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运会再惹争议!马术比赛布景奇异恐怖,多匹马受惊失分无缘决赛

2021-08-05 02:52:51 盖饭娱乐官方号

8月4日,一则关于东京奥运会马术比赛场地布景设置的吐槽帖受到了网友的关注。

从网上流传的马术比赛场地图中可以看出,此次的马术比赛采用了“和风主题”,结合了日本当地文化中的枯山水庭院、艺妓、达摩不倒翁等元素,听上去这个创意是不是还不错?能够让文化与体育竞技更好结合,然而,最终呈现出来的效果却令人感到一阵“阴凉”。

比如这个一分为二放置在障碍栏旁边的人脸,乍一看过去,半张惨白的脸直勾勾地盯着你,叫人汗毛倒立。

一个真人同比例的“相扑选手”也静静“守候”在栅栏的一旁。

各种“人面”装饰物与障碍栏相结合。

这场景,说好听点是文化传播,说难听点就是网友口中的“阴间”产物。

让人瞬间联想起东京奥运会开幕式上的种种画面。

比如同款毫无血色的惨白脸蛋。

再比如这让人看不懂的“阴间”纸人。

不仅人看了这些布景感到瘆得慌,就连马看到也被狠狠吓了一跳,直接影响到众多参赛者的比赛成绩。

有网友科普,马术比赛里马儿看到有“眼珠”的东西容易受到惊吓,这也是为什么“达摩不倒翁”栏杆处失败率高的原因。

除此之外,也有选手在赛后向记者反映,“相扑选手”的雕塑影响了不少马儿,马匹被打乱步伐,跃杠失败。

好几名选手在此处遭到裁判罚分,最终失去进入决赛的资格。

布景设置怪异尚且能忍,但这样的布景直接影响了比赛,简直令人大跌眼镜。

难道奥运会主办方在场景布景的过程中仅考虑到了所谓的文化弘扬,没有考虑到赛事本身的需求吗?

更何况,在这种大型赛事中,主办方应该对文化元素的选择多加斟酌,为何偏偏选择这样大型、人面特征过于真实的图案及雕塑来进行摆放呢?

我们可以看出主办方对于此次马术比赛的重视及用心,也十分赞成将当地文化与运动竞技有效结合这一想法,只是在文化要素的选择上,还是应该更加慎重。

对此,你又怎么看呢?

延伸阅读:

奥运赛马终点前受伤倒下随后被安乐死 骑手:太难过

今天,东京 奥运 会传来一个令人悲伤的消息。一匹正在参加马术比赛的 赛马 因为严重受伤,被执行了安乐死。

这匹赛马名叫“喷气机”(Jet Set),隶属于瑞士骑手罗宾-高德尔,超声波扫描显示,“喷气机”的右下肢韧带断裂无法修复,位置就在马蹄上方。

高德尔伤心地在ins上向爱马告别:“我怀着沉痛的心情宣布,我亲爱的Jet Set因为韧带受伤而离世。他在距离终点只有几步的时候倒下了,奔跑和跨越障碍是他最喜欢做的事情。请大家原谅,接下来几天我都会在社交媒体保持沉默。”

按照我们的常规思路,受伤的赛马应该像退役的警犬一样得到良好的救治,即便不能再次出战了,“在大草原上悠闲的吃草”也是它们应得的养老保障。

然而,事实真的是这样吗?

安乐赛马,究竟是否人道?

作为一匹马,它活着的基本标准是能站着

如果你仔细观察,会发现一匹马在它的马生之中,吃喝拉撒睡都是站着的。这是因为马从躺着到站起来需要经过拱起上身、前蹄发力抬起前半身、后蹄跟上抬起后半身的漫长过程。

如果遭遇豺狼虎豹的袭击,马还没等爬起来就已经凉了,所以马、斑马、大象等食草动物就进化出了站着也能睡的神奇技能,为的就是时刻保持警觉,随时准备逃跑。

在站着的时候,马可以把重心放在身体正中,前肢担负总体重的57%,后肢负重43%,前肢与躯干借助于肩带肌形成肌肉联合,这种身体结构被称为“stay apparatus”,能够帮助它们在消耗很少腿部肌肉力量的情况下保持站立,所以站着睡也不累。

即使在马厩里,马基本也是站着睡。躺着睡的只有小马和老马,成年马偶尔在周围极度安全的情况下也会躺下,但躺的时间并不会太长。之所以不敢一直躺着,是因为长时间躺着会对马造成不同程度的损伤。

在动物医学领域,兽医把马匹的侧卧叫做“大躺”。一旦“大躺”了,马匹会面临三种严重损害。一是由于肺部血液循环障碍,再加上胸廓无法像站立时正常扩张,导致肺通气受到抑制,容易引发坠积性肺炎;二是一侧的眼睛正好被压在下面,眼睑无法开合,面神经也会损伤,引发角膜溃疡和角膜炎;三是马匹体重过大会导致内脏不断被压迫,长期大躺会导致其他内脏疾病和并发症。

所以,一旦马生病了必须要躺下,需要每过几小时帮它翻一下身才能在一定程度上减轻这些伤害。然而,即便马主人能够尽心竭力的照料,依然很难挽救像“喷气机”的赛马。

因为,对于马来说,腿受伤甚至比内脏疾病更难治愈。

腿受伤,对于马来说意味着什么?

为了极致化自己的速度,马在进化出了极为精密的腿部结构。一匹成年赛马的体重可以达到半吨,如此大的重量却只靠细细的马腿支撑,基本相当于人长期只靠两个中指走路。

这样的结构就对4条马腿的承重分配提出了非常高的要求,只要有一条腿受伤,就会导致重量压在其他三肢身上,不仅断腿好不了,好腿由于长时间的代偿作用也会被折腾坏了。

所以,治疗马腿一般会采取把马的身体整个吊起来,用人工的方法让它四条腿均衡受力。但这种方法经常在第一步就遇到挫折,因为,马根本不配合……

对马匹的治疗并不像治疗小狗小猫那么简单。只要人固定了它的腿,马就会陷入无穷的痛苦和恐惧,进而剧烈的挣扎。而且,马是非常活跃的动物,他们天生注定要奔跑猎食,像伤筋动骨一百天这么漫长的疗程, 马会 不断强行挣脱束缚,它们可以踩自己、变得非常兴奋、尝试左右移动,最终不仅无法治疗,还会带来二次伤害。

即便真的治好了,在受伤到愈合的过程中,4条马腿之间会有肌肉和力量差别,最终导致马腿之间的受力的不平衡,无法支撑体重。所以,我们看见过三脚狗、三脚猫,但是三脚马却很难在现实中出现。

事实上,历史上有许多曾经全力救治过的赛马,但结果都不太理想。

比如,日本曾经获得弥生赏、皋月赏、菊花赏三次连胜的著名赛马“樱花星王”,曾经和“喷气机”遭遇了同样的左前蹄韧带断裂,马主没有选择安乐死而是让马接受了手术,结果术后右前蹄负担过重,出现蹄叶炎。最后两前蹄的状况恶化到无法支撑它正常站立,体重暴跌,在抢救四个多月后还是被迫选择安乐死。

还有被称为“欧美有史以来最好的赛马”的Barbaro,它的后腿发生了多处骨折,但它的主人不惜一切代价去挽救他,为它在手术植入可钢板、定制了特质的马匹泳池、全天候的照料和疼痛管理,但Barbaro在治疗过程中一直在与脓肿、蹄叶炎作斗争……最终Barbaro在初次手术八个月之后,还是被实施了安乐死。

总之,马是一种为奔跑而生的动物。

救治对于一个无可挽回的生命而言,更多的只是增加折磨。

所以,还是请圣母们放下佛珠吧。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徐虹贺_NBJS14891)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