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股最神秘的人!一个人坑了一个行业,13个公司都爆雷

2021-08-02 08:04:13 大猫财经

作者| 猫哥

来源| 大猫财经

7月27日晚,上海电气党委书记、董事长郑建华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调查了,具体啥原因得等等调查结果了。

此前,这个市值600多亿的白马股就被证监会立案调查了,也难怪,子公司被爆出存在87亿应收款大风险,震惊了全市场。

上海电气2020年扣非净利润只有10亿多,现在可能收不回来的应收款就有87亿,到底是怎么发生的呢?

真相还没查清楚,结果发现应收款有大问题的公司还有不少,行业还很集中。

截至目前,至少有13家通讯行业上市公司——新海宜、华讯方舟、凯乐科技、中利集团、亨通光电、宁通信B、飞利信、瑞斯康达、宏达新材、中天科技、国瑞科技、上海电气、汇鸿集团——纷纷公告中招,涉及资金规模超过900亿,多数公司在爆雷后连续大跌,最惨的凯乐科技连续5个一字板跌停。

顺藤摸瓜,更神奇的事情出现了,大家发现这些公司背后都有一个神秘人——隋田力。

这个隋田力是何许人也?

在新闻报道里,从没有出现过他的照片,仅仅在一个名为“全国智能制造(中国制造2025)创新大赛”的专家团队介绍中,有这么一张模糊的图片,还不能确认是否本人。

简介更简单,主持完成的项目有:

国家物联网示范工程—————黑龙江农垦农业信息化项目、解放军野战无线图像传输系统、海军量子通信实验工程项目。

不过,他名下的公司真不少,天眼查上看,有28家:

(点击看大图)

靠着这些公司,他把整个通信行业搅合了一个遍。

说了半天,隋田力是咋操作的?这些公司为啥纷纷中招呢?

其实不复杂,简单说就是这样的:

A公司找一个上市公司,说我这要下个大单,好几亿、好几十亿的那种,但是有两个条件:一是我只付10%的预付款,你交货了我再付余款;二是你必须去B公司采购原材料,而且得100%全款支付。

这么一来,上市公司只能收少量预售款,但得先垫付一大笔钱搞生产,从B公司采购,把货做出来给A公司,但有可能对方不收货,或者收了货收不到尾款。

那这个A、B公司啥关系呢?非要指定去B公司采购。其实这俩公司背后可能就是一个人,至少是一致行动人。也就是说,用10%的预付款当诱饵,B公司实打实地卖了货,A公司要么不收货,要么收了货不付钱,一个公司吃两遍……

这个套路不复杂,那上市公司为啥愿意干呢?

有人说这里有勾结有猫腻,但这类指控需要更扎实的证据。

其实上市公司愿意这么做也是可理解的,这个隋田力动不动就跟你谈几亿、几十亿的超级大单,而且背景看起来很深,平常大家拼份额都是刺刀见红,你不愿意做接盘的人还有很多,这么大金主怎么能得罪呢?

而且,这对上市公司的影响还有很多。

巨额订单一公告,各种研报再一吹,股价能不受影响吗?股价大涨,大股东怎么减持不挣钱呢?

这谁拒绝得了。于是,这么干的上市公司就越来越多了。

从2014年起, 这十几个上市公司纷纷开辟了一块新的业务,有的将该业务命名为“专网通信业务”,有的则命名为“特种通讯产品”、“高端通信产品”、“物联网与智能化”等,基本都是一回事。

其中,有11家都在年报中披露了该业务的历年收入明细。

这次爆雷金额最高的上海电气没有披露这个业务。

为什么呢?原因有两个:

1、上海电气出现问题的子公司叫电气通讯,按资产算只占上海电气的万分之一,在五十多家子公司里排最后一名,份量很小;

2、电气通讯的二股东上海星地通就是隋田力的公司,而涉及星地通的财务数据因为“涉密”而未予披露。

这就更神秘了是吧?很多投资者很吃这一套。

事实上,这个隋田力对很多上市公司确实有很大的影响。

比如*ST华讯。

2016-2019年间,上海星地通都位列*ST华讯预付款第一名,基本*ST华讯8-9成的预付款都给了上海星地通。2020年,上海星地通从年报中消失,*ST华讯的营收立马萎缩到了0.5亿元。

更神奇的是,在2016-2019年之间,*ST华讯的前五名大客户都是保密客户,

这给了很多人遐想的空间。

但是,很多信息是不得不披露的。

这十几家上市公司的专网通信业务上下游公司很多都是重叠的,即便有些客户隐去了姓名,但供应商的名字还在,有些项目的详细内容隐去了,但交易的公司名字还在。

不论怎么隐藏,其实处处留痕。

比如跟隋田力有关的上游供应商主要包括:

上海星地通通信科技有限公司、新一代专网通信技术有限公司、重庆博琨瀚威科技有限公司、宁波鸿孜通信科技有限公司、浙江鑫网能源工程有限公司等公司。

这些上市公司的下游客户也有披露,包括富申实业公司、中国普天信息产业股份有限公司、环球景行实业有限公司、航天神禾科技(北京)有限公司、南京长江电子信息产业集团有限公司等公司。

这些公司纷繁复杂,多有交叉,真是一张大网。

靠着两头赚的套路,利益方获利多少很难统计,但很多上市公司却越来越难了,大额的应收款挂在那儿,财报好看才怪。

像*ST华讯吧,2018-2020年三年内,*ST华讯每年净利润分别为-4.7亿、-15.4亿、-10.7亿元,只好戴上了*ST的帽子,坐等退市。股价也从2015年12月最高点的31.28元滑落到1.9元。

在这个过程中,不少于10只基金曾出现在其前十大股东名单中,甚至包括社保基金,相关投资者损失惨重。

隋田力的贸易大网横跨7年时间,在这13家上市公司中,新海宜、华讯方舟、中利集团、亨通光电、宁通信B的专网通信业务都在2019-2020年前后消失。

可能是意识到了这是个大坑,新海宜和中利集团把该业务子公司剥离出了上市公司。但仍然免不了爆雷。

剩余8家仍有专网通信业务,有7家已出现应收账款/预付款项爆雷,其中瑞斯康达、宏达新材、中天科技及国瑞科技还是2019年或2020年刚刚开辟的这项业务。

这些公司公布的风险提示有三种类型:

1、预付款付了,不发货;

2、应收款记账,到期不支付;

3、存货存在减值风险。

每家至少占据其二,甚至三项全占。

粗粗统计,这个专网通信业务累计销售额超过了900亿元。上下游这么多隋田力的公司,钱到哪里去了,只有他清楚。

爆雷牵出隋田力之后,一时间满市场风雨,股民纷纷去其他通讯板块上市公司底下留言,“你们公司认识隋田力吗?”

航天发展跟隋田力真做过生意,不过好在钱货已经两清:

不知道隋田力的这张贸易大网,还网住了哪些公司。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