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自家车库先交“过路费”,东莞“围村收费”惹争议

2021-08-03 11:28:04 南方都市报

东莞以缓解停车难而推行的公共区域临时停车泊位收费问题最近被推上风口浪尖。7月20日,省交通运输厅上线广东“民声热线”,其中就关注到东莞“围村收费”问题。节目组暗访了黄江镇社贝村,村里租户和部分村民都对此表示不能理解。节目中,东莞交通局工作人员现场被问蒙。东莞之前对市政道路收费已经褒贬不一,现在“围村收费”更是引起热议。不管是本地村民还是租户,都对“围村收费”质疑声不断。

对此,省交通运输厅副厅长贾绍明表示,违蔽道路收费是没有法律依据的,接下来要督促有关地市交通运输部门核查此类现象,依法行政。

事件:东莞“围村收费”上热搜

7月20日,省交通运输厅刚上线的广东“民声热线”首期节目就关注了东莞“围村收费”问题,节目组选取了黄江镇社贝村收费点,视频显示,黄江镇社贝村去年9月开始尝试“围村收费”,村里租户和部分村民都不能理解。社贝村有关负责人则表示,“围村收费”已经村民代表大会通过,并报上级主管部门批复同意。暗访画面显示,批复同意的部门中,包括了东莞市黄江镇交通运输分局。

节目中,主持人问到“围村收费”是否合法?东莞市政府是否有文件允许收费?东莞交通运输局工作人员现场被问蒙。

对此,省交通运输厅副厅长贾绍明表示,违蔽道路收费是没有法律依据的,接下来要督促有关地市交通运输部门核查此类现象,依法行政。如果围蔽涉及交通运输部门主管的县道、乡道、村道,交通运输部门应该坚决依法处理。

节目播出后,瞬时在各个网络平台刷屏,东莞“围村收费”问题一下被推上风口浪尖。在一些短视频平台上,节目视频成为了热搜,也在朋友圈和微信群被疯狂转发。7月21日一大早,东莞市交通运输局黄江分局的工作人员就将社贝村的设卡路障清除。

走访万江街道滘联社区:只见收费不见规范管理

记者开车途经莞穗立交桥转入万江街道滘联社区,在滘联厚德路遇到了第一个收费岗亭,为双向进出的闸口。相对应的,滘联厚德路位于环城北路另一侧,亦设有收费岗亭,在岗亭贴有“滘联停车场收费标价牌”。

标价牌显示,按照小车、货车(7米以下)、超大货车(7米以上)实行不同的收费标准,其中小车,首三小时以内(含)为免费,第四小时(含)为3元,第四小时后每小时增加1元,月费为180元。货车首小时以内(含)免费,第二小时(含)6元,第二小时之后每小时增加2元,月费400元。超大货车首小时以内(含)免费,第二小时(含)12元,每小时增加4元,月费980元。所有车辆,不满1小时按一小时计算。

7月28日,记者实地走访滘联社区,沿路观察。在窖联创业横路、窖联创业路虽然划有停车位但是少有车辆停放,而进入社区内的村道后,车辆停放则较为随意,如在起龙广场附近,虽然划有车位,但是附近居民更倾向于停放在路边,因而其他车辆行驶经过需要避让。同样的,在滘联综合市场附近,车辆也存在乱停放的现象。因此“围村收费”以规范停车这一目的,在这里显然没有实现。

“私家车办了月卡就可以进,位置随便停,不要挡路就行了。”记者根据收费岗亭留有的手机号码联系社区停车场管理工作人员,对方如是表示。关于办理月卡事宜,对方表示,个人可以通过关注公众号办理,如果是社区内工厂可以向社区提交申请免费通行,“能否免费首先要看厂子里还有没有车位,另外提交停车协议书等相关资料,我们也要看现场。”

记者走访了解到,滘联社区收费岗亭设置在2020年疫情期间。“滘联厚德路是一条进出社区的主干道,如此封了收费,非常不能理解。”一位商铺的老板匿名表示。

走访大岭山镇:为躲避收费乱占位,堵塞消防通道

这样的情况在大岭山镇同样出现,沿着莞长路的村基本都实行了“围村收费”。其中大岭山百花洞村和连平围村被市民投诉到阳光问政平台,村子以方便管理停车为由,把村子所有通路都设置了收费栏杆进行收费。

大岭山百花洞村在村道上设置了收费卡口

7月28日,记者走访大岭山百花洞村和计岭村,发现在通往村子的主干道都设置了收费卡口,计岭村的几个收费口都是连接莞长路,在入口处,一个蓝色的收费提示牌显示,小车每月收费180元,大车每月收费350元,入村临时停放30分钟免费。收费的工作人员表示,他们是从村里承包出来的,收费标准是按照物价局核准的。至于是否有收费许可,他们并不清楚。通过收费卡口进入村道,发现道路两旁乱停乱放现象严重,也没有画停车框。一位车主告诉南都记者,只要进来了,就可以随便停放,没有人理的。这里实行停车收费,大家都投诉好多次了,最近看到黄江镇的一些收费口拆除了,以为这里也会拆,可现在依然没见动静。

百花洞村路两旁有不少车子用车衣罩着,长久没挪动

记者发现,在入口处停放了不少车辆,这些都是为了躲避收费而占位的。这样的问题同样发生在大岭山百花洞村,在收费卡口的外围,挤满车辆,一些消防通道也不放过。进入卡口,百花洞村在路两旁画了停车框,不少车子用车衣罩着,可以看出已经很久没有挪动。一商户说,敢大胆停在里面的车子,基本都是不用收费的。“当初收费说得很好听,规范交通秩序,防止乱停乱放,事实上,这个问题根本解决不了,他们就是想收钱,根本不想管理。”

这个问题,寮步石龙坑村也被市民多次反映到阳光问政上,有网友留言,一个月光交停车费就要五百多元,住石龙坑村交两百多,上班去泉塘村也是“围村收费”,也要交两百多。南都记者走访发现,村内收费路段乱停乱放严重,外面不收费路段,更是挤得水泄不通。“这种情况晚上更严重,很多住户都把车停在外面,只要有地方,他们都会拼命挤。”村内一士多老板说,收费后更乱了。有网友提出质疑,搞收费目的是解决交通出行难问题,然而却事与愿违,很多岗亭动不动设在主干道两边,造成主干道交通拥堵加剧,有的岗亭干脆直接拦路建造。

乱象:东城钟屋围村只能按小时收费

租住在东城街道牛山社区钟屋围村的杨先生说,今年五月,村里开始设岗收取停车费,(小车)收费标准为1.5元/小时,一天17元封顶。杨先生说,他现在每天都要交17元停车费,一个月下来要交五百多元,每个月的停车费已经和房租差不多贵了,这对他来说是一笔很大的支出,“我每个月的工资就几千元,一个月五百多元的停车费”。

杨先生认为,钟屋围村这种只能按小时收费的标准很不合理。他朋友住在东城的其他社区,虽然也围村设岗收取停车费,但按月租只需缴纳不到两百元的停车费,比钟屋围村这种按小时收费的方式要便宜得多。

为此,杨先生还多次到村委会咨询,能否按月租的方式收取停车费,得到的都是否定答案。谈及钟屋围村“围村收费”的做法,杨先生同样表示不理解。他说,现在钟屋围村里面停放的车辆,大部分都是租户的车。钟屋围村在“围村收费”前,并不存在车辆乱停乱放造成严重拥堵等问题。现在“围村收费”,反而给人一种为了收费而收费的“乱象”。

乱象:东城街道各村收费标准不一

杨先生感觉的“乱象”不只有“无月租”。记者走访发现,哪怕同是牛山社区,不同的村收费标准也不一样。比如在东城街道牛山社区的梁家村,关于小车的收费,分为繁忙时段和非繁忙时段。其中,繁忙时段(8:30-20:30),30分钟内免费。免费时限后的首小时内3元,超过1小时后每30分钟0.5元,超过3小时后每30分钟1元,最高限价17元;非繁忙时段(20:30-8:30),一小时内免费,免费时限后每小时1元,最高限价5元。

7月29日下午,记者走访发现,梁家村“围村收费”区域停放的车辆并不多,村里也规划了许多露天的白色车位,车辆基本都按规定停放在车位内。值得一提的是,梁家村“围村收费”有提供月租,其中小车的月租标准不超过240元/泊位。

除了有无“月租“服务不统一外,东城街道各村(社区)的收费管理单位、收费标准也不一样。比如,牛山社区的收费单位为东莞市耀通停车服务有限公司,石井社区中心新村片区的停车场收费单位为东莞市东城畅翼停车场服务部,上桥社区收费单位为东莞市小总管智能系统有限公司。

以小车的收费为例,东城街道上桥社区对繁忙时段(8:30-20:30),1小时内免费。免费时限后的首小时3元,超过1小时后每30分钟0.5元,超过3小时后每30分钟1元,最高限价17元;非繁忙时段(20:30-8:30),每小时1元,最高限价5元;月租标准为180元。

跟上桥社区类似,东城街道石井社区中心新村片区的停车场对小车的收费标准基本一致,只是月租收费标准不同,其月租240元。对于货车,石井社区中心新村片区的停车场原本没有月租收费套餐提供,不过,记者走访时发现,该停车区域最近发出公告。从8月1日起,货车的月租费用调整为450元/月。

乱象:南城雅园社区外地人停车300元/月

不同镇街收费不一样,同一社区,收费标准也不一,有无月租也不统一,收费标准全由村里定。不只是东城的收费标准不一,南都记者走访的万江蚬涌社区、黄粘洲社区和滘联社区,收费标准也不相同。走访中发现,大部分镇街收费都是不超200元,南城雅园社区的收费标准则高了三分之一,外地人300元/月,本地人免费。

7月27日,南城雅园社区,几个出入口都设置了收费岗亭。在收费岗亭,张贴着停车收费标准:30分钟以内免费;3小时以内(含3小时)5元;3小时以上,每小时加1元(不封顶)。上面还留有价格举报电话,以及停车场联系电话。此外,还公布了雅园社区停车场营业执照注册号,以及收费单位——东莞市莞美物业管理有限公司。南都记者了解到,该收费标准只针对本社区以外的人,包月则是300元;而本社区居民停车则实行免费。

在收费岗亭以及社区内的停车场可以看到,这里划分了很多停车位;进出雅园社区的车辆中,不少是外地牌照。上午十点多,停车场内还有很多闲置车位。欧阳先生在这里租住了十余年;他开着深圳牌照的小车,目前每月须缴纳300元停车费。雅园社区对本社区居民与外地人区别收费,欧阳先生表示理解。“很公平,这里本来就是村集体的土地。有地方给我停车就可以了,有些地方连停车位都没有。”不过,在雅园社区开便利店的老板罗先生则表示“不能接受”。罗先生称,自己的便利店开了十余年,大概三年前雅园社区开始收停车费;一年前左右,停车费从之前的200元/月涨到了300元/月。

自从雅园社区开始对外地人停车收费起,罗先生再也没把车停到社区里,而是选择社区外的免费停车位,再走路六分钟左右到店里。“我们店每个月要交1000元租金,还不给免费停车,不能接受。”

罗先生称,雅园社区对本社区居民和外地人停车区别收费,让他感觉很难受。“像是歧视外地人一样,所以现在外地人越来越少了。”“要收就一起收,要不就都不收。”

此外,罗先生对于停车收费标准也颇有疑虑。“这里停车半小时之内免费,其他有的地方三个小时之内免费,没有一个统一的收费标准。不知道收费标准是怎么制定的,也不知道收费合不合法。”

雅园社区一家理发店的老板陈女士跟罗先生一样,选择把车停在社区外面,再走路进去。“对外地人收费也能接受,但是300块一个月太高了,150块还能接受。”陈女士称,很多外地人在社区开店,给社区带去了经济收益,停车费应该优惠一点。

乱象:“大路停车不收费,小路要收费”

另一个已经实行围蔽收费的社区,从莞穗路转入蚬涌工业路,该主干道道路没有设闸口,道路两边划有停车位,整齐停放车辆。不过,从蚬涌工业路一直到黄粘洲社区,在左侧至少有两个路口设有收费闸口,统一贴有“蚬涌社区停车场收费标价牌”。

在蚬三商业街划有停车格,按照“蚬涌社区停车场收费标价牌”显示,按照小车、蓝牌货车、黄牌货车三种车型分时段收费,所有车辆首两小时(含)为免费。

其中小车在8:30-20:30,第三小时(含)为3元,第三小时后每30分钟增加0.5元,最高限价17元,在20:30-次日8:30,每小时1元,最高限价5元。小车月费为180元;蓝牌货车,在8:30-20:30第三小时(含)为6元,第三小时后每30分钟增加1元,不设最高限价,在20:30-次日8:30,每小时2元,不设最高限价。月费为400元;黄牌货车,在8:30-20:30,第三小时(含)12元,第三小时每30分钟增加2元,不设最高限价,在20:30-次日8:30,每小时为4元,不设最高限价。月费为980元。

“大路的停车不收费,停到里面的小路就要收费了。”一位店铺负责人介绍。就与蚬涌社区一路之隔的黄粘洲社区也在部分路口设闸收费,收费模式与蚬涌类似,分时段分车型收费,每个时间段的费用叠加也相同,不过在黄牌车的月卡上收费则是960元。至此万江三个社区的停车收费标准均不相同。

困扰:进车库前先给村里交一份停车费

东莞市南城街道市中心广场附近核心地段,有一栋非常优质的公寓商住楼,过去三年一直受到“围村收费”的困扰。商住楼地下车库出入口被“围”入收费区,公寓商住楼所在的南城胜和社区簪花岭村民小组对其进行封闭管理,将该商住楼地下停车场入口划入村里的车辆出入收费岗亭内,住户要开车进出自家地下车库,必须要给村里再交一份停车费。

2018年至今,商住楼管理处与簪花岭村民小组多次协商沟通,但均未能谈妥。涉事的商住楼就是位于南城簪花路的“达鑫龙庭”(A区),紧靠市中心广场和会展酒店,周围停车位很抢手。该商住楼住户彭先生(化名)介绍,原本楼下地下室有300多个停车位,足够住户使用,但他们住进来近两年,却无法顺利将车开进自家车库。“外面停车位太少,回家得把车停到很远的地方,有时违停一会就被贴罚单。”

据达鑫龙庭管理处负责人介绍,几年前,南城胜和社区簪花岭村民小组实行全封闭管理,封闭村里所有出入口,仅保留一个车辆和人行的出入口,本来属于“达鑫龙庭A区”用地范围内的道路也被村里封堵,使得“达鑫龙庭A区”的住户车辆,要前往自家地库无法直接通行,必须绕行经过村里设置的车辆收费岗亭出入口。除了地下车库要交停车费外,还得向村里再交一份“过路费”(包月或按时收费)。

南都记者在簪花岭村民小组唯一车辆出入口看见,岗亭处有显眼的停车收费标准:每辆小车,一小时以内免费,1小时以上3元,超1小时后每30分钟0.5元,超3小时后每30分钟1元,包月240元。收费单位为:东莞市南城街道胜和股份经济合作社。通过该出入口进入村内,几百米远就是达鑫龙庭地下车库入口,目前已被固定栏杆围住,所有车辆不能进入。管理处称今年4月,簪花岭村擅自立柱封堵了商住楼地下停车场出入口,禁止车辆进入车库。

据介绍,2018年开始达鑫龙庭A区启用对外招租,到去年8月住户达200多户(总房数约300套)。管理处多次跟胜和社区和簪花岭村协商,要求对方拆除靠近地下车库出入口的那一段封堵围墙,让住户车辆可以不用经过收费岗亭,直接进入地下车库,但一直协商无果,管理处只好暂时不启用地下车库。

去年9月,因住户停车需求强烈,管理处开放地下车库。针对住户要承担小区地下车库和簪花岭村收费岗亭产生两重停车费问题,管理处承诺可报销簪花岭村收费的那部分,“去年9月到今年3月,一共报销了3万多元。其间管理处一直在向职能部门投诉,今年4月,村里直接将小区地下车库入口封死。”管理处称,因为停车问题,很多租户退租,目前这个商住楼出租率只有五成多。

日前达鑫龙庭管理处向市交通运输局反映情况称:“簪花岭村打着围蔽管理的旗号,未经得业主方同意,擅自用砖封堵了权属业主方用地范围内的道路,目的是收取‘过路费’,这种行为违反《公路安全保护条例》和《广东省农村公路条例》等相关规定,恳求出面协调解决。”

困扰:车停自家屋内也被收停车费

类似的事在石碣横滘五村也存在,村内住户车停自家屋内,也得交停车费。不久前,有人网上投诉东莞石碣横滘五村强行收取停车费用问题,称该村今年年初自行围村停车收费,不仅对外来车辆进行收费,更是对长期居住在村内的城市户口居民车辆进行收费。

根据该投诉内容,横滘五村里有部分住户是城市户口居民,十几年前买了村里土地盖了房子,长期居住在村里,房子自带车库,并不会使用到村内道路和停车位停放车辆。车停在自家屋内,没有任何理由被村里收取停车费。

南都记者日前来到石碣镇横滘五村,发现所有进村车道都被设置了闸口,部分闸口贴出了停车场收费标价牌:每辆小车1—3小时3元,3—5小时5元,5—10小时10元,10—24小时20元,包月300元。村道上划了很多停车位,村民介绍,横滘村户籍村民是免费停车的,非本村户籍且有宅基地的住户车辆打五折。

版策划:南都记者申鹏何永华

统筹:南都记者刘辉龙

采写:南都记者 莫晓东梁锦弟韩成良田玲玲黄芳芳黄馨莹黄慧萍刘媚刘辉龙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