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名叫伊藤诗织的女孩,站了出来,戳破了日本职场“性侵”真相

2021-08-05 11:19:41 皮皮电影


2015年初,英国制作了一部纪录片《印度的女儿》,聚焦2012年的那起震惊世界的德里公交车轮奸案。

乔蒂辛格,一名即将毕业的、有着大好前程的医学生。

她是家里唯一的孩子,如同她名字的含义“光”一样,她是全家人的骄傲、希望和未来。

虽然家境并不优渥,甚至称得上是贫穷,但乔蒂的父母依旧努力为女儿提供最好的。他们卖了为乔蒂准备的嫁妆,供她学医。

但这一切在2012年12月16日那晚八点戛然而止。

即将结束学业开始实习的乔蒂,在回家的巴士,被六个男人轮奸,他们甚至把铁棍伸进她的下体,扯出了她的肠子,然后把她从车上丢了下去。

很快,乔蒂便去世了。

纪录片采访了一名罪犯,镜头面前,他丝毫没有悔过,反而说:

“一个体面人家的女孩不会晚上还在外面闲逛,对性侵而言,女人比男人责任更大。她应该安安静静地接受强奸,而不是反抗。”

在印度,每20分钟就有一个女性被性侵。但是在监狱里,即使有200个性侵犯,最后被判刑的可能只有12个。

整部纪录片看得人愤怒,却又无力。

三年后,英国又出品了一部纪录片,和《印度的女儿》堪称鲜血上绽放的“双生花”——

日本之耻》

伊藤诗织,一位了不起的日本女性。

也是在临近毕业的那一年,在一间居酒屋兼职的诗织,偶然间碰上了山口敬之。

他是一位日本新闻界业内大佬,是TBS电视台华盛顿分社社长,与当时的首相安倍晋三关系密切,是安倍两本传记的作者,也被认为是安倍的“御用记者”。

以记者为目标而奋斗的小萌新诗织,见到大佬当然会激动和紧张,并主动和大佬打了招呼,并添加了彼此的联系方式。

2015年时,诗织发邮件联系了山口敬之,争取一个工作机会。

本来是小心翼翼不抱希望的尝试,没想到却得到了山口相当热情地回复,对方邀请她在东京的一家寿司店共进晚餐。

没想到,当晚没喝多少酒的诗织,却莫名其妙地开始迷糊,等她清醒过来后,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山口的床上。

意识到自己被性侵的诗织,决定报警。

因为被性侵或性骚扰而报警这个举动,在日本是极其罕见的。

日本政府在2015年公布的一个统计显示:

日本性侵事件的受害者中,仅有4%的人选择报警,而有75%选择不向任何人提及这件事。来源于同一个统计:日本成人女性每15人中就有1人遭遇性侵或者强制性爱。

日本女性从小就被教育要忍耐,要坚强,以至于当性骚扰成为一个常见现象时,她们想到的依旧是沉默,忍气吞声。

“怎么会有人想到要报警呢,这难道不是我们的日常吗?”

在这样的大环境下,诗织的困难可想而知。

第一个困难,就是报警时没有女性警察,好不容易找来一个,还是负责其他事务的。

在日本,女性警员只占全体警察的8%,因此处理诗织案件的全是男警察。

警察在审理性侵案件时,会用一个仿真人偶模拟事发经过并拍照。

这种审理方式对受害者而言无异于是二次性侵。因此,大部分受害者都不会选择报案,她们不想一遍遍被迫回忆,只想尽快忘记痛苦。

第二个困难,是相应社会机构的缺失。

性侵发生后,诗织向一个专门的社会机构求助。但对方表示无法在电话内提供帮助,并拒绝给予任何建议,除非诗织亲自到场。

而要抵达那个机构,诗织需要经历两小时的车程。

伊藤诗织后来在“一席”演讲中指出,这样的社会援助中心应在每个社区设立,便于受害者寻求帮助,且配备足够的医疗资源(比如相应的性侵检测工具)。

接下来,诗织经历了为期两个月的调查取证。

2015年6月,警方总算签发了一个对山口拘留的逮捕令。

但逮捕令签发不久后,时任东京警视厅刑警部长的中村格就下令撤回了对山口的逮捕令,这种情况之前几乎是闻所未闻。

为什么会这样?

因为山口敬之不仅是一个男人,还是一个有权势的男人,说是只手通天也不为过。

这时,诗织遭遇的困难,已经是难以想象的了。

她要对抗的,不仅是性别上的不公,还有阶级的不公。

2015年8月,案件被送至检方。一年后,东京地方检察厅针对此案作出证据不充分、不予刑事起诉的裁决。

案件由此降至冰点。

诗织崩溃了,她想不通,自己没有做错任何事,为什么却得不到公平?

她没有放弃。

2017年5月29日,伊藤诗织决定直接与大众对话,以真名亲自露面召开记者会,公开这一事件。

这一天,无数日本人第一次看见了伊藤诗织,也第一次发现日本竟然还有这样一位女性的存在。

因为,她是第一个在媒体前公开自己的真实姓名和长相,控诉在工作上认识的人对自己实施性侵犯的日本人。

当她曝光这一切之后,得到的是无尽的辱骂和嘲讽。

人们骂她不知羞耻,骂她为了上位不择手段,有意抹黑山口,骂她是婊子、妓女,还把她家人的信息和照片公布到了网上……

家人也不理解诗织,她的姐姐曾问她:“如果一定要有一个人来做这件事,为什么一定是你呢?”

因为山口和首相的私交很好,所以这件事难免要沾上政治色彩。

议员们会在电视节目上公开质疑、嘲讽诗织的行为。

其中还包括一些女性议员的攻击。

2018年10月,伊藤诗织又出版了讲述自己的遭遇的书《Black Box》,“日本的司法和搜查系统,就是这样一个黑箱。”

就在此前不久的9月22日,警方第二次宣布了不起诉山口敬之的决定。

在宣布不起诉的决定之后,山口敬之很快出现在一个电视节目上,一群男人齐齐举起香槟干杯:“让我们恭喜山口先生获得重生。”

同时,诗织的家外面经常停着一辆黑色轿车,家里也被安装了窃听器,诗织数次情绪崩溃,并写下遗书。

毕竟,这是在日本啊。

一直以来宣传“只有水和安全是免费的日本”,即便是小孩独自上学放学也是正常事的日本,真的是一个安全的国家吗?

“你能想到的任何性服务,都能在日本买到。可一旦涉及到约会性侵,或者性侵犯,这些话从不会被舆论提及。”

这里有着最成熟的色情产业。

情色杂志、漫画里,满是对“强奸幻想”的描写和展示。

街头风俗业的广告随处可见,新宿的歌舞伎町人声鼎沸。

日本的情色产业甚至已经占到了国内生产总值的1%,恰好是国防预算的上限。

根据法务省的最新统计:

日本性侵案中最终被起诉的案件不足1/3,且对被告的刑罚并不严厉。在最近的性暴力案件中,1678人施暴者仅有285人被处以3年以上的判决,大约是17%。

日本有关性侵法的修订一百多年来未曾改变 ,直到2017年,性侵罪的最低刑期甚至短于盗窃罪。

当MeToo运动在全球发展的热火朝天之时,日本的响应者却寥寥无几。

在日本,不是“No Means No”,而是“No Means Yes”。

这一切的背后,都是以消费女性为代价的。

但除了攻击和谩骂,诗织也收到了很多支持她的来信。

许多受害者主动联系她,讲出了自己深埋于心的那段被性侵的经历:“一滴水改变不了什么,但是聚集在一起,就能形成海啸。”

“我常用房子自比,作为女性,性别是我的根基,当我的根基受到侵犯,我感到我整个人摇摇欲坠。自那件事发生以后,我无法再过日常的生活。我整日坐在房子中无所事事,我忘了所有的事,我变成了一座空房子。”

于是,诗织站起来了。

在这个过程中,她成长为一名反性侵的社会活动家,整个日本都在被她改变。

政府成立日本首家支援性犯罪受害者的基金会(尽管经费远远不足);在全国范围建立了41家强奸危机处理中心(尽管数量远远没有达标)。

最重要的是,时隔110年,这个国家终于首次对百年未变的性侵相关法案进行了修改,将“强奸罪”更名为“强制性交等罪”,法定最低刑罚已从三年增至五年,并第一次认定了男性也可以作为性侵罪的控告方。

这就是女性的力量。

同时,当诗织要求重新调查的申请被驳回,提起的民事诉讼也被驳回后,她又一次提起了民事诉讼。

终于在2019年12月18日,伊藤诗织胜诉了。

《朝日新闻》报道,日本东京地方法院对女记者伊藤诗织遭性侵的民事诉讼案作出裁决,判决伊藤胜诉,原TBS记者山口敬之赔偿其330万日元。

这场胜利,诗织用了整整四年。

“我怀念无所顾虑地和朋友们去酒吧、咖啡厅闲聊。人们不会用那种眼神看着我。对,我怀念那种生活。”

这部纪录片的名字叫《日本之耻》。

或许,这耻辱,不仅仅是日本的,而是整个亚洲的,包括中国也不例外。

当一件性侵案件,可以牵扯出整个国家无数的弊病时,我们就可以意识到在这个国家里,女性的地位是何其之低。

当我们看到诗织,一位看起来柔弱的女性,在面对苦难时所保持的勇气、坚定和乐观,这才是我们真正要宣扬和推崇和女性价值观。

当她用自己的一生做赌注只为了换来一个公平时,这就说明社会对她是不公平的。

而这种不公平,只能由女性自己来打破。

文/皮皮电影编辑部:童云溪

©原创丨文章著作权:皮皮电影(ppdianying)

未经授权请勿进行任何形式的转载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