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魔头”苏芒上位史!力挺吴亦凡,坐潘石屹身上,摸史玉柱大腿

2021-08-05 10:44:38 麦大人

01

对于时尚,麦叔真的不懂,毕竟不是时尚圈里的小编,有时候很难想象,为何明星,尤其是女明星使着劲地比赛,一个比一个虚荣。

她们每天的工作,就是想方设法在身材和衣服上做工作,有些人更是穿上奇奇怪怪的东西,说好听点是个性,说难听点就是哗众取丑。

这些事情不过助长了明星之间的虚荣心,她们表面上笑呵呵的,暗地里却在较量,当媒体议论纷纷时,又找出一些冠冕堂皇的理由,简直无趣。

今天我们要说的女人,就是一个自我感觉很凡尔赛,但实际上虚荣无趣的人,她在娱乐圈出尽风头,更是被誉为“时尚女魔头”,她就是苏芒。

说起苏芒,就不得不提起一本名为《时尚芭莎》的杂志,比起几块钱的《故事会》,这本书的售价在十多元上下,在一些收入较高的人群中比较畅销。

而苏芒的第一份工作就是这本杂志的编辑,等她站稳脚跟之后,又主编了《时尚cosmos》,并开启了属于自己的时代,一跃成为时尚圈的大姐大。

但到了最后,大家对这个女人并不“友好”,可以说是人人喊打,这究竟是为什么呢?

02

1971年,苏芒出生在南京。

据她自己所说,父母都是文艺工作者,她从小就喜欢跟在父母背后,并在六岁时表演话剧,这为之后进入娱乐圈打下坚实的基础。

苏芒这个人很有野心,而且是写在脸上那种,她的目的很明确,15岁就破格进入中国音乐学院,成为班上最小的学生。

到了18岁那年,她发表了自己的诗集《旱季》,等到顺利毕业之后,她没有回南京,而是选择留在北京。

到了1994年,苏芒做起文编工作,回忆起那段岁月,苏芒忍不住感慨:杂志社只有七个人,地点就在一个破旧的四合院里,就连桌椅都是老板刘江借别人的。

当年,《故事会》《读者》这类书比较畅销,涉及的故事层面比较广,最重要的是价格比较便宜。

而刘江开办了自己的时尚杂志社,这在当时是独一无二的,作为本土时尚杂志,他们将零售价格改为十元上下,这在当时是不小的数目。

这七个人分工明确,有编写的,有干杂活的,苏芒就是那个干杂活的。不但如此,她还要选稿子,做销售工作,有时候还负责广告催款的问题。

某次,老板刘江将一个重要任务交给苏芒,没想到的是,这个小姑娘竟然把欠款要了回来。此时的刘江心里内疚,以前小看这个丫头了。

03

后来,苏芒所采访的人物都是时尚界的大咖,他们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LV ,这是她做梦都想得到的。

于是,一个月八百元的工资她愣是攒了一年,就这样,苏芒有了人生当中第一个LV.

某次,苏芒跟着老板刘江前往美国谈合作,遇到了一个让她十分震惊的女人,精致的脸庞,穿着丝袜高跟鞋,短短的金发,看见苏芒后脱帽致意。

回国之后,苏芒感慨,一个年近七十的人竟如今精致,而此时的她不再是那个小杂工,而是一位有决策权的主编。

《时尚cosmo》就这在这个时候诞生的,到了2000年,苏芒又一手创办了《时尚先生》,此时的她刚刚30岁。

但无论谁看见她,都会奉承地喊一声“苏芒姐”,后来她在集团的地位越来越高,权力也越来越大。

04

苏芒在集团的十几年,最被人诟病的,就是著名的“秋裤门”。

2008年,在接受鲁豫采访时,她说:自己没有穿秋裤的习惯,即便是冬天。

不但如此,她也不允许自己的手下穿秋裤,认为这是很low的行为。

归根结底,苏芒不穿秋裤的原因是,“会被外国人歧视”。

她的老公就是外国人,很不喜欢秋裤。

这段语出惊人的话,被观众嘲笑了十几年,而她的“豪横”还远远不止这些。

江湖传言,女明星和苏芒一起合影,基本上都是C位,由此可见地位。

和大佬们在一起,苏芒更是一脸的“娇羞”。

某次,她还直接坐在潘石屹的大腿上,更是摸史玉柱大腿。

而和洪晃的合照当中,苏芒直接将对方裁掉,无辜的洪晃笑称是自己的颜值不够。

后来在洪晃的《张大小姐》当中,有一段专门讽刺女主编的文章,虽没有指名道姓,但大家都知道,她说的就是苏芒。

在综艺节目《十五公里桃花坞》当中,苏芒的一段话再次引起争议。

15位嘉宾聚在一起讨论伙食费的问题,宋丹丹提议一天650.苏芒第一个站出来反对:650怎么够?你不吃鸡蛋啊?不喝牛奶啊?人早上要吃得好一点。

观众们都惊讶:什么样的牛奶和鸡蛋要花650?贫穷限制了我们的想象。

随后,苏芒跳出来解释,还让节目组澄清,但她爱出“幺蛾子”这点真的很让人反感。

随着吴亦凡事件,苏芒在2016年的一则消息,又被人挖了出来。

当年,她力挺吴亦凡:担得了多大的荣耀,就经得起多大的诋毁。支持你,黑,永远压不了光明。

只是没想到,打脸来得这么快。

苏芒是一个时代的真实写照,如今的她微博被禁言,永远地消失在时尚圈的长河里。

爱作、趋炎附势、喜欢争流量,一个苏芒倒下了,娱乐圈还有千千万万个苏芒正蓄势待发。

至于时尚圈和娱乐圈,将会出现怎样的碰撞,我们敬请期待吧。

延伸阅读

被吴亦凡事件牵连的五位女明星 其中一位严重到退圈冤吗?

吴亦凡被刑拘,成了最近最爆的娱乐圈新闻,大家都纷纷感叹,汪峰的演唱会从来都不会让人失望,他只要开演唱会,必有大瓜被爆,和萧敬腾的雨一样灵验。

事情发展到今天,吴亦凡估计是无翻身的可能,如果没有一定的证据,警方也不可能会把他刑拘。而在娱乐圈里,忽然掀起了一股道歉风,原因是有几位女明星早早地站错了队,如今正面临网友的讨伐。

这样的女明星目前一共是五位,有三位已经上了热搜,还有两位还让人有点意外,某个角度上,她们就像是在追星,结果偶像塌房,压到了她们身上。

沈梦辰居然也被骂?

这是让人万万没想到的,沈梦辰和吴亦凡有啥联系?

原来沈梦辰在《乘风破浪的姐姐》那档综艺里,公开承认自己是吴亦凡的粉丝,她经常逛吴亦凡的超话,还自称“梅格妮”,这是吴亦凡粉丝的专用称呼。

在《大碗宽面》的公演节目里,沈梦辰也拉来吴亦凡为自己应援。

因此沈梦辰的评论区就沦陷了,不少的网友开始讽刺她。

坦率地说,沈梦辰只是追星而已,这要被“连坐”,真的有点没道理。而且沈梦辰还是认清黑白,第一时间删除了所有与吴亦凡有关的帖子,并且取关吴亦凡。

李雪琴终于删除了和吴亦凡合影的帖子

吴亦凡事件爆出来以后,李雪琴就成了不少网友关注的焦点,因为李雪琴就是因为追星吴亦凡才红起来的,现在也成了经常出现在各大综艺的一个不小的咖。

刚开始,李雪琴只是取消了和吴亦凡的合影置顶,后来吴亦凡被刑拘以后,李雪琴则删除了相关帖子。

而针对李雪琴,网友们居然又给出了另外一个标准,有网友指责李雪琴过于势利,吴亦凡一有事就划清界限。好家伙,为了喷人都不讲道理了,人家只是追星,偶像塌房能怪她吗?

其实无论是沈梦辰还是李雪琴,都只是追星,只是没想到自己成了公众人物以后,追星也是高风险活动,只要偶像塌房,她们受到的影响远比一般人大。

六六和马薇薇,一点不冤

这五位女明星里,六六和马薇薇是肯定不冤的,如果你看看她们当年说出的言论,真的只能用“恶臭”来形容,作为公众人物堂而皇之地说出口,还要显摆自己看问题多么地通透。

这位六六正是《少年派》和《安家》的编剧,有意思的是,她和吴亦凡一样,都不是中国籍,1999年就移民新加坡了,只是又回到了内地捞金。

六六虽然不是艺人,但是作为一位著名编剧,那也是有着不小的影响力的女明星,也是公众人物。然而她的一番言论里,把偶像和明星之间的关系说得庸俗不堪,还把男偶像和女粉丝发生关系形容成是一种福利。

但是这么恶臭的言论,如果不是因为吴亦凡出事,现在还没人管,好家伙!

无独有偶,马薇薇也说出了类似的言论。

你可能又要疑惑,马薇薇是谁?简单地说,她就是《奇葩说》里的一位辩手,虽然不值一提,但是也是一位颇有人气的艺人。除了《奇葩说》,她还参加了《明日之子》《我就是演员》《火星情报局》等等几档综艺。

马薇薇的言论当时就被不少网友反感,她还一副傲娇的样子,觉得自己的观点完全没问题。好家伙,这样三观扭曲的人,怎么就能继续做艺人的呢?

目前六六和马薇薇都道歉了,马薇薇还自觉地说自己要退圈一段时间。但是个人觉得,这就不是道歉的问题,而是这种言论的背后显示,她们的价值观本身就是腐烂的,实在不适合传播,应该管管了。

刚刚上了《五十里桃花坞》的苏芒,不是第一次说错话

对于苏芒,很多人都不认识,但是她最近上了综艺《五十里桃花坞》,不少人才知道了这位时尚界的明星。

苏芒曾经是时尚集团总裁,也是前《时尚芭莎》的总编剧,时尚圈和娱乐圈本来就是重叠的,所以苏芒和很多娱乐圈里的大咖都关系匪浅。

苏芒也曾经力挺吴亦凡,她当时说的那句:“黑,永远压不了光明”多么可笑,哪是黑,哪是白都分不清楚,不知道她现在又是何种心情。

在《五十里桃花坞》里,一开始苏芒的形象就不太亲民,摆着一副习惯于高品质生活的高高在上的日子,那句600元一天不够吃更是成功登上了热搜榜,虽然她后来解释了600块不是指一天。然而后来综艺节目里明星们的餐标被扒,600元一天原来只是随行工作人员的标准,一般的明星一天的餐标都在1000以上。

这次吴亦凡事件发生,估计苏芒也可以在荧幕上消失很长一段日子了,虽然没有被封杀一说,但是谁还敢用啊。

结语

好家伙!吴亦凡一个人出事,五位女明星就受到牵连,马薇薇退圈已成定局,六六和苏芒的负面影响也不小,至于沈梦辰和李雪琴真的有点冤,你觉得呢?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李超_NB12814)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