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越自卫反击战,越南被迅速击垮,为何武元甲仍称越南有能力自保

2021-08-02 00:14:24 美食京客

1979年5月28日,越南第六届国会的第五次会议上,越南大将武元甲就结束不久的中越战争作了相关报告。

武元甲在报告中指出,中国的军事行动只不过是对越南的敲打而已,中国的目的无非就是破坏越南的经济和军事潜力,同时也是为了给越方施加外部压力,从而迫使攻打柬埔寨的越军撤退。

武元甲对我国对越自卫反击战作战意图的这番分析,极大程度的安抚当时还处于惶恐不安的越南当局和越南民众。

武元甲

接着他还对通过分析指出:“越南完全有能力自保!”鼓励越南人民走出战事的影响,积极投身重建家园的事业。

那么,中国作战的意图真的像武元甲所说的那样吗?武元甲为何会对中国如此了解?又为何认为越南对待中国军事行动有能力进行自保呢?

本篇文章就带大家一一解读。

首先,我们先来了解一下这位越南大将武元甲,看一下他有何资格说出上述这番话。

武元甲,长期担任越南人民军最高领导职务,是越南最负盛名的军事领导人之一。可以说,武元甲在越南军队的地位,相当于朱德元帅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地位。

越南人民告慰武元甲

1944年,武元甲受胡志明的委托,于高平省原平县的密林里,组建了越南解放军宣传队,并担任总指挥一职。这支队伍就是后来的越南人民军。

次年8月,越南民主共和国在河内宣告成立。同时,第二次世界大战也步入尾声,法国这时基本夺回了全部领土,还在世界上拥有了“五大国”之一的身份。恢复了元气的法国准备“收拾”自己曾经的殖民地——越南。

短短两年之内,法国军队就攻下了越南的首都河内,越南军逼不得已只得重返丛林展开游击战。而与法军抗衡的这场战争中,在我国的大力援助之下,武元甲展示出了自己非凡的指挥才能。

越南抗法战争爆发之后,武元甲被任命为国防部部长兼越南人民军总司令,以及国家军队和民兵自卫队总指挥,之后越南抗法战争的七年零八个月的时间里,他始终是最高指挥官。

一开始,法国人没有将这个越南指挥官放在眼里,甚至形容他,“滑溜的脑袋,矮小的个子,脾气倒是蛮大又好战,就是听不进别人的劝言”。法军在占领了河内之后,更是公开讥讽武元甲,称他为“只会纸上谈兵的小矮子”。

不过,在中国开始援越抗法之后,越军在战场上逐渐开始有胜利的局面,法国人也随之改变了对武元甲的看法。

奠边府一战打的武元甲的威名远扬海外。这场战役从 1954年3月13日开始,一直打到5月8日守城的法军拉朗德上校投降才得以结束。此次战役,越军在武元甲的带领下,全歼法军1.66万人,引起了西方的强烈震动。固然,法国人的狂妄和自大是他们失利的原因之一,但武元甲在这次战斗中精彩的指挥也不容忽视。

奠边府,是一处狭长的山谷,位于河内以西300公里处,中心区域长约20公里,宽约8公里。这处狭长的山谷,是当时越共军队从北方进入老挝的唯一通道,对于越共人民军有着十分重要的战略意义。

奠边府战役时期,武元甲既没有足够的兵力抗衡法军,也没有足够的炮火进行攻击,还没有足够的重型武器用来突破防御。但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武元甲所率领的越军第351重型师依靠精湛的操纵火力的技术,以及武元甲精巧的战略布局,赢的十分漂亮。当然,这离不开武元甲中国的师傅们在背后的出谋划策。

总之,奠边府战役之后,法军重新对武元甲进行评价,一改以往的轻视,称他是“雪里埋藏的火山”。

在后来的美国侵越战争中,武元甲出色的指挥更是让他在全世界范围内声名鹊起,成为了国际上炙手可热的军事人物。前后三次登上了美国《时代》周刊的封面,西方舆论界称武元甲为“奠边府之虎”和“红色拿破仑”。

《时代》封面

武元甲这样一位在越南国内家喻户晓的领导人物,在越南民众中是有着极高的影响力的,他的话在越南人民心中也是极有分量的。所以他在会议上发表的上述言论,越南民众自然会深信不疑。

武元甲被越南人民拥护称其为“军父”,能够被西方人称为“东方拿破仑”的原因,说来还有赖于中越关系曾一度交好。

在越南被法军逼迫到走投无路的时候,是我国在自己尚百废待兴的时候,对其施以援手。那时越南的最高领导人胡志明,是个懂得合作借力的“亲华派”。

中国与越南自古山水相连,人文相亲,越南国家领导人胡志明又曾与中国共产党人并肩战斗,结下了深厚的友谊,所以在越南向我国请求援助的时候,我国就应允了他们的请求。

1950年至1954年的越法战争中,新中国是唯一向越南民主共和国提供军事援助的国家。在我们自己身处内忧外患的时候,我们仍向越南提供了大量军事武器,以及数不清的配套军事器材。

1955年至1975年的越南战争中,新中国更是先后为越南人民军组建6个高炮营、一个坦克营、一个歼击机团以及一个舟桥团。并且向越南人民军支援了足够装备海陆空200万人的轻重武器弹药、军用物品,还帮助越南建立了一整套军工业生产体系。当时,优先援助给越军的5万支56式冲锋枪是中国人民解放军都尚未配备的先进枪型。

不光是军事方面,在工业和经济上,我们中国也是竭尽所能地给予了越南许多帮扶。

数亿计的粮油、布匹、数万辆汽车每年从中国运往越南,我们还为越南境内修建了数百公里的铁路并且提供了全套的机车和车厢,另外还提供3000公里长的输油管和数亿美元的外汇。

据不完全统计,在援越抗法、抗美期间,自己尚且一穷二白的新中国为越南这个邻居,提供的军事经济和外汇的总援助额高达203亿美元。其中低息或无息贷款只占7%,而剩下93%均为无偿援助。

不仅如此,中方还派出了以陈赓将军为首的军事顾问团,在军事指挥和战略布局上给予越军最直接的教授。我国的这些优秀将领,毫无保留地将各种作战的核心战术和技巧,统统教授给了越南军官。同时,还派出了筑路、工程、后勤以及防空部队等数十万大军来到越南境内,为新中国供应给越南的物资提供保障。甚至,在形势十分严峻的时候,胡志明和武元甲为保证人身安全,一度是在中国境内进行的指挥战斗。

胡志明和毛主席

胡志明主席执政期间,曾多次带领越南党政代表团访问中国,受到了中国共产党、中国政府、中国人民热烈欢迎。胡志明曾盛赞中越友谊:“中越情谊深,同志加兄弟”。

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后来,我国与越南之间上演了“农夫与蛇”的经典场景,面对我国给予的恩惠,越南不仅不知感恩,反而反咬一口,最终,中越两国走向了刀戎相向的局面。

革命老同志“亲华派”胡志明离世之后,取代他成为新一任越南国家领导人,掌握越南国家党政大权的是,激进的“反华派”黎笋。黎笋是个对权利有着极强欲望,并且野心勃勃的人。早在胡志明没有逝世之前,黎笋就已经通过各种手段抗衡、夺取胡志明的势力了。

胡志明离世之后,黎笋就更加放肆地展露出狼子野心,想要称霸中南半岛。他先是在美军从南越撤军之后,以摧枯拉朽之势实现了越南的南北统一。紧接着又与老挝签订了《合作条约》,将老挝控制在了自己手中。然后与苏联签订了军事协定《苏越友好合作条约》,彼此之间组成了军事同盟。有了苏联这个强大的靠山之后,黎笋又派军一举攻下了柬埔寨。

狂妄自大的黎笋在玩火自焚的道路上,越走越远。早在越南大举进犯柬埔寨之前,邓公就曾提醒东南亚小心提防越南这个“东方的古巴”,并多次警告越南不要在柬埔寨胡作非为。但在黎笋看来,越南军力强盛,已经是世界第三军事强国了,所以还是有恃无恐地对柬埔寨下手了。

更过分的是,随着中苏关系的进一步恶化,越南为了站队到彼时更加强大的苏联,继续得到苏联方面的物资以及技术的支持,开始与中国彻底划清界限。

他们在越南境内大肆进行排华活动,不仅公然没收在越华侨的合法财产,还残忍地将这些华侨驱赶至海中,对他们实施无情的迫害。越南境外,也频频袭扰我国边境,时常在中越交界制造流血冲突。

邓小平淡淡一笑,云淡风轻地说道:“小孩子不听话,该打屁股喽!”这表示着,对于越南这个白眼狼,中国迟早是要重拳出击的。

武元甲曾跟随胡志明多次前往中国交流学习,作战指挥技术可以说都是拜师我国将军学过去的,他深知越南跟中国还是存在着一定差距的。所以,武元甲曾多次规劝黎笋不要去损害中越关系,但狼子野心的黎笋哪里听得进去呢?更何况,武元甲的权力早已被一点点架空了。

于是,面对嚣张跋扈到不可一世的越南当局,布局高超的谋略家邓公决定,在正式打响对越自卫反击战之前,先瓦解掉苏越同盟,防止中越战争打响之后,苏联或是其他国家插手两国战事。对此,邓公访问了中南半岛上诸多国家以及印度和朝鲜,在邓公巧妙的操盘下,这些国家都承诺不会与中国为敌。

分化、瓦解掉苏越同盟关系,并且争取到有利的外部环境之后,邓公决定好好教训一下这个恩将仇报的白眼狼。

1979年2月中央军委决定发动对越自卫反击战,战线分为东线广西壮族自治区和西线云南省两个作战方向。任命广州军区司令员许世友将军和武汉军区司令员杨得志将军分别担任东线和西线的总指挥。战线总长约500公里,拢共动用9个军29个步兵师,3个高炮师,以及其他各兵种近56万兵力。

越南方面迎战的是,早在1968年新春攻势失败之后,就不再负责具体作战指挥的武元甲。武元甲并不是黎笋的首要选择,但是黎笋的心腹大将文进勇,此时还在忙于扩张侵略,所以他才选了武元甲指挥作战。武元甲因国家使命与中国站在了相对的立场上,但曾经深入了解过中国军情的他,内心知道此战将会进行的十分艰难。

战役打响之后,东西两线解放军以枯摧拉朽之势,将越方部队打的溃不成军。我方各方向军队广泛运用穿插分割、迂回包围与正面突击相结合的战术,充分利用炮兵火力支援,将大兵团的威力尽数发挥,一路推进,纵深越南腹地几十公里,以排山倒海一般的压倒性态势,将越南北部既定目标全被攻克。

我军甚至拿下了越南的战略要地谅山。谅山是首都河内的屏障,再向前打就意味着越南面临沦陷。黎笋集团惊慌失措,甚至实施了全国总动员。但此时,中央军委撤军的命令,要求中国边防部队全部撤回中国境内。

我国边防部队在撤出越南境内的过程中,发现很多关键军政设施,越南的军队和人民使用的物资都是我国曾经给予的支援,于是我军部队对这些设施进行了一定的摧毁,等于说一定程度上收回了我国给予越南的大量援助。这使得越方如鲠在喉,久久难以发展。

对越自卫反击战,我军总共用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击垮了越南。战争结束后,武元甲作为越南高层难得清醒的人物,对越战进行了分析和解读,以安慰因战争惶惶不安的民心。

武元甲认为,第一,此次中国出兵的目的是对越南的经济和国防潜力进行摧毁,从而引发越南内部不稳。同时,借机逼迫越南放弃扩张计划。第二,越南早就已经预见了北部边境发生战争的可能性,并且还进行了周密的准备工作。通过全民总动员,完成了一项巨大的工程,极大的增强了北部边境和其他方向的防御能力。使得过去是抗法战争、抗美战争大后方的整个北部边境,成为了新形势下一条牢不可破的防线。第三,越南拥有无敌力量,不论面对怎样的军队,都有充分的能力和条件进行自卫。

这些分析就越南当局而言还算比较客观。武元甲基于对中国的了解,能够看清这次战争是中国对于越南的小敲打。

当时邓小平说,小孩子该打屁股喽。意思就是我们会适当教训一下频繁侵扰的越南,绝不会以大欺小,对越南赶尽杀绝。这的确是一次小小的敲打,是我国维护和平采取的必要手段。

武元甲深知中国不可能下死手,因为中国从来不是一个以占据他国领土为荣的国家,所以武元甲认为这只是中国对越南的一次敲打。

而认为越南有能力进行自保,则是武元甲基于对自身的认识。实话讲,越南一直以来实力并没有弱到不堪一击,所以他们认为越南是有能力抵抗我军的。

首先,越南的天然地形有着先天优势。作战讲究天时地利,有利的地形条件让曾经强悍的日军、法军、美军都在这里吃尽了苦头。

(值得一提的是,这其中有赖于中国向越南传授了不少山地游击作战经验。)

其次,越南有着“积极”的自我暗示,他们认为自己是世界第三强国。即便被我军迅速击垮,越南大部分军民仍认为,越南很强,有了这种信念,便会有一身豪气。他们之所以敢一再挑战我国底线,就是因为他们认为越军将英法日都击败了,还在缓慢发展中的我国也不足为惧。(三十年的抗战,他们只记得了自己在抗美、抗法中取得了胜利 ,却忘了这份胜利的取得是怎样的不易,而中国又为此付出了多少。)

最后也是最令能助长越南嚣张气焰的是,苏联方面的支持。苏联没有沿海地区优势,为了占据一片有效的出海口,并通过利用越南达到遏制中国的发展,苏联方面决定扶持越南。

越南南部有着可以停靠大型船舰甚至可以并排停放航空母舰的港口,并且这里完全可以建成重要的军事基地。当然,后来也的确如此,苏联因为向越南提供了大量的军事援助,成功拿下了金兰湾的使用权,如愿以偿地在南亚一带强行插入了属于自己的军事力量。

除此之外,令越南人坚持叫嚣的一点还在于,他们认为,中越战争爆发时,越南的精锐军队大部分都在南方作战,没能及时赶到北方支援。

(他们为自己的失败强行找理由,觉得如果越南的精锐部队能够及时返回,越南就能够取得胜利。)

事实上,武元甲对于这场战争的解读,一定程度上确实安慰到了骚乱之中的越南人民。但激进的黎笋并不满意当下的局面,他免去了武元甲国防部部长、中央军委书记的职务,由自己的心腹悍将文进勇和自己接替了武元甲的职位。并不再让其担任政治局委员,仅当选为中央委员。对武元甲发展越南国内经济、做好国内建设的建议更是置之不理。

于是对越自卫反击战,前前后后又打了有10年,直到苏联解体才终得结束。这场战争不仅严重削弱了越南的经济和军事潜力,而且使越南错过了快速发展的黄金期,越南北部数十年来硝烟弥漫寸草难生。而中国则在这个时期完美完成了经济转型,快速发展了起来。中越两国的差距越拉越大,早就不在一个水平线,更没有可比性而言。

武元甲是一个纯粹的越南民族主义者。黎笋去世之后,越共早期领导人开始复出掌权,他们和武元甲一样,想要缓和与中国已经破裂的外交关系。于是,曾经随同胡志明在中国学习、与中国军方多位重要人物有交集的武元甲,重新出现在了大众的视野。

越南当局十分重视武元甲,他自己也深知在于中国恢复外交一事上,义不容辞。所以,武元甲主动找到了彼时的总书记阮文灵,表达自己为越南奉献的决心,和想要为中越关系恢复做出努力的意愿。期间,武元甲为两国关系正常化,来回游走在两国之间。

1990年,身穿大将军装的武元甲出现在了北京亚运会的开幕仪式上,这被全世界人民视为是中越关系正常化的标志。

和平来之不易,希望越南不会重走历史老路。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