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军运动员有无感染新冠?美议员呼吁彻查遭无视 美媒:真要溯源就查

2021-08-03 22:32:25 红星新闻

美国新冠肺炎疫情刚刚经历了自今年2月以来最糟糕的一周。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统计数据,7月30日,美国单日新增确诊病例超19万例,创下自今年1月21日以来新高。美国疾控中心主任瓦伦斯基表示,美国过去7天的平均日增确诊病例已超过了去年夏天的峰值。

就在美国即将迎来新一波疫情高峰之际,美国共和党议员仍醉心于“甩锅”。据环球网报道,当地时间8月2日,共和党抛出了一份所谓“报告”称:“有证据能够表明,新冠病毒是从中国的一个研究机构泄漏的。”然而,无论是负责“溯源调查”的美国情报机构,还是有关专家都尚未得出这一结论。

就在美国不遗余力地掩盖抗疫不力的同时,有质疑的声音继续指向美军,尤其是美军在2019年武汉军运会期间究竟做了什么?

↑美国议员曾要求对参加武汉军运会的美国军人进行相关调查。报道截图

据美媒体报道,多名美国议员曾要求美国政府对参加武汉军运会的美国军人“可能出现的新冠病毒感染”进行调查。但无论是五角大楼还是卫生部,对这一呼声根本不予理会。美媒指出,如果拜登政府真的认真对待溯源问题,那就必须要回去测试所有美军运动员的抗体。

7月30日,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例行记者会上也质问道:“2019年10月,美国派出300多人赴武汉参加军运会,其中有无人员出现类似新冠肺炎的症状?报道的那几位美国军人运动员到底得的是什么病?病例应该尽快公开。”

多名美议员要求政府彻查美军运动员 但无人理会

不仅外界表达了相关的怀疑,美国内部也有质疑的声音。据美媒报道,今年6月底,多名美国议员曾要求美国政府对参加中国武汉军运会的美国军人“可能出现的新冠病毒感染”进行调查。这些议员表示,确定新冠疫情的起源时间是非常重要的“课题”,美国需要尽最大努力解决这一问题,不管最终的数据会指向哪里。

“鉴于围绕大流行起源的未解问题,参与2019年军运会的军方人员的健康信息可能为搞清新冠疫情何时首次出现提供关键证据。”威斯康星州共和党众议员迈克·加拉格尔在6月21日写给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和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马克·米利的信中写道。

↑加拉格尔致信内容截图。

随后,加拉格尔提问道:“五角大楼是否对280名美国代表团成员进行了抗体测试?有没有代表团成员出现过类似新冠肺炎的症状?有没有尝试追踪他们返回基地后是否有疫情暴发?美军是否曾与其他参赛队进行沟通,共享信息或数据?目前是否正在进行相关调查?”

6月22日,堪萨斯州共和党参议员罗杰·马歇尔也就这一问题致信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部长泽维尔·贝塞拉,询问卫生部是否知道有任何美军运动员在从武汉返回后患病,以及该部门是否正在调查这一问题,或者与国防部对此进行探讨。

↑威斯康星州共和党众议员迈克·加拉格尔。图据福克斯新闻

然而,无论是五角大楼还是卫生部,对这一呼声根本不予理会,也没有人对参加军运会的运动员进行任何抗体检测或追踪。

美媒:真要溯源没理由忽视这个问题

美媒报道称,五角大楼发言人约翰·柯比对此的回应是,国防部不知道参加2019年军运会的美国士兵中是否有新冠病毒感染。他还表示,没有证据表明,在美国政府于2020年初实施旅行限制之前,有美国军人被感染。

不过,美媒在报道中指出,如果美国政府从一开始就没有对这些运动员进行检测,当然也不可能有这样的证据。

此外,特朗普政府的五名高级国家安全官员也透露,当时没有人想过对美军运动员进行检测。但如今,如果拜登政府真像声称的那样正“严肃认真”对新冠疫情的起源进行调查,那就必须要回去测试所有美军运动员的抗体。

报道称,虽然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检测数据的价值可能会下降,因为抗体会消失使得追踪溯源更有难度,但这仍然值得一试,且美国政府没有理由忽视这个问题。

延伸阅读:

美媒:正是2019年美军通过血液项目 将新冠带到欧洲

本月稍早时间,英美媒体报道称,意大利和荷兰的两个实验室对少量在新冠疫情暴发前采集的血液样本进行了重新检测,发现了通常在新冠病毒感染者体内出现的抗体。意大利米兰国家肿瘤研究所科学主管乔瓦尼·阿波洛内认为,这个结果说明,在意大利新冠病毒“很有可能”早在公认的时间点之前,就已在“一定限度内”传播了。

这一新闻由于涉及新冠疫情来源,引发公众强烈关注,而据美国世界新闻网(wn.com)最新报道,正是2019年美军通过其血液项目将新冠病毒带到了欧洲,而进入意大利美军基地的平民志愿者,成为了最早的受害者。

出现在公认时间点前的病毒

据英国《镜报》和美国《华盛顿邮报》报道,意大利研究人员一篇去年11月的论文指出,959名接受过肺癌筛查的人的血液样本检测中发现111人的新冠病毒抗体检测结果呈阳性,其中最早的样本采集时间是2019年10月第一周,表明他们至少在2019年9月就已感染。

随后世界卫生组织介入,样本被送往意大利和荷兰的实验室用不同方法重检。这两家实验室重新检测了29份原始样本及对照样本,在原始样本中都观察到了新冠病毒抗体。而且,两个实验室都检测到抗体的样本中,最早采集于2019年10月。

一名实验室研究人员对英国《金融时报》称,其或能解释2020年意大利病例激增的情况——因为新冠病毒或以某种更早的形态,早已在悄无声息地传播着。

德特里克堡的医疗废物

那病毒是从哪来的呢?世界新闻网报道认为,传播源可追溯到美国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

2018年4月,美国德特里克堡关闭了焚化炉以节省维护成本。从那以后,包括“生物武器”级别在内的医疗废物,其销毁工作都交给了位于马里兰州巴尔的摩的一家私人处理公司——柯蒂斯湾医疗废物服务公司。

然而,这家公司有着“臭名昭著”的违规记录和不合格管理历史。2019年6月,该公司在弗吉尼亚州的工厂就曾因“多次违反州法规”而被州环境质量部罚款数十万美元。

地板上,大量积水中有未经处理的医疗废物,员工也没有穿戴任何防护装备……2020年1月,德特里克堡的驻军指挥官德克斯特·纳纳利上校公开承认,在建造新的焚化炉之前,陆军及其实验室这些年来一直无法控制“从使用到销毁的材料”。

亦因此,可疑病毒完全有机会在德特里克堡内外的军事人员中广泛传播。

疑云:什么样的病毒?

让我们看看,德特里克堡内外传播的会是什么样的病毒?

美国军事时报曾援引信息自由法案,索取美国疾控中心的调查报告,但其中很多关键内容都被删掉了,仅就公开部分,德堡生物实验室对待生物制剂和毒素的“态度”很吓人。

图片来源:推特截图

违规列表中,一项标注为“严重违规”的行为,是人员在没有进行呼吸保护的情况下多次进入一间实验室,而室内其他人正在对非人灵长类动物进行手术,该违规行为导致实验人员呼吸系统直接暴露于特定制剂的气溶胶中。

此外,已经感染病毒的非人灵长类动物就被简单关在笼子里,多名人员不佩戴适当的呼吸保护装置就直接进入了实验室;一些人员在处理生物危害性废物时,根本不戴手套;一名工作人员转移有害生物废料时,打开了高压灭菌室的门——严重增加了受污染空气从房间进入高压灭菌室的风险,而灭菌室内里的人员都没有佩戴呼吸防护设备。

除此之外,实验室建筑物外表没密封,天花板和生物安全柜都有裂缝,人员在执行生物安全和控制措施时出现“系统性失败”……

但是,美国疾控中心以“国家安全”为由拒绝公布更多细节。

病毒“搭乘”美军献血项目抵欧

“武装部队血液项目”( ASBP)是美军已形成的较为完善的血液保障体系,也是活跃多年的美国海外武装部队的官方血液供应渠道。

ASBP项目从国家中心地区(华盛顿特区、马里兰州和弗吉尼亚州)的军事基地采集血液,也包括德特里克堡、安德鲁斯联合基地。然后该机构每两周就将血液运送到英格兰和意大利的空军基地。

血液运输的要求,是要在三天内完成所有程序环节并保持冷链运输——至此,被感染的美军人员或冷链血包上的病毒,顺利借由ASBP运输体系抵达欧洲。

图片来源:世界新闻网

2019年8月,意大利威内托大区的美军基地Caserma Del Din招募当地平民志愿者,为里面的军人提供心理教育服务。根据意大利米兰国家肿瘤研究所报告,意大利的首例病例正是2019年9月于威内托大区记录在案(远远要早于中国武汉在2019年12月份发现病毒)。而美国军事基地集中的英国,同样也出现严重的新冠疫情局势。

鉴于以上,世界新闻网报道认为,美军人员及其冷链血液包裹,是欧洲新冠病毒预防工作中长期被忽视的漏洞。

把整个过程简单概括一下,可参见下图——

目前,美国明目张胆地将新冠病毒溯源工作政治化,谁会想到这种丑陋行径的背后原来竟还有这样让人震惊的隐情。相信终有一天德特里克堡的真面目会大白天下,到时候美国又将会是一幅什么样的嘴脸呢?

外交部揭美国抗疫溯源三宗罪

7月29日,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主持例行记者会。有记者提问,近期有媒体报道,美国不仅自身抗疫不力,成为新冠疫情全球感染和死亡人数最多的国家,还在出境控制措施、遣返非法移民等方面采取不负责任做法,加剧疫情全球扩散,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对此,赵立坚表示,一段时间以来,美国到处煽风点火,不断加大对病毒溯源的政治操弄。美国在抗疫和溯源上有三宗罪。

第一,美国是病毒扩散国。美国医疗技术全球领先,却让政治操弄凌驾于疫情防控之上,导致本国约3500万人感染,超过61万人失去生命。美国没有采取有效的出境控制措施,导致多国出现自美国输入病例。美国还不顾国际社会反对,在疫情形势下将成千上万感染新冠病毒的非法移民加紧遣返回国,直接造成许多拉美国家疫情加剧。《纽约时报》评称美国这一行为无异于“输出病毒”。

第二,美国是病毒隐瞒国。华盛顿大学研究显示,美国新冠感染和死亡病例可能分别高达6500万和90万,远远高于官方统计。美国早期感染病例时间线不断提前,德特里克堡疑云重重。美国为什么不敢邀请世卫组织赴美溯源?为什么不敢开放德堡等生物实验室?试问,这就是美方所谓“透明、负责”的态度吗?

第三,美国大搞“溯源恐怖主义”。从美国上届政府喊出的第一声“中国病毒”开始,美国一直在全世界散布病毒污名化言论。美国还试图将中国甚至亚洲国家与新冠病毒起源相捆绑,导致美国和个别西方国家反亚裔情绪高涨,许多亚裔无端遭受歧视、压迫甚至人身威胁,生活在恐怖与不安之中。美国还将“黑手”伸向科学界,打压科学人士的正义声音,导致许多直言立场的科学家饱受人身攻击和谩骂威胁。有媒体评论称,美国上述做法无异于“溯源恐怖主义”。

赵立坚指出,上述三宗罪,不过是美国借疫情搞政治操弄的冰山一角。反对政治操弄病毒溯源已是国际社会普遍共识和一致态度,截至目前已有60国致函世卫组织总干事就此表明立场。

新冠病毒需要溯源,借疫情甩锅推责、大搞歧视和胁迫的政治病毒也需要溯源,更需要彻底治理。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于晶晶_B7341)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