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日媒称为“狼藉军团”,网友:禁止澳大利亚代表团参加此后奥运

2021-08-04 17:42:38 国防时报看点

东京奥运会开幕式上,白衣绿裤的澳大利亚代表团一出场,就给人留下干净而富有活力的印象。然而令主办方日本难以预料的是,澳大利亚这些个表面清爽的奥运选手,会给他们的工作带来多少麻烦。

近日,随着澳大利亚赛艇和橄榄球队伍成员结束比赛,澳大利亚代表团基本完成了要参加的全部项目,开始陆续撤离奥运村。

在离开之前,这些澳大利亚选手在奥运村彻夜狂欢,饮酒作乐。《纽约时报》报道称,尽管细节尚不清楚,但他们似乎开启了一个酗酒、吵闹的夜晚,导致他们的奥运村房间被破坏。

榄球和赛艇运动员离开后,在东道主提供的房间里留下了一地的呕吐物,纸板床坏了,房间墙上还开了个洞,现场一片狼藉。

路透社还提到,澳大利亚队的吉祥物——鸸鹋和袋鼠气球一度“失踪”,从澳大利亚队的住所消失了,后来在德国队的房间里被发现。

《东京体育报》则报道称,澳大利亚选手团简直可以说是一个‘狼藉军团’。

舆论很快炸了锅,不少网友质问,澳大利亚运动员做出这样的事情,澳大利亚政府该如何解释。

而受到指责后,澳大利亚东京奥运会代表团团长切斯特曼辩解说,“绝大多数的澳大利亚运动员都是模范公民,在参加奥运会期间也一直遵守规则,只是有一些人做错了事情。在我看来,你不用费太大力气就能在墙上打个洞”。似乎意指房间不结实,而不是运动员的问题。

澳大利亚奥委会方面也只是说,这两支队伍中有“几个人”在离开东京奥运村前,把房间弄得“十分混乱和令人无法接受”。而由于两支队伍都已道歉,澳大利亚奥组委表示不会对运动员采取进一步惩罚。

之后,在归国的途中,这帮运动员又在日本航空公司的飞机上喝酒闹事。

日本共同社报道称,代表澳大利亚在东奥出战的澳足球队和7人制橄榄球队男运动员们,喝醉酒在机舱内唱歌,开派对,弄出巨大动静。空乘要求他们在座位上坐好、戴口罩等,但均被拒绝。

而其中两名以上的运动员醉酒呕吐,又将机舱内的洗手间弄脏,导致无法使用。他们还不顾空乘的劝阻,擅自取出飞机上的酒水,拉扯中又制造了一场闹剧。

日本航空不胜其扰,最终以书面形式向奥组委发出了投诉信。共同社称,日本航空向来以服务闻名,极少采取书面投诉表达不满。

此后,澳大利亚奥组委证实,他们的运动员的确作出了这些失礼的行为,并表示将对此发起调查。

澳奥组委负责人马特·卡罗尔称,“虽然我们还没有从(日本)航空公司收到正式的投诉,但我们已经关注到这些不可接受的行为,我对橄榄球和足球队极其失望,并对澳大利亚奥林匹克代表团表示诚挚歉意。”

在互联网上,很多外国网友指责对澳大利亚运动员的恶劣行为,“他们的素质哪里去了?他们拿到干净的房间,至少他们能做的是不要把它变成猪圈。”

有澳大利亚网友公开道歉,称“作为一个年纪或许大到可以当他们父亲的澳大利亚人,请允许我为这些粗鲁、傲慢,可能醉酒的混蛋道歉。”

而一些网友则认为,“澳大利亚应该被禁止参加2032年奥运会。”(胡夏)

相关新闻

开始放飞自我?日本爆料:晚上的奥运村已成"无法地带",外籍运动员连续多天开派对

【环球网报道见习记者 林泽宇】东京奥运会赛程已经过半,居住在奥运村的运动员防疫意识松懈,开始“放飞自我”了?日本杂志《日刊新潮》3日一篇文章中贴出了匿名奥运相关人士提供的运动员们深夜在奥运村附近开派对时的照片,并援引他的话称,“晚上的奥运村已经成为了‘无法地带’。连续多天,外籍运动员们在屋外开派对,‘闹’到深夜,随时都有可能发生大规模传染(事件)”。

《日刊新潮》称,从警备完善程度上来说,奥运村的确可谓是“平行世界”,除了有资格进入奥运村的人士以外,包括媒体记者在内的任何人都无法进入奥运村。但这反而助长了运动员聚会玩乐的势头。

一名奥运相关人士在接受《日刊新潮》采访时透露,“奥运运动员在奥运村里面的临海公园内玩闹,媒体无法得知那里发生的事。在了解到没有人监督后,自7月27日起,一部分运动员们每天晚上都在这里办派对”。

《日刊新潮》贴出了这名奥运相关人士提供的视频截图称,在屋外,音响大声播放着拉丁舞曲,有约30人配合音乐欢快地舞蹈,这些人玩得都很尽兴,可以看见啤酒罐和酒瓶。从视频中无法清晰辨认出每个人的面孔,但可以看出是白人和黑人聚集在一起享受派对,所有人都没有带口罩,其中有看起来像是情侣的男女亲密地聚在一起。

《日刊新潮》称,多家日媒已经针对奥运村内运动员聚众饮酒一事进行过报道,但匿名奥运相关人士气愤地对《日刊新潮》说,日媒的报道没有将奥运村的现状正确地传达给日本民众。

匿名奥运相关人士称,“视频中出现的人是在公园的一个角落处举行派对,同一天,除了这一群人,公园中还有近100名运动员分成多个小组,在疯狂玩闹”,“尽管这些人制造的骚乱7月31日惊动到了警察,当地警方前来制止,但并没有立案,没有成为社会性事件”,在那之后,运动员们依旧无法无天地聚众搞派对,东京奥组委设立的防疫规定形同虚设。

《日刊新潮》称,已经针对此事联系了东京奥组委,但并没有得到答复。匿名奥运相关人士警告称,“东京奥组委没有能力管控入住奥运村的代表团成员”,“如果现状无法得到改善,随时都有可能发生大规模传染(事件)”。

据时事通讯社报道,东京奥组委3日发布消息称,新增18名东京奥运会相关人士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其中包含一名运动员。报道称,据东京奥组委自7月1日起至今发布的信息,已累计有294名奥运相关人士新冠检测结果呈阳性。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李曦_NN2587)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