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按摩女:被家人嫌弃,与相恋十多年男友结婚,他却嫌我不干净

2021-08-03 18:51:03 人生红绿灯

【人生红绿灯】系网易新闻网易号与【富恒科媒】联合出品,内容独家发布在网易号平台,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技师是离钱最近的职业,在金钱面前,有人沉沦深渊,有人坚守纯真

我叫奚梦如,女,黑龙江省大庆人,今年31岁,上海某娱乐城5A级按摩师。

我出生在冰天雪地、天寒地冻的东北,家庭是普通家庭,爸爸和妈妈在社区菜场租了摊位,常年卖菜,家里没能存多少钱,可是生活也不成问题,属于千百个劳动家庭最为底层、最为普通的家庭。

富宠女儿穷宠女儿,我爸爸没读过什么书,重男轻女思想比较严重,满脑子传统思想。我出生之后,妈妈本来不打算再生,后来实在架不住爸爸威逼利诱,这才又偷生了我弟弟。自从弟弟出生以后,爸爸眼睛里已经基本没有我的存在,他眼中只有我弟弟,溺爱和纵容就已经可想而知。弟弟仗着有爸爸撑腰,经常欺负我。妈妈实在看不过,经常为我主持公道,有了妈妈的保护,弟弟这才没敢太放肆。

人们常说,女儿跟爸爸亲。可是我们家这种情况,我跟爸爸之间的关系怎么可能好得了?我反而跟妈妈最亲。妈妈也尽可能在家中保护着我,让我一样享受无差别的爱。

图:这是我的小姐妹们

因为和妈妈的缘故,我和外婆家比较亲近,特别是和小姨。小姨是一家康复疗养医院的理疗师,对我最好。她工作的医院离我上学的学校不远。小时候一放学,由于无人看管,小姨总是把我接到她工作的医院做作业。做完作业后,我闲着无事,就喜欢看看她的办公室墙上挂着的、奇奇怪怪的人体关节图、肌肉图、穴位图,看着墙上一整套按摩手法介绍,也好奇地看着小姨为病人做着理疗。当时我心里就觉得十分奇怪:怎么到医院里看病的人进门时愁眉不展,不打针不吃药,就这么被小姨用手摸了几下,就精神焕发地走出医院呢,小姨实在太厉害了!

有好奇心,就自然想一探究竟,有事没事总喜欢向小姨请教这方面的知识,小姨也有一搭没一搭地教教我,就这样,我掌握不少理疗方面的知识,学会了不少按摩手法,闲着无事,也喜欢学着小姨样给家人装模作样地按几下,没想到,还真有一定“效果”。

由于爷爷奶奶和外公外婆身体都不好,父母工作又忙,根本没有时间管我的学习,我的学习只能自己管。这样的学习条件,我的成绩怎么可能好得了?初中毕业中考时,我不出意外没有考好,没有考上理想高中,只能上技校这一条路可走。

爸爸本来想叫我复读一年上个好高中,将来上个好大学。可是我坚决不同意,当时大学生已经太多,就是上了大学,还不一定找到好工作,白耽误工夫,还不如上个技校,早一点出来工作自在。最终在我一再坚持下,爸爸同意我不上高中上技校,可是为上哪种技校、哪个专业犯了难。爸爸说想让我学个会计专业,将来也是一门技术,而且越老越吃香。可是我从小受到小姨的影响,一心想当个理疗师,想报考卫校的康复理疗专业。父亲一听死活不同意,认为女孩子干这一行不是正经人。为了这件事,我跟父亲大吵了一通,彻底杠上了,最终父亲没能拗得过我,我也作了妥协,上了某卫校中专护士专业。

我这个人就这一点不太好,性格非常固执和倔强,自己认准的事九头牛都拉不回来,一句话,就是不达目的不住手,不到黄河心不死。为此,我经常得罪不少人。

卫校毕业我已经快二十岁了,由于我学历太低,自然进不了正规的医院,大庆私人医院又少,诊所环境又差,工资也低,我实在不愿意在大庆这个小地方猫着,想到外地闯一闯。

爸爸妈妈也支持我去外地,可是去哪里呢?爸爸这才想起远在上海打拼多年的表姑。

那个时候上海正在筹办世博会,到处是喜气洋洋的氛围,各行各业也像开足马力的汽车飞速前进。我知道,以我的学历水平,正规医院肯定进不了。但是我想找个私人医院、诊所、社区医院当护士应该没有多大问题。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一圈工作找下来,我彻底泄气了,社区医院根本连我的简历收都不收,直接pass,稍微有点规模的私人医院、诊所连给我面试的机会都很少,一个月下来,我根本连个实习的机会都没有得到

表姑看我兜兜转转,一直都在找工作,可一直都没有找到。于是就问了问我情况,想给我参谋参谋。我把想当医院护士的想法跟表姑一说,表姑当场就给我泼了冷水:“现在上海稍微正规一点医院招聘护士,本科学历起步,你想想你一个中专生,可能性有多大?”

我冷静一想,表姑说得也对,这上海啥都缺,就是不缺大学生,人们常说,上海随便大街上人流拉出来清点一下,博士一走廊,硕士一操场,本科生一片汪洋。我一个中专生,拿什么跟人家竞争呢?

我彻底泄了气。

实在没有办法,我最终不得不接受金山区一个很小又偏僻的私人养老院的护士岗位。我退而求其次,本来以为可以安顿下来。可一去才知道,这根本就不是护士的活,而是养老院一些生活不能自理老人的生活护工。这个私营养老院老板真是心太黑,给我们安排的工作太多太累,给的工资又太低,三层养老院一百五十名的老人,仅安排六名护工,还要端屎端尿整天伺候着,一天都得不到休息,我实在受不了,干了两天就跑了。

图:女技师不是你想当就能当,这个圈子不是你想进就能进

我该怎么办?到饭店里端盘子?这样的工作到处都是,找起来根本不费劲。可是要是说回家还不被人家笑死!去做保姆保洁?那都是乡下姑娘干的,我好歹也是大庆城市户口,我家里也曾请过乡下保姆,现在让我给人家当保姆?我实在干不下去,主要是过不了心里的那个槛。

眼看两个月过去,我还是没有找到理想的工作。没有办法,我不能老是做吃山空,我得赶快找个工作养活自己再说。就是正式工、长期工找不到,我也得尽快找些兼职来干。

我就这样百无聊赖的混着,白天一边做兼职一边找工作,晚上就到网吧打游戏。三个月后我实在没有办法,只到一个小酒店做了前台接待,一个月四千五百元左右,就这样一干就是三年。

本来我以为我可以就这么一直混下去,无忧无虑,虽然工资低一点。但是我是一个女孩子,也没必要给自己太大的压力。

可是生活的意外总是突出其来,让我们猝不及防。

2011年冬天的一个晚上,妈妈突然打来电话,说我爸爸早上搬菜时不小心没注意地上结的冰,摔倒了,左腿膝盖粉碎性骨折,现在正在医院接受治疗。

我赶紧请假回到了大庆,好在问题不太严重,父亲换了人工关节,治疗没多久就出院了。可是从那之后,父亲就再也不能负重了,很多事只能靠妈妈一个女人来做,艰难程度可想而知,收入降低了不少。

此时弟弟正在读书,还有爷爷奶奶需要爸爸妈妈赡养,家里正是用钱的时候。我就知道再不能这样混日子,我已经二十一岁了,不能再这样混下去了,在弟弟没有成家之前,我得撑起这个家,不能让爸爸妈妈太累了

做前台接待工作太低,而且我工作的是小酒店,客流量少,根本没有什么出路,我得想办法换个工作多挣些钱才好。

我又开始了骑驴找马的生活。

不找不知道,一找吓一跳。三年后我虽然有了一丝工作经验,可是职场竞争力却下降了。待业的各类毕业生更多了,我又一次泄气了

一次傍晚下班,我路过一个老旧弄堂,不经意间看到路边电线杆上闪出“月入过万”的字样。

“月入过万?”,我顿时来了兴趣,停下脚步仔细看了看,只见上面写道:“诚招女按摩技师学徒,月入过万,×××娱乐城”。

这类小广告在城市里实在太多了,以我二十二年城市生活经验,这类小广告十有八九是骗子。这样的娱乐城,还有正规可言吗?肯定是挂羊头卖狗肉。可是一看落款,×××娱乐城是附近最大的休闲娱乐场所,我自己和朋友唱过K,应该不是骗子吧?以我的印象来看,这个娱乐城好像是个正规场所。

我从小就接触理疗和按摩,对按摩技师并没有偏见,再说我也与我的专业是相近行业。明天正好是周日,我左右没事,何不去试试看?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准备了一份简历,并找到了这家娱乐城。

没想到来娱乐城应聘的人很多,大多数是操着各色口音的外地姑娘,年纪和我差不多大

我报了名,填了表格,经过一次初选,又经过一次复选,都通过了,招聘人员没置可否,让我回家等消息。

我以为又是一次失败的应聘经历,没想到三天后,娱乐城让我再去面试一次。

这一次面试,来的人很少了,大概有五十来个,人事经理面试得也很仔细,从形象到气质,从专业知识到言谈举止,方方面面,简直就是一次全方位的入职体检。最终确定录用二十人,我涉险过关,可以说是强中选强、优中选优。

我后来才知道,我之所以能过关,一是因为我的形象气质,二是因为我是卫校学护理专业毕业,三是我有过系统的按摩技术素养。

一般来说,我们东北年轻时女孩的形象都还不错。“姑娘赛过范冰冰,嫁人成了高秀敏”,是不少外地人对东北女孩的印象。女孩子从年轻时个个赛天仙,夏天你到东北大街上走一走,全是大长腿,“条顺盘正身材好,漂亮女孩满地跑”。

但是东北女孩一旦嫁人,情况大变,由于生过孩子和家务缠身,疏于饮食控制和身体管理,身材就像吹气球一样变得臃肿起来,三箩长两箩粗是东北熟女们的标配,实在让人觉得很倒胃口

图:这个圈子,有人为了钱扮演角色,只要给钱,当亲妈都可以

说句实话,我个人形象还算不错,身高160厘米、体重48公斤,算得上娇小可人,虽不说是盘正条顺,可也算个美人胚子,做按摩技师非常合适(按摩技师身高不能太高,以免让顾客有压迫感)。

入了职我才知道,这家娱乐城真大,上下五层,最上两层是洗浴按摩中心,中间一层是KTV,底下两层是酒吧和夜店。

办完入职手续,公司(娱乐城)先是对我们进行集中统一的技能培训。在培训之前,公司先是与我们签订了劳动合同,规定如果培训考核合格,必须达到最低三年服务期,如果没满服务期单方面解除提出不干,那得扣除一定的培训费。我一看这也合理,总不能让人家白培训你,天下毕竟没有免费吃的午餐,钉是钉,铆是铆,一码归一码,算清楚最好。

就这样我们开始为期一个月的培训,系统学习了泰氏古法按摩、港台新法按摩以及莞氏按摩,也系统学习了一整套按摩理论知识,培训完经考试合格后,我们正式入职。

大多数人对按摩还停留在泡脚修脚按摩上,其实按摩是很讲技术的,一个好的按摩技师,没有三到五年的功底是很难给予客人满意服务的。

按摩过程中既要讲究部位、手法、力道,也要讲究因人而宜。要做到挑、点、劈、扣、揉、拿、推、拍,并根据客人的承受程度审慎采取跪、踩、压等手段,辅助适量的精油和工具,减少摩擦力和提供借力,提高舒适度,让客人紧张的神经松弛下来,全身放松。如果你做按摩的过程中,客人能沉沉睡去,那你就成功了一半

总的来说,我们这个娱乐城按摩确实是正规按摩,对技师的要求很高。我自认为原来从我小姨那儿学到不少按摩理论和手法,可是与上海这个国际化大都市标准化按摩相比,还是有很大差距。正是有这样的基础,我学起来比别人都快,手法也最为熟练,培训结束后我就正式上岗。

很多人将按摩等同于色情服务,其实是大错特错的,我不敢说我这个娱乐城没有色情服务,毕竟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但是我敢肯定的是,我们按摩技师,更多吃的是技术饭,只要我们本人不同意,娱乐城是不会也不敢强逼我们从事色情服务的

其实我们技师根本没有必要从事那方面服务,因为我们的收入并不低。我们每个钟大约500-800元,按照一半一半的分成方法,我们每天也有300元左右的收入,这样每个月收入上万元倒也不是什么稀奇事,何必牺牲尊严干那种行业?

图:在社会上,你是大老板、这长那长,来到情欲的主场,都是裙下死鬼

当然女孩子从事按摩行业,被吃豆腐、揩油、被男人抠抠摸摸也是常有的事,讲一些荤段子、黄色小笑话也不可避免的,只要你巧妙周旋,及时表明立场,客人一般还是不敢太放肆的。

我不敢说,这个娱乐城没有客人看上按摩人员带出去玩一两个晚上的,也不敢说没有技师被客人看上长期包养的。但是这与个人品性有关,与按摩技师这个行业无关。如果一个女人真想这么做,谁也拦不住。饭店服务员、导游、女秘书,哪一行业女性没有这样的机会和风险?与做不做按摩技师没有绝对的关系

我虽然是九零后,也并不保守,可是我骨子里是守规矩的人,不该挣的钱不会去挣。虽然我正缺钱,可是我还没有到穷得揭不开锅的份上,我没有必要自降人格去做那种事

虽然这样想,可是我也不敢把我从事的这个行业跟我家里人说,毕竟他们思想比较传统,肯定不能接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就这样我一干就是三个月,工作起来也得心应手,工作也不太累,一般下午三点上钟,晚上十一点下钟,每周轮休一天,极少加夜班,工资是底薪加提成。由于我按摩手法不错,也积攒了不少回头客,每个月也有上万元的收入。

纸终是包不住火,不知道父母怎么就开始怀疑我的工作性质,可能是突然间我寄回去的钱多了很少,问我我又含糊其辞,他们心里没底,这才让表姑来看一下我。

瞒是没有办法瞒下去了,我只能坦白。她知道后沉默了很久,这才开始说,她尊重我的选择,但还是想劝我辞职,这份工作接触的都不是正经人,搞不好就身不由己、泥足深陷,将来嫁人难嫁

听到她这样说,我又能说什么呢,只好跟她说,谢谢姑姑的关心,我会好好考虑的。我送姑姑出了门(我跟另外一个女孩合租,不跟表姑住一起),当天晚上爸爸电话就打了过来。

没出意外,电话那边爸爸暴跳如雷,在吵了一通后,见我不辞职。当晚就从从东北坐动车到了上海,说我们是正经人家的女孩不能干这一行,并不管我同意不同意,强拉硬拖想将我带回东北,我一看他如此诋毁我,倔脾气上来了,抵死不从,跟他大闹一场,闹得差一点要报警。

在大吵一顿后,爸爸见我心意已决,无法改变,气连夜又赶回到东北。

从此爸爸从来接我电话,每次打去的钱都给我退了回来,一两年没怎么理我,我不为所动。

父母这边还好说,男朋友那关能不能过,只有天知道。

我跟我的男友是初恋,我们是初中相爱的,高中时他成绩不错,上了一个好高中,考上了一所哈尔滨的大学,学的是电子通信。我在上海工作这几年,他正好在哈尔滨读书。

我是在这个娱乐城工作快一年了,才跟他坦白了我的工作,因为他快毕业了,马上就要来上海找工作,瞒都瞒不住。

我跟他坦白时,电话那头是短暂的沉寂,沉寂过后他安慰我说:“你喜欢这份工作就好,我相信你”,我抱着电话狂亲了一下他,庆幸我没看错人。

图:当骑着白马的王子出现,会期待,会心动,会爱上...

时间到了2012年夏天。他终于毕业来到上海,为了显示我说的是真的,我把他带到我工作的地方让他看看。他确实仔细地看了看,一看我的工作还算正规,也就不好再说什么。

这事就算翻篇了,可能是他急着要找工作,没有太多时间和精力多计较。

他学的是通信信息类专业,在长三角这样的高科技城市群还是比较好找工作的。没过多久他就找到了一家通信集体公司,还没工作一年,月薪就过万,又过了三年,他的月入已经超过了两万。

随着他逐渐进入工作状态和在上海站稳脚跟。我们之间的矛盾越来越多。他对我的不满越来越深,我们之间的争吵也越来越多,我们之间的冷战期也越来越长

我知道这期间多多少少有我工作的原因。

我们从初中到现在,在一起已经有了十来个年头,现在我们又在一个城市工作,他迟迟不跟我求婚,我知道为了什么。

我们之间不仅有学历上的鸿沟、薪资上的鸿沟,也有工作性质的鸿沟,他是高大上的白领,在世人眼里,我跟站街女又有什么区别呢?

在他来到上海第个五个年头后,我们之间的爱情走到了尽头:我将他跟一个老女人堵在了床上。

我当时心在滴血,质问他这是为什么?

他冷冷地回道:“她是没有你年轻,没有你漂亮,可是她很干净”。

我当时气得给了他一个耳光:“你他妈这是在说老娘不干净?老娘我现在就告诉你,我从来没有干过对不起你的事!”。

“这我知道”,他任由五个指印从脸上隆起:“可是我知道又有什么用?你叫我怎么向我的朋友介绍你的工作:我女朋友是个按摩女?!

“每次你上班,你知道我有多痛苦?每当我想到你可能正在被别的男人调笑,想像着你被别的男人吃豆腐,我的心在滴血,你考虑过我的感受嘛?!”,他咆哮道。

我无言以对,哭着道:“那你为什么不早说?”

“我没有暗示过你吗?”,他也哭了,“可是你就是不为所动”。

我默然了,他说的没错,我当时家里还在缺钱用,我又不好找他要,毕竟还没有结婚,这个工作工资高,我想干两年再说。

我知道我们的感情已经回不到从前了,我们十几年的爱情就这样结束了。

在随后的几年里,我七七八八又谈了几个男朋友,可无一例外都是因为我的工作而最终分手的。还有更离谱的男人,一听说我是干这个的,谈都不谈,就没有下文了。

图:很多人都想攀上高枝变凤凰,但能上岸的又有几人...

问问介绍人是什么原因,这些男人无一例外地都说:“我要找的是老婆,不是三陪”。

我彻底死了心,有了改行的想法

为了改行,我自学了会计本科,在拿到本科毕业证后,我终于洗手不干了,在一家大型超市做了会计工作,兜兜转转,我又回到爸爸指定的原点。

这一年我三十一岁,已经是“战斗剩佛”的大龄剩女了。

好在大龄剩女在上海很常见,没什么难堪的。可是每年一过春节回老家,看着表弟表妹们都拖儿带女的,我就尴尬得不得了。

为了增加竞争力,我准备再花五年,争取考上了注册会计师证,这样我事业就更稳固了。这年头,靠山倒,靠娘娘老,靠男人他跑,谁也靠不住,只能靠自己

不知道我会不会孤独终老,不知道等我老的那一天会不会后悔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