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一度|笑着笑着,巩立姣就哭了

2021-08-01 15:44:34 澎湃新闻

当决赛排名第二的美国选手桑德斯在最后一投中犯规失误的那一刻,她身后的巩立姣振臂高呼,释放着过去5年甚至是更长时间所压抑的情绪。

21年铅球生涯,7届世锦赛和4届奥运会,巩立姣终于能够堂堂正正站上奥运会的最高领奖台,用她自己的话说,“这一刻我等得太久了,在东京我弥补了之前遗憾。我站在最高领奖台,所有的坚持都是值得的。”

巩立姣身披国旗。

确实,这枚金牌的意义和价值早已经超越了胜利本身——这是中国奥运历史上的第一枚田赛金牌,对于巩立姣甚至是中国投掷项目来说,这是一次里程碑式的突破。

巩立姣用“统治级”的成绩向全世界证明——有一种“中国力量”,叫巩立姣。

巩立姣美梦成真。

她瞪我,我就瞪她

当台风“伯尼特”过境东京之后,酷热几乎成了这座城市里的人对于天气唯一能用上的形容词。

就在东京奥运会女子铅球决赛举行的8月1日,当地时间早上10点半左右,赛场气温就已经高达31度,适度达到了66%,而当地气象机构给出的“户外体感温度”则是37度。

“这场比赛实在太热了,我的汗一直流,感觉都虚脱了。”对于巩立姣而言,东京的高温可能是比她身旁的对手在这届奥运会上更大的挑战。

就在比赛过程中,不少选手都用倒了水的湿毛巾盖在头上,用来降温。而这个赛季第二个投出20米的美国选手拉姆塞也在高温中,前三次出手全部失误,提前告别。

不过,湿热的比赛环境并没有影响巩立姣的发挥。

巩立姣跪地庆祝。

决赛里站上投掷区的第一投,巩立姣就顺利地投出了19米95的成绩,其实从赛后的成绩来看,那时巩立姣就已经稳稳将金牌抓在了手里。

“其实第一投完我还没有觉得稳了,一直都还是有点忐忑,因为那位美国选手的旋转(投掷)真的没准。”在赛后的混合采访区里,全身大汗、气喘吁吁的巩立姣还调皮地模仿起了美国选手桑德斯的动作,引得记者们哈哈大笑。

但事实上,在决赛的过程中,巩立姣可没有那么轻松。美国选手在第一投也投出了19米65的成绩,直逼巩立姣。不仅如此,桑德斯那一半绿色一半紫色的“鸳鸯短寸”,加上比赛中戴着的骷髅图案口罩,着实会给身边的对手带来不少压力。

“我确实注意到她了,因为她一直瞪着我,她瞪我的眼神就特别不一样。”当赛后有记者问起巩立姣是否有被桑德斯的造型以及一连串“颇具仪式感”的投掷前动作干扰时,巩立姣打趣地说道,“她就一直瞪着我,然后我也瞪她,她一瞪我我就瞪她,绝对不能输。”

巩立姣震慑着美国对手。

就如巩立姣所说的,她没有输,不管是在气势上还是成绩上。

就在前四投的过程中,坐在教练观战区的丛玉珍教练反复提醒着巩立姣的节奏和出手动作。对于始终没有突破20米,丛玉珍并不是很满意,“她还可以投得更好,现在的成绩一般。”

而当巩立姣在第五投将铅球高高抛向空中时,手里紧紧攥着手机的丛玉珍小声说出了两个字,“成了!”

确实,当铅球划出一道美妙的抛物线砸在草坪上之后,观战的中国代表团欢呼了起来——20米53,巩立姣已经刷新了自己的最好成绩。

“第五投投完,我就觉得踏实了。”

巩立姣投出了个人最好成绩。

背后的残酷只有自己知道

如果抛开过程,从最终的结果上来看,巩立姣的这场比赛确实是“碾压”了所有的对手。

事实上,这一整个赛季,巩立姣在世界女子铅球这个项目上,都是一种“统治级”的存在。

今年的6月19日,在浙江上虞,巩立姣投出了20米31;随后,6月27日在重庆的全国田径锦标赛上,巩立姣连续投出了20米18、20米30和20米39;而在出征前的7月16日,巩立姣又在北体大的队内测试中投出了20米31。

两个月内超过5次投出20米以上的成绩,这是巩立姣在过去11个赛季都未曾有过的骄人战绩。

“我们就是冲着金牌来的,一定要拿下来。”赛后,巩立姣如今的主管教练丛玉珍也和澎湃新闻记者坦言,“我就是让她把这场当做一场平常的比赛。”

丛玉珍教练的这句话说得看似轻松,但如果没有极强的实力和超乎常人的心理素质,又怎么能够做到?

巩立姣感谢教练。

或许对于大多数每逢奥运才关注铅球的观众来说,巩立姣的这次夺冠只是意料之中的“常规操作”——毕竟,巩立姣已经连续两届夺下田径世锦赛女子铅球金牌,并且连续三年赢下世界田联钻石联赛的“钻石大奖”。

除此之外,她还是这个赛季首位投过20米,并且唯一一位多次投出20米以上的女子铅球运动员。

而巩立姣在媒体镜头里总是大大咧咧地说着“这是我的巅峰时期”“不出伤病,东京奥运金牌已经抓住一半”“奥运金牌就在眼前挂着,我一伸手就可以拿到”的豪言壮语,也塑造了一个可以轻松夺冠的形象。

但竞技体育的残酷以及成功背后所有的汗水和付出,只有巩立姣和她的教练丛玉珍知道。

北京奥运和伦敦奥运虽然夺牌,但都没能站上领奖台的波折,以及里约奥运的“滑铁卢”已经无需赘述,而东京奥运会延期一年对于32岁巩立姣的打击,用她自己的话说,“感觉天塌下来”。

“那时候神经变得敏感,本来状态很好,都能突破20米,但宣布延期之后,整个人都出问题了,包括伤病也就全出来了,就觉得接受不了。”

好在,在球队请来的心理专家的辅导以及巩立姣的自我调整之下,巩立姣走过来了。她也在赛后透露,那段时间,自己听的最多的一首歌是梁静茹的《勇气》。

“实在是太煎熬了,5年对运动员来说,尤其是我这么大年龄……这一刻真的等得太久了。”在混采区历,巩立姣笑着笑着,就哭了,而这也是她的真情流露。

“我们铅球也是通过努力,也是一球一球扔出来的,跟大家一样,我们也是很枯燥,经过无数次上百万次的这种投掷,才能站在这种想要的成绩上。”

“肯定想再坚持,万一蝉联了呢”

巩立姣的情绪,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4次冲击奥运金牌,巩立姣在前三次最终拿到银牌和铜牌,但却因为对手的兴奋剂问题,从未真正站上过领奖台,真正去享受过鲜花、掌声和欢呼。

“这样的画面我想了无数遍,今天终于能够真正感受到了。”巩立姣在赛后透露,虽然在资格赛中“10秒打卡下班”的故事已经在社交网络上被传为佳话,但她依旧难以完全控制住自己的赛前情绪,赛前一晚她只睡了四五个小时。

“一整晚睡不好,晚上一直脑子在想比赛,然后就想着冠军,脑子里一直是如何投远的技术,就这么一直在我脑海里就这么转。”

她渴望着胜利,同样也渴望着和世界上最高水平的铅球选手对决,这其中就包括了她的“老对手”瓦莱利·亚当斯。

就在此前接受采访时,巩立姣还说,“我很期待和亚当斯同场竞技的,因为好多人都说,每次我拿世锦赛冠军都是因为她没有来,都是她让给我的。所以我想能跟她一起比赛,能赶上她,这才叫实力碾压。”

这一次,巩立姣说到做到。

亚当斯6次投掷,成功了四次,其中成绩最好的19米62,也不及巩立姣的第一投成绩。

不过,当亚当斯在完成了最后一投之后,巩立姣还是第一时间送上了掌声,这其中有肯定、有祝福、也有一种强者之前的心心相惜。

36岁的亚当斯已为人母,此前因为怀孕和生产错过了多次和巩立姣的对决,如今带着“妈妈运动员”的头衔站上东京奥运会的舞台,她依旧用一枚铜牌,证明了自己是世界上最优秀的女子铅球运动员之一。

“因为疫情的时候只能在国内比赛,我还是特别渴望能跟国际的这些对手,包括亚当斯(较量),因为我只有这样才能证明我们中国力量,证明中国女子铅球在世界上的地位。”

在赛后的新闻发布会上,巩立姣也被问起了她对亚当斯的看法,而巩立姣在送上赞扬和肯定之余,还不忘打趣地自嘲,“我也希望快点有自己的孩子。”

就在巩立姣说完这句话之后,发布会现场的记者又笑了,但巩立姣的这句话其实有着字面之外的意思——32岁的老将,在东京奥运会之后,也许就会面临着人生的更多不同阶段和不同身份。

不过,巩立姣和亚当斯一样,都不想服老。“我肯定有想过(下一届奥运会),万一蝉联了呢。”说话间,巩立姣自己也笑了。

“因为我现在基本没有什么伤病,所以还是希望继续练下去,如果要是祖国需要我,我肯定会坚持。”

巩立姣的坚持是一份热爱,是她对铅球的热爱,也是她对于这片赛场的热爱——就在梦想实现的那一刻,巩立姣坦然地说,“值得,人间值得。”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荀建国_NN7379)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