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不足7个月,孕妻上吊,10多天后才被发现,3页遗书充满绝望

2021-08-03 00:05:25 培大看众生

女人需要呵护,这样她才能感受到男人对她的爱与关怀,我们常说女人需要男人的呵护,而不是遭到男人任何不同形式的亏待,这种亏待包括身体和精神两个层面。

任何一个女人,她在父母那边也是心肝宝贝和掌上明珠,没有哪个父母愿意自己的宝贝女儿受到男人的亏待,女儿的幸福就是父母心中的安慰。

可是即便如此,家暴这种现象依旧存在,依旧以不同的形式在上演,它除了带给当事女人严重的身体伤害以外,更有甚者,极端和绝望之下,家暴有时候也是女人走向绝路的催化剂。

新婚不足7个月,女儿上吊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刘家刚出嫁不到7个月的女儿刘金(化名)上吊自杀了,而被发现的时候,时间已过去十多天,刘家人认为女儿刘金的去世是女婿周兴旺(化名)一手造成,而如今周兴旺却躲起来避而不见。

刘母表示28岁的女儿此前有过一段婚姻还育两个孩子,前女婿老实巴交,但赚钱能力比较差,女儿看到别人家都有车,前夫却买不起,所以女儿去了省会长沙打工赚钱。

在打工期间,认识了38岁跑顺风车的周兴旺,结果他对女儿纠缠不休,甚至以家人和孩子为由胁迫女儿刘金离婚和他在一起。

女儿最终无奈之下离了婚,离婚一个礼拜又偷偷瞒着家人和周兴旺领取了结婚证。

刘母说女儿向她表示过压力很大,一边要抚养自己的两个孩子,一边二婚后遭受周兴旺的严重家暴,而且还要赚钱给周兴旺花,女儿当时整个人的精神状态非常差。

刘母的话在刘金前婆婆那里得到了证实,她表示每次送孙女到前儿媳那里,孙女都大哭着不肯去,表示周兴旺是坏人,将她们母女三人关在三层小阁楼,不给她们吃饭,连上厕所都不让,可见周兴旺确实对刘金并不好。

刘家人为了刘金能振作起来,将她送到了东莞亲戚家,希望她在东莞能开始新的生活,并给她重新换了电话号码。

刘金哥哥刘标(化名)回忆说,妹妹在去东莞之前表现得很兴奋,她充满了对未来新生活的向往,将妹妹送到东莞,那是刘家人最后一次与刘金见面。

而不过两三天,刘标发现妹妹又偷偷和周兴旺联系上,并且去了东莞一个月左右,妹妹又偷偷回来和周兴旺在一起。

这让刘家人感到恨铁不成钢,双方也就一直没有联系,直到刘金死讯传来,他们才得知刘金竟然在夫家上吊自杀,这不过才新婚7个月。

而最让他们感到气愤和蹊跷的是,刘金在夫家三层小阁楼上吊,死亡十多天之后才被发现,他们需要周家人一个合理的解释。

赶到周家,灵堂一片凌乱,也没人上香烧纸,刘金的骨灰盒随意放置在桌上,而刘金生前的衣服更是全部被乱丢到了门口,周兴旺显然并不在家。

刘家人找到了住在隔壁的周兴旺父母家,周父提到儿子就摇头叹息,他说儿子周兴旺从小叛逆,15岁就扬言要断绝亲情关系。

刘金是儿子第三任妻子,前两任儿媳都被儿子打跑了,附近邻居也表示曾经目睹周兴旺将第一任妻子脱光衣服在马路上进行暴打,而轮到刘金时,也经常听闻夫妻俩打架,刘金身上经常青一块紫一块。

一年以前,周兴旺喝醉之后还殴打了父母,之后周兴旺便和父母彻底断绝来往,两家人虽然只隔一堵墙,但从不走动。

周父表示他也是之前在附近喂鸡,闻到一股强烈的腐臭味,循着味道才在儿子家三层小阁楼中发现儿媳刘金已上吊多日。

夏日高温之下尸体早已高度腐败,空气中弥漫着令人作呕的气味,他也不知道为何住在二楼的儿子竟然十多天都没发现儿媳消失不见,而且也没闻到空气中强烈的腐臭味。

儿子在儿媳上吊之后就收拾东西搬出去居住了,这一切需要儿子现身才能予以揭晓。

丈夫的家暴逼妻子走上了绝路,而遗书中则充满了绝望

刘家人也迫切希望知道这中间究竟发生了什么,刘金的哥哥刘标试图拨打周兴旺的电话,周兴旺在电话中答复拒绝单独与刘家人见面,表示只有派出所叫他去他才会现身。

为了弄清事情的真相,记者第二天单独再次来到周兴旺家,终于碰到了在家给亡妻上香的周兴旺。

谈及妻子的上吊,周兴旺表示自己问心无愧,刘金的死与他毫无关系,他没有逼迫刘金走上不归路,个中缘由比较复杂,并不像刘家人所说的那般。

刘金因为前夫对婚姻不忠让她内心万分痛苦,两人认识后,刘金的精神状态有所好转,是刘金本人执意要和他在一起,与前夫离婚是刘金本人自愿,从东莞偷偷回来找自己也是刘金主动自愿。

周兴旺承认在两人相处过程中他对刘金有过两三次家暴,但两人感情总体尚好,他表示自己为这段感情也付出了很多。

妻子刘金之所以会走上不归路,他猜测是因为妻子当时怀孕四个月,他要求刘金打掉孩子,孩子打掉以后,刘金的精神就开始变得恍惚,时不时说自己不爱她。

事发当天,两人没有发生口角,周兴旺洗完衣服就外出做事,回来后发现妻子不见,他以为妻子又是离家出走,因为这种情况以前也发生过两三次,他也就没有在意。

这时,周兴旺拿出了妻子留下的遗书,三页遗书写得满满当当,里面写的是刘金对自己生前经历的三段感情的回顾。

字里行间中,不难发现她对感情的渴望,可每次感情遭遇失败都让她痛苦万分,她不知道如何才能抓住属于自己的幸福,内心表现得非常迷茫。

她很爱周兴旺,但又痛恨和惧怕周兴旺,她不知道未来路在何方,绝望之下,刘金走上了不归路。

周兴旺说自己这几天一直在帮妻子寻找风水宝地进行置坟,说到这,周兴旺开始眼眶泛红,蹲在地上抽泣了起来。

家暴是深藏在骨子里的基因,任何不切实际的幻想只会带来更大的伤害

刘金的感情之路颇为不顺,面对让她无能为力的现状,她选择极端的方法了结自己年轻而又宝贵的生命,或许她自己解脱了,但留给她的至亲却是永远的伤痛。

从多方的证实中,丈夫周兴旺确实对妻子刘金施加了诸多家暴,让刘金的内心产生了恐惧乃至绝望,这在婚姻是大忌,相信没有哪个女人愿意和一个有家暴倾向的男人共度一生。

分手是解脱这种感情问题最彻底的办法,因为有句话说:家暴只有零次和无数次,它具有一定的行为惯性,口头的保证很难落在实处,情绪更是最大的不确定因素。

但是我们也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刘金明显对丈夫的家暴心生恐惧,结果在被家人送往东莞亲戚家后,两三天之后又主动联系上丈夫,一个月之后又偷偷回到丈夫身边,这波操作有点让人捉摸不透。

既然对丈夫心生恐惧,又为何主动回到丈夫身边,相信刘金并不是具有“受虐”倾向,而是她心中依然爱着丈夫,心中存有幻想,希望通过自己主动的姿态让丈夫觉醒,引起丈夫对自己的关注和爱。

可是刘金终究还是太过天真,现实让她再次认清了丈夫的本来面目,自己心中的希望不过是一厢情愿,有些深藏在骨子里面的恶习真的很难更改。

除了家暴以外,刘金怀孕4个月的时候被丈夫要求打掉孩子,在这之后她便精神恍惚,可以推测失去孩子,等于说切断了夫妻二人之间的感情纽带,在刘金心中,她认为丈夫强迫她打胎,是一种不爱自己和不在乎自己的行为。

没有了孩子的牵绊,刘金的心中显得异常空荡,而这种空荡的背后却是她无处安放的危机感,因为她的心中没有安全感,她努力扑腾却感觉始终都是落空,抓不住一根让她有安全感的救命稻草,失落的心理让她迅速坠落。

最终当触碰到绝望临界点时,她开始将放弃生命视作自己解决问题的最佳路径,进而在一片孤寂中走向了人生的终点,让人倍感痛心。

面对家暴,女人要敢于说不,更要善于利用法律武器保护自己

家暴是威胁女性人身和心理最大的现实问题,在现实生活中,有很多女性会遇到不同程度的家暴,可是面对这样的问题,有相当一部分女性在默默承受这种伤害,而更是有很多女性不知道如何应对和解决这样的问题,她们在痛苦和迷茫中煎熬。

一个敢在自己女人身上施加暴力的男人,相信他并不是一个女人真正的绝佳配偶,分手是对自己的保护,也是自己免受家暴的彻底途径,任何不切实际的希望都只会让自己进一步受到伤害,而男人口头的保证更是一味迷魂汤,容易让女人接二连三犯错。

面对家暴,女人自己要想清楚这样的感情和婚姻难道真的还有维持的必要吗?做出自己心中的最终选择,自己才能决定下一步行动,婚姻法保障了结婚的自由,同时也保障了离婚的自由。

与此同时,如今社会日益包容和开放,离婚并不是见不得人的事,自己不必为了保持婚姻完整的虚名让自己饱受摧残,懂得放手才是自己走向问题解决的关键一步。

当然,除了放手以外,反家庭暴力的法律在2016年3月1日也开始了正式实施,这部法律的实施同样也从制度上给予了家庭女人相当程度上的保障,一旦遇到家暴,女人可以毫不犹豫利用法律武器维护自己的人身合法权益。

因此,女人遇见家暴,懂得利用法律武器保护自己是一大关键,而作为女人更要懂得对家暴说不,而不是像刘金那样独自承受家暴,最终绝望的情绪在心中积攒,白白葬送了自己宝贵的生命。

爱情诚可贵,但生命价更高,女人要懂得勇敢地为自己而活,自己要为自己婚姻和人生做主,不要因为一个不值得的人而放弃自己,这是对自己生命的践踏,也是对众多深爱自己至亲的伤害。

懂得拒绝家暴,直面家暴,这才能保障女人的人身自由和婚姻幸福,也是对至亲的安慰,任何极端都是对自己和亲人的不负责。

你们如何看待妻子刘金上吊这种极端做法?对于丈夫周兴旺的所作所为,你们又有何看法?欢迎大家留言讨论,谢谢!

文|培大大

未经许可,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拆解、搬运、抄袭、洗稿本文部分或全部内容。

版权所有,侵权必究!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