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警方通报了林生斌案调查,他这是翻盘了吗?

2021-08-03 23:01:07 作家陈岚

杭州警方今天通报了林生斌案。

1

这个通报很有意思。

厘清了几件事这几件事在网络前一阵流传汹汹,别的博主不知道,光我自己,就收到了无数条私信和后台留言。

核心就是警方通报的那几个资讯。

——那起纵火案,到底有没有林生斌的身影?

收集一下当时的网络传闻。

说真的,我确实一直都无法相信林生斌有可能会亲手杀妻

我一直在反问:动机是什么?

除非有巨额保险、出轨劈腿+巨额财产分配,否则他的动机是什么?

何况还有3个可爱的孩子。

普通人,虽然说并不是没有干过这样杀妻灭子的坏人,但,这个概率还是相当低的。

更更更重要的是,相信当时这么重大的一个案子,警方也不是吃素的。

外面林生斌又各种闹腾,折腾得杭州各种鸡犬不宁,警方办刑事案,不大受这些舆论影响,肯定是该查的都查了。

而且闹腾得越凶的,往往是刑警越留意的对象。

可是网友们传说中的版本,越传越有鼻子有眼,甚至能够逻辑自洽。

比如说,前几天在直播的时候,有网友跟我连线说:在火灾现场的录音里,有一个男人的声音,在呵斥小孩说:别说话!

她们确定是一个男人的声音。

不过,就算是有这个声音,也有可能是朱小贞本身在那种情况下,嗓子哑了,有变声?

还有,林生斌在接受局面采访时,我们可以看到背后黑板上有若干公式。

网友们把这件事演绎为事前计划表。

——我觉得吧,如果是事前计划表,那还不赶紧擦了,谁还敢等到记者来拍啊?

但是客观地说,当时林生斌有一句话,把这个黑板上的字母数字图变得很可疑。

他回答《局面》的采访时说:“那是孩子乱写的。”

可是如果我不瞎,我也看得出来,那些数字和字母,实在不太可能是孩子们的字体。

不过,这只能证明林生斌喜欢乱说话,不见得能证明任何事。

最后就是前几天扒出来的任真真的“姐姐”任苹苹及姐夫“杨某某”等。

直播间里也有人这样说,但是我觉得,至少你要拿出一份工卡,比如说杨某某在绿城物业任职的工卡?

2

如今,警方已经尘埃落定了几件事。

1、 林生斌和莫焕晶没有不正常关系。(其实有那种关系就不可能没在之前的审理上暴露出来)(但林生斌有没有扮演中央空调,那没人知道,从微博上表现来看,他很喜欢扮演暖男和中央空调)

2、 莫焕晶和任某真没有亲戚关系。(翻译一下:那个纵火的保姆不是后任找的)

3、 案发现场有三名(假)消防员是林生斌哥哥、妹夫、莫焕晶儿子等等为假。(这个我也听过不同版本,大致是这个翻版或扩充版)

4、 绿城物业保安为杨某系任某真的姐夫等(为假)

5、 林生斌为朱小贞购买大额保险(为假)

6、 林生斌还有一个4岁的儿子(为假)

现在,警方已经彻查了上述的传言。

这就是板上钉钉的事。

应该以警方调查通报为准。

现在的问题来了,林生斌会因此翻盘吗?

我先说一个我亲身经历的骚操作。

3

2018年,我参与救助了河南眼母细胞瘤的女童小凤雅。

浓缩一下其中要件:她被发现有病的时候,病情还在早期,母亲就用她上火山小视频做直播,被一些网友发现后,在微博上找到我,希望我帮忙把孩子送医。

其家庭已在轻松筹两次募捐,并且募得4万多元。我也另外捐赠了2200元。(网友另外的直播打赏不计)。

我就开始在自己微博上呼吁将孩子送医。

眼母细胞瘤是治愈率高达94%以上的癌症,越早治疗,越好。

但孩子的病情一直拖了几个月还是没送医。

直到2018年的4月份,包括央视在内的媒体都是支持并呼吁及早将孩子送医的。

——这无可置疑,因为,这是天理人伦,救命要紧。

忽然之间,舆论先是到达爆点,之后,拐了个大弯。

从哪拐弯的呢?

一个叫有槽的自媒体,写了一篇非常煽情的文章,当然是谴责小凤雅家庭的,谴责也是对的。问题是,它弄错了1个重要数据,小凤雅家庭当时是透过轻松筹募得了4万多元,目标是筹15万。因为迟迟不送孩子去治疗,被网友们举报到关闭,就没筹到15万(本来是有可能的筹到的)

这个数字的错误,被一些已经有了倾向性的媒体,抓住了。

有槽还有一个细节非常的不确定:

这个细节是,小凤雅是有个弟弟得了兔唇。兔唇手术是在给王凤雅募捐期间去做的。

凤雅在那期间,是没有被送医。

但这个兔唇,花的钱来源,除了王凤雅自己家庭,无人可以说清楚,你可以推论为利用了王凤雅的善款,但,你没有实锤。

某媒体直接踢爆了这两件事。

指出:

1、募捐根本没有15万。

2、兔唇手术是在嫣然基金会帮助下做的。

(然而,后来在2017、2018的嫣然基金会公示项目中,都没有这个孩子的公示……,嫣然基金会也从未承认过自己有资助过这个项目。)

一夜之间,两个被媒体定义为“造谣”的细节,加上某些媒体人更加煽情的表达,

让整个事件,陷入了混乱中。

核心完全被模糊了。

4

这是我亲身经历的,靠两个细节,翻盘整个事件的骚操作。

当然,后来凤雅家在一些人的支持下,跑去法院告我,也是人之常情。

法院倒没有认为我质疑孩子该救助这个事有问题,也没有认为我质疑善款有问题,唯一认为我有问题的,是我不该骂人。

确实,我当时骂人了。

看着一个孩子忍受着剧烈的癌肿痛苦,明明可以活,却不能得到治疗,志愿者上门去救助也被拒绝,我当然非常愤怒。

骂人——“太恶毒了,就你们这么歹毒愚昧”,这句话,成为判我输的依据。

所以,这是一次法普。

也是一次新闻舆论事件的科普。

在林生斌事件中,第一轮出现妖异的传播,就是那口井。

我一直都在怀疑,那口井的三种可能性。

一种就是林生斌真的很迷信。

一种可能就是它就是一口普通的井。

另一种可能性,就是营销公司放出来的带节奏的“假黑料”,等你都信了,都开始往这个方向去挖,挖到极致——它很容易证伪,一旦证伪,就可以按照前面凤雅案的操作——你一处失实,处处都可以给你归谬。

所以在那天的文章里,我就写了——不要关注井,关注林生斌的公益和税务。

到后面,大儿子、黑板、还有假保安什么的,实在是尘嚣扬尘,嗷嗷不已。

你可以看,你可以当瓜吃。

但是最好别被带节奏。

你甚至都不一定清楚,这些一直给你发私信的人,到底是义愤填膺的善良的人们,还是等着给你挖坑的人。

你也可以呼吁公安部门介入。

你也可以等待一个说法。

但别那么早下结论。

5

凤雅爷爷和母亲继而在各种媒体露面,各种哭诉,各种苦情表达。

他们的“诉苦”“凄惨”的表述,非常容易打动普通国人善良的心。

加上媒体人的选择性表达放大后,事情就由“一个孩子是否应该紧急送医”,变成了“自媒体恶意构陷一家朴素的农民”。

当然啦,当时的背后推手,前央媒记者王局,功不可没。

今天来看,混乱的关于杭州绿城纵火案的各种分析、视频,依然也是《局面》提供的。

如果说有槽的文章失实,那也不是我写的。

来自另一个自媒体。当时全微博转发那篇文章高达十几万次,我是极少数的没有转发的大v。

但是,募捐15万这个谣言迅速扣在我头上。

所有的节奏,都被带向我。

仿佛是我背后操控了“构陷可怜的农民家庭”的事。

我当时在意的是什么呢?

小凤雅正在流逝最后的生命。

她本来还可以抢救,我们联系的北京有关医院,还愿意接受她。

就算不能最终治愈,她至少可以得到安宁治疗,减缓疼痛离去。

但当时我已经不能做任何事了。

更不可能冒天下之大不韪,前往河南,把她强行送往可以治疗她的医院。

只能坐视她在一间乡卫生院里,一天天输盐水,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两个月后,小凤雅离开了。

他们说,没有虐待。

然而,癌症晚期的痛苦,原本已经超过任何意义上的虐待吧。

我当时自顾不暇,正在被激烈批斗中。

以王局为代表的团队,正在围猎我:一方面要证明我做公益不清白;另一方面,要证明我卑鄙地构陷一个农民家庭。

“15万善款”不是我说的。

“用凤雅的善款去做小儿子的兔唇手术”也不是我说的。

但是呢,公众是没有时间看清楚这么多细节,和事情的本质的。

媒体不需要造谣,它们只需要有选择地给公众看到一部分事实,就够了。

把够大的话语权给到一方,另一方的自辩被控制传播到最小,就足够了。

加上一些早已经准备好的自媒体开始带节奏。

同情弱者总是很容易拉分数的。同情那些在镜头面前痛哭流涕的“家属”,是人之常情。

但没人再聚焦,小凤雅的最后的挣扎,最后的死。

一个癌症儿童嘛……人家父母也一定是没办法,对吧?

甚至没有人去留意科普,眼母细胞瘤这样的癌症,有高达94%以上的治愈率。

这些得失并不重要的,最重要的核心是:凤雅死了。

当时王局掀起的举国之力的舆情,在讨伐细节上有没有人说错话,而不是:“怎么让凤雅得到治疗”。

这是我二十年来目睹的最荒诞的一幕。

愿那个小生命安息。

也以此为鉴,告诉大家,网络有多险恶——一个新闻事件里,和你站在一边儿的人,说不定是带你掉坑的人。

6

林生斌案的本质是他对公众立了虚假人设。

林生斌能翻盘吗?

不用我说,网友底下的留言已经给出了方向。

林生斌过去有多消费朱小贞和三个孩子,今天就要承担多大的业力。

如果他真的爱朱小贞,怎么可能连她留下的两位老人、两位兄弟,都搞到反目成仇?

失去血肉至亲的是他们。

而捧着朱小贞灵位再创品牌的是林生斌。

2019年一番操作,注册新公司,继续讲着深情故事,各种深情人设,营销他的产品的,也是他。

他翻车是因为后面网友各种扒各种演绎的“脑补”吗?

不是。

他在他第一天发布“再婚再育”的那个晚上,就翻车了。

因为时间对不上。

按时间一算,你白天在上坟,晚上在造人啊?!

因为人设对不上。

你不是说永远要把她们摆在心口,这才几天,新妻登堂入室,人都造出来了,快了点吧?

也因为,朱小贞的家人忍无可忍,风轻云淡,几句话就踢破他的两面性。

你,对朱小贞留下的亲人不好。

在生前,你对朱小贞也不好。

这个,我们绝对会采信朱家人的说法。

再说,朱小贞死后的遗产——按照林生斌一方和朱家都共同认可的说辞,朱小贞账户里只剩下区区八万。

3个孩子的母亲,拮据至此,太可怜了。谈得上善待吗?

税务的问题,公益的问题,有待有关部门的调查公示。

他也许可以逃脱法责,但是用了这样的弥天大谎欺骗公众4年之后,

但是,捧了那么久的痴情的深情的专情的金饭碗,还吃得下去吗?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