赚到二三十亿,也救不了吴亦凡

2021-08-01 08:36:21 AI财经社

文|AI财经社 薛永玮

编辑|杨洁

北京警方通报发出两小时后,吴亦凡微博超话消失了。7月31日晚间,加拿大籍华裔流行歌手吴亦凡因涉嫌强奸罪,被朝阳公安分局依法刑事拘留,警方通报表示案件侦办工作正在进一步开展。

此前,网络上关于“吴某凡多次诱骗年轻女性发生性关系”一事引发强烈关注,吴亦凡在微博曾回应称“如果有这类行为,我会自己进监狱”。

吴亦凡的“星途”,从当初的作为一名说唱艺人迈入电影圈开始,到现在结束。目前和他相关的影视作品,还剩一个待播剧《青簪行》,这部电视剧由企鹅影视、新丽电视、凤凰联动影业三家影视公司出品。2018年,新丽传媒被阅文集团收购,而阅文集团背后最大的股东是腾讯。

案件侦办仍在进行中,但作为公众人物的吴亦凡,在事实层面已经不具备艺人的从业基础。都美竹在“决战”文章中曾称,吴亦凡这十年已足够精彩,“普通人哪能赚到二三十个亿”。而现在,资本对吴亦凡的“造星”历程,也已经落幕。

顶级电影资源背后资本“造星”路

2014年,吴亦凡从韩国当红偶像团体EXO中脱离,回到国内发展,凭借在中韩两国积累的粉丝基础,吴亦凡回国后马上参演了“才女”徐静蕾导演的电影《有一个地方只有我们知道》,开始在电影圈崭露头角。

在吴亦凡早期在韩国EXO组合的一些合影照中可以发现,偶尔会出现一个名叫綦美合的粉丝身影,那时的吴亦凡可能没有想到,綦家未来会成为自己最大的“金主”。

在19岁女生都美竹和吴亦凡事件中曾提到“凡世文化”,而根据天眼查信息,吴亦凡的母亲吴秀芹就在北京凡世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担任监事。2016年,吴秀芹退出了凡世文化的自然人股东。北京凡世文化旗下的天津凡世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还有另外一个股东星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据报道,该公司由吴秀芹在2014年在香港注册成立。

2016年6月,耀莱影视曾发布一则声明称,其与香港星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达成了委托协议,耀莱影视全权代理和负责吴亦凡在中国大陆范围内的广告、电影等演艺事务。

之前提到的綦美合的父亲就是綦建虹,文投控股的二股东、耀莱影视实控人。这两家公司,与成龙冯小刚等影视圈“大佬”也均关系密切。2010年,成龙跟綦建虹在中国开了多家“耀莱成龙国际影城”。耀莱影视成立前,成龙曾有一家自己的公司成龙影业,但规模较小,在2014年该团队并入了耀莱影视。

2015年,綦建虹开始施展资本运作,其实控的耀莱文化注入H股上市公司文投控股,一举成为文投控股二股东。其实控的耀莱影视也注入文投控股,开始大举扩建影院。

文投控股的大股东之一是北京君联嘉睿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而冯小刚、张国立、李冰冰、黄晓明等多位明星均为该公司持股3%以上的股东。

2015年,耀莱影视接手“打理”吴亦凡的影视业务之前,吴亦凡就参演了冯小刚监制的电影《老炮儿》,搭档张涵予、许晴、李易峰等明星,饰演新一代混子“小爷”小飞。电影由华谊兄弟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出品发行,票房9亿元,豆瓣评分7.6。电影先后斩获包括金马奖最佳男主角在内的多项大奖,但都没有吴亦凡什么事。

2016年微博用户“小G娜”对吴亦凡“约炮”的指控,也未能打断吴亦凡的星途。2016年2月,吴亦凡出现在周星驰导演的《美人鱼》中,客串了一分钟。此外,他还搭档韩庚、卢杉等主演电影《夏有乔木,雅望天堂》,搭档刘亦菲主演了电影《致青春·原来你还在这里》。两部青春片在2016年暑期档前后上映,未受任何“约炮”事件影响。

紧接着,吴亦凡还参演了郭敬明的《爵迹》,在其中饰演“王爵”银尘,是男一号的咖位。2017年,吴亦凡又获得一个男一号的角色,在周星驰监制、徐克执导的《西游伏妖篇》中饰演唐僧。之后,又在2部好莱坞大片中也短暂出镜。

尽管2015年的《老炮儿》中吴亦凡并没有什么出彩表现,那一年的微博之夜,微博平台还是给吴亦凡颁发了一个“电影新力量男演员”的奖项以资鼓励。

两年后,拍完《西游伏妖篇》的吴亦凡跟着周星驰和徐克做采访,周星驰被问到“为什么选吴亦凡做主演”时,吴亦凡说了一句“一定是因为我的演技”,引得一旁的徐克狂笑不止。

2016年到2017年的时候,耀莱影视的影院数量也在持续新增,文投控股也实现了业绩的跨越式增长,净利润由2015年的1.38亿元上涨至2017年的4.34亿元。这期间,文投控股还投资出品了冯小刚的《我不是潘金莲》、《芳华》和成龙的《功夫瑜伽》。2012年的胡润百富榜上,綦建虹的财富还只有55亿元;但到了2016年已上涨至130亿元。

转折发生在2018年。行业的不景气与成龙电影竞争力的下降,导致那一年耀莱影城亏损4973万元,其影院经营、影片投资、艺人经纪三大板块营收均呈下滑趋势,这也直接导致了文投控股的利润大幅下滑。綦建虹辞职,文投控股接手了耀莱影视。2018年11月,綦建虹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次年跌出了胡润百富榜单。

与此一同跌落的还有吴亦凡的电影资源。2018年整整一年,吴亦凡只拿出了一部《欧洲攻略》,但即便是和影帝梁朝伟搭档,影片也没有掀起多少水花,仅仅取得1.53亿元票房,豆瓣评分更低至3.5。2019年他没有拍任何电影,在2020年也只拍了一部郭敬明的《冷血狂宴》。

平台曝光与品牌代言终结

5年中拿了11部顶级电影资源的吴亦凡,并没有走出一条多么出彩的电影路,没有斩获任何实质性的大奖。反而是在2017年的《中国有嘻哈》综艺上凭一句“你有freestyle吗”再次出圈。

这档嘻哈说唱音乐综艺节目是爱奇艺自制,吴亦凡在此后签约为爱奇艺首席会员非凡体验官。之后,《中国有嘻哈》改名为《中国新说唱》,不变的是依然邀请了吴亦凡。

2019年,受到新晋选秀偶像和TFBOYS等的人气冲击,吴亦凡在粉圈内的称呼,已经开始从“凡凡”、“烦烦”发展到了“丙丙”。一位网友这样总结称呼变化的原因:“凡凡火了叫烦烦,现在胖了叫丙丙。”

似乎是为了继续证明自己的价值,在试水过电影圈、说唱圈后,吴亦凡转而试水潮流圈。在2019年爱奇艺推出的《潮流合伙人》中担任“主理人”,在2020年腾讯视频等出品的《潮玩人类在哪里》中担任“潮流发起人”。

这一系列综艺,让吴亦凡和爱奇艺、腾讯视频等平台都有了深度合作。另一方面,从2016到2021年,吴亦凡多次曝出丑闻,但每次也依然有平台愿意为他提供高曝光。这也使得尽管其口碑下滑,但依然保持着“流量”地位。

直至今年都美竹发布“决战”宣言,这一事件才开始产生连锁反应。从今年7月吴亦凡丑闻事件发酵后微博等平台上部分女性用户曝光的聊天内容来看,吴亦凡也正是凭借自己在真人秀综艺中打造的“傻憨憨”人设,来说服部分年轻女性的。

2017年,吴亦凡以1.5亿元年收入位列“福布斯中国名人榜”榜单第十位。但如今,吴亦凡的商业价值已经全面崩塌。2月6日,腾讯视频官宣了包括吴亦凡在内7位代言人,而这个代言仅维持了5个月,因吴亦凡持续发酵的丑闻,7月19日,腾讯视频官方撤销与吴亦凡方品牌代言人合作,终止了与吴亦凡方一切品牌层面的相关合作。

与吴亦凡有着商业合作关系的品牌方们也已经相继发声,与其终止了合作。在7月18日,韩束成为第一个发声的品牌,随后包括兰蔻、立白、康师傅、王者荣耀、保时捷等品牌纷纷发布声明。7月22日,北京警方初步调查结果发布后,路易威登与其终止合作,至此吴亦凡的全部代言品牌均与其进行了“切割”。

据天眼查显示,吴亦凡曾是四家公司的股东,其中三家均已注销,目前为存续状态的是厦门亿和云起文化传媒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吴亦凡是最终受益人,持股99.99%。该公司的法人为吴林,同时他也是北京凡世文化等多家吴亦凡关联公司的法人和大股东。有报道称,吴林是吴亦凡的表哥。

一场造神运动落幕,但在社交平台上吴亦凡的相关话题里,仍然能看到一些粉丝还在“坚守”。一时之间,竟很难分辨这到底是“戏”,还是真实。

就像《老炮儿》里的一段表演,吴亦凡拿着一本《小李飞刀》,旁边的人对他说:“东西收拾好了吗,老爷子都说了,加拿大那边都安排好了,别再拖了。”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徐虹贺_NBJS14891)

相关推荐