罕见!苏州女子吃一口外卖全身麻木进急诊,“嘶哈次数太多了?”

2021-08-04 18:41:54 余年

世界上有千奇百怪的人,医院里有千奇百怪的病。

8月3日,苏州一位24岁女子,点了一份外卖

刚吃一口感觉不对立马吐了出来。

紧接着,她的身体发生了奇怪的反应,

全身麻木,呼吸困难被送进医院急诊

“说出来都没人信,老板和厨师干架了?差点把我送走”。

网友看了女子的诊断记录,哈哈大笑:

“你这是嘶哈的次数太多了?”

女子吃到惊魂外卖

苏州女子倩倩(化名)因为一份“普通”的外卖,经历了一个惊魂夜。

8月3日晚间,像往常一样点了一份最爱的干豆角炒肉,由于没有忌口,默认菜品为“中辣”。

外卖准时送到,倩倩兴奋地打开餐盒,菜里看不到辣椒。

一口下去,

她感觉到这菜辣得非比寻常,

受不了直接吐了出来。

没想到,这菜的后劲十足,

她的嘴巴、半张脸很快就麻木没了知觉,

然后四肢也开始麻木。

家人见状赶紧将其送进医院急诊,倩倩也被吓得哭了起来。

经过一番紧张的抽血化验检查,倩倩慢慢恢复了知觉,但整个人被吓得够呛。

联系外卖商家,商家却给出前后不一的解释。

第一次通话,商家承认菜里面放了“辣椒精”。

第二次通话,商家又说是倩倩自己的问题,是她吃不了辣才这样的。

医生诊断结果

倩倩出示的诊断结果显示,

她疑似患上“换气过度综合征”。

上网搜了一下,解锁了新知识。

所谓的“换气过度综合征”,专业术语可以简单解释为“过度通气”和“呼吸碱中毒”。

患者会由于感觉不到呼吸而加快呼吸,导致身体里二氧化碳浓度过低,引起呼吸性碱中毒。

严重时不光四肢麻木,还会全身抽搐。

这个病症,用网友的话说就比较好理解了

“嘶哈嘶哈次数太多了”。

而这个发病原因,一般为“急性焦虑”。

谁之过

在余年看来,这件事要说商家一点责任没有,那是不可能的,双方都有责任。

倩倩觉得是因为吃了含辣椒精太多的外卖,直接导致自己生病住院,想让商家报销医药费。

而商家看到诊断结果却不想承担责任。

一位有减脂经验的网友称,他支持商家。

倩倩只吃了一口,还立马就吐出来了

说明这头晕发麻症状不能让外卖背锅。

她这种情况属于急性焦虑发作,呼吸过度引起的麻痹,

应该反省一下作息时间和性格。

从倩倩每天分享的日常饮食可以看到,倩倩热衷于减脂,饮食结构较为单一,

如果再熬夜心理压力过大,会更容易引起类似症状。

而倩倩则认为,完全是商家的责任。

她称自己平时经常点这家的外卖,中辣是自己可以承受的辣度,而这次的辣度非比寻常。

8月4日,倩倩已经从医院回到家,她决定带着吃剩的外卖去找这个商家。

“只要商家当着我面把这个菜吃完,我一分钱不要”。

她直言,“估计商家吃完会去洗胃

其实,硬扛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这里建议倩倩女士将情况反映到相关质检部门,看一下商家辣椒精是否存在使用过量,方便定责。

无论这件事结局如何,都给大家提个醒,吃辣要量力而行,千万不要只顾一时爽。

嘶哈嘶哈”没啥用,还会让你大脑缺氧,被辣到应该第一时间喝牛奶、糖水或者含盐水缓解,身体承受不了的话请立即就医。

延伸阅读

女孩吃烤鱼腹痛难忍 去医院一查差点失去肠子

全麻苏醒后,父母每隔半分钟给我擦一次口水。

原以为只是一顿烤鱼吃坏了肚子,没想到回家过年变成了回家住院,我收获了人生第一次全麻手术,氧气管、胃管、尿管、引流管、麻醉泵,上了个全套的。

事情还要从2021年元旦开始说起……

查不出原因的腹痛

元旦后不久,我右侧肋骨下部突然开始疼痛,每次一笑起来更是疼痛难忍。由于是间歇发作,一开始不以为意,坚持了几天,疼痛开始蔓延到整个上腹部。

直到有一天晚上,我被室友的一个笑话戳中,一笑就痛到大哭,才开始觉得似乎事有不妙,奔去了急诊。

进入急诊病区的我已经疼到难以直立,大夫很快给我开了一系列检查——验血验尿、B超、X光甚至CT。然而检查结果却让他们都很困惑,我明明疼到翻滚,各张片子上却没什么异常。

最后在医院折腾了几个小时,疼痛自然缓解了。由于验血报告里,中性粒细胞百分数略高,医生推测可能是胃里有一点炎症。但由于没有高太多,白细胞数也没有突破正常值,医生便只开了一点胃药,建议我吃清淡一些。

术后插满管子的我,正在试图用手比个爱心。/作者供图

接下来的几天没有再出现严重疼痛,我吃着清淡的饭菜,想着既然啥也没看出来,至少不会是大病,应该快好了。

很快到了准备回家过年的日子。离京前一晚,和朋友约了一顿饭,为了清淡饮食,点了一条不辣的烤鱼。

然而,一顿饭未完,我已经再次腹疼到不能直立。

吃完勉强撑着回到住处,立刻把大半食物都吐了出来,稍微舒服了一些。想起上次的急诊检查不出大问题,觉得再去医院可能情况也差不多,再加上第二天上午就要回老家,便打算扛回家慢慢休养。

医生说已经不只是消化科的问题了

第二天上午,我忍着腹痛登了机。

飞机上坐着时,腹痛不怎么频繁。然而一下飞机开始行走,就疼到直冒汗。硬撑着找到一个厕所,把中午吃的一点飞机餐全吐了。本想试试把肚子拉空舒服一点,却什么也拉不出来。没想到这预示着噩梦的开始。

回到家,老妈带我看了医生,拿了些胃药。

第二天晚上,我依然疼到直不起身,痛苦的程度把爸妈都吓坏了。老妈开始挨个给她认识的医生打电话咨询。当地医院消化科主任问了问我的情况,让她用手指按住我的腹部再移开,我立刻疼到惨叫。主任说,这是反跳痛,疑似腹膜炎,再加上我已经两天没有排便,这不只是消化科的问题了,建议我立刻去外科住院。

插胃管绝对是一种刑罚

我曾有一种迷之信念,以为住院本身就像一种治病方法,进去就能好。真正入院后才发现,住院只是一切痛苦的开始。

入院前我又做了一次CT检查,当晚的值班医生看了看片子,判断可能出现了肠梗阻,也就是肠道堵塞。医生听了我两周前的上腹疼痛和三天前吃烤鱼的情况,认为还不能确定病因。但当时的症状是,我的肠道已经水肿堵塞,再加上腹膜炎的症状,医生判断,炎症严重,情况随时会进一步恶化。于是,医生做出的第一个决定便是插胃管。

插胃管就是把一根软管从鼻腔捅进去,直达胃里,把胃里的东西引流出来,减轻肠道负担。

我本身嗓子极度敏感,牙刷稍微伸进嗓子眼一点,我都能呕吐。我试图跟医生讨价还价。但医生一句淡淡的“那你要开刀吗?”,就让我作罢了。

如果要评比医疗系统中的刑罚,插胃管绝对可以名列其中。

第一个护士对着我的鼻孔捅了两下捅不进去,疼得我嗷嗷直叫,当她再拿管子靠近时,我下意识躲开。

她没有办法,叫来另一个护士。

第二个护士伸手接过管子,在我还没有反应过来的瞬间,快准狠猛地捅进了我的鼻腔,我还来不及做出任何反抗,胃管已经深入到咽喉,我本能地开始排斥,但护士拼命喊:“快吞!快吞!”

我遵循着指示向下吞咽,胃管很快被全部插入。护士长舒一口气,准备进行下一步。

然而,我清晰地感受到,喉头在不断抽搐,胃里开始翻江倒海,来不及趴到床边,就“哇”地一声,把之前喝下的药、吃过的饭,全部喷了出来,直接吐到了衣服和被子上,一阵接一阵,不能自已。

在吐得昏天黑地之时,护士在一旁大喊:“不要动管子!不要把管子扯出来!坚持一下!”这遥远的呼喊,支撑了我残存的理性,克制住了自己把这根好不容易插进去的胃管再拔出来的冲动。

翻江倒海的三分钟过去了,胃里所有的东西吐了个干干净净,最后流入胃管导管的,只剩下胃液和胆汁。黄黄绿绿有点瘆人。

胃排空后,我挂上了点滴,听说是减缓肠胃消化液分泌的。身体舒服了一些,渐渐接受了胃管存在的事实,我开始拼命告诉自己,这是个正常的东西。然而要是谁稍微碰一下我的管子,我还是会难受到控制不住地哭。

这根管子,成了此后几日最大的噩梦。

疑似肠套叠,还是得手术

第二天一早专家会诊,看了我的CT片子,又给我按了几下肚子,认为疑似肠套叠,就是肠子像灌香肠一样,一段把另一段给套在了里面。这种情况基本难以自愈,如果放任不管,肠道持续无法正常工作,便会导致坏死,因此需要尽快靠外力把肠子解开。更糟糕的是,当时医生不确定,我的肠道是否已经出现部分坏死。

会诊的结果是,医生建议我立即手术,如果在术中发现肠道已经部分坏死,可以在手术中直接切除坏死部分。

手术?不就是吃坏肚子吗?怎么还要手术?昨晚插胃管不就是为了不手术??我难以置信,但很快冷静下来,同意手术。

术前准备首先是各种各样吓人的知情同意书,看着老妈在旁边不忍看的模样,我赶紧拿过来刷刷把名签完。可怜天下父母心啊,她自己做手术的时候应该都没有这样慌张。

全麻手术需要插尿管。我还没有从插胃管的阴影里走出来,看着护士拿着管子靠近,下意识地想躲开。不过这次麻利的护士没有给我这个机会。“会有一点难受,坚持一下下,马上就好!”没等我有机会叫喊,尿道一疼,管子插好了。

很快,我被搬上了手术台推车,接下来戏剧般的场景出现了。身着深绿手术服的护士们推着我冲进了专用电梯,其他人纷纷给我们让道。我身子被皮带牢牢绑在车上,视野里是天花板不断闪过的顶灯,耳边是护士们互相大声呼喊着“去叫某某医生”“去准备某某器材”,还有急促的推车滚轮声。

进了手术室,我有些慌张。一群人在我身边忙来忙去。突然,一个面罩扣在了我脸上,压着了胃管,让我非常难受,我很想大喊一声让它挪开,但喊不出来。很快,我陷入了无意识。

全麻苏醒后,

父母每隔半分钟给我擦一次口水

不知过了多久,我开始恢复知觉。半醉半醒之间,我梦到的都是离京前在那顿烤鱼饭桌上听来的故事,眼前出现了一张有3个选项的PPT,同时感觉胃管在不断摩擦我的喉头,让我想要剧烈呕吐,而一个遥远的声音告诉我,唯一能避免这一切的做法便是选出正确答案,“C!”我对着面前的PPT大声呼喊,“我选C!”

挣扎中,我意识逐渐清醒,PPT也渐渐从眼前消失了,我感受到护士过来安抚了一下我,给嗓子上了个雾化,渐渐没有那么难受了。被推回病房后,听到护士对我的家人说:“这6个小时不能让她睡觉。”家人便开始轮番跟我聊天。我在昏睡与对话中反反复复,终于撑到了晚上可以正常睡觉的时候。

胃管依然在骚扰着我,既让吞咽动作变得非常困难,又让我不断分泌大量唾液,最终只能都吐出来,父母每隔半分钟就得给我擦一次唾液。多日不曾进食进水,让我的唾液都变成了小白泡。接下来的几个夜晚,我像一条浅水里濒死的鱼,在昏睡、清醒、吐泡泡中度过。

图丨pixabay

手术是幸运的

从麻药中清醒之后,我听到了医生们的诊断,我是幸运的,没有出现真正严重的肠套叠或部分坏死,只是有一节肠子被腹腔内的粘连绑住了,水肿严重。大夫们在微创手术中把粘连成功解开,无需切除肠子。

医生认为,粘连出现的原因是腹腔内炎症,因为术中发现,除了肠子部分的粘连,我的肝胆和腹腔也已经出现了大面积粘连,而这种粘连只有炎症才可能造成。可能我之前在北京上腹部疼痛,却啥也没有查出来的那一个阶段,就是在发炎。

回想起来,这次病情应该就是之前炎症的转移。当时医生没有给我开消炎药,我虽然靠控制饮食和自己休养有所好转,但脆弱的肠胃经那条烤鱼一刺激,原有炎症复发,开始转移到腹内各处,引发粘连,缠绕住了肠子,直到不得不手术解决。

医生表示,肝胆和腹腔的粘连已经无法解开。好在如果不生病也不会影响我的日常生活,平时注意一些饮食运动,可能可以自行好转。

因此,术后的我需要静养,让肠道尽快恢复畅通。

每天医生都会来问一句:“放屁了吗?”我只能焦虑地摇摇头。

过去放屁一直被视为最丢脸的事情,甚至有贵族小姐因为当众放屁而羞愧自尽的故事,而我如今在此盼星星盼月亮地盼着它能当众大声跑出来。

术后第四天复查,大夫把造影剂通过胃管推入我的胃里,到了下午,我开始感觉到肠道蠕动,赶紧跑去厕所,沉闷的屁响回荡起来,顺便拉了稀便。心头沉甸甸的大石头终于被挪开了,屎尿屁,这些平时总是被人嘲笑的东西,却成了如今最让人幸福的迹象。

康复是艰难的

手术前后,我被插满管子,肠道部分恢复通畅之后,每天最大的心愿就是能拔掉一根管子,然后用正常的身体机能来代替它。

最顺利的是氧气管,插拔前后没有太多区别。之后每拔一根管子都是一次小冒险。

接着是麻醉泵,去掉后,我的动作常常突然凝固,因为伤口疼痛发作,只能咬牙不动,等它自行离开。

然后是拔尿管,为防止这几天尿管的辅助让人失去憋尿与排尿功能,必须在拔之前反复憋几次尿,让膀胱恢复自主。由于之前一直没有喝过水,头几次在没有很强的憋尿感的时候就排尿了,最后使得拔尿管的事情拖了两天才真正完成。

而最让人困扰的胃管必须要在肠道确认通畅之后才能拔除,否则如果肠道功能没有恢复好,会给肠道增压。因此在通便通气后,又观察了三天,这根帮助了我、但又曾让我难受到窒息的管子,才终于从鼻腔里拔了出来。我终于可以不用像中风了一样天天让人擦口水了!

身上的最后一根管子是引流管,这个拆完就可以出院。这根管子是术后深埋在身体里的,从腹部左下方插入,直至盆腔,是为了把身体里术后产生的积液排出,拔出来的时候等于把它直接抽出,同时还会和表皮产生摩擦,每想到这个场景,我都毛骨悚然,又期待又害怕。

拔管的一天来到了,为了转移自己的注意力,我不停刷着游戏。拔之前,每次碘伏棉花在伤口上轻轻接触,引发一点点疼痛,我都紧张到身体紧绷。最后只听得医生说,拔了啊,憋气,会有一点点疼。我刚刚吸住气,就感觉到管子被拉了出来,然后一股液体跟着管子不断向外涌出。医生赶紧用棉花开始给我处理洞口。虽然还是偶有一点疼痛,但终于放松了下来——管子拔完了!

大年夜的前一天,我终于出院了,人生中第一次全麻手术,看见了神奇的PPT,既让我对这一顿引发了如此重大后果的饭局记忆犹新,又让我在治病的痛苦中获得了一点点独特的乐趣。

而一次生病,更让我感受到了父母的无微不至,朋友的热情关切,出院后虽然还有很多饮食禁忌,但也意识到了身边有这么多人在默默爱着我,意识到可以自如地说话、喝水、行走这些平时细碎的小事,原来都是那么值得让人珍惜的幸福。这是病痛送给新一年的最好礼物。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于正心_NB15800)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