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让张艺谋内疚一辈子的女人,曾被北京奥运会毁掉一生,为啥?

2021-08-04 10:00:02 朱小鹿

张艺谋曾对媒体说:“我这辈子最愧对的就是刘岩,她是我心中永远的痛。”

刘岩,舞蹈演员,曾是2008年北京奥运会独舞《丝路》A角,在彩排时意外摔下3米高台,造成高位截瘫。

再也无法站上舞台跳舞,对一个舞蹈演员来说,简直是抽了她的筋抽了她的血,往她脑袋上致命一击。

或许,没有张艺谋邀请她出场表演,也许就不会有这事故。

但哪有那么多或许。

1982年,深情王子张国荣被邀到谭国基旗下做艺人,天籁女声邓丽君正站在香港演唱会上,深情地唱着《星》。

那一年,是不平凡的一天,远在内蒙古呼和浩特的舞蹈演员出生了。

原先,父母给她取名为“刘楠”,小名叫“南南”。

但出生以来,她身体一直不太好,经常发烧、感冒、猩红热。

爷爷看在眼里,疼在心里,拄着拐杖到附近的算命先生问问,看看有什么解决办法。

算命先生掐指一算,建议给孩子改名字,说孩子命犯木,名字不能与“木”有关。

于是,一家之主刘老给孙女取名为“刘岩”,希望她能像石头一样坚硬,顶得住高山的沉重,做一个独立且勇敢的女性。

神奇的是,改名后,孩子的身体状况一下子变好不少。

虽然身体差,但可以说,刘岩含着金汤匙出生的,父亲是法官,母亲是医生,刘岩住的房子是复古别墅,因而家境殷实。

父母既然决定不了孩子的名字,但教育他们可是有话语权的。

父母希望女儿能长成亭亭玉立的闺中少女,希望她活得简单快乐,而不是像他们一样,整天待在复杂的人际关系里,与人周旋。

3岁,别人家的孩子还在外面看草原牛羊成群,而刘岩已经被早早送进美术班、音乐班,学习画画和小提琴。

当时,音乐班的隔壁就是舞蹈室,每次刘岩坐在班里练习小提琴,她总被隔壁老师的喊拍声吸引。

等到课间休息,她就跑去偷看别人练舞,通过后门小小的缝隙,刘岩看到,娇小的人们影子映在四面的镜子上,就像“平静的水面上泛起的小水花”,美得不像话。

渐渐地,刘岩对小提琴课兴趣全无,反倒天天期盼着早点下课,到隔壁偷看别人跳舞。

别人跳一下,她在外面也跟着别人比划一下,当时走廊是她的“舞蹈室”。

刘岩9岁时,正巧碰上内蒙古歌舞团选拔,刘岩因柔软的身姿、纤细的身段顺利进入歌舞团,成了一名小舞蹈演员。

刚进入歌舞团的时候,刘岩只是一块“背景墙”,但她很主动,这里临时需要一个人上来跳一下,刘岩就上去。

主动了就有故事,刘岩虽然是新人,但由于身材纤细,个子还挺高,她站在人群中,本就很明显。

刘岩不放过每次上台的机会,即使只是几秒钟,她也会尽力做到最好。

就这样,9岁的小刘岩被指导老师白莹看见,她发现这个小女孩不仅手部、脚部动作到位,而且表情管理也很“有情绪”,是个可培养的好苗子。

她找到刘岩,对她说:“你的条件很好,是个天生的舞者,如果能接受更专业、更系统化训练,将来必定大有可为。”

这句话点醒了刘岩,她回家与爸妈一商量,第二天一家三口背着行囊,就搭上去往北京的车,刘岩准备去考北京舞蹈学院。

同年9月,刘岩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北京舞蹈学院附中。

在学校里,刘岩的生活很单调,要么上课学习,要么待在舞蹈室练舞。

同学找她出去玩,她就推脱掉,久而久之,再也没人找刘岩玩了,谁都不想自讨没趣。

6年后,刘岩被保送到北京舞蹈学院(大学本科)的中国古典舞系。

那时的刘岩,经过了几年的系统学习,已经出落成一个专业的舞者。

老师们都夸刘岩,说她是为舞蹈而生的,是天生的舞者。

刘岩听完,表面上笑得合不拢嘴,然而心里却愁上加愁。

小孩子听惯了甜言蜜语,而成人总想用实际行动来检验这些甜言蜜语的真假。

刘岩害怕这些话只是老师用来哄她开心的,并不是她真正的实力。

为了让自己成长更快,刘岩加强练习强度,一天最少在舞蹈室练习12个小时。

为了之后的“荷花杯”比赛,她在舞蹈室里没日没夜地编排舞蹈,希望在原创的基础上,还要尽可能地将情绪表达到位。

机会总在下个拐弯路口等着,它是为了与有准备的人邂逅的。

2002年,刘岩凭借原创舞蹈《胭脂扣》获得“荷花杯”比赛的银奖。

之后,刘岩又将这支舞搬上更大的舞台,在全国舞蹈比,她荣获表演金奖。

这时,刘岩22岁,就已经是手握舞蹈类金奖的人了,在别人眼里,刘岩年少有为。

从这开始,刘岩的人生开挂似的,一路扶摇直上,直冲最高点。

2005年,刘岩参加CCTV电视舞蹈大赛,靠着一支《水中月》打动了在场的评委,获得银奖。

而当时的评委里,正好有春节联欢晚会的导演组人员,刘岩轻柔的舞姿给他留下深刻印象。

2006年,他邀请刘岩参加春节联欢晚会表演,与前辈杨丽萍、谭元元一起表演《岁寒三友》,刘岩饰演红梅。

梅花乱簇中,一轮明月升起,一女子一袭红衣,迈着轻盈的脚步站在月亮上,仿佛比梅花树上的梅花还要红、还要美,让人一下子记住了刘岩。

2008年,中国的光荣之年,北京申奥成功,也是刘岩的“幸运年”。

张艺谋为北京奥运会开幕式独舞《丝路》选角,刘岩在一百多号人中脱颖而出,被选为A角。

机会到手了,接下来就是无尽的练习、彩排,几个月连续的练习,刘岩从没喊累,也没请假偷懒。

有好几次,刘岩在练习室练到半夜,练困了就躺在地板上眯会儿,她要确保正式表演时,她的每一个动作干净利落,准确无误。

然而,努力在意外面前,往往不堪一击。

2008年7月28日,距离奥运会开幕式还有10天。

此时,即使天渐渐黑了,但鸟巢依然灯火通明,刘岩正在紧急彩排。

刘岩扮演一个飞天女神,她需要站在离地面3米的半空中,踩着移动的“绢绸”挥动3米长的丝带,同时脚部动作也要跟上。

在绢绸表演完,她还要轻身一跃,跳到花车上,继续舞蹈。

原本,在绢绸上刘岩的表演很完美,在台下看着监控器的导演们都纷纷惊叹。

结果,还没等大家讨论完,突然砰的一声,全场操作设备的工作人员都愣住了,直到有人喊“快救人”,大家才开始紧张往那里靠。

原来,在刘岩表演时,花车提前一分钟开动了,这使完美卡点的刘岩跳上花车时,无法及时站稳,刘岩身子向后一倒,直直地掉下3米高台。

这下,所有人都慌了,彩排叫停,叫救护车,合力将刘岩扛上担架床,送往医院。

经过了紧急手术后,医生告诉刘岩父母:刘岩第十二胸椎严重错位,神经系统受挫严重,情况不太好,可能面临高位截瘫,希望家属做好心理准备。

母亲是医生,她一听这话,心都凉了,这不是变相通知刘岩不能跳舞了吗?

刘岩那么喜欢跳舞,在舞台上跳了18年,如今要告诉她,往后不能再跳舞了,这不是在她身上割肉吗?

父母不知道怎么告诉女儿,只能泪眼汪汪地守在她身边,等她醒来。

病房里挤满了导演、工作人员,所有人都不知道怎么办,张艺谋蹲在一旁,自责得流下眼泪。

“舞蹈演员的一生,就这样断送在我的手里了……”

刘岩醒来后,她只觉得头有些晕,抓着工作人员的手问:“明天还是下午5点到鸟巢排练吗?”

工作人员面露难色,看了看对面的张艺谋,刘岩看了一眼周围的人,哭红了眼的父母,她隐隐约约感觉到事情不太妙。

接着她发现,自己的双腿完全没了知觉,根本动不了,刘岩什么都没说,默默地掉起了眼泪。

她问张艺谋:“张导,我还能上台继续表演吗?”

张艺谋只是一个劲地跟她说:“你先好好休息,好好养伤,以后这种机会大把。”

怎么可能?谁都知道,能在奥运舞台上表演,机会难得。

过了几天,诊断报告出来,刘岩果真被断定“高位截瘫”,无法再上台表演。

那时,正好是8月8日,北京奥运会开幕式,原本该在现场的刘岩,此时却躺在病床上。

电视台纷纷转播现场,刘岩父母怕触及刘岩的伤痛,就没敢打开电视看。

然而,刘岩坚持要看电视,僵持不下,最后父母只能依了女儿。

此时,在绢绸上翩翩起舞的,不是她,是B角殷硕。

看着她在台上光芒万丈,刘岩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双腿,冷冷地笑了。

那边,是美丽动人的飞天女神,这头,是穿着病号服、病怏怏的前“飞天女神”。

那边,飞天女神受尽几亿观众的瞩目,而刘岩这里,只有自己一个人在黯然神伤。

原本属于她的灯光,如今全照在另外一个人身上。

自己亲手做的嫁衣,如今穿在别人的身上,刘岩既不甘心又无可奈何。

她绝不能认输,她可是刘岩!

刘岩每天都积极地做康复训练,她希望通过训练,她能重新像正常人一样走路。

但每次只要双脚触碰到地面,刘岩就使不上劲,但她执意要继续训练。

有时候,一不小心摔倒在地,磕破了膝盖,刘岩也不想放弃,她知道,这是她唯一救自己的方法。

要一个以舞蹈为呼吸的人,放弃跳舞,谈何容易?

有时候,同病房的人看到刘岩这样,好心劝她别再挣扎了,没用的,可刘岩坚定地告诉对方:我可以,绝对可以。

害怕自己因多久没练习,刘岩还会反复看舞蹈视频,在病房里用手比划动作。

女儿的努力,妈妈看在眼里,疼在心里,看着女儿拼命地训练,就为了能够重新站上舞台跳舞,她就常常一个人躲在卫生间哭。

为了不打击女儿,她经常跟她说,可以康复的,很快就能康复的。

但身为医生的她,内心早就明白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

努力了半年后,刘岩发现自己根本毫无进步,即使她多积极,她那双腿就是“提不起精神”。

做女儿的,当然知道父母的担心,刘岩看到母亲常常哭红的眼,心里也不停自责,怪自己26岁了,还需要让爸妈操心。

为了不让父母担心,刘岩渐渐接受了现实,她开始学着自己照顾自己,学习如何运用轮椅,如何坐在轮椅上做事等等。

2009年,距离她受伤刚过去一年,刘岩就宣布复出,接受了张艺谋和宋祖英为她颁发的“中国年度舞蹈最佳表现女演员”奖。

她关注起了公益,为热爱跳舞的残疾孩子募捐,资助他们继续完成舞蹈梦。

刘岩成立了一个基金,“刘岩文艺专项基金”,她资助了162个孩子,其中96个孤儿,66个听障儿童。

为了能与他们自然沟通,刘岩专门进修了手语课程。

她还考取了中国艺术研究院舞蹈学专业博士研究生,2014年她回到母校北京舞蹈学院,为古典舞专业和编舞专业的学生上课。

虽然不能站着跳舞,但这丝毫不影响刘岩继续跳舞,她开始研究如何用手部动作来展现舞蹈的美。

如今,当别人问她当年那场事故,给她带来了什么时,刘岩毫不犹豫地回答:

“契机吧,如果我不受伤,确实不会考虑去中国艺术研究院读博士,博士后这个词在我曾经的专业体系里就没出现过,既然坐上轮椅了,那我就要开始思考,我能为我所爱的东西做什么?

我觉得特好,困难的同时里面往往有很多好的元素在里面,我就找到了不是吗?”

“特好”一词,从受过重伤的刘岩口中说出来,反而还多了一股涅槃重生的滋味。

看着她脸上的笑容,我相信刘岩真的走出来了,或许那句话说得好:

“过去的事情是因为熟透了,才从你身上掉下去。”

愿我们都能用时间治愈一切伤痛,涅槃重生。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于正心_NB15800)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