牌桌之下的:「吴亦凡入狱始末」|幕后故事

2021-08-01 10:08:26 博士候

这是牌桌之下的故事,很多大众震惊的新闻,对少部分人来说,也许一开始就是明牌。

——「赫兹实验室」


“你的职业是什么?”我常常被人这么问,作为博主的身份,这个问题很好解答:“自媒体人”

而在别的场合,别的时间,我往往无法简单的回答这个问题。我是做资源整合的。整合别人没办法获取的:“人”、“事”、“物”。我们是跟信息打交道的一群人,利用他人无法获知的资源,快速的进行项目的整合。

这是一份不为常人所熟知的职业,但千万不要看轻它。你永远不会知道,他们认识谁、触角已经伸向哪个行业。

而今天,我会从这样的视角,解读吴亦凡的入狱。这是一场太精妙的牌局。只有他成了弃子,我才唯一一次有机会,与大家复原,这牌桌下的游戏。

牌桌之下

3月末。我回北京是因为一个影视项目,借着“回来过生日”的名头,我们聚集上了各个资源方,所谓的“资本”“执行人”“项目组”…

吴亦凡曾经是提议中的一个,而我们被告知

“他啊!他把未成年人弄怀孕的事还不知道怎么清算呢!找他的话你们小心点。”

这是牌桌之下的故事,很多大众震惊的新闻,对少部分人来说,也许一开始就是明牌。

这可以是一条八卦,但对于我们来说,这是一条重要信息,它可以决定很多人、资源、组织的走向,于是,我们开始进行信息的确认。

在我的这部分工作中,我不相信任何的信息,我接触的信息量太大,也太过驳杂,对于我们来说:“没有你可以相信的信息,只有你必须相信的信息渠道。”

|7月9日回复的留言。

不久之后,我们通过资源,从准确的信息渠道确认了这一条信息的真实性。那是我们第一次放出关于吴亦凡的消息,也是为什么,后来我在写公众号的时候反复强调自己渠道的绝对真实性:

相比一个人说什么,他的信息来源往往更加重要。

暗潮汹涌

我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得7月9日,一切未发酵之前,我们回复的这条留言。

时至5月,某次跟合伙人直播的时候,大家问起吴亦凡。那时候,我说:“他有大瓜,你们等着。”然后我看向合伙人:“我能说吗?”合伙人看向我:“你想上热搜吗?”

牌桌之下的故事,远比大家想象的复杂得多。那时候,某一个吴亦凡的利益方开始找我们对接,希望借资源力保吴亦凡,开价不菲。

我们拒绝了,但同时,我们也整合出了一条更重要的信息:

“局面,要发生变化了。”那些力保他的人,那些利益相关方,已经带着大量的现金,闻风而动。

这也是我们为什么在最早锤这件事的时候,说过一句:“相比怎么洗白,他现在最需要做的是准备大量的现金。”花出去的钱,都是要从吴亦凡身上讨回来的。

而在故事开始的初期,我们以为这只是一场金钱游戏。

7月9日推文:|我操!圈里有什么话不能放在明面上说?

浑水

我记得多年前,第一次接触资源整合的时候,我的长辈告诉我:“当水面被搅浑的时候,就是你最需要谨慎的时候。”是我还不够高明。

都美竹的视角,迄今为止在我这里都是浑浊的。我一开始在忽视它:“吴亦凡的故事每年有多少?要么为钱,要么为名,不过而已。”

我是在直到她提及“未成年”的时候,才开始警觉的。她是从什么样的渠道获知“未成年”的故事的?在我的视角里,能够确认这件事的人不多,而敢把这件事放到明面上来,就意味着一定有准确的信息渠道。

但只提及“未成年”而不提及“具体故事”目的是什么?钱吗?还是别的?

当看不见的拍桌已经被搬上台面:都美竹是第一张牌,但她在等什么?她是谁打的牌?背后是谁?谁在坐收渔利?我一概不知。

所以在7月9日,在她提到“未成年”而未讲故事的时候,我确实坐不住了。因为我猜,背后是我认识的人。我选择了诈鱼,当天晚上,我发文:

“圈子里”的意思是:能确认信息的就这么多人。

“谁不知道”的意思是,也就我们这批人知道。

“你要站出来讲,就把话说明白了”的意思是:如果你要打牌,那你到底要什么?

我选择了先亮牌,先讲了故事:

我把故事讲出来的目的很简单:我会讲,就说明我跟“吴”方面没有关系,但我笃定,送走吴亦凡,靠的就是这件事。

我希望对方知道:“我可以比你更早的打这张牌,我可以扰乱你的节奏。”

后面回那么多留言,其实有很多,都是给有心人看的。

看明白了我为什么发文,为什么打那张牌,那些回复的留言,也许你们就能看出深意。

对于我来说:“牌桌上的所有牌都是清晰的,但我不知道牌桌上坐着谁。”这让我感觉到焦灼。

7月20号推文|当事人:吴亦凡沉迷拉屎,疑似为爱做0?|以及给“吴嫂”的重要信息

精妙的牌局

到了8天后的最终决战,我已然热血沸腾,那种心情,不亚于大家观摩奥运会,那种算无遗策的最高明的技巧:

偶然间遇见了棋高一招的人,一种素未谋面的惺惺相惜。

我猜测,连我的“诈鱼”也许都成了他们的算计。哪怕我在都美竹之前,把手握的所有的信息,悉数打出,最好的结果,也就是让浑水归于清澈。

太聪明了!浑浊,会让事态更加难以控制,而清澈,会让“吴”输的更快。浑水不是目的,让所有的人入局才是目的。

浑水中,有无数的人想坐上牌桌,又有无数人被踢下牌桌。我复盘的时候才知道这场牌桌有多复杂。刘某超在牌局上扰乱了所有人的视角,引爆了“都”跟“吴”的无数次发酵,让他们都觉得自己手握胜算

于是有了19号的连环起诉、报案:

“吴”说都美竹诈骗,都美竹晒“吴”的转账记录——一切,都归于一张诡异的阴阳牌。

徐某,一个给“都美竹”的谋士牌,有绝佳的网感、传媒经验、文案能力。

一个个出来“曝光”的网友,一个个在台面下早已入局的,我不能提及的人,或者组织,以及我,一个入局而不自知的人。太精妙了,这应该被拿出来当作顶尖案例。

我甚至连很多人怎么入局、怎么出局、怎么输的都不知道,我打给家中长辈请教:

“是谁啊?我完全不懂,如果默认所有人都是逐利的,那在我的视角里,所有入局的人,本来都可以赢得更多,或者输不那么难看,我找不到得利的人。”

他说:“你有没有想过?也许组织这场牌局的人,根本没有坐在牌桌上?如果你想过,那你就想想,他们为什么不坐在牌桌上?想不通的话,你去问问帮你确认这件事的人。“

我打给我的信息渠道——一个本来一定可以赢的,没能坐上牌桌的输家。

“这事按规矩来吧。”

我恍然大悟。

7月20号,我发文,我已经看到最终的结果:

吴亦凡一定会进去,药石无医。

那通电话的最后,那人问我:“需要告诉你是谁在下棋吗?”

我谢绝了:“让我自己琢磨琢磨,下次喝酒的时候你再告诉我我猜的对不对。”

终局

2021年7月31日22点30分。这个故事以吴亦凡被刑拘而尘埃落定。

我想,这也许就是下棋的人最终的目的,“她”想必已经得偿所愿。

我猜到了是谁,也许没猜到,但不重要了。沉迷一部探案电影,有的时候不是为了凶手是谁,而是为了那些精妙的手法。

世界是一场牌局,以前我以为,那些算无遗策都是书里的故事,但今天得以睁眼看世界:分明,高手林立。

撰文:赫兹

写在后面:

*也许有人会觉得太隐晦,诚然,太多的事情我无法讲透,但作为亲历者,这个故事真的太精彩了。几个月的暗潮汹涌终于在此时此刻落下帷幕,我对下棋的人的敬佩是:无论在明面上还是背地里,无论黑子白子,最终大家争取的都是我们获知信息的那个渠道。

但是,“他”或者“他们”却被整个棋局被牵制的连上桌的机会都没有。

“她”把最重要的棋子变得最不重要,让这个故事完全按照“她”想的方式终结。

7月9号,在我“诈鱼”的时候,“她”其实就已经告诉过所有人“她是谁”以及“她想怎么结束这个故事”而我到7月20号才想明白,当然,想明白吴亦凡的事会以被刑事拘留而告终的时候,也难免赞叹:手腕够狠,艺高人胆大。

这种感觉不舒服,大家拿着一手明牌,却被“她”预判了我们所有的预判,永远棋差一招,或者说从一开始,牌桌上的所有人就注定会输,哪怕她早在一开始就告诉了我们结局。

我能说什么呢?“Respect”以及:“干得漂亮”。

这是我2021年上过的最好的一课。若要“谋事”就要“谋势”,如此而已。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