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县高考状元,从清华大学毕业后,却去当保安,月薪2000元

2021-08-04 15:00:02 朱小鹿

张晓勇,17岁考入清华大学,毕业后,他却干起了月工资2000的保安

1991年,他以县状元的身份,考入清华,选了一个冷门专业。毕业后,很难找到对口的专业。

他进入一个日化外企,原本想着做日化研究。谁知道,培训师一年后,被分到了客服部。

工作上没有进展,老家的父亲又得了尿毒症,需要人照顾。他便辞去外企工作,选择回家照顾父亲。

既然不能搞科研,那做什么工作,又有什么区别呢。于是,他就在一个马王堆陶瓷市场,干起了保安。每天的工作,就是巡逻。

既然不是自己喜欢的工作,那做什么都无所谓。

不能上天,那我就入地,大有和生活斗到底的勇气。

《活着》里说:

生活是属于每个人自己的感受,
不属于任何别人的看法。

从天之骄子到社区保安,这样的人生落差,张晓勇是怎么调整过来的,外人无从知晓。

但是,从他的经历,可以看出,人生是有无数个选择组成的,不同的选择对应了不一样的生活。

张晓勇是湖南长沙县人。父母都是普通人,日子算不上富有,但也能过得去。

父母唯一的希望就是,张晓勇好好学习,将来能出人头地。

他们对张晓勇要求严格,又尽可能满足张晓勇的需求。

好在张晓勇也争气,从小学到中学,成绩一直名列前茅,还早早就把清华定为自己的目标。

有一次,家人吃完饭,懂事的张晓勇拿起碗筷就要去洗,没想到母亲突然暴怒,夺过他手中的碗筷,气急败坏的摔到地上。

母亲对张晓勇说:“大男人应该志在四方,不在锅碗瓢盆。”

父母对张晓勇未来的期盼,甚至超过了张晓勇自己。

张晓勇在父母殷切的期望中长大。

1991年,张晓勇参加高考,以538的高分成为长沙县理科状元,被清华录取。

在专业选择上,张晓勇由着自己的爱好,选了非常超前的生物科技和技术专业。

他最理想的目标,是进入到国家科研机构做学术研究。

有时候,单纯的喜欢,真的产生不了什么价值,甚至会成为一个错误。

要想无限接近目标,则需要持续付出努力。

从小镇少年到清华园,终于体会到什么叫“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了。

张晓勇初到清华,看到高手如林,便有点自卑。

没有退路的他,开始埋头苦学,想要证明自己一样能行,小镇青年也可以大杀四方。

第一个学期末,张晓勇拿到了全系第五名的好成绩。

这个成绩,给了张晓勇很大的慰藉,让他有了高度的自我认可。

那时候的他,意气风发,还成立了课题小组,成为学校的风云人物。

当年有多风光,现在就有多落寞。

原以为成为清华学子,人生就可以走上辉煌。

可是,谁又能说得好呢。几年大学生活,只是长长人生中,很短暂的一段路。

不同来路的人,在清华交叉后,去路也不尽相同。

有句话是:变化是生命的根本所在。清华学子张晓勇却忘了。

1996年,张晓勇结束大学生涯,面临毕业与就业问题。

初入学时,包分配变成了“双轨制”。

双轨制,就意味着分配的工作可能专业不对口,可能要工作的城市不喜欢,但是学生已经没有自主选择权了。

另一方面,企业和机关单位也进学校招人,只要学生通过用人单位考核即可。

此时的张晓勇,被分配到一个和科研无关的单位,这和他的理想目标相去甚远。

接受分配,安稳过一生。这不是张晓勇想要的。

青葱少年,意气风发。他把理想和目标看作最高追求。

张晓勇就放弃了分配工作,选择南下闯荡。

世界500强的日化企业宝洁刚好招聘。这是一个有着自己科研团队的大公司。

张晓勇愿意为,进入保洁就可以继续从事他最爱的科研工作。

但是又被现实无情地蹂躏。

在外企,他熬过一年培训生后,被分配到客服部工作。而科研团队大都在国外。

也许是工作尚可,也许是接受现实,张晓勇在客服部一干就是5年。

张晓勇毕业时的奋力一搏,也被现实击得粉碎。

在广州工作的最后一年,张晓勇的父亲得了尿毒症,开始卧床,需要人照顾起居。

他又看看自己的现状,毕业五年,既没有成家也没有立业,一事无成地飘在外面。

权衡之后,张晓勇向公司申请到离家近的城 市工作,一边工作,一边照顾父亲。

可是,没干两年,他又要调岗。

一边是工作,一边是家庭,在不确定和确定之间,张晓勇选择了确定。

他辞去外企工作,回到长沙老家,以照顾父亲为己任。

在大城市都没有机会,在小县城,更没有张晓勇的用武之地了。

他就应聘到一家房地产公司,做房产销售工作。干了几年,可能是自身性格原因,工作也并无大的起色。

时间来到2007年,距离张晓勇毕业,已经有11年了。

这一年,他结婚了。次年,儿子出生。

成家后,张晓勇要承担更多的责任。索性,张晓勇干起了社区保安,月薪最开始500块,后来涨到800块,一直涨到2000块。

在应聘保安,张晓勇还动了点小心思。

他拿着自己的高中毕业证去应聘的。同事们觉得,他调解矛盾,不温不火,说话在理。

谁也不曾想到他会和清华大学有关系。

直到有一次,同事聚会。

酒过三巡,兄弟们都开始追忆当年。张晓勇也脱口而出了自己曾经的辉煌。

县状元考上清华,现在只能干保安。这个消息让同事们大跌眼镜。

后来,张晓勇成了客服部主任。

这次调岗,极有可能是源于他曾经在外企客服部的工作经历。

当别人问他,清华毕业做现在的工作,有没有可惜:

张晓勇非常坦然的说:

“从清华出来,有人说一定要当大官,有的说一定要挣大钱,有的说一定要搞一个名成身就的科学家,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我们那个时候也不外乎这些。”

张晓勇从毕业后,从来没有参加过同学聚会。唯一的一次去北京见老同学,说起近况,他含糊地说,自己在房地产公司,工作不错,属于中产。

这显然和他的现实不符,而他也觉得大概这是有生之年的最后一次见面,只想留个还不错的印象吧。

2013年,张晓勇的事情被报道出来之后,同学也联系过他,要给他提供更好的工作;也有公司给他工作机会,都被张晓勇回绝了。

他说:

“有人说清华的搞物业,高射炮打蚊子。但是不应该用这些衡量一个人的价值,应该以服务社会,为社会做贡献来衡量。”

他现在坦然的接受自己的平凡普通。

“我不是怀才不遇,只是当梦想与现实发生激烈碰撞时,选择安于现状。”

起起落落是人生常态。从普通少年到天之骄子,再回归普通,张晓勇至少还有值得回忆的事情。

与其说做保安大材小用,不如说清华只是他生命中一个小插曲。

享受过高光的张晓勇,还能够接受平凡,享受平凡,这就很不简单。

子非鱼,安知鱼之乐。我们无权评判别人的生活,只能尽力过好自己的生活。

对于张晓勇的故事,你怎么看呢?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