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疫情“爆发式”蔓延,短期内仍有继续扩散风险

2021-08-03 18:21:15 中国新闻周刊

文/牛荷

8月2日,武汉经开区通报发现沌口街一工地外来务工人员唐某及其密接的6名人员核酸检测阳性。通报称,唐某曾于7月27日在荆州高铁站候车时,与淮安某旅游团的活动轨迹存在交集。

淮安某旅游团即从张家界旅游归来的淮安某企业67名员工,途中曾参观“魅力湘西”景区,目前已有10人感染,其中2人的配偶也已感染。该旅游团成了一个移动的传染源,曾在荆州站乘D3078次列车。据不完全统计,旅游团关联的感染者现已达20余人,涉及江苏、湖南、湖北、海南共4省7地。

淮安某旅游团引发的疫情传播只是目前全国不断扩大的疫情传播链中的缩影之一。

此轮疫情,以南京禄口国际机场为暴风眼,继而引发张家界、常德等多个传播中心,疫情传播链被不断拉大。从7月20日南京首现确诊病例至今,仅仅15天,疫情已在全国“多点开花”,来势汹汹。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全国已有15个省份20余市报告新增本土确诊病例或无症状感染者,感染人数超300人。截至8月3日11时,全国已有4个高风险地区,121个中风险地区。

7月31日,在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国家卫生健康委疾控局一级巡视员贺青华表示,南京疫情已经向江苏省内其他地市和省外扩散,短期内仍然还会有继续向其他地区扩散的风险。

(图/图虫创意)

全国范围的“超级传播”

本轮疫情始于7月20日,南京禄口国际机场。不同于过去一年国内出现的其他本土疫情,短时间内迅速“多点开花”是这一轮疫情的一大特点。

在7月30日举行的南京市第十场新闻发布会上,南京市疾控中心副主任丁洁介绍,南京本轮疫情源头为7月10日的俄罗斯CA910入境航班。目前已完成本土疫情相关的52个病例的病毒基因测序工作,均属于德尔塔毒株;病毒基因组序列高度同源,提示是同一个传播链。

经调查,南京禄口机场的保洁员工参加了CA910航班的机舱清扫,工作结束以后,因为防护洗脱不规范,可能造成个别保洁人员感染,继而在保洁员工之间扩散传播;该公司的保洁员同时保障国际和国内航班的垃圾清运,机场其他工作人员由于接触保洁员工或者被污染的环境而感染。

简而言之,机场保洁人员的工作不规范,加上国际、国内航班的清运工作未严格分开,造成了保洁人员间的交叉感染,继而引发疫情更大规模的扩散。从现在往回推,7月10日至7月20日整整10天的时间里,德尔塔毒株在它所到之处悄无声息、毫不受限地留下“痕迹”。可怕的是,这段时间对于机场和更大范围的人群来说,是“空白期”,而机场作为人流量密度高、流动性大的场所,更是为德尔塔毒株的传播提供了机会。

张家界的疫情便是在这段“空白期”被触发,并成为南京疫情传播链向辽宁、湖南、四川等省份延伸的“二传手”,目前已造成至少39人感染。

7月26日,大连市排查出3名本土无症状感染者。这3名感染者,是一对母女与一名12岁学生。7月17日,3人由大连飞往张家界,在南京禄口机场转机,停留约2小时,其间被感染。7月22日,3人在张家界观看 “魅力湘西”剧场演出。7月27日,大连市又报告1例新增病例,其7月22日在观看演出当晚与上述3例无症状感染者前后邻排。

所有的迹象,都指向7月22晚的“魅力湘西”剧场。当晚第一场,大概共有2000多人观看了演出。观众没有间隔座位,虽然进场都被要求戴上口罩,但无法保证所有人全程都佩戴口罩。因为和感染者同处一个环境,当晚所有观众成了高风险人群。

从感染到后来陆续被筛查出来,单从时间上看,已过去至少4-5天,这些高风险人群早已分散至全国各地,其间存在太多不可控的风险因素。

钟南山7月31日表示,在张家界“魅力湘西”演出中,2000多人聚集在剧场一起看演出,在这样的封闭环境里,所有观众现在全部要追踪、全部要检查,不但要追踪观众,也要追踪他们的密切接触者、他们的家属,这造成了很大的资源开支,现在问题还没有完全解决。也就是说,追踪起来难度较大。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疫情的发展就像触发了多米诺骨牌效应,牵一发而动全身。继张家界之后,湖南常德游船和扬州棋牌室又成了新的疫情“爆发点”。

7月24日,多地游客同乘湖南常德大小河街穿紫河三号游船游河,7月27日,船上来自成都的一家三口确诊新冠肺炎。随后,常德开展疫情排查并向多地发出协查函,常德、株洲、长沙、湘潭、银川陆续出现相关联感染者。截至8月1日24时,常德穿紫河涉疫游船已关联6地27例感染者。

棋牌室成为了扬州疫情扩散的重点场所,且将新冠病毒带入了老年人群中。在8月1日扬州新增的26例确诊病例中,有19人也曾涉足棋牌室,且患者年龄普遍较大。

据统计,截至8月1日,除了2名没有公布流调信息的无症状感染者,扬州累计报告的54例确诊病例中,有43例与棋牌室有关联,占比接近80%,此外,还有部分确诊病例为棋牌室关联病例的密接人员。据最新数据,8月2日,江苏新增本土确诊病例45例,其中扬州市的病例占了40例,形势严峻。

除了上述多个“爆发点”,本轮疫情的传播链还在持续延长,且呈交叉串联特点。

据北京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副主任庞星火介绍,8月1日0时至16时,北京市新增2例京外关联本地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和1例无症状感染者,均为湖南省张家界返京人员,来自同一家庭。北京市疾控中心对7月29日公布的确诊病例病毒进行基因测序,结果显示病毒为德尔塔变异毒株。经中国疾控中心比对,病例病毒与近期南京疫情病毒高度同源,属于同一传播链。

8月3日凌晨,山东省烟台市经济技术开发区确诊2例新冠肺炎轻型病例,均为烟台华怡美容院职工。其中1人曾乘SC4727次航班经停南京禄口机场,另1人曾赴扬州旅游。

此外,近日持续发酵的郑州疫情也引发多方关注。自7月30日郑州市二七区发现首例无症状感染者以来,截至8月2日18时,此轮疫情导致郑州市新增本土确诊病例13例,无症状感染者50例。经基因测序,最初2名感染者与缅甸入境并在郑州市六院进行治疗的确诊患者的毒株高度同源,均为德尔塔变异毒株。

据郑州市政府副秘书长李慧芳介绍,郑州此轮疫情呈点状散发特点,63名感染者绝大多数与郑州市六院有关联,个别人员虽与郑州市六院没有明显交集,但其要么居住地在该院附近,要么近期在该区域有过活动。

原上海疾控中心免疫规划所主管医师陶黎纳认为,郑州疫情应该是独立于南京疫情之外的院感事件。“按理说医院的隔离应该要比机场做得更好,要看医院是否存在管理漏洞,如果没有漏洞,那就意味着德尔塔毒株的感染性太强了,未来防控措施还需要更加严格。”

何以形成“爆发式蔓延”?

从7月20日最初在南京禄口机场发现9例确诊病例开始,此轮疫情呈“爆发式蔓延”,一步步演变成如今累计感染人数超过300人、波及15省20余市的复杂局势,未来发展态势目前看来并不明朗。

陶黎纳认为,这波疫情之所以传播如此迅速,主要是因为德尔塔毒株的繁殖速度很快,传播力很强,而现有疫苗又不能很好地阻止这种传播。在他看来,此次疫情不容乐观。现在只能提高大规模核酸检测的频率,尽早发现病例,尽早隔离。

不过,除了德尔塔毒株变得更加狡猾、传染能力更强、症状更不易发现之外,此轮疫情得以大规模传播的背后还有更多原因。

“如此大规模的传播,已不单单是一两个因素能解释清楚的。入境管控、核酸检测的筛查质量、暑期高密度人流量和大型活动、疫苗有效保护度等因素都不容忽视。就目前来看,整个疫情防控链存在较大问题。”德国华裔病毒学家、埃森大学医学院病毒研究所教授陆蒙吉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他认为,入境管控可以被视作影响疫情防控最主要的因素之一,相当于疫情防控的“哨口”,只有守住了“哨口”,才能从源头上扼住新冠病毒的传播。“不过,只要是人为的工作,就不可避免会存在漏洞和误差,不可能100%完全做到零输入,但至少可以减少输入病例。”

据了解,现在欧美等多个国家已把接种疫苗作为主要的入境条件之一,接种疫苗的人群会具备诸多便利,包括外出旅游、工作等方面可享有优先权。国内目前并未对入境人员在接种疫苗方面设限,主要通过核酸和血液抗体的检测等方式对入境人员进行筛查,但输入病例反复突破防线的事件屡次发生,对疫情防控造成了巨大压力。

陆蒙吉建议,入境管控应当根据疫情最新发展进行优化,可以考虑入境要求增加接种疫苗这一项,从传播源头管控。“其实入境人群是最应该接种疫苗的,但国内并未要求,这是目前疫情防控的一大缺陷,也是造成现在疫情大规模传播的原因之一。”

同时,他指出,提高核酸检测质量,高风险人群尽快接种更加高效的疫苗,投入快速检测压低群体活动中病毒传播的风险,可以极大增加安全性。

据统计,截至8月2日,累计境外输入病例已达7504人。其中,输出病例国家主要集中在俄罗斯、英国、美国、菲律宾4国,俄罗斯的输出病例数达734人。值得注意的是,此前境外输入病例已先后在我国引发云南瑞丽、广州等多轮本土疫情。

除了境外输入的管控缺陷,从上述多起疫情传播事件中可看出,疫情多发于聚集性人群和大型活动的环境中。无论是张家界千人聚集的演出现场,还是扬州棋牌室的密闭空间聚集,毫无疑问,这都加剧了德尔塔毒株在人群中的传播。

在陆蒙吉看来,张家界的情况就是大型活动引发疫情的典例,如果没有这种大型活动,传播规模至少可以小很多。“要对大型活动加强管控,因为由此造成的疫情传播后果严重。”

他指出,室内密闭的大型活动容易产生“超级传播者”,成为疫情的最大推动者。因为德尔塔毒株的病毒载量更高,这在一定程度上也会增加超级传播者的比例。

值得注意的是,德尔塔毒株的传播速度非常快,已传播至全球100多个国家和地区。在这种大环境下,新冠病毒通过人员或者货物等一些国际交流方式渗透入境恐怕是个大概率事件,如何及时有效地将感染的人和物品筛查出来才是关键。

此次由南京机场引发的超长疫情传播链,便是由于未做好入境管控所导致的。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中国卫生法学会常务副会长王晨光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谈到,要适应与病毒共存的状态;但是共存不等于不防不控,而是要进一步优化防控措施和手段,实现精准防控、科学防控和有效防控,尤其不能因为风平浪静就掉以轻心。

他还建议,要把国境内的防控纳入全球防控大背景之中,进一步加强入境口岸和边境的进出通道管控,推动国际合作,将防线进一步向前推至人员登机前、货物装船前,一旦发现问题,立即采取必要措施,避免造成疫情进一步的扩散。例如,边境口岸、入境场所、货物储存地点、航班一定要做到国内国外严格分开,航班的熔断措施进一步制度化和优化等。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于正心_NB15800)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