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生斌事件:朱家人的多次回应,为何已把“人情平衡”用到极致?

2021-08-04 17:10:37 姬鹏

林生斌事件就着“通告”和亡妻哥哥的“相信”总算落定。虽然舆论层面还存在些许微词,但就风波中“朱家人”的表现来看,已经算是做到极致的“人情平衡”。之所以这样讲,倒不是说“朱家人”一定会跟林生斌和解,而是就他(她)们曾经存在过的关系,“朱家人”还是有所保留。

要知道,从始至终“朱家人”都没有质疑过林生斌跟“保姆纵火案”有关系,同时也没有提过“戏剧化人物关系”的问题,只是就“财产分配”方面有分歧,而“朱家父母”即便提到“家暴出轨”的事,也仅是基于回溯过往进行讲述,并没有在风波正劲关头拿出来落井下石。

从这个层面上来讲,基本上也就能理解,“通报”释出后“相信”会紧跟,因为就案情逻辑和人情逻辑前后是统一的。说到底舆论层面再怎么渴望真相,也不如“朱家人”更渴望真相。这种情况下,“朱家人”既然还能保持全程克制,“局外人”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至于林生斌“涉嫌偷税漏税、涉嫌非法公开募捐、诈捐”等问题,还在查证确认过程当中,不管他最后有没有问题,其实都算是林生斌事件的延伸部分,因为作为风波的源起,人们只是想实证林生斌的有没有问题,也就是人设崩塌后,想更进一步实证“人品的好坏”。这种情况下,自然就容易节外生枝,连带将商业操作部分也裹挟进来。

不得不承认,舆论质疑从来就很难就事论事,所以“重捋是非”基本上就是“新仇旧恨”一起搞,夸大化事件的情况注定是难免的。也正因为如此,“朱家人”的全程克制和“人情平衡”才更值得玩味。

想来也是很感叹,除却“朱家父母”释出的“家暴出轨”有进攻性,作为“朱小贞哥哥”的回应,从始至终都显得很有“人情味”,虽然打心底对前妹夫林生斌有不认同的地方,但是在具体叙事上还是就事论事,对于人性及过往关系始终抱有期待。

并且无论是“朱家父母”释出的“不被支持的婚姻”,还是“朱小贞哥哥”回应中曾提到的“心疼妹妹曾经的执拗”,其实都指向朱小贞对林生斌的情感态度。在这个层面上,即便“朱家人”对林生斌前后存在不认同的地方。

可对于朱小贞来讲,如果“朱家人”彻底不讲人情的对林生斌进行进攻,其实对朱小贞算是“二次伤害”。在这个问题上,“朱家人”只有保持既定的克制,才可能在余生较为容易的消解掉对“朱小贞”纠葛悲苦。

就如拉费里埃接受《巴黎评论》时对于“报复”的理解:报复是不可能的,你不可能报复。报复意味着你仍然处于一种境地。唯一可能的报复是忘记已经产生的侮辱,以其它方式让自己心满意足,无论困难是否被抹去。你甚至可能意识到,这是发生在你身上的一件好事,因为它使你到达你现在的位置。我们唯一的报复是,忘记有多少人曾经伤害过我们。据此理解“朱小贞哥哥”的“回到平凡的生活是我和家人们当下所愿”就更为容易一些。

另外“朱家人”谈到“保姆纵火案”肯定是无法回避“那三个孩子”,而直面“三个孩子”就肯定要想到林生斌。在这个事情上,如果“朱家人”对林生斌持有绝对的进攻态度,就意味着三个孩子会被无形的悬搁起来,甚至是处于撕裂的关系之中。

所以就“朱家人”来讲,最好的姿势就是“有事说事”。因为风波终将会过去,活着的人总要继续向前走。如果在风波中不加克制,最终使得林生斌走向超限困境,从亲缘关系的勾连来看,终归是有些扭曲的。

平心而论,要惩治一个人,也是要惩治他(她)所对应的罪恶之行,而对于未经证实的罪行即便有异议,也该等到水落石出后再去下结论。尤其对于家庭关系中的纷扰,更是应该如此去厘清,要不然除却伤害对方,也会反噬自己。

与此同时,人情有亲疏、远近、深浅及其相应的冷暖之分。对应的世俗叙事就是:骨肉之情,手足之情,打断骨头连着筋,手心手背都是肉,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大水冲了龙王庙,打狗还得看主人,不看僧面看佛面。

这使得区分人情关系差异将决定人情的波及范围。回到林生斌事件中,虽然舆论上触发的情绪很重,但终归是“外人看戏”模式,而回到“朱家人”层面,其实更愿意让事情赶紧结束(财产分配弄明白)。至于林生斌往后的婚姻生活、商业发展,就算不祝福也应该会尽可能理解。

从这个层面上理解朱小贞哥哥的“三次回应”,就更为顺畅一些。因为当具体的人情关系断裂时,如果连基本的人性共情也不讲,那么就会让冷漠和冷酷充满市井,到那个时候,无论是谈论个案是非,还是提调普遍异议,都会变得异常艰涩。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徐虹贺_NBJS14891)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