责声,黄某并不担心,“我能发出来我就能知道四面八方会有各种声音,当一件事情被报道或者被挖掘出来的时候,当事人一定会去看的,她肯定会看得到。”

如今,黄某已经修改了自己的账号名称,决定不再接触女护士。但她仍然会发布一些内容,记录生活。“她不想让我干预她的生活,我就没去接触她,但我们的联系是断不了。藕断丝连,不是说两个人见面或者连在一起,而是在无形之中的有一种另外的力量,让我们都记得彼此,她肯定很难忘记我,我也忘不了她,但我们不希望对方再来干预自己的生活。我也不希望我让她精神状况、她的家庭不好。她不需要我再出现,那我就不出现、不打扰。我的家人也天天打电话提醒我,让我不要跟她有任何接触,让我不要在网上发她。”

【对话】

拿快递和护士服 是因为“可以有机会再见见她”

封面新闻:你为什么要穿她的衣服,还把她的结婚照、从小到大的照片都拿到了?

黄某:衣服是她租的,她可以租,我为什么不可以租?

封面新闻:还穿过她的护士服?

黄某:我是拿过她的护士服,但是我没有穿过她的护士服,因为她们护士服挺多细菌的,我穿它干嘛?

封面新闻:为什么要去拿人家的东西?

黄某:因为我没有任何的理由和机会跟她接触,所以我就拿了她的护士服和快递。她快递我拿过四次,因为我的快递太多了,去拿我的快递的时候顺便问了她的快递,然后就把它放到她家门口。我为什么拿她工服不拿其他衣服,是因为她工服很重要,其他衣服她肯定是不要的,工服肯定让我还给她,所以我就拿了她工服,送回去时就有机会见见她。

封面新闻:为什么要在她家楼上租房呢?

黄某:之前是因为我朋友在那边开游泳馆,希望我暑假当教练。也有从外地过来当教练的朋友要租房子,我家是肯定是不能住的,就正好想租在那边,可以一起去工作。因为那个事情之后,我朋友也不要我去那边工作了,就算了。

封面新闻:你也用恐惧这个词来形容自己的行为,为什么不收敛呢?

黄某:因为她没有表达,她表现出来的完全是不一样的感觉。你如果真正的接触一个人的话,是可以感受到她对你的态度的。我去接触她的时候,她很坦然的在那儿,也没有怎么样,但是现在是不可能的了,现在她已经完全知道怎么制服我了。

封面新闻:怎么制服?

黄某:就是求助媒体呀,用舆论的压力,可能也不一定能压死我,因为我内心比较强大,是心理素质比较强的人。她很了解我是什么样的人,她完全没有办法怎么样我,她只能把我当成精神病,觉得我喜欢她这个行为是精神有病。

封面新闻:会向她道歉吗?

黄某:我其实很想用现实一点东西去赔偿她,如果网络上对我不好的负面评价让她心情舒畅一点,我觉得也还行,因为她自己可能也压抑了很久。

封面新闻:你不想跟她说抱歉吗?

黄某:跟她说也没有用,因为我之前写过1000个对不起给她,很认真很诚恳地写,边哭边流眼泪的写过。我希望这件事情之后,她可以回归正常的生活。这件事情被社会关注了之后,她可以有一个出口或者保护,我希望他们心安一点,没有这么提心吊胆。

封面新闻:后期还会接受心理治疗吗?

黄某:会。

封面新闻:打算开启新的生活吗?

黄某:很难,可能需要一段很长的时间,她也想走出这个阴影。我也要提高自己的学历和学业,还有一些爱好,就慢慢来,很难直接一步就能跨越这个坎。

此前报道:

女子表白女护士被拒:跟踪其2年 亲吻家门外猫眼

近日,有网友报料称

广东茂名一女子

跟踪女护士长达两年

期间对着摄像头比心表白

甚至亲吻女护士家门外猫眼

据被跟踪的女护士母亲称,这名偏执女还以自己女儿的名义偷拿快递盗取护士工服,用女护士照片做社交头像并公开表白,跟着女护士搬家数次,在女护士家门口多次做出诡异举动。社交平台公开表白☟

透过猫眼偷看☟

对着摄像头比心☟

冒充拿快递☟

目前,女护士受到巨大困扰,早已不堪重负,常常被吓得不敢出门。5月1日,茂名市人民医院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被骚扰女护士张某某是该院护士,曾服务过一名女患者黄某某,后一直被该患者纠缠。医院同事曾试图出面为张护士处理该事,但未解决。该工作人员也表示,他从当事人处了解到,女护士母亲在网络发布相关视频后,黄某某已有几日未出现。记者注意到,从2020年2月起,黄某某在微博间歇发布向张某某示爱的文字,也有偷拍照片出现。

黄某某社交平台头像为被跟踪护士照片黄某某的一个社交账号曾发布一份《参加严重精神障碍社区管理治疗服务知情同意》文件,文件显示黄某某被诊断为“双相情感障碍伴有精神病性症状的躁狂发作”。5月1日,广东茂名市城南街道某居委会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目前黄某某已被送往茂名高州一家医院接受治疗。

被女患者跟踪两年后 女护士首发声:有事就称她有病

广东茂名女护士张某某被偏执女子黄某某跟踪长达两年之久,不仅多次被跟踪偷拍,还冒名偷拿快递盗取护士工服,此外,这名偏执女子还用女护士照片做社交头像并公开表白,跟着女护士搬家数次,在女护士家门口多次做出诡异举动……女护士报警后,今年5月,黄某某被有关部门送去治疗了一段时间,未料,出院之后的黄某某不仅一如既往,甚至变本加厉。近日,黄某某又在社交平台上曝光了女护士张某某的婚纱照,并时常发布张某某在医院的照片或者“表白”张某某。

7月17日,女护士张某某接受记者采访,这是她事发近两年后首度发声,“我无法用语言形容自己的心情,我身边的朋友和家人都已经看不下去了,但又不知道还有什么途径可以帮到我。报警,可能警察看到我都烦了;联系对方父母,他们却说自己不是她的父母,一有事就拿她有病来说话。”

女护士妈妈短视频账号截图

骚扰升级 在社交平台曝光女护士婚纱照

2019年底,黄某某遇车祸住院,治疗期间,女护士张某某对其细心照顾,后竟被黄某某跟踪长近两年。据张某某回忆:“那是2019年年底,因为当时床位比较紧,她那个房间是临时增加的,房间窗户外是生活区,大家每天的必经之路。她每天都在那里,问别人我会不会去上班,或者坐在走廊拍我的照片。 她找到我的电话加了我的微信。一开始我并不知道,之后觉得她不太对劲,就把她拉黑了,当晚她像发疯似地冲到值班房里面,当时还叫了保安。她还没出院时,我觉得她不太对劲,眼神各方面……,我已经尽量疏离她,但越是疏离,她就越变态。

“长达近两年的跟踪,张某某说:“她看到我,确实不会在身体上伤害我,就跟在我后面说‘我就看一下而已。’但是看就算了,她会在后背偷拍。”更令张某某感到惊悚的是,“其实在她住院期间,已经查了我很多东西,比如我的微博、QQ, 这些社交平台,她全部查了一遍。我在哪里读书,什么时候生日,她全部都查到了。”

近日,黄某某通过社交平台宣称自己有张某某从小到大所有的照片。对此,张某某感到非常惶恐:“说实话,这些照片我自己都拿不出来,我从小到大根本就没怎么拍照,我家里仅存的也就那么几张,我初中也没怎么拍,高中还有一点点,之后到大学有的话,我也只是微信发一点点。但是我当时加她微信的时候,我设置了仅半年可见,以前的东西是看不到的。最可怕的是,她把我的婚纱底片全部都搞到了。”关于婚纱照底片泄露问题,张某某和丈夫在第一时间询问了当年拍照的摄影店,对方称他们也不清楚黄某某是通过何种渠道获取的,表示会严查,婚纱店答应尽快给答复。

最初张某某和丈夫还以为是当时举行婚礼时,酒店大堂有LED滚动电子相册,认为是黄某某偷拍后截图,但事实并非如此。“她发布的那些照片非常清楚,有编号,连水印都没有,肯定不是现场翻拍后截图。我们去找了拍照片的店,店里说他们不可能会泄露这些照片,我不知道是通过什么途径泄露出去了。” 据透露,张某某结婚时,黄某某曾在其婚礼现场哭。张某某说:“结婚典礼后我们去敬酒,我们前脚刚走,后面就有人跑过来跟我说,说她坐在主席台我们刚才坐过的地方哭。当时现场人很多,我们又怕她搞什么事情,就赶紧叫人把她拉到外面。”

黄某某短视频账号截图

被偷窥近两年 出门疑神疑鬼 已经暴瘦10斤

自从被黄某某跟踪后,张某某出门都要前后左右地看有没有人。除了跟踪,黄某某还曾每天不停给张某某打电话,甚至借别人的电话,以便号码不停变幻 ,“后来我连接电话都不敢接了,每天疑神疑鬼。这件事情发酵之后,大家都知道了。别人发微信问我是怎么回事,说医院的人都知道这个事情了。有一段时间,我一看到她就吃不下饭,瘦了差不多10斤。后来她被有关部门送去治疗后,就没怎么见到她了。那时候我以为她治疗完再出来后应该不会再纠缠我了,结果猝不及防,她又出现了。她这段时间里还还找了很多其他人,不停地挖掘我的信息,跟我朋友的朋友打听我的各种事情,导致我现在都不敢跟别人说我的任何事情。而且,她每天都会网上说要曝我的照片,曝我的地址, 还曝光我家人的信息,极其过分。”最让张某某不解的是:“为什么她这样做,她就可以大摇大摆,却搞得我走在路上就畏畏缩缩?好像有错的人是我。”

黄某某的跟踪让张某某不胜其烦的同时,也非常无助。因为她不知道接下来该如何处理。她也曾试图和黄某某的家人沟通,“我跟她家人说她肯定是精神上有点问题,你们要带她去看一下,当时她家人说她没病,还骂我。我请朋友帮我拍视频取证,我朋友就一直在后面拍她跟着我,结果她突然冲上来抢了我朋友的手机,还把手机摔烂,当时我就报警了,去派出所搞了一天。这两年我们又报了很多次警,报得公安局的人可能看到我都烦了。每次报警后,等待出警都需要时间,等警察赶来的时候她又跑了,我又拉不住她。”

女护士妈妈短视频账号截图

偏执女家人置之不理 女护士不知如何维权

所谓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女护士张某某觉得自己的生活被打扰的一团糟,自己无时无刻不在被动偷窥中,“我什么时候起床,什么时候上班,什么时候出去,她都知道。所有的隐私是没有的。而且经过这个事情,无论她有没有在偷窥跟踪,我都感到有一双眼睛一直跟着自己,甚至上厕所都觉得好恐怖。”其实,张某某的诉求非常简单,“我希望以后她都不要出现在我的工作生活里,不要骚扰到我,这是我的最低要求了。都是因为我们的善良、一次次的放过才导致这样的结果。”

张某某也试着开诚布公地和黄某某谈一谈,“我试过很多次跟她谈,她很喜欢这种方式,她可以跟你谈一天。她反而把这个当成一个接近你的理由,或者是一个非常好的方式。她在网上的那些言论和行动,很多时候都是想逼我出来找她。我真的挺崩溃。”

然而,更无奈的是,女护士张某某发现黄某某的家人并不打算劝说或者约束自己的孩子,“她出来之后这两个月来,相关部门纷纷去找过她的父母谈话调解,可他们总是敷衍了事。有时候干脆不接电话,还说自己不是她的父母,只是舅父舅母,父母在外地来不了。我也跟她家人交流过,可说着说着就能吵起来。他们跟我说你不要怕她,她不会对你进行什么伤害的,她只是很喜欢你,她不会伤害到你的,不要怕她。而且一开始找她家人谈,他们就说孩子没病。可等到报警了,他们就说孩子有病。我想,如果她的家人不事事都维护她的话,她绝对不会到今天这种地步。 ”

针对黄某某公开泄露自己的隐私,张某某也多次在社交平台上进行投诉,“但这都需要时间去审核。她所想出来和做出来的事情是我们正常人没办法想象的。尤其当我从别人口中得知的一些消息,已经不是恐怖二字来形容我的心情了。我听别人说,疫情非常严重那段时间,在大家都尽量不出门的情况下,她依然每天在医院外面走,跟我们说‘我连死都不怕了,我还怕网络攻击?’

7月15日,近距离尾随女护士的黄某某还特意近身摸了摸张某某的头,“吓得我大声尖叫,很多人都转过头来看我们。可等警察赶来时,她已经跑了,最后又是不了了之。 ”

“她把我逼成现在这样,精神压力极大,我妈都快被气死了,我身边的朋友家人已经看不下去了,但是又不知道还可以从什么途径帮助到我了。”更让女护士张某某难过的是,原本已经开始备孕的她,却在近期最后一次咨询医生意见时,被告知“别冒险”。“医生说我精神压力太大,不适应怀孕,即使怀了很大几率也保不住,医生让我等事件过去慢慢调养身体后再说,说如果我第一次怀孕失败,对心灵更是一个重的创伤,医生认为我现在已经承担不起这些压力了。我真的特别难过,每天一惊一乍,害的家人朋友跟我一起提心吊胆,可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办,谁能帮助我,让她不要再纠缠我了?”

记者采访了四川一上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林晓明律师,他说:“黄某某这种行为,比如曝光其婚纱照这些,已经涉嫌侵犯了当事人隐私,除了报警,可以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停止侵权,赔礼道歉,赔偿损失。不过,这种侵权行为已经终止,要提起诉讼也很难立案,因此,只有在有具体侵权行为时,仍然选择报警。当然,如果能够远离对方,切断对方与其联系是目前可行的措施,不过,如果对方确实精神有问题,可以向相关部门报告,看对方的监护人是否可以有效约束或者是否达到强执治疗的程度。”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胡淑丽_MN7479)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