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年过去了,当初克里米亚选择并入俄罗斯,老百姓现今过得如何?

2021-08-02 18:26:09 墨珑甲

克里米亚共和国位于欧洲东部、黑海北岸的克里米亚半岛,濒临黑海和亚速海,有着十分重要的战略地位。

2014年3月16日,乌克兰克里米亚自治共和国就自身地位举行全民公投。

投票结果显示,全克里米亚半岛超过96%的投票者赞成克里米亚加入俄罗斯。

次日,俄罗斯总统普京签署了总统令,承认克里米亚共和国是独立自主的主权国家。

后又于18日批准克里米亚加入俄罗斯的条约草案,并进行议会投票,决议允许克里米亚以联邦主体身份并入俄罗斯联邦。

2021年3月18日,是克里米亚公投加入俄罗斯七周年的纪念日。

我们不禁好奇,这个备受争议的战略要地在并入俄罗斯的七年内,发展情况是否与预期中相符。

克里米亚备受争夺的战略地位

克里米亚半岛是欧洲的战略要地,虽然人口不到二百万,占地也不足三万平方公里,但是濒临黑海和亚速海,并拥有一个深水不冻港。

自其海军成立以来,克里米亚半岛就是黑海舰队的总部所在地。

它位于黑海北部中央,由于黑海是一个较为封闭的海域,因此可以说,谁控制了克里米亚半岛,谁就控制了黑海,从而也控制了内亚到地中海的商贸要道和军事要塞,对黑海沿岸的国家形成强大的威慑力,并获取通往大西洋,发挥全球影响力的钥匙。

这样一块宝地,自古以来就在各个国家眼中是无论如何也不愿放弃的必争之地。细数历史上对于克里米亚的争夺史,甚至可以用“传奇化”来形容。

早在13世纪,克里米亚地区被蒙古的金帐汗国控制。

14世纪下半叶,金帐汗国的实力衰落,当地的鞑靼人贵族就脱离了金帐汗国,在1430年建立了克里米亚汗国。

15世纪之后,奥斯曼帝国崛起了,于是开始介入克里米亚的事务,克里米亚汗国也就因此成为奥斯曼帝国的附属地,受奥斯曼帝国所控制。

而在近代,沙皇俄国也崛起了,并开启了疯狂的扩张之路。

沙皇俄国致力于夺取出海口,因此在17到18世纪,与奥斯曼帝国打了多次战争,也就是俄土战争。

最终在1783年,克里米亚汗国并入俄国。

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之后,苏联取代了沙俄,俄罗斯也成为苏联的加盟共和国之一,这时的克里米亚地区还是属于俄罗斯的。

但是在1954年,苏联领导人赫鲁晓夫为了庆祝俄罗斯和乌克兰合并三百周年,竟大手一挥,把克里米亚地区从俄罗斯联邦划入了乌克兰

就此埋下了俄罗斯、乌克兰和克里米亚三者之间的战争隐患。

1991年,苏联解体。15个加盟国纷纷独立,而这时的克里米亚地区作为乌克兰的一部分理所当然地被乌克兰带走,成为事实上的乌克兰的领土。

但俄罗斯对此一直有异议,其要收回克里米亚地区的决心,一刻也没有消停过。

就在2014年乌克兰危机爆发,俄罗斯乘虚而入,正式出兵克里米亚,并把克里米亚划为俄罗斯的行政管理区,再次成为俄罗斯的一部分。

今天的克里米亚地区,从人口上来看,俄罗斯人就占了60%以上,说俄语的人口占80%以上;

而从历史博弈环境上看,克里米亚地区是一个大国利益的博弈战场,理所应当属于实力更强的一方。

毫无疑问,在俄罗斯对克里米亚的强势控制局面下,乌克兰想要夺回克里米亚几乎是毫无希望了。

克里米亚并入后,俄罗斯的得与失

克里米亚是俄罗斯的战略咽喉。俄罗斯虽然港口众多,但大多存在某些不可避免的限制条件。

而坐拥塞瓦斯托波尔这一深水不冻港的克里米亚半岛,对俄罗斯有着最为重要的战略意义。

然而,虽然俄罗斯如愿得到了克里米亚,却失掉了战略纵深和国际声望。

克里米亚的入俄给各方都造成了巨大的影响:乌克兰从一个区域强国沦为风雨飘摇的弱小国家;美国失去了一个制衡俄罗斯的筹码;欧洲各国则得到了更加广阔的战略纵深。

俄罗斯打乱了北约东扩的节奏,国家经济也在西方的制裁下一蹶不振,昔日疯狂扩张的俄罗斯陷入窘境。

由此可见,这并非是一个血赚的买卖,甚至很多人因此认定克里米亚入俄是普京的“愚蠢”之作。

2014年把俄罗斯踢出八国集团的美、英、法等国,在克里米亚问题上与俄罗斯争锋相对,发表了谴责俄罗斯破坏乌克兰主权领土完整和独立的声明。

时至今日,俄乌之间反目成仇,北欧国家与俄罗斯之间争议不断,都与克里米亚的归属问题息息相关。

对于克里米亚到底属于俄罗斯还是乌克兰这一问题,事实上,从地理因素上来看,乌克兰更有优势,毕竟克里米亚距离乌克兰更近;

而从历史角度来看,克里米亚是苏联时期赫鲁晓夫从俄罗斯划给乌克兰的,苏联解体后才有了克里米亚的领土争端,因而俄罗斯更有说服力。

尽管距离2014年克里米亚被公投加入俄罗斯已经有七年之久,但依旧是俄乌之间最重要的矛盾,也是北约国家和俄罗斯之间解不开的难题。

然而在与西方国家的关系中,俄罗斯显示出前所未有的窘迫局面。

西方的制约,导致这个继承了前苏联大部分遗产的强国束手无策,甚至直接导致了俄罗斯的第三次经济危机。

从数据上显示,14年俄罗斯的GDP为2.06亿美元,排名世界第九。

而到了19年,其GDP仅为1.7亿美元,下降至世界第十一,且只比第十二名的韩国拉开了500亿美元的微小差距。

克里米亚事件引发的西方制裁导致了俄罗斯长达两年的经济衰退,比此更严重的是中短期内俄罗斯再也没有融入全球产业体系的希望,只能依靠卖资源和军工产品苦苦支撑。

在西方制裁之下,俄罗斯得不到外国的投资和转移出的产业,本就竞争力不强的产品在出口时又处处受限,所以既不能提升国内的产业水平,也无法解决就业和消费问题。

1.5亿人口撑不起大规模的市场,导致经济发展像是一潭死水,没有丝毫的活力和生机可言。

而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没有了经济基础的支撑,俄罗斯的综合国力日益下滑。

不得不说,从某种程度上,克里米亚入俄事件造成了俄罗斯的衰退,无法融入全球产业体系的俄罗斯很难拥有自己的未来。

克里米亚的发展状况

乌克兰和俄罗斯的这七年,在克里米亚的归属问题上持续进行着非常激烈的明争暗斗。

自克里米亚公投并入俄罗斯以来,乌克兰实施了一系列的反抗措施。

首先,乌克兰截断了北克里米亚运河的淡水资源。

由于克里米亚半岛水资源较为匮乏,前苏联时期曾专门修建一条运河,把乌克兰境内第聂伯河的水资源供给克里米亚使用。

因此可想而知,乌克兰一旦断水,克里米亚就面临着较大的用水困难。

乌克兰此举不仅导致了克里米亚水资源匮乏,岛上河流干涸,地下水资源急剧减少,而且水质也恶化严重,一些地区住宅水龙头里流出来的液体如同化学试剂一般,极大程度地影响了以灌溉为主的农业发展。

即便俄罗斯用尽浑身解数:海水淡化、人工降雨、修建水资源供应设施,将水资源从俄罗斯运送到克里米亚,依然没能解决水资源紧张的问题。

为此,克里米亚某些地区的政府无奈之下出台了严格的供水规定,每天只能早、晚各正常供应三个小时的生活用水;

随后,乌克兰又切断了电力、食物等物资供应,导致克里米亚半岛上的物价飞速上升,居民生活成本变得十分高昂;

其次,乌克兰中断了与克里米亚的经济贸易往来。

克里米亚的捕鱼业发达,曾是乌克兰海产品的主要来源地,而在这样的情况下,捕鱼业可谓是失去了销路,甚至一落千丈;

最后,乌克兰还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了克里米亚的旅游业发展。

作为黑海沿岸重要的旅游胜地,克里米亚拥有深厚的文化底蕴,曾经每年有超过600万的乌克兰游客到克里米亚地区游玩,而如今全然不见踪迹。

克里米亚不仅游客数量大大减少,许多曾经在这里投资建厂和打工的乌克兰人也纷纷撤离。

在这样的情况下,克里米亚当地的财政收入急剧减少,就业岗位不足,失业率持续上升。

同时,西方国家对克里米亚的封锁和禁运也对当地的经济造成了重创。

欧洲的一系列制裁手段,无疑是使克里米亚的危机雪上加霜。

例如:禁止克里米亚向欧盟出口贸易;禁止欧盟在克里米亚开展旅游服务,尤其是禁止欧盟游轮在非紧急情况下停靠克里米亚半岛的港口;禁止欧盟企业在克里米亚投资;禁止向克里米亚出口与运输、通讯和能源相关的产品和技术……

在无数的打压下,克里米亚本就发展崎岖的经济再次停滞,战略收缩,综合国力也日益下降。

人民生活方面,克里米亚物资短缺,电力不足,网络供应也时断时续,生活质量大大下降。

很多商店因为没有持续的电,一到天黑就不得不暂停营业,这使得商店生意萧条,出售过期食品成为了一种司空见惯的现象。

此外,克里米亚人出岛变成了一件十分繁琐的事,尤其是出国,必须到莫斯科转机。

这使得克里米亚成为一块飞地。

在当地的治理方面,克里米亚官僚严重,腐败盛行。俄式的繁文缛节让一切事物难以顺利进行。

甚至有当地人无奈地表示:“克里米亚无法在可预见的未来看到任何改善的余地。”

最近俄乌两国剑拔弩张,调兵遣将,乌克兰再次大军压境,誓言收复领土。

总统泽连斯基还制定了《重新统一克里米亚战略》,计划在今年八月筹办所谓“克里米亚平台首脑峰会”,与会首脑无非是美、英、法、德这些北约国家。

为了与乌克兰抗衡,俄罗斯也在一步步加强和克里米亚的联系。

克里米亚共和国首脑阿克肖诺夫曾这样抨击乌克兰:“乌克兰统治克里米亚25年做得还不如俄罗斯7年做得多。”

俄罗斯先是斥资37亿美元,修建了欧洲最长的跨海大桥——唯一沟通克里米亚和俄罗斯本土的刻赤跨海大桥。

2018年,新的机场站楼投入使用。

同年5月15日,俄罗斯斥70亿美元巨资投资的克里米亚大桥正式通车。它打破了克里米亚的飞地困境,为其带来发展机遇,被称为“普京的世纪工程”。

同时,俄罗斯每年还会拨款30亿美元,专门用来帮助克里米亚渡过经济封锁和禁运的困难时期。

此外,俄罗斯还在当地建设了新的学校、医院、发电厂和火车站等与居民生活息息相关的场所。

生育补贴、医疗、教育、退休人员的工资都予以保障,部分贫困公民还能得到俄罗斯政府及时的经济救助。

新的油气管道也从俄罗斯铺设到了克里米亚半岛,缓解了资源紧缺的局面。

如今,大多数克里米亚人认定俄罗斯为自己的祖国,并为自己生活在这样一个伟大的国家而骄傲。

普京在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七周年的纪念日的讲话中强调,会继续加大对克里米亚地区的投资力量。

由此可见,这七年俄罗斯虽然遭受了北约国家的重重封锁和制裁,但是对克里米亚地区,以及黑海沿岸的掌控权却越来越牢固。

总而言之,并入俄罗斯的这七年里,克里米亚的发展有得有失。

在俄罗斯的大力扶持下,它拥有了坚实的保障,但与此同时也在一定程度上失去了曾经所依赖的国际资源。

脱离了乌克兰,克里米亚的一切发展面临着从零开始的局面。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